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九十八章最終審判(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最終審判(下)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趙洪德那流著血的右手掐住了黃秋月的脖子,那紅色血液順著黃秋月把白皙的脖子往下流淌,看上去甚是滲人。陳雨夜雙手緊緊的握住了槍,頭上竟然冒出了冷汗。

「呵呵,這一幕你很熟悉對不對。」

趙洪德挾持著黃秋月一步步的向前,陳雨夜等人只能是慢慢的向後退去。「半年前,舞菲,不對,應該是叫做安菲也是這麼被我給逮住的。」

陳雨夜其實本來都忘記這件事情了,不過剛剛那一幕實在是太像半年前,舞菲那一幕了。雖然舞菲已經回來了,不過每每想起那一幕,陳雨夜的心也會跟著顫抖那麼一下。

趙洪德就這樣挾持著黃秋月走出房間后,用左手指了指停在門口的一輛車,陳雨夜馬上明白他是什麼意識,走過去把車門打開,要是也插上了,「你最好不要亂來,不然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難看的。」

「哼!誰死的很難看還不定呢1說著趙洪德緊了緊捏住黃秋月脖子的手。「現在你去給我開車,其他人不準跟來。」

趙洪德這有些過分的要求,讓黃剛皺起了眉頭,他0本想說不相信自己手上的槍還沒有他的手快,陳雨夜就伸手攔住了他,「別輕舉妄動,趙洪德捏的是小月的死穴,你開槍打中他后,他全身緊繃一下,而也就是那麼一下,就足以讓小月洗白了。」

「還是陳兄明事理啊,那就請吧。」

陳雨夜雖然心裡很不爽被威脅,不過這時候也只能是拉開了後門,讓他架著黃秋月坐進了車裡。關上門后,他看著黃剛和隨行的人,「你們先回去吧。」

「雨夜,這」

「相信我1

陳雨夜咬著牙齒,一臉眼熟的的看著黃剛,「我絕對不會讓我的女性朋友發生悲劇,兩次1

黃秋月其實在聽到陳雨夜說我的女時,那害怕的心情瞬間轉換成了喜悅,不過聽到他接下來的話,表情又暗淡了下去,「你這混蛋,都這時候了,說不定我就要死了,你都不肯說么。」

黃剛看了陳雨夜幾秒,點了點頭。隨後陳雨夜就坐在了駕駛座,發動汽車離去了。在黃剛看著陳雨夜離去后,始終還是不放心,最後一咬牙,拿出了手機。

關月樓,一切都處理完后,幾位boss級別的人物從裡面走了出來。眾人正在一一寒暄,準備離去的時候,黃家boss黃寅的手機響了。

「抱歉,接個電話。」黃寅笑著接通了手機,「喂。」

眾人本無心管黃寅,準備繼續離去的時候,安煥然注意到了黃寅臉上的表情越來越不自然,便拉住了一旁的葉雨。而此時,梁一博和尚國華也都注意到了黃寅的不自然。

「出事了,我家小女和陳雨夜被趙洪德挾持了1

「什麼1

就在眾人還在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黃寅突然投下了這樣一枚重磅炸彈。葉雨一把甩開安煥然,上前一步道:「老黃,到底什麼個情況你說清楚啊1

「具體的我也說不清楚,不過葉總,這件事情可能就要麻煩你們家老陳了。」黃寅盯著葉雨道。「趙洪德挾持了陳雨夜和小女,坐著京cxxxx不知去向,請你打電話讓你家老陳追蹤一下這輛車。」

「馬上1

葉雨等黃寅說完,馬上拿出了電話就撥通了陳雨夜的付清,陳忠的電話。

陳雨夜發動汽車后,按照趙洪德的指示開著。大約兩小時后,他們就已經遠離京城,來到了唐京。途中他並沒有說勸降什麼的,因為他明白,趙洪德這種人勸降無疑等於浪費口水,所以還是不說的好。

「陳雨夜,能跟我說說,這次我是怎麼失敗的么?」坐在後座的趙洪德,這時冷冷的開口道。

「哼!只是想說你今天是跑不掉的。」陳雨夜並不想跟趙洪德廢話,他現在心裡正在盤算著,等會要怎麼把黃秋月從他手上給安全的救下。

「呵呵,你還是這副討厭的嘴臉,一副能夠掌控別人生死,高高在上的樣子。」趙洪德冷笑了起來,「其實我跟你根本沒什麼深仇大恨,也不關心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可是就是因為你!你這自以為是的傢伙出現,是你把我變成現在這樣的1

