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二十章香艷搏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香艷搏鬥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姓名」

「陳雨夜。」

「性別」

「自己看。」

青雯聽聞此言,抬起頭冷冷的看向陳雨夜,陳雨夜趕緊道:「男。」

隨後,陳雨夜又被問了一大堆問題,而陳雨夜竟全部如實的回答了,這搞得他自己都鬱悶了。自己堂堂一個雇傭兵團團長,竟然讓一個小妮子給制的沒脾氣了。也罷,誰叫這小妮子身手比我好呢,如果比槍法的話,哼哼!

「喂!你聽見我說話沒1見陳雨夜閉著眼睛,露出一副猥瑣的笑容,青雯很不爽的一拍桌子大叫道。

陳雨夜本正沉浸在用自己高超槍法擊敗青雯的yy中,被這一吼給拉回了。青雯見他醒了過來,皺著眉頭道:「陳雨夜,我現在要以打架鬥毆罪,依法拘留你十四天,你有意見么?」

「有!絕對有1陳雨夜大叫道。「我剛剛都跟你說了,是他們先對我學生動手的,我這只是出於保護學生的目的,所以才對他們動手的。而且我學校再過幾天就要開學了,我要是不去,那群熊孩子指不定鬧成哪樣。」

「啪1

青雯這時又是一拍桌子,大吼道:「保護學生?你知道那二十幾個人中,有十個以上都是重傷么!就你這種老師,放學校里也是禍害1

「啪1

陳雨夜這時也一拍桌子,他這會是真怒了。自己本來都想息事寧人的,不過這小妮子好像不把自己逼死誓不罷休。真的是給你三分顏色,你就要開染坊,「別以為就會拍桌子,我也會啊1

青雯以為陳雨夜被自己打怕了,也沒想到他忽然會來這麼一下,瞬間忘記了自己贏過陳雨夜,往後退了兩步,「你想幹嘛?」

「我想幹嘛,哼哼1

陳雨夜面帶不善的走向了青雯,青雯這時則像一個受到色狼迫脅,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你,你別過來埃」這時她忽然想起了,不對啊,自己剛剛好像打贏過他,那自己害怕什麼埃「你再過來我不客氣了1

看見青雯又恢復了剛剛那冷冰冰的表情,陳雨夜完全沒有懼色,依舊往前走著。青雯見他不受自己迫脅,哼了一聲,一腳踢向了他的老二。陳雨夜剛剛就吃過這個虧了,哪會再讓她得逞啊,再她的腳快踢倒自己老二的時候,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腳。

「我說青雯警官,你是不是特狠自己沒東西埃」陳雨夜冷笑的看著青雯,手緊緊的抓住她那不停掙扎的小腳。

聽陳雨夜這話,青雯第一次在陳雨夜面前紅了臉,不過只是一瞬間,那紅色褪去,她一臉鐵青的看著陳雨夜。「我勸你最好還是放開我,不然後果自負。」

「好啊,我倒是個什麼後果。」陳雨夜冷笑著把青雯的腳一下子放在了自己那東西上。「後果呢?」

青雯呆了,先不說自己的腳被拿住的事情,就陳雨夜把自己的腳放他那東西上,這就是青雯從沒有過的羞辱。青雯此時像發了瘋一樣拚命掙扎著,陳雨夜一下子沒拿住她的腳,讓她掙扎開了去。

「我要殺了你1

青雯這時只感覺胸口充滿了委屈和憤怒,從小到大,先不說對自己獻殷勤的,就是想強行把自己帶走的也沒這麼羞辱過她啊,當然也是沒有那個實力,不過沒想到眼前這個手下敗將,竟然如此的羞辱了自己一番,這讓她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她劈賬打向了陳雨夜,陳雨夜沒有躲閃,而是一把抓向的他的手。青雯冷哼了一聲,再手被陳雨夜抓住那一瞬間,另一隻手握拳,一拳打在陳雨夜的肚子上。不過讓青雯沒想到的是,挨了自己一拳的陳雨夜跟個沒事人一樣,抓著自己的手就想來過肩摔,青雯這時趕緊跳起,用腳纏住了陳雨夜的脖子,手也是抓住了陳雨夜的肩膀。

