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一十三章我也不說什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我也不說什麼了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幾個人回到包房后,笑了一陣就絕口不提剛剛的事情了,畢竟今天是人家賈羽打主場,酒過三巡后,眾人都是有些醉意,於是也就散場了。打的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十點半了,家裡的人已經睡了。陳雨夜也喝了不少酒,所以直接扶著樓梯一搖一拐的就上了樓去,準備直接睡覺。

打開自己的房門后,陳雨夜一下子就跳到了自己的床上,抱著被子就準備入睡。

「慢著?」

陳雨夜這時感覺有些不對,自己的腿下面,好像還壓著一隻腿。他把手放進被子里,剛好摸到了一個女人的饅頭,憑藉他老色狼多年的經驗,加上這手感,他敢肯定,這被子里的一定不是安菲,既然是不是安菲,嘿嘿,那一定就是羅艾麗了。

猜到了被子里女的的身份,陳雨夜也就不客氣了,一下子鑽進了被子就吻上了羅艾麗的唇。羅艾麗好像剛才是睡著了,被陳雨夜這麼一吻給弄醒了,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就全身心投入了進去。

陳雨夜一邊吻著羅艾麗,手一邊在羅艾麗的全身遊走,最後把手放進了他的小褲褲里。

「等會?」

陳雨夜突然感覺有些不對,他雖然跟羅艾麗沒做過幾次,不過他很清楚的記得,羅艾麗下面好似是有毛的的吧,而自己摸到的這個,完全是白虎埃陳雨夜把被子一掀,看見黃秋月正面頰緋紅的微閉著眼睛,好像緊緊的等待著暴風雨的來臨。此時他感覺被子被掀開,也就睜開了眼睛,雙眼飽含情誼的盯著陳雨夜。

陳雨夜看見黃秋月就覺得完了。都這樣子了,自己這個混蛋是當定了。如果再跟人說句,對不起我認錯人了,那自己不就是混蛋中的混蛋了

「我,那個。」

陳雨夜正在組織語言想跟黃秋月解釋,黃秋月吻在了她嘴上,「我願意。」

「願意你妹啊1陳雨夜在心底苦笑道,不過這時既然都已經犯錯了,那麼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這樣想著,他從新把被子蓋在了兩人身上。窗外,微風吹過,帶起塵埃。屋內,靡音動聽,春色撩人。

凌晨十二點,陳雨夜靠著床頭抽著煙,看著睡在一旁,面帶微笑入睡的黃秋月,陳雨夜卻怎麼也笑不起來。明天早上起來要怎麼跟她解釋你,雖然自己很是花心,不過自己都已經有三個女人了,這事,哎

「叮叮叮1

陳雨夜手機這時候響了,陳雨夜拿起一看是羅艾麗給自己發了一條簡訊。打開簡訊,裡面的內容差點讓自己吐血。

「嘿嘿,小色狼。多半你現在都已經如願了吧,好好的愛惜秋月姐姐吧,晚安。」

「你妹,感情這都是你設計的啊1陳雨夜現在狠狠的煙嘴,恨不得把羅艾麗褲子脫下來,打一百個屁股。

「罷了,睡覺吧,明天再想這些破事。」說吧,陳雨夜就躺下了睡去了。

第二天,他再次醒來時,旁邊的黃秋月已經不見了,只有安菲在自己房間里玩著電腦。陳雨夜靠著床頭坐了起來,撓了撓腦袋,「菲菲,幾點了。」

「你醒了啊,都已經下午三點了。」安菲見陳雨夜醒來,從電腦那裡走到床邊,一臉曖昧的看著他,「昨晚,睡得安穩吧。」

「恩,還不錯。」陳雨夜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不過馬上就瞪大眼睛盯住了安菲。「你怎麼知道1

「呵呵,我當然知道啦,這時我跟艾麗姐姐想出來的嘛。」安菲好像並沒有因為陳雨夜和黃秋月的事情生氣,一臉笑呵呵道。

「哼哼!你們竟然設計我,就不怕我生氣么?」陳雨夜估計把臉一板想嚇嚇安菲。

安菲並沒有被陳雨夜給嚇著,反倒是捂住一笑:「呵呵,雨夜哥哥你演技好差哦。你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見安菲並沒有害怕,陳雨夜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上隨著微風晃動吊燈,他的內心也跟著這吊燈晃動了起來。不一會陳雨夜就起床了,吃過葉雨留給自己的午飯,他就準備帶著安菲出去好好玩玩。

