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二十一章青家有女初成長(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青家有女初成長(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鼻子是人最脆弱的部位之一,這一拳可謂是勢大力沉。陳雨夜被打的眼前全是金星,人也一下子撲倒在地。青雯哪會放過這個好機會,想站起來殺掉陳雨夜,不過剛剛一抬腿,自己的腿就傳來了一陣疼痛。

「啊1

她皺眉慘叫一聲,一下子又倒在了地上。手不停的揉著剛剛被陳雨夜壓住的腿,看著滿腿淤青,她眼中充滿了水霧。

陳雨夜此時表面是苦笑,心裡也是苦笑。沒想到啊,沒想到。自己這個被很多人奉為神的人物,就連中東雇傭兵三個神話里別人認為打架最厲害的東尚志都殺不掉自己,而現在即將即將死在一個女警手裡。自己這也算敗走警察局了吧。

過了良久,陳雨夜見青雯並沒有把自己怎麼樣,他用手抹了一把鼻血,坐起身子。看見青雯雙目含淚的看著自己的腳。陳雨夜也知道,估計剛剛那一下這小妮子沒骨折也不好到哪去,此時根本不可能再對自己怎麼樣了。出於自己的大男子主義,加上見不得女人哭,陳雨夜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上前蹲在了她身邊,手就伸向了她的腿想給她揉揉,畢竟以前自己也學過去瘀血的按摩法,這會多少會減輕一點她的痛苦吧。

「啪1

青雯見陳雨夜把手伸向自己的腿,二話不說的伸手伸手給了陳雨夜一巴掌。

「啪1

陳雨夜吃了這一巴掌,愣了一下,馬上就一巴掌還了回去,「不識好歹的女人,給我好好坐著1

青雯聽到陳雨夜對自己大吼大叫,再加上臉上火辣辣的疼,心中那一個委屈埃不過轉頭看向陳雨夜時,陳雨夜那種逼人的眼神,讓她咬了咬牙齒,不再說話。

陳雨夜見她沒動作也不說話了,手便按在她大腿上。起初青雯感覺腿上還是疼痛,不過慢慢的,疼痛感竟減少了不少。她一臉驚訝的看著陳雨夜:「你學過按摩?」

「恩。」

陳雨夜此時全身都痛,不想多說話,繼續按摩著。等看著她腿上腫起的部位慢慢的有些消散后,陳雨夜放下了她的腿,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套在了她身上。青雯這時才發現,自己胸前的春光剛剛一直顯露在陳雨夜的面前,她的臉不由得一紅,想大罵陳雨夜,不過終究是沒罵出來。等這一切都做完后,陳雨夜光著膀子就往外走。

「喂!你要去哪?」

「回家。」說罷,陳雨夜打開了門走了出去,剛好碰見了胖子帶著黃秋月還有安菲走向這邊。

「雨夜1

「雨夜哥哥1

兩個女人看見陳雨夜赤裸著上身,小腹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加上臉上有不少血。加快腳步走到了他身邊。黃秋月雙眼充滿了淚珠看著陳雨夜身體:「你怎麼樣了,小雯也真是的,怎麼能亂來嘛1

看著黃秋月急的都快哭了,陳雨夜擠出一個微笑,摸了摸她的頭髮:「沒事,那丫頭不比我好受,我們走吧。」說著,她拉著黃秋月,還有緊緊盯著審問室,好像要進去殺掉青雯的安菲往警察局外面走。

回到車上后,陳雨夜躺在了後座。剛剛自己全身都是著的,所以疼痛感可能會減少。現在放鬆下來,身體就如同散架了一般,而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嘶

黃秋月開著車,通過後視鏡看著躺在後座上的陳雨夜,心不由得一痛:「雨夜你忍著點啊,馬上就到醫院了。」

陳雨夜恩了一聲,便躺在後座上,沒有說話。

......

