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二十九章丟人丟大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丟人丟大了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看著兩個女生呆住了,攤了攤手,「說啊,老師等著聽呢。」

「哦哦。」鄧雪玲依舊還是低著頭。「我倆是,是、是x信認識的。」

「撲」

陳雨夜之前就在猜想,這個鄧雪玲一定是在某個什麼社交活動遇上了這個周新,卻沒想到竟是從傳說中的約炮神器認識的,真是服了你了。

「咳咳。」陳雨夜拿紙巾擦了擦嘴巴,然後道。「那你愛他么?」

鄧雪玲搖搖頭:「從來沒有過,我,我愛慕虛榮1

陳雨夜這時終於知道了,為什麼周新會抓狂了。如果一個女的跟他在一起,結果不愛他只是愛他的錢或者其他東西的話,那陳雨夜也會忍不住抓狂的。

「恩,能聽你自己說出這四個字,老師很欣慰。」陳雨夜把香煙掐滅,隨後又點上一支。「其實呢,你們年輕人的情情愛愛,老師也有經理過滴。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我跟周新差不多,是一個專門騙女孩子的混蛋吧。我有時候會想、會覺得,其實沒有愛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或者我以後不會再愛了。」陳雨夜抬頭看著天花板,笑了起來,好像是想起了自己那個很傻很天真的年代。「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有經歷的比較多了,我就會覺得說,其實如果沒找到合適的,也沒啥,我努力賺錢,等待著合適的人出現,不過誰又能了解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所以我現在的奮鬥目標是,一輩子太久,我只爭朝夕。情意三千,敵得過黃金萬兩。」

藍雨和鄧雪玲用心聽陳雨夜這段話,這段話好像說明了什麼,卻又好似放屁一樣,什麼都沒告訴他們。她倆好像明白了什麼,卻又似什麼都沒明白,真奇怪。

「好了,這是老師想對你說的,至於含義嘛。」陳雨夜故意買起了關子,「等你們真的經歷過真正的愛情后,就會明白的。」

鄧雪玲張口想說什麼,這時服務員把菜已經端了上來。陳雨夜掐滅了煙,說了聲開動就拿起筷子猛吃。兩個女孩看陳雨夜這吃相,捂嘴笑了笑,真不知道他到底餓了幾天了。

從飯館里走出來時,天已經黑了下來。陳雨夜先是開車把鄧雪玲送回了,讓她好好休息,不要在意這件事情自己會解決的,也不會告訴同學們是你說漏了嘴。鄧雪玲千恩萬謝之後,走回自己小區內,陳雨夜這時又把藍雨送了回去。

「老師,你剛剛說那段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藍雨一路上都在想陳雨夜剛剛那段話的含義,可是就是想不出來。

「呵呵,小雨同學,知道的太多可不好哦。」

陳雨夜朝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後繼續開著車,藍雨則眉頭緊皺,想著陳雨夜那段話的意思。回到家后,藍雨把這段話發到了論壇上,想要人幫忙解釋一下。不過基本山回帖的都是「女王求交往1「女王我愛你。」「藍雨,嫁給我吧1「操!誰他媽再跟我家寶藍求愛,我揍誰1

藍雨無語的看著一條條沒頭腦的回復,正想關掉網頁時,又有了一條回復,他f5刷新了一下帖子后,發現這條回復竟然是管理員蘇錦寫的。

「我想,說這句話是個經歷過人生和真正愛情的人。他的話前後有個細微的區別和共同,那就是他說他以前覺得沒有愛情也沒什麼,而後說的是沒有適合的也沒什麼,其實這就是一個心態上的轉變。這種轉變我也說不出來是什麼味道,不過我想應該他的意識是,愛情真的存在,不過他更想找個合適他的人,平凡的過完一輩子。至於最後那句一輩子太久,我只爭朝夕。情意三千,敵得過黃金往兩。估計是他又一個新的心態上的轉變,這是一個由男孩到男人最後再到成熟男孩的轉變。而對你說這句話的意思,我想也是希望你能夠相信愛情,不要被外界的東西所影響,比如物質和錢。」

藍雨一字不漏的看完了,好像大概明白了陳雨夜的話。她臉上掛上了微笑,這陳雨夜還真喜歡賣關子。其實藍雨不知道,陳雨夜如果直接說,愛情不要太愛慕虛榮,這樣你什麼都得不到,打擊會來的更大。

得到答案后,藍雨關閉了論壇,躺在床上看著燈,心中不由的浮現出了一個,有些猥瑣的笑臉。

蘇錦坐在電腦旁,用手撐著自己的臉看著論壇。身為論壇的管理員,她基本除了上課學習外就盯著論壇。而論壇恰巧就是個出奇葩的地方,尤其是閑話版,那更是奇葩中的奇葩。今天算的上比較有意思的話題,無非就是在討論陳雨夜幫學生作弊,但後來人董事會都發聲明了,這只是張偉主任的猜測而已,這讓看好戲的同學掃興而去。蘇錦看著閑話版里的無聊帖子,正準備關掉網頁,突然看見了id叫「寶藍色的天空」發了一篇,名為《誰能幫我解釋下這段話是什麼意思,一個長者說的》。一般在閑話版里,很少有用長者這個詞,一般都是、老不死、老古董、老騷棒等。她被這個標題給吸引了進去,然後看見她打出來那段話,一下子就來興趣了。她把自己的見解打上去后,看了看其他的回復,大概也知道了這個人的身份,不過她可是個叛逆女,怎麼會想說去了解這樣一段話?她開始猜測這段是誰說的,不過想來想去也得不出結果。

第二天一早,蒙蒂高中恢復了往日的平靜,陳雨夜跟往常一樣走進了辦公室,然後就躺在了課桌上睡了去。這些都已經是陳雨夜的習慣了,其他老師也沒有打擾他,今天是周末,上的是星期二的課,在陳雨夜要上課的時候,周芸把陳雨夜叫醒了。

「恩,發生什麼事了?」陳雨夜坐了起來,睡意朦朧的眯著眼睛,看上去很是好笑。

「噗,你的課到了,提醒你胰腺癌。」

周芸捂嘴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這個人工鬧鐘沒來之前,都是誰叫的他起床。陳雨夜答應了一聲,拿起一旁王鵬的教科書和教案就雙目無神的走了出去。王鵬和周芸看陳雨夜走出了有些呆了,這貨要幹嘛?拿自己的書去上別人的課?

等到了教室后,他打了一個哈欠道:「上課1

走上講台後,發現下面還安靜著,陳雨夜揉了揉眼睛,看著下面的同學都衣服震驚的看著自己,姜維和幾個人已經笑了起來。

「上課啊,怎麼沒動靜?」

「咳咳1

陳雨夜旁邊這時傳來一陣咳嗽聲,陳雨夜轉過頭看見教語文的蒲老師正站在自己的身旁,一臉尷尬的神情。

「蒲老師?你怎麼在這裡。」

「哈哈哈哈。」

下面的同學聽見陳雨夜這話,立馬就笑了。蒲老師此時有些尷尬道:「陳老師,這節是語文課,下節課才是你的。」

「恩?」

陳雨夜一臉呆樣的看著下面的同學,換來的是更大的笑聲。有的同學甚至已經把這一幕給拍了下來,用手機悄悄的傳到了論壇上去。陳雨夜最後看了看課程表和自己的手機上的時間,我去!果然這節課還是語文課。

「呵呵,不好意思啊,我剛弄錯了。」尷尬的說了聲對不起,也沒等蒲老師說話,陳雨夜就快速的奔出了教師,雙手捂臉的走向二樓,「哎,這回丟人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