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一十二章感覺很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感覺很好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走進房間后,幾個男人自然是喝酒了,葉水仙喝了兩杯,就開始點歌唱了。

「雨夜,聽說你前今年當兵被開除了,現在在做啥呢?」賈羽喝了兩杯酒後,就想找機會挖苦陳雨夜了。

「沒你們混得好埃」陳雨故意做出一張苦瓜臉,然後笑道,「小弟不才,目前在南廣市當老師。」

「哦,是嘛,我這兩年自己!也賺了一點小錢,正尋思著看個私立學校,要不你來我這裡上班吧。」賈羽故意把自己兩個字說的重了點,其實就像想表明,他目前是自己獨立在賺錢,並不是敗家子。

陳雨夜哪會不知道這個賈羽在想什麼,不過就算自己跳槽去他學校,他從其量也就一個張偉的勢力,:「算了,我聽喜歡我現在的學校的。」

「那還真遺憾。」

「好了,你們幾個大男人別光坐著吹牛,也來唱歌埃」葉水仙連唱了幾首歌之後,見一群男人還是沒有點歌唱的意思,有些不悅道。

「要不雨夜你來兩首,以前你不是自稱情歌王子嘛。」賈羽現在是想儘可能的找機會讓陳雨夜丟臉,所以一聽葉水仙的話,就道。

陳雨夜擺了擺手,「那都是朋友的抬舉,我真沒那麼好聽。」

「別謙虛了,來兩首1賈羽見陳雨夜還是擺手,他腦子一轉,笑道,「要不這樣吧,我們玩個遊戲?」

「啥遊戲?」

「我們每人唱一首歌,其他人給唱的那個人打分,得分最低的」說道這裡,賈羽臉上掛上了陰狠的笑容。「得分最低的就出門抱著門口那根電杆,大叫『我的病有救了/怎麼樣?」

「且1

葉水仙、尚軍和黃剛都是鄙視的看了賈羽一眼,葉水仙道:「我說賈羽啊,這都多少年,老掉牙的遊戲了你來玩?哎,我真要懷疑你是不是從火星來的了。」

「水仙,你怎麼能這樣呢。」尚軍一臉正氣的看著葉水仙,「人火星早知道這事了,你不知道?」

葉水仙聽尚軍這麼一說,用手拍了一下額頭,「哎喲,你瞧我這腦袋,不好意思啊賈羽,就當我剛沒說過。」

「噗1

聽見兩個人的對話,黃剛和陳雨夜一下子就笑抽了,而賈羽的臉色則是青的難看,陳雨夜這時道:「好了,反正無聊,我來。」

如果說,這句話是從其他三個人任何嘴裡說出來的,那麼大家還不至於那麼震驚,不過這話是陳雨夜說的那就足以震驚全場了。陳雨夜以前那什麼情歌王子的稱號,完全就是他自封的,聽過他唱歌的都知道,他是屬於那種唱歌要命的主。

「那啥,賈羽是開玩笑的對吧。」葉水仙這時也不和尚軍調侃了賈羽了,要是陳雨夜真唱歌,估計今晚的晚飯又白吃了。

「呵呵,既然這樣,那就我和雨夜來吧,你們當評委怎麼樣。」賈羽雖然沒停過陳雨夜唱歌,不過有聽其他人說過他唱歌是屬於要命的主,聽陳雨夜答應了,於是開心道。

「好啊,好埃」尚軍倒沒覺得有什麼,難聽的歌聲他聽得多了,有好戲看才是正道。「黃剛,你怎麼看。」

黃剛翹著二郎腿,手扶著下巴:「恩,此計甚妙,ls+1。」

葉水仙見他倆完全無視了自己的意見,也就坐在沙發上沒有說什麼,一會陳雨夜唱歌她就假裝上廁所去吧。

「那好,就這麼定了,誰先來。」賈羽看著陳雨夜笑道,陳雨夜一攤手,意思是讓他先來。

賈羽跑到點唱機哪兒,點了一首自己拿手的「三路十八彎」就開唱了。

「大山的子孫喲」

賈羽一張嘴就讓三個人打了個冷顫,這貨唱的也太高了吧。隨後賈羽用高音唱完了一首歌,唱完后除了陳雨夜,三個人都是拍起了巴巴掌,我去,這貨雖然中間多處破音,不過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這已經算很不錯的了。

「哼哼!我看你這次怎麼贏我。」賈羽開心的笑著,眼睛看著陳雨夜,「雨夜,請吧。」

陳雨夜把嘴上叼著的煙拿下來嗯滅,拿過另一個麥克風就走到了點唱機旁邊,點了一首feelinggood,眾人一看陳雨夜點這歌就樂了,陳雨夜這是要跟賈羽拼高音啊,而葉水仙這時已經把紙團往耳朵里塞了,就算不能完全阻隔噪音,對自己的傷害也少了些。

「birdsflyinghighyouknowhowifeel」

一開始,陳雨夜把聲音壓得很低,不過那種低沉中帶著一點沙啞的聲音,讓眾人覺得聽起來很舒服,至少不像賈羽一張嘴就足以勾起雞皮疙瘩的好。

「itsanewdawnitsanewdayitsanewlifeformeandimfeelinggood

慢慢的,陳雨夜把調子往上調了,但這種高不是用吼的,但這種高不是用吼的,而是在風暴中上下跌蕩的起伏,很自然。這時葉水仙驚奇的發現,陳雨夜唱歌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聽了,她把紙團從耳朵里拿出來,聚精會神的聽著陳雨夜的歌聲。這首歌的高音、假音陳雨夜唱的都很好而且相比原版,陳雨夜的聲音加上了一點沙啞,聽著很有陳雨夜自己的味道。

「andimfeeling、feeling、feeling」

陳雨夜唱到這句,調子越來越高、越來越高,加上陳雨夜那越來越誇張的動作,眾人彷彿看見一座有一座的高峰出現在面前,聽著慢慢提高的聲音心也跟著慢慢的提了上來。最後一個拉長的高音,中間加上轉調讓眾人更是像置身於雲層一般美妙,尼瑪,這貨要是去唱歌,不打死一票國內的三流歌星才怪。

「imfeelinggood」

最後陳雨夜緊閉眼睛,以一個低沉的音結束了這首歌。等陳雨夜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四個長大嘴巴,不敢相信的面孔。陳雨夜笑著把煙從包里拿了出來,點上火后道:「評委,打分吧。」

三個人聽見陳雨夜說話,才從剛剛的驚愕中醒了過來。葉水仙這時走上前,用手捏了捏陳雨夜的臉,陳雨夜一巴掌拍掉了她的手:「拉拉你瘋了啊,沒事捏我幹嘛。」

「我靠,你真的是陳雨夜埃」葉水仙這時確定是陳雨夜了,她激動的大叫了一聲,然後笑著抱住了陳雨夜。「我說夜貓子,要不我讓姑姑開家經紀公司吧,就這你聲音不當歌星可惜了。」

「去去去1陳雨夜推開了葉水仙,「趕緊的打分吧。」

其實這時結果已經非常明顯了,三個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著賈羽沒有說話,賈羽也有自知之明,畢竟陳雨夜剛剛那首歌也讓他聽的呆了。他站起身,正要走出去的時候,陳雨夜又道了,「哎,賈羽你不是真要這麼做吧,算了。」

陳雨夜本來是很認真的,都這麼大的人了,讓他接受點教訓就好,沒必要非要讓他丟人。不過這話在賈羽聽起來,更像是挑釁,賈羽冷哼了一聲,「我願賭服輸1說罷,他面色鐵青的走了出去,眾人也饒有興緻的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