「還是嫉妒么?」陳雨夜其實已經從去年他跟自己大幹一場有所了解了,不過他還是不怎麼相信,嫉妒一個人,可以嫉妒到這個地步。

「對,我是嫉妒!我嫉妒1趙洪德咬牙切齒的看著陳雨夜,全身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我想不通,當初為什麼我那麼出色,上面那些老東西卻一次次把重要的任務交給你,你每次完成任務,總是一副得意洋洋的看著我。團里的那些傢伙,在你沒出現之前,個個對我都是很尊敬的,可你出現后,他們完全把我當空氣。你為什麼要出現,為什麼要打亂我的生活,我恨你!我要你所擁有的東西一件件的被我佔有,而你,只能看著它們失去1

陳雨夜聽完趙洪德的話,先是一陣無語,隨後心中不由得冷笑了起來,「你這般摸樣與我何干,那隻不過是你自己收到了外界的影響。其實,什麼事情都沒變,只是你的心境變了而已。」

「呵呵,跟你說這些你也不會明白的,你沒有體會過那種被全世界拋棄的感覺。」趙洪德笑了,此時好像已經沒有把陳雨夜當成敵人了,而是當成了一個傾訴的對象。「而我,在體會到那種冰冷讓人絕望的感覺后,才明白一件真理。只有搶過來的東西,失去后他不會覺得是它拋棄了你。」

陳雨夜也笑了,首先是沒想到趙洪德會跟自己說這些。其次,他所說的沒被拋棄過,誰沒有過。「你跟我說這些東西沒用,反正你今天這樣了,也不肯回頭是么?」

「我為什麼要回頭。」趙洪德低下頭,舔了舔自己右手上的血,表情恐怖而又冰冷的看著陳雨夜。「如果我這次不能逃脫,能在臨死前再讓你失去一件東西,那也值了。」

看見趙洪德那表情,陳雨夜捏方向盤的手不覺的緊了緊,今天本來陳雨夜是不讓黃秋月來的。不過在她強行要求下,自己還是帶上了她。如果這個時候,黃秋月出了什麼事情,那麼他內心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哼!我怕你是搞錯了吧1一直沉默著的黃秋月,這時冷冷的開口了。「我並不是他的,所以你就算殺了我,他也不算失去了什麼。」

「哦?」趙洪德一臉怪笑的看著陳雨夜,「陳兄,是這麼回事么?」

其實黃秋月說這話,就是因為為了陳雨夜剛剛那句「我的女性朋友賭氣」,而趙洪德問出這個問題后,她也是期待著陳雨夜的回答。

陳雨夜這會在心中大罵,你這敗家老娘們,瞎參和啥啊,「我」

「前面的車馬上靠邊停好,不然我們就要採取強制措施了1

就在陳雨夜要開口回答時,後面響起了喇叭喊話的聲音。陳雨夜一聽這聲音就遭了,黃家這娘們出了名的不聽人話,這會又出現這一幕,保不准她會以為自己真的不在乎她而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呵呵,看來陳雨夜果真不在乎你埃」趙洪德把頭探向床后,後面是一眼望不到底的車隊。

黃秋月在聽見趙洪德這句話后,心瞬間像是被一把利刃給刺穿了。果然,陳雨夜是不在乎自己的,既然如此,那麼自己活在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意思呢。香吧,黃秋月竟鼓起勇氣想掙脫趙洪德的雙手。

趙洪德此時的注意力全部被後面的車輛給吸引了,手一痛就放開了黃秋月,不過馬上又想一把抓住了黃秋月想要幹掉他。陳雨夜一直通過後視鏡注視著後面的情況,馬上放開了抓住方向盤的手,跟趙洪德他扭打了起來

「小心前面1

黃秋月這時大叫道,陳雨夜撇過頭看了一眼,車子已經飛在空中,馬上就要摔入河中了。而這時,陳雨夜感覺的太陽穴挨了重重一擊,然後就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