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零六章女人和女孩的吻(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六章女人和女孩的吻(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見是姜庭,笑道:「原來是你啊,還真巧。」

「是啊,我本來剛想給你打電話的。」

「給我打電話幹嘛?」陳雨夜道,自己跟姜庭除了教師運動會那次,好像也沒有其他的交集了。

姜庭給了陳雨夜一個曖昧的笑容:「別裝了,其實我是代你女朋友邀請你參加今晚上一個晚會,不知道你倆口子咋樣的,竟然連打電話都這麼羞澀。」

「啊?」

陳雨夜驚訝的看著姜庭,自己的女朋友?安菲和羅艾麗可都在京城,而魏靈兒也在外地。除此之外,自己還有個屁的女朋友埃

姜庭見陳雨夜一臉疑惑,甩了他一個衛生眼,「別裝了,你跟緹娜兩個,不是都那個那個了么?」

「緹娜?」陳雨夜一時間沒有想起這個緹娜到底是誰,不過馬上就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好像是自己上次在酒吧調戲,然後第二天被拿自己當擋箭牌那妞。「你說她啊,我啥時候跟她那啥了。」

「還裝。」姜庭見陳雨夜死不承認,伸手想打陳雨夜,不過陳雨夜一閃身就閃了過去。「那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了,我還有事呢。」陳雨夜搖了搖頭道,他跟那小妞並不熟,也不想再跟她有什麼交集。

姜庭聽陳雨夜不去,臉一下就板了下來,「哼!不去是么,那賠錢。」

「你應該有買保險吧,再說了,這點錢對你來說就是渣渣錢不是么。」陳雨夜一臉諂笑道,自己從不拿家裡的錢,他那車可是別摸我,自己怎麼可能賠得起埃

「蒼蠅再小也是肉埃」姜庭得意道。「要是你不想賠錢也成,那就跟我去。」

威脅,紅果果的威脅。陳雨夜本想表現出士可殺不可辱的底線,不過轉念一想,底線又不能當飯吃的,「好吧,不過我事先說好,我不賣身的,如果你想玷污我,我,我不會拒絕的。」

姜庭聽陳雨夜這話,有種想掐死他的衝動,「啊呸!就你獻身我還不要呢,快走吧。」

陳雨夜坐回車裡,跟著姜庭來到了他家裡。這裡是第二次來,第一次是被姜山給接到這裡來的。剛剛下車,陳雨夜就像往屋子裡走,不過姜庭一把拉住了他:「你搞錯了,不是去我家,是那邊啦。」

「哦哦。」陳雨夜答應了一聲,去哪裡不重要,反正今晚自己只需要坐在角落裡打醬油就好。

跟著姜庭來到離他家不遠的別墅,剛剛走進大門,就看見別墅門那裡站著一個身穿晚禮服,笑容甜美的混血美女。姜庭看見她后,馬上就跑了過去,「我的乖乖,緹娜你這麼漂亮,還要不要我活啦。」

緹娜聽見姜庭的聲音,本想跟她打鬧一番,不過看見她身後的陳雨夜,立馬就低下了頭,一副嬌羞的樣子:「小庭你又拿人家打趣。」

「嘻嘻,我家緹娜怎麼這麼淑女了。」姜庭曖昧的對緹娜擠了擠眼睛,「是不是因為看到某某的緣故埃」

「討厭1緹娜打了輕輕打了一下姜庭,然後紅撲撲的臉蛋就看向了陳雨夜。「你來了埃」

「恩。」陳雨夜臉上掛著禮節性的笑容,點了點頭。

緹娜看見陳雨夜,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姜庭這時道:「好了,你倆口子一會找個沒人的地方慢慢聊,我和雨夜先進去了,吶,這時送你的生日禮物。」

「謝謝。」緹娜接過姜庭遞給她的禮物,微笑的看著陳雨夜。「那你的禮物呢?」

「厄」

陳雨夜和姜庭愣了。陳雨夜是根本不知道這時她的生日,而姜庭是這妮子剛剛還挺害羞的,怎麼膽子一下子大了起來。

「呵呵,開玩笑的,請進吧。」其實緹娜剛剛也是壯著膽子說的,看到陳雨夜臉上的表情就知道他根本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心中忽然有一點失落的感覺。

「來到匆忙,也沒準備什麼禮物,要不我明天補上吧。」陳雨夜道,不管是否被逼,參加別人的生日派對不帶禮物確實說不過去。

緹娜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請陳雨夜跟姜庭走了進去,而她作為派對的主人,理所當然的是要在門口接待來的客人。

