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二十四章開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開學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受傷的事情,最後還是被陳忠知道了,然後羅艾麗、安家三姐妹還有尚武和葉雨都來了。不知情的女人七嘴八舌的關心著、詢問著陳雨夜到底是怎麼受傷的,嚴不嚴重之類的,陳雨夜最後被問煩了,把被子往頭上一蒙,眼不見為凈。眾女看見陳雨夜這有些孩子氣的表現,都是捂住一笑。小護士這時進來給陳雨夜換膏藥,恰好就看見了這場面。葉雨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不過由於保養的很好,看上去跟羅艾麗和黃秋月差不多大,這讓護士小姐很好奇,這男的到底是誰啊,怎麼這麼多美女來看望他。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三天就過去了,五月七號,陳雨夜即將再次離開京城。這次送她的人,除了上次的人外,還外加了一個黃秋月。

「好啦,又不是生離死別的。」

陳雨夜看見除了安蝶以外,其他眾女眼睛里都含著淚水,笑道:「等我放暑假的時候,還會回來的啊,算一算,也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嘛。」

「哎,你說的倒是輕巧。」黃秋月輕嘆一口氣,「你倒是可以隨處風流,我們呢?」

永遠別跟女人講道理,陳雨夜腦海里突然浮現出這樣一句話,不過他沒有說出口,微笑的揮著手,走入了登機口。

第二天一早,經過七天長假的孩子們,一臉興奮的回到了學校。學校就是這樣一個奇怪的地方,當你在裡面呆久了,你會想每天都是放假,而假期太久了,你又會期待開學,矛盾。

相比其他教室里,同學們互相跟自己的朋友之類的,訴說、炫耀自己去了哪裡,在哪裡玩過。一年級九班的教室顯得就有些安靜了。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是統一行動,所以大家都知道對方去了哪裡,再多說也沒意思。另一方面就是,那天cs真人俱樂部外發生的事情。陳雨夜當時就說了,等回去在教訓一群人,此時參與鬥毆的那群人都忐忑不安的等待著陳雨夜的到來。

「鈴鈴1

上課鈴響起了,開學的第一節課,永遠都是班主任的。所以大家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陳雨夜跟往常一樣,拿著教案和教科書就走了進來,不過今天他感覺怎麼有那麼點不對勁,這群熊孩子怎麼這麼安靜了。平時就算是自己的課,走到教室外面那也是鬧哄哄的,直到自己進入教室后,一群熊孩子才乖乖的安靜下來。而今天這種情況,只出現過一次,那就是這學期開學那天。

「莫非,他們又想玩什麼花招?」

陳雨夜警惕的看著下面,先是把陳雨夜單發了下去,有答案在手,陳雨夜自然也不擔心他們的成績。接下來他打開了課本,然後一節課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這群熊孩子做出什麼讓他丟臉的事情。而這群熊孩子看見陳雨夜那犀利的眼神,但什麼都沒做,就跟平時上課一樣,心裡也是有些難受。不是他們是被虐待狂,而是等待死亡往往比死亡要恐怖得多。

終於,在陳雨夜收起書準備走出教室的時候,實在受不了他這眼神的姜維一下子站了起來了:「老師,你揍我一頓吧1

陳雨夜看見姜維站了起來,本以為他們終於行動了,不過沒想到他卻是說了這讓一句,讓然哭笑不得的話,「啊?你被虐待狂啊?」

「我求你了,不帶你這樣折磨人的。」龍翰這時也站了起來,一副我給我個炸彈,我就敢捨身去炸碉堡的樣子。

「對,我也是。」

「恩,你這招太狠了,我服了。」

陳雨夜懵了,其他沒有參與到那次鬥毆的女生也懵了。怎麼才這麼幾天時間,這麼多人都發展成m體質了。雖說大部分人都在想希望陳雨夜打他一頓,讓他痛快點,不過藍雨和王玲玲卻很冷靜的坐在位置上,這時她開口道:「老師,你上次不是要回來教訓我們么?結果你一回來,就用這種眼神對我們實施心理折磨,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陳雨夜這下算是知道為啥了,原來這群熊孩子是為了自己那天隨口說的一句話而擔心埃陳雨夜此時想笑,又很想哭。沒想到自己擔心了他們會不會整自己了一節課的時間,結果卻是他們也在在擔心自己何時修理他們。

「好了,既然你們主動請纓,那這事就算了。」陳雨夜反正也沒想真的修理一群人,這事賣他們個人情也不錯,不過最後還不忘警告了他們一下,「還有,下次記得出事給我打電話,別特么跟小混混似的鬥毆,素質!素質啊1說罷,陳雨夜就走出了教師。而一群人聽了陳雨夜那一席話后,都是無語的看著他,尼瑪那天沒給你打電話啊,還有,這跟素質有關?

回到辦公室,陳雨夜坐在位置上跟周芸還有王鵬打了聲招呼,就躺在桌子上睡覺,不過還沒入睡的時候,就感覺有人拍自己肩膀,他抬頭看去,見張偉站在自己的旁邊。

「陳老師,能出來聊聊么?」張偉面帶微笑,要不是陳雨夜知道這是個腹黑老兒,就沖著笑容,那也是個慈祥的中年人埃

陳雨夜不知道他想說什麼,不過自己絕對不會吃虧,至少是在他這,於是點了點頭,跟他走了出去。這會已經上課了,所以走廊上空空無一人,陳雨夜趴在走廊的欄杆上:「說吧,你想說什麼?」

張偉拿出了成績單,遞給了陳雨夜:「陳老師自己看看吧。」

陳雨夜面帶疑惑的接過了成績單,自己剛剛雖說拿到了全班同學的成績單,但是出於王倩影提前給了他答案,所以他也不擔心,自然也沒看一眼。這時結果一看,他呆了。

「擦,你們這群兔崽子搞啥1

陳雨夜看著這份成績單,一年級最差的九班,這次考試平均分竟然達到了85.5,這比董事會預期制定的70分高了足足十五分。陳雨夜這時真想拍死這群犢子,讓他們悠著點、悠著點,這下出事了吧。

看著陳雨夜臉上不斷變化的表情,張嘴嘴角微微翹起,眼神中也透出一股陰狠,不過隨即恢復了正常:「陳老師,不是我懷疑你學生作弊,只是這成績」說到這裡,他故意停頓,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陳雨夜。

「這成績應該給我加工資埃」陳雨夜這時抬起頭,哈哈大笑道。「這群孩子太給我爭氣了,竟然能夠考的這麼好,恩,不錯,我一定要好好獎勵一下他們,對了主任,你覺得這成績改不改漲工資。」

「如果這成績是真的」

「那天是你親自監考的,難道還懷疑那群孩子作弊不成。」陳雨夜語氣咄咄逼人,眼神也十分的不善。

張偉看見陳雨夜這眼神,不由的心顫了一下,然後道:「我當然不是懷疑」

「那不就對了,好了,漲工資的事情就拜託張主任多給我說兩句好話了。」陳雨夜笑著拍了拍張偉的肩膀,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就往樓下跑了去,留張偉鬱悶的站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