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三十章還你個人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還你個人情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一天無話,放學后,陳雨夜覺得回家也無聊,便約上了凌風、龍津還有周芸三個好友,準備去火舞一聚。等三個人都聯繫完后,陳雨夜翻到了王倩影的電話,想了想,把手機放回了褲兜里。

「叮叮叮1

陳雨夜剛剛放回褲兜里的手機響起了,陳雨夜拿出手機看了看來電,是個外地的電話號,「喂!哪位?」

「雨哥!不好了,嫂子出事了1

「什麼嫂子,你說清楚啊1

「靈兒、靈兒嫂子出事了。」

「什麼1陳雨夜聽見魏靈兒,立馬就緊張了起來。「到底怎麼回事1

「今早上靈兒嫂子的事情處理完了,我開貨車回南廣,讓其他兩個人陪靈兒嫂子坐飛機回南廣。結果,結果兩個人下飛機才發現,靈兒嫂子不見了。」

「操你.媽的,你們吃屎長大的啊1縱使陳雨夜脾氣再好,聽見自己的女人不見了,也怒火攻心了的破口大罵道。

電話那方沉默了,陳雨夜急道:「我操!哪兩個人在哪,叫他們到火舞來見我1說罷陳雨夜掛掉了電話,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自己幾乎是每天都要和魏靈兒通電話,今早上魏靈兒手機關機了,由於有過之前沒電的經歷,陳雨夜也就沒多想,以為跟上次一樣是手機沒電了。沒想到這次是真出事了。

這會才五點半,酒吧里沒什麼人。陳雨夜火急火燎的來到火舞后,看見林野也在裡面,走過去打了聲招呼后,便跟著林野走進了一間包房裡。裡面一群大漢正圍著兩個人拳打腳踢著,兩個人倒在地上,只有抱頭求饒的份。

「好了,停手1

林野大吼一聲,大漢們紛紛停手。陳雨夜這時走了過去,蹲在兩個人旁邊:「說吧,你們是怎麼把人弄丟的。」

「雨哥,我,我也不知道埃靈兒嫂子跟著我們一起上的飛機,就坐在我們前。不過等下飛機的時候,我們才發現人已經不見了。」一個滿臉鼻青臉腫的青年,一臉痛苦道。

陳雨夜聽完后冷笑了起來,照他這麼說,根本沒可能把人丟掉,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一定在說謊。他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說實話,我不想動手。」

「我,我和小迪睡著了。」青年說完后,一把抱住了陳雨夜大腿,「雨哥!對不起,求你不要殺我,我以後給你做牛做馬!求你了,求你1說著兩個人給陳雨夜磕起了頭。

「把他們帶出去吧。」

陳雨夜淡淡道,兩個人千恩萬謝陳雨夜的不殺之恩,不過陳雨夜並沒有在意的坐在了沙發上,手扶著額頭的開始想,到底是誰會把魏靈兒給綁走。

「雨哥,那兩個人。」

林野坐在陳雨夜旁邊,做了個割脖子的手勢。陳雨夜擺了擺手,這兩個人罪不至死,而且殺了他們魏靈兒也回不來啊,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救回魏靈兒才是。

「叮叮叮1

就在陳雨夜心煩意亂的時候,自己這該死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他現在十分想把它給摔了,不過萬一是綁匪打來的呢?

「喂。」

「陳雨夜,是我,東尚志。」

「是你1陳雨夜很驚訝,他沒想到東尚志會給自己打電話。「有事?」

「嘿嘿,老子是來還你人情的,你在哪?」

「火舞,喂,喂,操!神經玻」陳雨夜說完自己的所在後,東尚志就掛掉了電話。

陳雨夜掛掉電話后,林野就湊過頭來:「是綁匪么?」

「不是,是一個朋友。根據剛剛那個小弟的話,綁匪應該也是飛機上的乘客,而且現在應該就在南廣,所以我們」

陳雨夜正跟林野討論要怎麼找到魏靈兒的時候,一個小弟門也不敲的沖了進來,「雨哥,嫂子被一個男人帶來了,就在外面。」

聽到這話的陳雨夜一下子就沖了出去,到了外面后,看到了東尚志依舊邋遢的身影,和已經闊別的魏靈兒。她瘦了,而且人也憔悴了。

看見陳雨夜從房間里從出來后,魏靈兒含情脈脈的看著陳雨夜,臉上也掛著一抹淺淡迷人的微笑。陳雨夜快速的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她,「靈兒,我好想你。」

魏靈兒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的靠在陳雨夜的肩膀上,用鼻子嗅著他身上的氣息。過了良久,陳雨夜放開魏靈兒,讓她先進包房裡等自己。魏靈兒知道陳雨夜跟今天這個救自己的人一定有話說,點點頭跟著林野走進了包房裡。等魏靈兒關上門后,陳雨夜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東尚志。「靈兒怎麼會跟你在一起?」

「嘿嘿,我都說是來還你人情的啦,你可能也應該猜得到吧。好了,人情我也還了,那我就先撤了。」東尚志說罷,就朝外面走去。

「等下!是趙洪德得人么?」

「恩。」東尚志轉過頭,面帶微笑的看著他。「趙洪德這次估計是想跟你魚死網破了,他在聖戰的人幾乎全部轉移到邊境地區了,估計是想一批批的偷渡進天朝吧,我能幫你的不多,只是給你提個醒而已。」

「這已經夠了。」陳雨夜笑道,東尚志這個消息可以說是幫了他大忙了。

東尚志走了,陳雨夜帶著魏靈兒坐上了她的車,然後朝自己的所住的地方而去。

回到家后,陳雨夜先是把魏靈兒的東西放到了房間里,然後帶著魏靈兒參觀自己這並不大的家。十幾分后,兩個人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對視著。沉默許久后,陳雨夜伸出手輕撫著她的臉:「靈兒,你瘦了。」

魏靈兒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這個男人手掌上的溫度,微笑道:「瘦了還不好么,我以前想減肥都減不了也。」

陳雨夜被魏靈兒這話逗笑了,一把抱住了她,「怎麼樣,還難過么?」

「恩。」魏靈兒輕點了一下頭,把頭靠在了陳雨夜的肩膀上。「不過只要有你在我身邊,那點難過會被時間沖淡的。」

陳雨夜點了點頭,逝去親人的痛苦自己也是有過的,所以知道這個痛苦倒地有多痛。過了一會,魏靈兒本來說是自己動手給陳雨夜弄的,不過陳雨夜堅決駁回了她的要求,要自己親自動手。魏靈兒見陳雨夜的那一臉堅定的表情就知道說服不了他,白了他一眼后乖乖的坐在了沙發上,陳雨夜則笑嘻嘻的走進了廚房。

「叮叮叮。」

剛剛準備動手做飯的陳雨夜電話響了起來,看了一下是凌風打的,才想起剛剛叫他們出來玩,「喂,凌風么,今天的聚會取消了,我臨時有事。」

「哦,你確定?」

「恩?」

凌風沒有像陳雨夜預料那樣破口大罵,而是帶有一點玩味的意思在裡面。這倒讓陳雨夜覺得不怎麼習慣,「恩,確定。」

「那好吧,不過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凌風停頓一下,繼續道。「今天王倩影來了。」

陳雨夜本來還滿心期待這孫子會給告訴自己什麼事情,「且!來了就來了,干我何事,我掛了。」

「等會!她還帶了男朋友來。」凌風語氣十分曖昧道。「嘿嘿,那男的長的還挺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