走進去之後,陳雨夜發現裡面已經有很多人了。眾人拿著酒杯寒暄著,對於他們來說,這不僅是一個生日派對,更多的是一個交際的派對。

「你自己找自己坐吧,我看見幾個熟人就不陪你了。」

姜庭跟陳雨夜說了句,就丟下他跑了。陳雨夜隨手拿了杯可樂就坐在了一張沒人坐的沙發上,無聊的看著眾人。

「老師?你怎麼在這裡。」

陳雨夜聽見藍雨的聲音從旁邊響起,轉頭一看,藍雨和龍韻兩個人正站在自己的旁邊,藍雨一概平時的小辣椒穿衣作風,穿了一件純黑的裙子,臉上的煙熏妝也換成了淡妝,頭髮也順著搭在肩上,給人一種小清新的感覺。而旁邊的龍韻身著一身性感的晚禮服,頭髮高高的盤在頭上,女人味十足。

「你好,龍韻女士。」陳雨夜站起身,很禮貌的伸出了手。

龍韻笑著禮節性的跟陳雨夜握了握手,然後道,「陳老師好,我那邊有幾個朋友,我先過去打個招呼。」

「請便。」

龍韻走了后,陳雨夜也坐了下來,這時藍雨坐在她的旁邊,「老師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怎麼在這裡。」

「我說我來是被逼的,你信么?」陳雨夜看著藍雨笑道。

藍雨微笑道,「呵呵,我信。」

見藍雨露出了不多見的微笑,陳雨夜道,「這樣就對了嘛,女生就是要多笑笑才好看,還有你今天的淡妝挺不錯的。」

「老師真的這麼認為么。」藍雨面露驚訝,隨即道。「既然這樣,那我以後都這樣。」

「只要你喜歡就好。對了,我都還沒問你,你為什麼來這裡?」

「因為能夠跟媽媽在一起埃」藍雨面帶微笑的看著遊走於人群中的蘭韻。「剛剛放學后回到家裡,看見媽媽正在裝扮,所以我就死皮賴臉的跟來了。」說道這裡,藍雨對陳雨夜可愛的吐了吐舌頭,臉上的笑容也有些尷尬。

陳雨夜看著藍雨這可愛的表情,會心。這才對嘛,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就該這麼活潑埃隨後陳雨夜跟藍雨就聊了起來,兩個人彷彿不是師生,而是朋友一般的聊著家常,陳雨夜也時不時做出一些滑稽的動作,逗得藍雨咯咯的笑。

晚上七點半,等所有的賓客來齊之後,派對也開始了。一個大大的蛋糕從廚房用推車推了出來,緹娜在大家的矚目下吹滅了蠟燭,然後把切了第一刀。

「小雨,你在這裡坐著啊,老師給你切蛋糕去。」

陳雨夜對藍雨笑道,藍雨點點頭陳雨夜便走了過去,切好蛋糕正往回走,姜庭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一把拉住了他,「陳雨夜,你怎麼搞的啊,沒看到你女朋友正被一群色狼灌酒么,你就不過去擋擋?」

陳雨夜聽姜庭的話,才注意到,一群一看就是公子的人正在敬緹娜酒。而緹娜一杯杯的喝著,臉蛋已經有些泛紅了。

「我跟她真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去吧。」說罷,陳雨夜輕輕的拿開了姜庭的手,往回走了去。姜庭見大庭廣眾之下也不能那他怎樣,只好跺了跺腳往緹娜那邊走去。

走過去后,陳雨夜把蛋糕遞給了藍雨,藍雨伸手接過了蛋糕,「謝謝。老師,剛剛那是姜庭姐姐么?」

「恩,我今天就是被她逼來的,現在又想拉我過去擋酒。」陳雨夜一臉苦笑道。

「呵呵,她為什麼要逼你來,讓我推理一下埃」見陳雨夜臉上的表情,藍雨的又開始想玩偵探遊戲了。「是不是你跟她有什麼,或者就是你跟這派對的女主人有什麼,是不是1

「小小年紀,盡瞎想。」陳雨夜輕輕的拍了一下藍雨的頭,站起身。「你慢慢吃啊,我出去抽根煙。」

「喂,老師,我勸你還是過去看看吧。」藍雨這時指了指姜庭和緹娜所在的地方,姜庭那黝黑的皮膚也泛起了紅潤,「我看她們兩個好像都快要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