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二十三章青家有女初成長(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青家有女初成長(下)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嗨,你好。喲西,再見1

陳雨夜腦海里浮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自己也就剛剛警局裡面趁著她對自己掉以輕心,再加上自己rp爆發才得以對她那樣,這會相信吃過一虧的青雯不會再給陳雨夜這個機會了。

「跑什麼跑!我又不會吃掉你1青雯大吼道。

陳雨夜聽這話苦笑了起來,看你這表情,不是要吃了我,難道還是要從了我埃

青雯一瘸一掛的走到陳雨夜旁邊,坐下后不客氣道:「請我吃飯。」

「啊?」

「我說!讓你請我吃飯1青雯語氣咄咄逼人,臉上的表情,也是十分驕傲的。

其實她就像是想讓陳雨夜喂剛剛打他一頓道歉,只是她從來沒對人說過。不過陳雨夜哪知道這些啊,那咄咄逼人的口氣,讓陳雨夜聽著很不爽,難道說,請你吃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不會自己買啊1陳雨夜可是吃軟不吃硬的,你偶爾跟他玩玩小脾氣還行,但青雯這明顯超過他的底線。

「你」

「我什麼我!靠,別以為你能打贏我我就要聽你的,爺不吃你這一套。」陳雨夜對著她吐了吐舌頭,然後拿起筷子繼續吃飯。

青雯雖說不是富貴人家的千金小姐,不過有他老爹這神棍在,走到哪裡人不把供著啊,簡直比富二代還二世祖。今天先是被陳雨夜奪走了初吻,然後他又如此玷污自己,最後竟然還對自己大小聲,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忍了,姐特么也忍不了。青雯正要發飆時,陳雨夜突然轉過了頭,嚇了她一大跳,雙手抱於胸前,「你要幹嘛1

陳雨夜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上半身我哪沒看過啊,至於么。」

這句話讓青雯差點就暴走了,不過陳雨夜也是見好就收,教訓教訓這小妮子也就得了,要真把她惹毛了,那自己指不定就吃不了,「好了,別一副你要吃人的樣子,想吃什麼?」

「哼!不吃了。」

青雯站起身,一瘸一卦的往回走,陳雨夜看她離去,聳了聳肩膀,也好,又剩下一頓飯的飯錢了。

吃完飯後,陳雨夜便回到了病房準備睡覺。剛躺下沒幾分鐘,陳雨夜的門就被敲響了,陳雨夜打開門,看見了青雯正站在門外。

「又怎麼了?」陳雨夜撓了撓自己的腦袋,這小妮子今天還沒完了是吧。

「我餓了,你請我吃飯。」

陳雨夜受不了了,帶著青雯回到食堂,給他點了一葷一素后,就準備回房睡覺了。今天跟他打了兩架,自己不但身體受到了傷害,體力的消耗也是很大的。

「喂!你難道就準備把我丟在這裡?」

「呵呵呵呵,大姐,你到底想幹嘛。」陳雨夜苦笑的站住了身子,然後雙手抱拳的看著青雯。「如果你想殺了我的話就趕緊動手吧,你這般折磨我,簡直生不如死埃」

看見陳雨夜那表情和動作,青雯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不過還是冷冷道:「你剛剛不是還挺拽的么,現在怎麼不拽了。」

陳雨夜總算是發現了,這妮子不但跟黃秋月一樣不聽人話,而且是給她三分顏色,就敢開染坊的主。通常這種人折磨一個人,不是愛了他,就是想玩死他,陳雨夜認為,自己顯然是後者。見跟她說什麼都不成,陳雨夜坐在凳子上,一言不發的看著她吃飯。

青雯見陳雨夜坐了回來,在心中默默的得意道,不過臉上還要裝作沒事人一樣吃飯。最後在看著青雯吃完這頓飯後,陳雨夜終於是如釋重負的離去了,尼瑪沒想到這神棍變態,他女兒也是個變態。

