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二十八章完滿解決,順帶外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完滿解決,順帶外快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張偉之前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著陳雨夜對他的種種惡行,結果剛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就是就說這是開玩笑的了。尼瑪,你以為這是在過家家呢。

凌風一聽張偉這話就樂了,果然是小子搞定了。雖然心裡開心,不過表面上反而是皺起了眉頭:「開玩笑?到底是怎麼一個回事。張主任,希望你給大家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這,這我也是勿信謠言。」張偉的老臉通紅,從兜里拿出手帕不停的擦拭著臉上的汗水。

「哼!那你之前,說陳雨夜老師對你做那些事情呢1凌風臉色特請,語氣咄咄逼人。好像不把張偉壓扁,簡直對不起他那帥氣的有些猥瑣霸氣。

張偉低著頭,一句話說不出來。一旁的蒲雪眉頭也深深的皺著,今早上張偉信誓旦旦的拿著他那所謂的證據給自己,加上自己的推算,考試答案在考試之前能夠拿得到的至少也是教導主任級別以上的了。凌風就不用考慮了,這犢子從來不關心學生成績的問題,根本就是接手父親爛攤子的玩票富二代,自己當然也沒做過,那就只剩下王倩影了。自己本來想找王倩影證實一下這件事情,不過王倩影說身體不舒服請假回家了,所以也無從調查。沒想到又是憑空猜測。這混小子真是......哎罷了,誰叫他是自己的弟弟呢。

「好了,凌董,我明白你的意思。」蒲雪此時嘆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有些苦澀的笑容,「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我會讓出來的,你的百分之五也別忘了。」

「呵呵,蒲董你誤會了,我只是討個說法而已。」凌風雖然說是這麼說,不過還是暗自給蒲雪打了個成交的手勢。「既然陳老師這些事情都沒做過,那麼我這樣決定這件事情的處理方法。第一,在公告欄上證明陳雨夜的清白。第二,張主任寫一份道歉信,一併貼在上面。第三,張主任你停職半個月,回家好好休養休養,多吃點補腦的東西,以免下次再亂說錯話。那個,蒲董要不你也回家休養休養?」

他們兩個大股東在成立蒙蒂高中時就有個成文的規定,那就是親戚和朋友進入學校,犯錯了硬要保住的話,那麼必須就要讓出百分之十的股份賣給其他人,而作為公平,另一方也要讓出百分之五,讓雙股東的平衡打破。這樣以後就不是雙方制約的關係,而是股東制約股東的關係,凡是有不同意見的時候,誰得到股數多,誰的意見就成立。蒙蒂高中好歹也算是五星高中了,雖然只是百分十五的股份,不過一年下來是多大的利潤,我想沒人會不知道。這點錢對蒲雪這個富婆和凌風這個富二代來說是小錢,他倆更在意的是,學校的掌控權。凌風這話,說白了就是要通過半個月的時間架空蒲雪,因為不管賣給誰,那些買了股份的股東總會來學校的簽約的,到時候蒲雪不在,凌風用半個月時間,足夠拉攏他們了。

「好啊,我正好有幾處房產還沒處理掉,趁著凌董給我放假這段時間,我也好去處理掉。」蒲雪笑著站起身。「那我就告辭了,我那百分之十的股份的價格,你可別坑我埃」

「呵呵,難能啊,放心吧,我會找人評估蒙蒂高中的價值,然後出售的錢全打你賬戶上。」

凌風也站了起來,和蒲雪握了握手,然後蒲雪就帶著紅著臉的張偉走出了會議室。等他們走出去后,凌風自然也宣布散會。那些老師才不關心兩大校董之間的鬥爭,反正自己不被辭掉,那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陳雨夜啊,陳雨夜。沒想到你搞出的這破事,還能讓我有這等收穫。」凌風面帶微笑的走出了會議室,心中中有種難以言表的喜悅。自己進蒙蒂高中這麼久了,一直以來都被蒲雪這倚老賣老的老女人壓著,這次我看你還怎麼壓我。

