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一十五章苦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五章苦茶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幾個人來到了樓下的麥當勞,姜維還真的點了一大堆東西,然後埋頭就開始猛吃。

「我去,你還真吃啊,到底把我們叫下來幹嘛?」龍翰無語道。

姜維抬起頭,拿紙擦了擦嘴巴,一臉悲傷道:「吃送行飯1

「且1

一群人朝著姜維俗氣了大拇指,藍雨這時放下了手中的可樂道:「我還是來說說,等會要是老師來了,我們怎麼說吧。」

「這個真沒必要了。」姜維苦著臉插嘴道,「別看老師平時有點二,關鍵時候可是一點都不二,而且非常精明。你認為說,我們幾個玩的這點小把戲,不會被他看出來。」

聽姜維這麼一說,眾人也覺得在理,然後他喵的一群人還真的吃了起來,就只有藍雨抱著可樂,一臉無語的看著一群狼吞虎咽的男人,「一群白痴。」

等幾個人吃的肚子都撐不下后,然後他們才走出麥當勞。從新回到樓上的電玩城時,見一群人正圍著賽車機正圍著一大群人叫好。幾個人好奇的加快了腳步,等走過去后擠過人群,發現竟然是兩個人在比賽,我去!其中有一個人還是陳雨夜。別說,陳雨夜跟他旁邊這個人玩的比龍翰好張琳芃好的不是一點點,而且陳雨夜有一點更屌,那就是是一隻手掌方向盤,另一隻手竟然還夾著煙。

「耶1

最後一年級九班的學生爆發了歡呼聲,就連跟陳雨夜並不對盤的王玲玲,這會竟也有一點小激動。陳雨夜旁邊那個輸掉的青年,臉色鐵青的站了起來,然後起身走出了電玩城。其他湊熱鬧的見比賽結束了,便散開了去,陳雨夜從賽車機上走了下倆,跟一年級九班的人同學一一擊掌,最後他來到剛剛下去吃飯那幾個人的旁邊,笑道:「咦,你們回來了埃」

一群人這時都低下了頭不敢看陳雨夜,他們感覺陳雨夜雖然微笑著,不過其實已經快爆發了。

「老師,你陪我玩那個摩托機吧?」王思文這時笑道。

「好啊,我也好久沒玩了,走吧。」

說著,陳雨夜就跟王思文走向了摩托機那邊,幾個人這時抬起頭不敢相信的互相對視著,難道說,陳雨夜是他們打賭騙他?

陳雨夜陪一年級九班的同學玩遊戲一直玩到七點半,本來他是要直接回來了,不過被一群人給拉了下來,讓他吃完飯再走。陳雨夜哪會不知道這群熊孩子的想法,無非是想讓自己請客,也罷,就請這麼一次吧。聽見陳雨夜說請客,一群人歡呼了起來,不過也有幾個人就歡呼不起來了,他們本來挺陳雨夜要走,心總算是放下來了,現在?還得繼續提著。最後大家在樓下的麥當勞吃飽喝足后,陳雨夜終於是準備要走了。

「對了,剛剛出去吃東西的幾個人,你們能跟我過來一下么?」

來了!幾個人聽見陳雨夜這話,竟然沒有了害怕,而是一種輕鬆。他們點了點頭,然後陳雨夜就帶著他們走到停車場后,陳雨夜點上煙,眯著眼睛看著他們:「說吧,下午這事是誰出的主意?」

眾人低下了頭,藍雨這時道:「老師,其實這件事吧。」說道這裡,他看了看陳雨夜的眼神,那半睜開的眼睛,總讓人覺得有種不安的感覺,她打了個冷顫,手指一下子就指向了姜維,「是他乾的1