第二天一大早,安菲提著早餐就來看陳雨夜了,陳雨夜現實詢問了一下家裡人有沒有問起他的情況,安菲表情自然的搖了搖頭,陳雨夜就看出來她沒有說謊。吃完飯後,陳雨夜便和安菲聊了起來。他倆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上到外太空,下到內子宮的。而他們聊得入神時,竟沒有發現門口被偷偷的扳開了一條心,一隻眼睛正賊兮兮的盯著裡面。

這隻眼睛的主人正是青雯。自己昨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昨天晚上見到陳雨夜的時候還挺生氣的,不過最後被他那逗人的表情逗笑之後氣竟然全部消了。今天本來她還想要敲詐陳雨夜午飯的,不過見她房間有個女人,便偷偷的觀察了起來。

「哼!果然是個色狼。」

聽著裡面時不時冒出來的一臉股葷話,請問冷哼道。

「你在幹嘛1

青雯身後響起了黃秋月的聲音,嚇的她趕緊一捂住嘴,生怕被陳雨夜聽見外面的動靜。裝過頭看見是黃秋月,她便放下了手:「是你啊,你怎麼知道我住院的?」

「嗯?你也住這家醫院?」黃秋月一臉好奇道。

看黃秋月的表情,應該是不知道自己住在這家醫院,「你不知道我住院,那你來這裡幹嘛?」

「看我男朋友,就是你昨天打傷那位。」黃秋月低下頭道。這兩個人,一邊是自己的男人,一邊是自己的姐妹,自己還真不好幫誰。

「男朋友?」青雯這時手指指向屋裡。「那屋裡那個是誰?我看她跟你男朋友好像挺親密的,他倆昨天就在一起。」

「她是安菲,也是他女朋友。」黃秋月微笑道,對於陳雨夜這幾個女人的關係,她家裡人和陳雨夜家裡人都認了,那她還有啥不好意思認的。

青雯聽后呆了,然後一臉憤怒道:「王八蛋1

說罷,青雯轉身就想一腳踹開門,不過剛剛一抬腳,腿上就傳來一陣疼痛感,這讓她身子往後傾斜。還好黃秋月手快一下子抱住了她:「你怎麼了?」

「還不是你,呸!屋裡那色狼給弄的,竟然敢享齊人之福,我這就閹了他去。」青雯好像特看不慣陳雨夜左擁右抱一樣,此時憤憤不平道。

「好啦,你就消停點吧。」黃秋月輕拍了一下她的腦袋。「是我自己的願意的,又不是他迫脅我的。」

青雯聽黃秋月說是她自願的,一時間說什麼都不是,憋洪臉蛋的樣子,甚是可愛,「秋月姐!你怎麼能這樣呢1

「呵呵,人生在世幾十年,我好容易讓這個男人再次回到我懷抱,沒事的啦。」黃秋月倒是很不易為然,上次陳雨夜的生日,她是真的以為跟陳雨夜只見沒可能了。愛到痴狂就是這樣子,但凡有一點可能挽回的局面,你就不會覺得,跟和自己想在一起那人在一起,其他都是p。

「可,可1

青雯語節了,黃秋月這時倒一臉玩味的看著青雯:「我說,你這下丫頭片子,不會是喜歡上陳雨夜了吧?」

「啥!就他那色狼,我呸1青雯惡狠狠的舉起了小拳頭。「要是我的男朋友跟她一樣,我就馬上去跳嘉陵江。」

「呵呵,真的么?」

黃秋月臉上玩味的意味越來越濃,青雯自己的臉就像被投入了烤爐一般,不敢再說話的離去了。同時他在心中憤憤不平道:「陳雨夜!總有一天,我會把你這色狼給閹掉的,哼!等著吧。」

看著青雯離去的背影,黃秋月笑著搖了搖頭,不過心裡卻是十分開心。這個女孩自己從21歲就認識了,據說當年雲清飛說過一句,她是禍根便沒有跟她再有聯繫,只是給了她足夠多的錢和讓京城的達官顯貴們照顧好她,所以青雯從小就對男生、男人恨之入骨。如今她能對陳雨夜又這表現,這說明她的內心漸漸的再敞開了。這讓黃秋月很是欣慰道:「這青家女兒,也開始成長了起來了,雨夜啊雨夜,你究竟還要禍害多少女兒家呢。」說罷,黃秋月便打開了門,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