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二十五章雨夜有高招(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雨夜有高招(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快速的跑下樓,不停的拍著自己的胸口,然後惡狠狠的盯著一年級九班的教室。這群熊孩子太能折騰了,尼瑪讓你們悠著點,竟然給老子炒了個85分出來,這和拿著喇叭大吼,「我在作弊1有什麼區別?

「還是回家吧。」

陳雨夜想了想,反正今天沒自己課,班主任會議自己也沒怎麼去,一群人可能也習慣了。最重要的是,要是等會張偉在會議上問自己這個問題,自己那就跑都不能跑了。剛剛跨出教學樓,陳雨夜就看見王倩影拿著書從外面往裡教學樓里走,陳雨夜本想躲開她的,不過王倩影已經提前看到了他。

「陳雨夜1

陳雨夜見跑不掉了,微笑道:「嗨,王倩影,好久不見。」

王倩影跟幾天前沒多大變化,就是臉色不太好,王倩影點了點頭,朝陳雨夜笑了笑就走了進來。她沒有像上次那樣漠視陳雨夜,但是也絕對說得上和陳雨夜的距離疏遠了。

陳雨夜皺了皺眉頭,很想拉住王倩影,不過手還沒伸出去就止住了。王倩影那天說的很白了,自己也欣然接受了,現在拉住她算怎麼一回事?其實在陳雨夜伸出手想拉自己的時候,王倩影就用餘光瞄到了,當時她還有那麼一絲興奮。不過見他後來把手又收了回去,不由一陣失望。

王倩影走向二樓,陳雨夜走向停車場,兩人很想回頭去看看對方,不過卻倔強的往前走著,不曾回頭。王倩影走上了二樓,陳雨夜也坐回了車裡。這時從剛剛就趴在欄杆上,看著兩人的周芸嘆了一口氣,「何必呢,這是。」

「叮叮叮。」

這時她手機響了起來,是龍津打過來的。

「喂,哥你有什麼是么?」

「妹妹,陳雨夜那小兔崽子在哪1龍津的聲音聽起來很是憤怒。「媽了個巴子的,這臭小子這下玩的太大了,電話又打不通。」

周芸一聽龍津這口氣,還有他後面那句話,就覺得陳雨夜又麻煩了,她忙到:「雨夜剛走,怎麼了?」

「他喵的有人舉報陳雨夜班上同學考試作弊,而且考試答案是陳雨夜給的,陳雨夜的答案則是王倩影給的。這件事情現在鬧的很大,我剛剛把王倩影叫過來詢問了一下,結果還真他媽是這樣,你說咋辦埃」

「啊1周芸聽完龍津的敘述,長大了嘴巴,不敢相通道。「不會吧,這誰舉報的埃」

「蒙蒂高中的校董蒲雪,我在想這女人是不是瘋了啊,拼了命的想給自己的學校抹黑。她不僅舉報了,還發微薄了,現在#老師幫忙作弊#已經成了微博上的熱門話題了,上面也很重視這件事情。」

「那你等會,我馬上去找他。」說罷,周芸掛掉了電話,然後就朝著停車場奔去。

一年級九班的同學,總感覺今天怎麼有點不對勁。剛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沒過幾節課,不管是這個班上的誰出去買東西,都會被人用一種鄙視、嘲諷的眼神看著。甚至於有些還用語言嘲諷。一些女同學還好,例如張琳芃、姜維一類的,幾次都因為這眼神,差點跟看著他的人打了起來,還好有一部分比較理智的同學及時拉住了他們。不過就在眾人拉著這幾個頭子的時候,藍雨悄悄的從教室里端出來一根凳子把人給砸躺了,現在已經被叫到了教導處。

「操!你們拉著我幹嘛1姜維憤怒的咬著牙齒,剛剛他只是出去買了瓶可樂,途中對他報以鄙視眼神的人就不說了,竟還有當著面說,「喲,這不是那個笨蛋老師的學生嘛。」雖然姜維等人平時跟陳雨夜打打鬧鬧的,其實心底還是十分的尊敬。

「我說哥,你弄清楚情況沒啊就開打,藍雨這次估計慘了。」西風雖然同樣搞不清楚狀況,不做作為班機上的老大,他還是能夠保持冷靜的。「以前也沒見這群人咋樣,怎麼今天就這樣了?」