「放開我1青雯用一種奇怪的姿勢怒視陳雨夜,大叫道。

陳雨夜冷笑著沒有說話,突然來了個自然落體,自己的身子狠狠的壓在了青雯的大腿上。青雯感覺整條腿一痛,差點就沒哭出來,心中更是不忿,「尼瑪,有這麼對待美女的么。」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陳雨夜也是效仿他,用腳一下子的纏住了她脖子。

「啊!!1青雯此時拚命的掙扎了起來,而且在心底發誓,如果自己掙脫開了,不殺了陳雨夜,自己就去自殺。

陳雨夜別的沒有,可是力氣還是不輸青雯的,任憑他如何掙扎,自己堅如磐石。而且,越掙扎,陳雨夜感覺越不對勁。因為青雯在掙扎的過程中,臉總是無意的會碰到自己那個東西,陳雨夜雖然定力好,但是這麼香艷的場景、這種舒爽,嘖嘖,由不得他不硬埃

青雯顯然是沒有意識到陳雨夜猥瑣的想法,繼續不停的掙扎著,同時嘴裡還大罵著這陳雨夜。不過她從小就沒罵過人,所以現在也就只有罵罵「混蛋、色狼、賤人」一類陳雨夜早聽習慣了的辭彙。

「我要你殺你全家1

「你說什麼?」

陳雨夜這時開口了,而他開口后,剛剛被打成內傷積在嘴裡的血就不停的往外面冒。青雯這時看著陳雨夜嘴裡不斷往外滲的血,被嚇呆了,忘記了掙扎,也沒有說話。

「殺我全家?呵呵。」陳雨夜這會氣笑了,再加上嘴裡滲出來的血,顯得十分的恐怖。

青雯此時也感覺,好像這句罵人的話有些不妥,不過她依舊鴨子死了嘴巴硬,「是又怎麼樣1

「那我就把你先奸后殺1

「好啊好啊,有本事你就來埃」

青雯冷笑的盯著陳雨夜,打死她她都不相信陳雨夜會這麼做。而就在這想法剛剛佔據大腦的時候,陳雨夜一下子鬆開了她,然後一下子撲在了她身上,沒給她反應的時間就吻上了她的唇。

「轟1

青雯腦子一片空白,她保存了二十二年的初吻,竟然就在審問室,被一個涉嫌打架鬥毆的流氓二世祖給多了去。

「嗚嗚~」青雯不停掙扎著,奈何她全身都被陳雨夜給壓住了,不然一定揍死這死流氓。

陳雨夜看著青雯那要吃掉自己的目光,嘴角微微翹起,然後把手伸進了她衣服里。這一舉動自然讓青雯掙扎的更強烈了,眼神里多了一絲哀求。陳雨夜看見那眼神后,很想就這麼把她給放了,不過轉念一想,如果自己就這麼放掉她,那自己不就掛了。安菲那小妮子一定不會放著自己不管的,等她進來了再放也不遲,恩,我這不是在耍流氓,這時正當防衛。陳雨夜把眼一閉,手把青雯的胸罩往上一推,就摸上了她那大白兔。

青雯看見陳雨夜閉上了眼睛,自己也跟著閉上了。看來今天自己是免不了被玷污了,也罷,等會他放開自己,自己就跟他同歸於荊

「怎麼樣,被人壓在下面舒服么?」

感覺陳雨夜的嘴巴離開了的嘴巴,手也從自己的衣服里拿了出來。青雯依舊沒睜開眼睛,冷笑道:「陳雨夜,你最好是殺了我,不然你放開我,我一定殺了你,不,你全家。」

陳雨夜剛剛並沒有完全閉上眼睛,他看見青雯閉上眼睛后感受到她那份絕望,也停止了動作。沒想到這小妮子死不悔改,依舊揚言要殺掉自己勸架,陳雨夜一怒,一下子撕破了她衣服,青雯這時感覺自己的左手被陳雨夜放開了,她不敢怠慢,一拳向陳雨夜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