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一十六章擇日不如撞日(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擇日不如撞日(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伴隨著威風進入了陳雨夜的屋子,陳雨夜正側躺在床上看著睡在自己旁邊的羅艾麗,手不停的扶著她的頭髮。昨晚上回來后,陳雨夜可是把羅艾麗褲子脫了,狠狠的打了兩個多小時屁股,哼哼!看你以後還敢調皮不。

羅艾麗彷彿感覺到了陳雨夜那炙熱的目光,突然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陳雨夜那樣帶著陽光笑容的臉,這也正是她一直所想象的場景。「嗨,色狼早上好。」

「女色狼你也好。」陳雨夜笑道。

「哼!就色狼咋滴。」說著羅艾麗伸出手環著陳雨夜的脖子,然後把嘴巴湊過去親了陳雨夜的嘴巴一下就想離開,不過陳雨夜這時陳雨夜一翻身,把她壓在了下面。「喂,別鬧。我還要去,恩討厭1

八點鐘,羅艾麗臉色緋紅的和陳雨夜一起走出了房間,這時安菲和葉雨都在吃早餐。

「小菲菲,你剛剛聽見什麼動靜沒。」葉雨在倆人下樓時,突然冒出一句這樣的話。「我怎麼剛聽見有耗子偷吃蛋糕的聲音埃」

「恩?我什麼都沒聽到埃」安菲雖然表情挺到位的,看上去好像真的什麼都沒聽見,不過她那紅紅的臉蛋,已經把她給出賣了。

「難道我聽錯了?」葉雨笑了笑,然後看向了正下樓的倆人。「艾麗你動作要快哈,我先出去等你了。」

羅艾麗聽葉雨這麼調侃自己,把頭埋在了陳雨夜的懷裡不敢看樓下吃飯的葉雨和安菲了,而陳雨夜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依舊保持著微笑。

走下去后,羅艾麗丟下一句「我上班去了。」就急忙的逃了出去,陳雨夜則坐在椅子上,接過安菲遞給自己已經抹上黃油的土司,兩三口解決掉,又是喝了杯牛奶后,就拉著安菲走了出去。

自從十三歲那年後,自己就算是當兵的時候回來過北京,那也只是出任務和找一些人出來玩,而像現在這樣,和安菲兩個安靜的走在大街上,真的很久沒過過了。自己以前小時候總是想著,長大后要走出這座城市,十三歲那年當童年的夢想成真后,他又開始想念起這座城市了。今天走在街上,就連路過天橋上要錢的騙子,陳雨夜也掏出了錢放在他面前,然後微笑的帶著安菲繼續往前走。

「在想什麼呢?」安菲覺得陳雨夜心情不錯,笑著問道。

「我在想一個很傻的問題。」陳雨夜不知不覺走到公園,拉著舞菲就坐在了公園的長椅上,點上一支香煙,緩緩道。「菲菲,你有想過對一座城市的留戀么?」

「恩?」安菲有些不明白陳雨夜這話的意識,「城市有什麼好留戀的?」

「歸宿感吧。你沒有么?」

安菲搖了搖頭,她以前一心只想離開那個窮山僻壤,讓妹妹過上安穩幸福的生活,歸宿感這個問題,她從來就沒想過。

陳雨夜得到了安菲的回答,不過他一點也不覺得驚訝,「哎,看來我老了。」

「噗!好了,你就別亂想了。」安菲挽住了他的胳膊,笑眯眯的看著他。「現在有我陪著你,不好么?」

陳雨夜摸了摸她的頭髮,「好。」

「那陪我去遊樂園玩,我從來都沒去過。」

「恩,好的。」

「呼嚇死我了。」王倩影和周芸坐在遊樂場的長椅上,王倩影氣喘吁吁道道。

周芸好歹也是警校畢業,遊樂園裡的設施根本就嚇不倒她,笑道:「不至於吧,我還想再做一遍過山車呢,陪我吧。」

「別!我拍了你了,我都沒勁了。」王倩影回想起剛剛陪她一起玩遍了遊樂場里最刺激的東西,自己被嚇得半死周芸卻興奮的半死,這讓王倩影剛剛一度覺得,這個女人不正常。

「且!沒勁。」周芸嘟了嘟嘴巴,眼珠子轉了轉,突然指著前方。「倩影,快看,陳雨夜那那邊1

「哪兒呢?」王倩影聽見陳雨夜,本來萎靡的精神一下子來勁了,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根本就沒有陳雨夜的身影。再看看周芸,此時她正捂著嘴巴偷笑著。「好啊,你個小妮子,竟然騙我。」王倩影說著,咬著牙齒就鋪了上去,使出了女人的必殺技之一,「撓痒痒」

「呵呵,饒命埃我是真看到了。」

「還說1

周芸笑著跟王倩影打鬧著,打鬧了一會後,兩個人就覺得有些沒勁,於是準備去喝點東西,就去別處玩。結果兩人剛剛走進飲料店,就碰見了王玲玲。

「姑姑?」兩人驚訝的看著對方同聲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噗!你倆秀默契呢。王玲玲同學,你怎麼會在這裡。」周芸道。

「我們全班同學都在啊,只是我有點口渴了,來喝點東西。」王玲玲對周芸笑道,然後問道,「那你們呢?」

「我們啊,我們來玩的埃」

「哦哦。」王玲玲頗有深意的看了王倩影一眼,過了幾秒鐘緩緩道,「姑姑你知道陳雨夜也在京城么?」

王倩影不知道王玲玲問這話的意思,點了點頭,王玲玲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心裡不由得想到,「難道姑姑是為了變態陳到京城來的?」

「喲,真巧埃」

說曹操,曹操立馬就到了。安菲此時玩著陳雨夜的手走了進來,陳雨夜看著面前的三人笑道。

三個人同時把頭轉了過去,同時注意到了挽著他手的安菲。王玲玲和周芸是驚愕,她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安菲跟陳雨夜是什麼關係,而王倩影則是沒由來的心痛。安菲此時被三個人,六隻眼睛這麼赤裸裸的盯著,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識的就往陳雨夜的身後挪了挪身子。陳雨夜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繼續道:「嘿!說話撒。」

王玲玲哼了一聲,率先走了出去,隨後王倩影也是拉著周芸走了出去。

「什麼情況?」

陳雨夜看了看躲在自己身後的安菲,安菲臉紅著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管他的,喝杯冬至后,我陪你玩去。」陳雨夜對安菲笑道。

安菲點點頭,很是乖巧的跟著陳雨夜坐下了。

「喂,倩影,你拉我幹嘛。」走出飲料店有一段距離,周芸問道。

王倩影沒有回答周芸,或者說她沒有聽到周芸的話,只是鐵青著臉往前走,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前天陳雨夜和安菲出現在她面前,然後今天又是手挽手出現在她面前的場景。

見王倩影好像沒有聽見自己說話,周芸大叫了一聲:「倩影1

「恩?」王倩影被周芸這麼一吼,也從思緒中醒了過來,他看了看被自己拉著的周芸。「小芸,怎麼了。」

周芸指了指自己的手:「能鬆開一下么,你捏痛我了。」

「抱歉埃」王倩影一臉尷尬的笑容,放開了周芸的手。

周芸收回自己的手,揉了揉道:「你是怎麼了,剛剛雨夜跟你打招呼,你怎麼不說一聲就走了。」

「沒看到他旁邊有人么?」王倩影淡淡道,不過怎麼聽都覺得,這話中有一股濃香的保寧醋的味道。

「呵呵,原來是吃醋了埃」

「才沒有!我只是......只是,想咬死這花心大蘿蔔1王倩影咬著牙狠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