「我好像知道點什麼了。」

藍雨這時從外面走進教室,表情十分的沉重。眾人見藍雨沒事都圍了上去,藍雨這時把九班的門給關上。然後深吸了一口氣道:「老師幫我們作弊的事情,被曝光了。」

「啊1

眾人驚訝了,然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七嘴八舌。藍雨這時眼神冰冷的掃過了每個同學,大部分同學臉色都很正常,就只有鄧雪玲的表情有些不同,他的表情雖然也是驚訝,不過眼神中明顯是帶著愧疚的。

「難道是他?」藍雨拳頭緊握著,恨不得上去狠狠給鄧雪玲兩巴掌。深呼吸了幾次,平復了心情道:「好了,這兩天盡量不要惹事,還有就是不管別班的人問起這件事情,一定要守口如瓶。」

眾人點了點頭,雖然他們來自班機上幾個不同的陣營,不過關鍵時刻還是能夠團結在一起的。

在眾人散去后,藍雨走向了鄧雪玲,鄧雪玲這時低著頭,不敢看走向她的藍雨。不過快到鄧雪玲位置胖的時候,西風輕輕的拉了一下藍雨的衣服,藍雨看向了他,只見西風搖了搖頭。很顯然西風也看出來鄧雪玲有問題了,不過藍雨這個時候走過去,無疑就是告訴大家這件事跟鄧雪玲有關。那鄧雪玲還怎麼和同學好好相處。藍雨站在原地想了一會,輕哼了一下,走回了座位。

蒙蒂高中,自從陳雨夜來了之後就從來不缺乏話題,王倩影門、勾搭學生門、毆打外校生門、藍雨毆打新生門和現在的作弊門。除了第一個門事件和藍雨那個外,哪個不能把陳雨夜給開除了。不過幾乎每次陳雨夜都能化險為夷,這讓一干圍觀群眾也是有些不怎麼相信爆料的人了。

陳雨夜開車回家后,吃了午飯就直接倒頭大睡。目前他在南廣就一個寡男人,不睡覺打遊戲還能幹嘛。半睡半醒中,好像聽見有人在按門鈴,他坐直身子撓了撓頭髮,然後又倒了下去。

周芸剛剛以為陳雨夜回去買醉,隨意直奔火舞,發現沒開門又火急火燎的沖回到小區。按了有十幾分鐘門鈴都不見陳雨夜開門,此時急的都快蹦了起來。

「好像真的有人按門鈴。」

陳雨夜又坐了起來,雙眼半眯的走向門口,打開門後周芸氣喘吁吁的就走了進來,陳雨夜看著她道:「小芸,是你埃」

周芸好像沒有聽見陳雨夜的話,直接奔向了他的並向所在地,從裡面拿出一罐可樂一口氣喝乾,然後呼出一口氣:「這下舒坦了。」

陳雨夜無語的看著周芸,「我說,你不會敲了這麼久的門,就是為了喝罐可樂吧。」

「對了,你完了。呸!不是,是你出事了。」周芸著急道。

陳雨夜對她的話不以為然,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又躺在了沙發上:「就算世界坍塌了,你也不能阻止我睡覺,有什麼事情,等我睡醒了再說吧。」

周芸看見陳雨夜這不慌不忙的樣子,急的大聲道:「你幫學生作弊的事情!被人捅了出來1

「什麼1

陳雨夜聽見這句話,本來還困頓的精神一下子就像注入了興奮劑一樣,他坐起身,不敢相信的看著周芸:「你再說一遍,我剛剛耳朵收聽方式不對。」

「你-被-舉-報-幫-學-生-作-弊1

周芸一字一句道。陳雨夜這次算是聽了個清楚,他捏了捏周芸的臉,周芸疼的一下子叫了出來,然後捂著臉後退兩步,臉紅著看著他:「雨夜,你幹嘛埃」

「看來不是做夢。」陳雨夜一臉獃滯,過了一會,他看向了周芸,「我現在該怎麼辦?」

「我表哥讓你先跟我去教育局,其他的等會再說吧。」

「恩,好的。等我先睡一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