「打,打完了。事情都解決了。」鼻青臉腫的周新顫抖著把電話放回褲兜,看了看同樣鼻青眼腫,蹲在自己身旁的同伴,再看看坐在沙發上,悠閑的抽著煙,有著陽光般的笑容,下手卻如同魔梗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陳雨夜吸了一口煙,點點頭道:「恩,算你小子識相,帶著你的朋友們走吧。」

聽見陳雨夜讓自己走,幾個人馬上站起身就想往回跑,不料陳雨夜這時又道了:「等會1

陳雨夜這句話,把他們那掉下來的心再次懸了起來,幾個人不敢違抗的站住了身子。陳雨夜把走近他們的錢包拿了出來,然後從錢包里取出他們的身份證,用手機照下后,威脅他們,「如果敢出爾反爾,你們懂的。」

幾個人趕緊點頭,陳雨夜把錢包扔給了他們:「好了,你們這次是真的可以走了。」

這次幾個人生怕陳雨夜反悔一樣,錢包都不要的就往外狂奔。陳雨夜這時大叫道:「喂!你們的錢包1走到門口,見已經不見他們的人影了,陳雨夜嘆了一口氣,「哎,現在的年輕人埃」說罷,他把錢包的現金裝進了自己的錢包里,至於錢包嘛,扔了吧,反正也沒啥用。

「咳咳1

陳雨夜聽見藍雨假咳的聲音,快速的把錢包放回褲兜里,微笑的轉過頭,看見藍雨和眼睛明顯哭的有些紅腫的鄧雪玲:「呵呵,事情都解決了,我們走吧。」

藍雨冷視著陳雨夜,走到他身邊不由分說的把他的錢包給拿了出來,打開兩給他開:「這是什麼?」

「呵呵,這是他們自己不要的,你總不能辜負人家的一番美意吧。」陳雨夜伸手搶過自己的錢夾,清了清嗓子,面帶嚴肅道。「兩位同學,你們受驚了,走,老師請你們吃大餐去。」

藍雨聽陳雨夜這話,撇了撇嘴巴,對著陳雨夜做了個鄙視的手勢。縱使是還在後怕剛剛發生的事的鄧雪玲,聽了陳雨夜這番話,也不由得暗自罵了一句,「真夠無恥的,拿別的人錢,做自己的順水人情。」

鄙視歸鄙視,不過三個人還是一起朝著餐館進發了。陳雨夜怕去西餐廳鄧雪玲會有陰影,所以直接去了那家去過兩次的幽靜的中餐廳。點上幾個家常小菜和飲料,陳雨夜便盡量的讓自己的語氣聽來平和道:「說說吧,為什麼要這麼做。」

「對不起。」鄧雪玲聲音哽咽道,更是不敢抬頭看藍雨和陳雨夜。

「鄧雪玲同學,我看你是搞錯了,我只是想聽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而已。」

陳雨夜眼神溫柔的看著鄧雪玲,臉上的笑容,看上去像個鄰家的大哥哥,鄧雪玲是沒看到,不過藍雨看到后,就呆住了,這笑容和這眼神,不就是自己所喜歡的那種么,不帶任何一絲情.欲和心機,完全發自內心的溫柔和陽光。

「也就是你年齡太大了。不過......好像年齡大點,也沒關係吧?」藍雨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想法,督了陳雨夜一眼,馬上又暗罵起自己來了,「呸!人家是你老師,瞎想什麼1

「我,我,我.......」說了幾個我,鄧雪玲還是沒有開口。

「那好吧,我們不談這件事情。」陳雨夜笑道。「說說你對你男朋友的看法吧。」

「他不是了,我今天約他出來,就是分手的。」

「那就說說,你們是怎麼開始的?」

陳雨夜這問題聽的藍雨和鄧雪玲同時一愣,見過八卦的班主任,像這麼八卦的,還是第一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