胖子走進審問室的時候本來想罵青雯兩句的,不過看她坐倒在地,腿上還腫著一大塊,臉上也是有不少血跡,也就沒罵出口。「小雯,你沒事吧?」

青雯本來正在發獃,看見胖子問他話就回過了神。她搖搖頭沒有說話的站了起來,然後也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走去。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上她走出了公安局,坐上自己的車后,她感覺鼻子一酸,一下子趴在方向盤上哭了起來。哭了一會,她就發動了汽車,朝醫院開去。

京城軍區醫院,陳雨夜進去后沒有挂號,黃秋月直接跟院長亮明了陳雨夜的身份,然後院長立馬就把陳雨夜安排在了全醫院最好的病房。並且給他進行了一個全身的堅持,從頭到家,從ct到拍片,就差沒上b超和化療了。陳雨夜哭笑不得的接受了一系列堅持后,結果是根本沒啥事,只是身上多處腫了而已。這結果也讓安菲和黃秋月呼出一口氣。

在跟醫生道謝后,兩人走進了病房裡。見陳雨夜鼻子上和身上多處都貼著軍方特製的膏藥,兩女心又是一通。這青雯下手得有多狠,才能把陳雨夜打成這樣埃

陳雨夜靠著床頭看著書,見兩女人進來后道:「怎麼樣,我就說我沒事吧?以後別搞得跟我得了癌症似的。」

「呸!你怎麼能說這話呢1黃秋月走上前,想伸手打陳雨夜一下的,不過看到他這樣子,也就放下了手,跟安菲兩個坐在病床前,看著自己的男人。

「好了,我沒事你們就撤了吧,還有這事別告訴蘿莉和我媽昂,免得他們又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

「哼!到現在了你還幫那女人1安菲這時有些不幹了,從剛剛在cs真人俱樂部外的飯館時,自己要偷襲青雯陳雨夜就阻止了,這時竟然還害怕家人去報復她。安菲不是個愛吃醋的主,但也絕對算不上大度,尤其是現在有了一身本領后,傷害她男人,她就敢拚命。

陳雨夜哪會不知道安菲所想,他伸手摸了摸她頭髮:「好了,我親愛的小菲菲。我不是幫他,而是幫自己。你想啊,那女人都知道我的身份還敢打我,這說明什麼,說明那女人也不簡單埃」

「恩,雨夜說得對。」黃秋月道。

陳雨夜和安菲看向了黃秋月,莫非她認識那女的?

黃秋月被兩人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道:「其實青雯這孩子心眼不壞的,只是好像對男人有些討厭的,這也跟她父親有關吧。」

「哦,說說看。」陳雨夜不是個愛八卦的人,不過此時也對這青雯的身世有一些好奇。

「雨夜,你知道青雲飛吧。」

「我靠!那我偶像啊1陳雨夜這話說出口后,立馬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睛,「你說那丫頭片子是,是.....」

「恩。」黃秋月點了點頭。

陳雨夜在驚訝了一分多鐘后,釋懷的笑了出來,怪不得她敢這麼拽,原來有這層關係埃

「雨夜哥哥,這個青雲飛是誰啊?」安菲不解的看著他道。

「一個神棍,會武功、知天命的神棍。」

陳雨夜看著天花板道。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自己小時候見青雲飛時候,他留著長虎子,穿著漢服的,樣子看上去還有點猥瑣。當時陳月英是在一個高層舉辦的聚會上見到他的,但沒想到一群平時掌控一方,跺一跺腳天朝都要顫三顫的一群大人物,竟然會對這樣一個有些猥瑣的中年人卑躬屈膝,這讓陳雨夜很是驚訝。二十歲那年,陳雨夜回到京城當兵,有次本想找團長批假跟黃秋月出去廝混,不過沒想到去的時候又看到了這個身著漢服的中年人。十幾年過去了,他樣子還是那樣的猥瑣。看見自己最尊敬的團長,竟然跟個孫子似的卑躬屈膝。這讓陳雨夜感覺有點不爽了,在他走的時候,偷偷的就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