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九十九章父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父子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雨夜,雨夜」

「靠,孫子,你別嚇爺爺,快起來」

「兒子,兒子你聽得見老媽說話么」

陳雨夜閉著眼睛,彷彿置身於一片黑暗之中,而這些話就如同一把鉗子一樣,夾住了他那沉重的眼皮,想要把它跟開。最後,還是那把鉗子厲害,陳雨夜也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事物。

「黃剛、小月、老媽,你們怎麼?」陳雨夜剛醒來,有些迷糊道。

看著陳雨夜醒來,渾身濕漉漉,淚流滿面的黃秋月一下子就抱住了陳雨夜,「太好了,你沒事1

陳雨夜等腦子稍稍清醒了一點,坐起身了身,輕輕的把黃秋月從自己身上推開了,「趙洪德呢?」

聽陳雨夜醒過來,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擔心趙洪德,黃秋月臉色一變,站起身拉著黃剛就離去了。陳雨夜奇怪的看了看黃秋月的背影和黃剛轉過來那張苦瓜臉,又奇怪的看著自己老媽,「老媽子,能告訴我怎麼了么?」

「你個大木頭1葉雨雙手捏住了陳雨夜臉,「你不知道秋月剛剛給你做人工呼吸救了你一嗎,你竟然醒來都不會關心人家一下。」

「我滴個親娘1陳雨夜拍開了葉雨捏自己臉的手,看了看四周,陳家的保鏢和一些其他人員,正捂嘴偷笑著。「公共場所,你給你兒子留點面子成不,先不管秋月,趙洪德呢?」

「跑了。」

短短兩個字,讓陳雨夜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媽的,這次部署這麼精密,沒想到還是讓那孫子給跑了。

「算了,既然這事解決了,那我也就回去了。」說著,陳雨夜站起了身子,對著自己老媽笑道。「老媽子,麻煩幫我回去跟那老混蛋說聲再見,我要撤了。」

「滾1葉雨一巴掌打在陳雨夜腦袋上,然後手就揪住了他的耳朵,「裝啥洒脫,跟老娘回家去1

「哎呦!您輕點1

陳家大宅里,這會可謂是熱鬧非凡。陳忠身穿一身西服,站在門口招呼著來訪的客人。今天首先是趙將終於被弄了下去,上面任命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前來祝賀的人是絡繹不絕。而後今天也是個特殊的日子,那就是陳雨夜29歲的生日,陳雨夜自從被送往南廣后就沒過過生日,他也漸漸的忘記了自己的生日。

回家從新換上乾淨衣服的黃秋月,和黃剛、黃寅一起走進了陳家大宅。陳忠看見三人,馬上一臉笑容的迎了上去,「喲,老黃你來了啊,貴客埃」

「陳叔叔好。」見陳忠走了過來,黃剛和黃秋月主動問好道。

陳忠對他們倆點點頭,「不錯,幾個月沒見,小剛是越長越壯實,秋月也是越長越漂亮的,真不知道哪家小子有這等福氣,可以吧秋月給娶回家。」

黃秋月聽陳忠這麼說,馬上臉紅著低下了頭。

「呵呵,老陳你就不要調侃小輩了。」黃寅一臉笑臉道,把手中的兩個盒子就遞向了站在門口的陳忠。「今天可謂是雙喜臨門啊,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人來就好,客氣什麼埃送禮什麼的最討厭了。」雖然這麼說,不過陳忠還是接過了盒子。這倒是讓黃剛和黃秋月有點汗顏,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呵呵,老陳你還是這麼幽默,好了,那我們先進去了。」

「請。」

三人進去后不久,葉雨的車就停在了門口。車後門打開,葉雨帶著剛剛買了一身新衣裳的陳雨夜,走了進去。

「老媽,我錯了,我自己走還不成么。」陳雨夜此時都快要哭出來了,這平時也只有自己這麼欺負別人,哪有被別人欺負的這麼慘過埃

「萬一你又跑了怎麼辦。幾年前我們派人到學校找到你的時候,你竟然跑去當兵都不願意回這個家,哼!信不過你。」

陳雨夜聽了自己老媽的話,一陣苦笑。尼瑪,你們把我丟外面這麼多年,突然又要我回去,誰年少時沒點脾氣啊,當時自己一怒一下,就去當了兵。結果也就有了後面,趙洪德的事情。

「喲,這誰埃」

陳雨夜聽到這聲音,身子不由的顫抖了一下,看向前方。看著那副自己都快遺忘了的樣貌,這麼多年過去了,好像什麼都沒變,只是他頭上的白髮好像又多了那麼一點。

葉雨這時悄悄的鬆開了陳雨夜扭住陳雨夜耳朵的手退到了一邊,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

「且1陳雨夜顫抖著從包里拿出了煙,本想抽根煙緩解一下自己緊張的情緒,不過自己那香煙已經濕了。

「抽我的吧,混小子少抽點1

黃忠從煙盒裡抽出一根,扔給了陳雨夜,陳雨夜一張嘴一下子接住了,然後打了打響指,「麻煩點上。」

「嘿,你小子沒大沒小的,不怕挨揍是吧1黃忠走到陳雨夜面前,幫他點燃了嘴上的香煙,「小子,生日快樂。」

陳雨夜剛把煙從嘴上拿了下來,就聽見站在自己面前的陳忠說了一句「生日快樂」,他的手一抖,煙差點掉落在地。「呵呵,今天還是我生日么?我都差點忘了。」說完后,兩父子就這麼你盯著我,我盯著你的,一句話說不出來。

「咳咳,好吧,我先說。」黃忠一臉慈祥的笑容道,「歡迎回家。」

「我去1陳雨夜仰起頭,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不過他還是笑道。「你今天是存心想讓我哭是吧。」

「嘿嘿,就是要讓你這小混蛋哭。」陳忠一把摟住了陳雨夜,「好了,既然回家了那就放聲大哭吧,你老子借你個肩膀。」

「擦,滾粗1陳雨夜笑罵了一句,然後看著陳忠道。「你讓我哭我就哭啊,那多沒面子。對了,你不是說今天是我生日么,我的生日禮物呢?」

「剛不是給你了么?」

「給我了?」

「對埃」陳忠指了指陳雨夜手上夾著的香煙。「這不就是么。」

「滾!今天是我生日,沒個十萬八萬的,你可跑不掉。」

「靠,你這是敲詐老子啊1

「嘿嘿,誰叫你是我老子呢,兒子過生日就送一支煙,恐怕說不過去吧。來吧,支票、現金都成。」

「滾1

看著兩父子鬥嘴的樣子,葉雨知道他們倆之間的隔閡消失了。擦了擦眼角伸出了淚水,她走向前一隻手捏住一隻耳朵。

「哎呦!老媽你幹嘛。」

「老婆,溫柔,要溫柔啊1

兩父子耳朵被扭住,馬上就停止了爭吵,一臉痛苦的看著葉雨。雨夜看見他們的樣子,噗一下笑了出來,「你們這樣子成何體統,裡面還有客人呢。」

兩父子聽葉雨這話,相視苦笑,心中不由想到,「那你這樣子,又是成何體統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