安菲聽陳雨夜說帶自己出去玩,很是開心,不過她道:「雨夜哥哥,我覺得你現在還是去看看秋月姐姐吧。」

「為什麼?」陳雨夜不解的看著安菲。

「哎,你真笨耶1安菲伸手打了陳雨夜腦袋一下,嘟著嘴巴道。「人秋月姐姐把一切都給你了,你就不覺得應該對她說點什麼么?好了,去吧,去吧。」說著,安菲就把陳雨夜給推出了門外,把門狠狠一關。

其實哪個女人願意把自己的男朋友往別的女人懷裡推啊,不過舞菲的想法不一樣。本來她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對某些東西看的很淡,不過卻對陳雨夜看的很重很重。他看得出來,如果沒有自己和羅艾麗,如果陳雨夜一直在京城,那他女朋友的首選絕對是黃秋月。其實安菲還真猜對了,要不是當時趙洪德搞砸了陳雨夜的任務,他一氣之下出了國,那他也不會和黃秋月分手。

陳雨夜站在門外,過了幾秒鐘后笑了笑,算了,自己的女人都不介意,如果他在裝清純就有點過了。他開著他老爸的悍馬就往高雲集團而去。

高雲集團十二樓的總經理辦公室,這會沒有什麼黃秋月要處理的事情,黃秋月坐在窗前,面色緋紅的看著窗外,腦海里想著一個混蛋。

「叮叮叮1

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黃秋月從新坐回了辦公桌前,按下了接聽鍵,裡面傳來聲音道:「黃總,有位叫陳雨夜的先生想見你。」

「陳雨夜來了1黃秋月的心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恩,讓她上來吧。」

「好的。」

掛斷電話后,黃秋月趕緊翻出了包里鏡子,站直身子看著自己全身,直到聽見敲門聲她才匆忙的把鏡子放回了包里,然後裝作淡定道:「請進。」

門被打開了,陳雨夜手裡拿著一束百合花走了進來,關上門后,陳雨夜看著她笑道:」呵呵,我沒有打擾到黃總吧。」

聽陳宇這麼說,黃秋月賞了他一個白眼,站起身子走到他面前:「這花是送我的么?」說完,黃秋月期待的看著陳雨夜,在自己的記憶中,陳雨夜還沒有送過她任何東西,更別說女人最喜歡的花了。

「你想多了,這是送給我老媽的。」

陳雨夜此話一出,黃秋月的眼神明顯的暗淡了,「哦,那你來幹嘛?」

「呵呵,逗你玩。」陳雨夜把花往前一遞,「送你的。」

「討厭1黃秋月嬌嗔了一聲,然後接過了花,「你現做啊,我找個東西把花放好。」說罷,他走進了辦公室里的一個小房間,這是陳雨夜送給自己的第一件禮物,怎麼著也得好好保管埃

陳雨夜點了點頭,坐在了沙發上就點上了煙。過了一會黃秋月從房間里出來了,她見陳雨夜正看著她,心不爭氣的加快了跳動,「你,你看這我幹嘛埃」

「難道不能看你么,好吧。」說著,陳雨夜就閉上了眼睛。「好了,我現在看不見你了。」

黃秋月見他真閉上了眼睛,又好氣又好笑道:「討厭!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呵呵,我也是跟你開個玩笑。」陳雨夜睜開了眼睛,走到辦公桌前坐在了她的位置上,然後拍了拍他的大腿。「坐吧,我有事情想跟你說。」

黃秋月點點頭,反坐在了陳雨夜腿上,陳雨夜想了一會開口道,「我有幾個女人,我在你眼中是個混蛋,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老師。」

「啊?你說什麼啊?」黃秋月有些聽不明白,陳雨夜到底在說什麼。

陳雨夜這時也是有些凌亂了,笑罵了自己一句:「靠,我真是白痴。我的意思是反正我的意思是,即使我這樣,你也願意跟著我么?」

「我們都這樣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么。」黃秋月微笑的看著陳雨夜道,眼中的幸福不言而喻。

陳雨夜聽完她的話,點了點頭:「那好吧,我也不說什麼了。」說罷,他捧著黃秋月的臉就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