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二十二章青家有女初成長(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二章青家有女初成長(中)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偷偷的跟著這個看上去有些猥瑣的中年人,來到了郊外的一片竹林。

走著走著,青雲飛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子:「好了,你跟我了我這麼久,可以出來了吧。」

青雲飛突然開口嚇得陳雨夜一哆嗦,想找地方躲起來才發現,這竹林里細細地竹子根本擋不住自己的身軀。他膽子一壯,走到青雲飛面前:「嗨,你好,請問有手紙咩,我想拉屎。」

這句話,多少年後陳雨夜想起來都會忍不住笑出聲,不過當時青雲飛還真地把手紙拿給了他,並告訴他在竹林里拉屎是不道德的,準備引他去他家。

陳雨夜愣了,這麼假的話竟然這中年人還信了,這是腦子有問題還是喝多了。中年人微笑的拉著陳雨夜的手就往前走。來到這青雲飛所住的房前,青雲飛的房子是用竹子建造的房屋,房子周圍的柱子上掛著鈴鐺,微風吹過,鈴鐺隨著微風擺動,發出悅耳的聲音。屋前有一口井,井邊拴著與這古香古色完全格格不入的哈士奇,這哈士奇感覺有人來了,睜開眼睛睹了陳雨夜和一眼。陳雨夜欣賞著眼前的一切,就好像一副美麗的畫卷一樣,總是會讓人覺得看不夠。

「你不是要上廁所么,廁所在那邊。」青雲飛指了指屋子右邊一個很小的屋子。

陳雨夜朝他點點頭,道了聲謝就走了過去。陳雨夜哪裡是真的想拉屎啊,在茅廁里頓了兩隻煙的時候,他就走了出去,想趕快離開這地方,免得等會被拆穿謊言就丟臉了。

「雨夜,進來坐吧。」

聽見青雲飛叫自己名字,陳雨夜驚訝了。自己從頭到尾都沒告訴他自己的名字,那他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呵呵,京城二世祖里,就你最有個性,我怎麼會不知道你名字呢。」

陳雨夜徹底服了,這老神棍好像聽得見自己的新生一般,自己也只有無奈的走了進去。在走進屋裡的時候,陳雨夜細細的觀察了一下屋內,很空蕩,只有一張檀香木的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個茶壺和兩隻茶杯。陳雨夜脫掉鞋子走了進去,跪坐在地看著對面的青雲飛。

「請。」青雲飛左手撫明朝漢服的琵琶袖,右手拿茶壺的給陳雨夜倒上了半杯茶。

陳雨夜也不知道他買什麼關子,拿起茶杯一飲而盡,然後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好苦。」

「不好意思啊,我這人就喜歡喝生茶。」青雲飛微笑的對陳雨夜道。「雨夜,你知道我今天,為何引你來此。」

「恩?」

陳雨夜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今天不是他偷偷跟來的么,怎麼又變成他引來了的,「不解。」

「其實我早就見過你了,而且還不止一次。」青雲飛唑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看著陳雨夜驚訝的表情,笑道,「我初見你也是這種表情,當時你身上的那一股子傲是我特別不喜歡的,這也就是我為什麼到現在才引你到我這裡來。」

陳雨夜搖了搖頭,還是不明白青雲飛的意思。

青雲飛看陳雨夜搖頭,嘆息道:「哎你知道么,你即將大難臨頭。」

「啥1陳雨夜像看神經病一樣的看著青雲飛,「那個,實話跟你說吧,我今天來就想弄清楚你到底有什麼神通,為什麼每個人見你都跟見活神仙似的。」

「想見見?」

陳雨夜點了點頭,青雲飛笑著把檀香小桌端到一邊去,然後做了個請的手勢:「既然這樣,我就讓你見見吧。」

看著架勢,這是要跟自己打一架埃陳雨夜細細的打量了一番青雲飛,嘖嘖,就這身板,要是直接等會失手打死他怎麼辦。青雲飛見陳雨夜不動手,率先出手了。而陳雨夜還在思考要不要打的時候,只覺胸口一痛,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這,這......」陳雨夜不敢相信的看著面前的青雲飛,這動作太迅速了一點吧。