「沒錯!就是這小子1

眾人此時都把矛頭指向了姜維,姜維則無辜的四處張望著,用眼神傳遞著信息,「我去,你們就這麼把我賣了?1

「哎,姜維,為了大家的小命,你就認命吧。」

眾人無奈的看著他,死一個總比全軍覆沒來得強,而且他們也不相信陳雨夜真的會把姜維給弄死。

「好吧,是我的主意。」姜維見眾人統一讓自己去送死,也只好是嘆了一口氣走上前一步。

「那麼說,你們都沒有參加咯?」陳雨夜這時微笑的看向其他幾個人,他們點了點頭,陳雨夜打了個響指,「好了,那這件事情就這樣吧。姜維你可以回去了,你們幾個跟我上車。」

「恩?」

姜維此時有些不敢相信指了指自己,「我,我可以走了?」

「要不,你也一起來。」

聽陳雨夜這話,姜維趕緊擺手,然後他一臉笑呵呵的看著大家,「呵呵,對不起了同志們,我要先撤退了,你們要挺住,挺住啊1

看見姜維這幸災樂禍的表情,一群人恨不得上前狠狠的痛扁他一頓,不過這時也只有無奈的跟著陳雨夜上了他那輛悍馬。

上車后,大家一句話也沒說,陳雨夜也沒說話,只是開著車。開了大概有半個多小時,車子來到了市區外的山路上,陳雨夜的車速也慢慢的提升了起來,剛開始還沒什麼,最後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這就讓眾人有一絲不安的感覺。

「老師,你要幹嘛啊1坐在副駕座上的藍雨此時有些受不了,看著前面就是一個急彎,陳雨夜竟然沒有半點剎車的意思,驚慌道。

「呵呵,玩埃」

陳雨夜突然猛打方向盤,然後一提手剎,這個車身一下子就像又傾斜了起來。坐在靠右的藍雨和張琳芃透過窗子,看見了窗外那看著有點嚇人的山崖,突然真箇心臟都提了起來。不過好在陳雨夜有驚無險的過去了,眾人正呼出一口氣時,只見前面又是一個急彎。

「吱」

陳雨夜在還有一兩米就衝下山崖的地方停了起來,車上的眾人此時都正呼吸基礎者。陳雨夜笑著看他們:「怎麼樣?好玩么?」眾人趕緊搖了搖頭,陳雨夜一打方向盤,就轉了回去。

把他們送到所住的所住的酒店后,陳雨二樓的茶坊開了個包房,然後把幾個人,還有之前離去的姜維都請了過來。等人都坐好后,陳雨夜端起茶杯吹了吹杯中熱氣騰騰的茶,然後小嘬了一口,「真苦,可惜點了沒法退,哎」

「老師,你想說什麼就說吧。」藍雨道。經過剛剛的事情,藍雨已經徹底不怕什麼了。

「沒事,我只是請你們喝杯茶而已,你們都喝埃」陳雨夜一攤手,示意他們也喝。

幾個人不知道陳雨夜在想什麼,不過還是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呸!這茶還真苦。」姜維這時皺著眉頭道。

「哦,這可是我特地點的茶,苦么?」

姜維點了點頭,陳雨夜看向了其他幾人,「你們覺得呢?」

幾個人也是點了點頭,陳雨夜笑著站了起來:「那真對不起了,你們慢慢喝,我先走了。」說罷,陳雨夜站起了身走出了包房。眾人此時迷茫了,這陳雨夜沒罵他們,也沒揍他們,可為什麼他們總感覺心裡有那麼點不舒服呢?

「我明白了1姜維此時一拍自己大腿,「我想老師的意思是,做了錯事情要勇於承擔,還有不要因為自己害了別人,這樣不但害人,而且害己。」

「原來是這個意思。」藍雨點了點頭,她接著姜維的話道。「老師剛剛放過姜維,嚇我們幾個,恐怕就是因為姜維敢承擔這件事情。而我們幾個卻不敢認,把責任全部推倒姜維的身上。」

其他四個人這時覺得他們說的話都在理,要是今下午陳雨夜叫來的兩邊人不認識,那麼不就是一場血戰。想通了這一點,幾個人看了看面前的苦茶,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起來。

「哼!一群熊孩子,敢玩我,這下知道被人玩的滋味了吧,嘿嘿。」陳雨夜開車在回家的路上,臉上露出了猥瑣的笑容。他剛剛是故意點最苦的茶讓他們喝,為的就是報復一下他們玩自己。而剛剛開車嚇他們,只是他想平復一下心情,免得一會揍扁他們。可是由於車位不夠,只好放過了姜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