青雲飛把圓桌端回原來的位置,從新跪坐在地,「這招叫萬事留一線,我剛剛如果想取你性命的話,你已經是一具死屍了。」

陳雨夜吞了一口唾沫,他絲毫不懷疑青雲飛的話。剛剛他別說防禦和反擊了,就連看,都沒看清楚他是怎麼出手的。

「坐好,我有事跟你說。」

聞言陳雨夜不敢怠慢,跪坐在青雲飛對面。青雲飛給陳雨夜的茶杯倒上半杯茶,緩緩道:「這麼多年沒見你,你身上的傲氣還在。這容易招人妒忌,短期內沒什麼事,時間一長,必有劫難。」

陳雨夜是無神論者,他從不相信鬼神還有命。陳雨夜最信奉的一句話就是,命若天定,那我就破了這個天。

見陳雨夜不信自己,青雲飛也不好再說什麼,起身下了逐客令。陳雨夜早就想閃人了,此時哪還會管被驅逐的丟人埃站起身子,道了聲別就想離開。

「等會1

剛穿上鞋子,陳雨夜要離去時,青雲飛扔了一本線裝書給他,陳雨夜伸手接住后,雲清飛道:「這本書有我對未來的一點點預測,能不能成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神棍,瞎扯淡。」

陳雨夜對他說的話不以為難,只認為他是個瞎扯淡,有點武功神棍而已。

......

收回思緒,陳雨夜轉頭看向一邊,之見兩個女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怎麼了?」

「雨夜哥哥,你是不是腦子被打壞了啊,噗1安菲這句話說完后,和黃秋月一齊笑了起來,這陳雨夜剛剛表情實在是太豐富了,簡直可以去演電視劇了都。

「是啊,所以腦子壞掉的人,會做傻事哦。」陳雨夜這時猥瑣的笑了起來,然後快速的在兩人胸前摸了一把,兩位美女大叫了一聲,然後臉紅著鄧向陳雨夜。陳雨夜不以為然,笑道。「好了,我看時間也不早了,秋月你把菲菲送回我家吧。」

安菲本想留在這裡陪陳雨夜的,不過見他的眼神,只好乖乖的跟著黃秋月走了出去。等兩個女人走了后,陳雨夜看著天花板,嘆了一口道:「神棍啊,神棍,沒想到你所說的,還真特么全准了。」陳雨夜這時想起了那本線裝書,上面所寫的,不過是趙洪德以後會對他所做的事情,害自己任務失敗、槍殺自己團員、大火燒掉安菲家。這些雖然都沒詳細標明地址和人物,不過陳雨夜還是把這東西給了梁一博,梁一博看到后大驚,隨即和上面的聯繫了,這也才有了扳倒趙家這出好戲。不過讓陳雨夜微微有些失望的是,青雲飛這神棍,早在三年前就去了國外,不過好在他去國外的時候,在自己那座竹子小屋裡留了一張紙條,「一搏手中之書,記載無誤。」這一切的一切都被這個青雲飛給算準了,而他就像是看戲人一樣,站在一旁看著這早就被安排好的一切。

晚上七點半,陳雨夜覺得肚子有點餓了,便起床走出房間,問清楚食堂所在後便飛奔而去。這讓一干小護士很是驚奇,能在這所醫院住這樣病房的人,還會去食堂吃飯?

來到食堂后,陳雨夜叫了一大碗白米飯,然後點了兩個清淡的醬爆肉和水煮魚后便大口大口的坐在食堂里的凳子上吃了起來。

「陳!雨!夜1

陳雨夜吃的正想,聽見這聲音,拿筷子的手不動了。吞了一口唾沫,緩緩轉過頭,就看見了一張氣的通紅的小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