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百三十一章別玩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別玩了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哦,那我掛了埃」

陳雨夜並沒有按照凌風預計那樣呆掉,凌風這時趕緊又道:「我去,你就沒感覺有些那什麼嗎?」

「那什麼?」陳雨夜這會完全沉靜在魏靈兒歸來的喜悅當中,王倩影既然跟自己也挑明了,找其他男人也是很正常的埃

「對對對,就是那什麼,你好好想想。」

「莫非說,你覺得她該帶個女朋友。」這句話說完,只聽凌風那邊好像噴了什麼出來,陳雨夜也懶得管他,「好了,我真掛了。」

「我操!我不管,反正老子限你三十分鐘內趕到,不然後果自負1說完后,他倒是先掛掉了電話,弄得陳雨夜拿著手機哭笑不得的。

「怎麼了?」

魏靈兒這時走進了廚房裡,陳雨夜朝她搖了搖頭,把手機收了回去:「沒事,你先去客廳看電視吧,等會面好了我叫你。」

「哦,好的。」魏靈兒走進陳雨夜,快速的在他臉上親了一扣,然後羞澀的就跑出了廚房。

火舞酒吧外面,凌風一收起了電話,轉過身見周芸在自己旁邊,嚇了一大跳:「我去!你裝鬼埃」

「你才裝鬼呢,雨夜怎麼說。」周芸白了凌風一眼后,問道。

「那小子說不來了。」凌風喝了一口酒,嘆了口氣道。「估計,今天好戲是看不成了,話說他倆真沒戲啊?」

凌風之前還挺看好陳雨夜和王倩影的,沒想到之前還好好的兩個人,一開學說鬧掰就鬧掰。今天是凌風給王倩影打的電話,沒想到她來的時候來帶了一個男人來。這讓周芸、龍津和他都呆了,這咋回事?這不,剛剛和王倩影打了個招呼,凌風就出來給陳雨夜打電話了。

「倆人鬧脾氣呢。」周芸道。打死她她都不信王倩影會忘記陳雨夜,陳雨夜這男人就像是毒品一樣,一旦沾上的話就很難戒掉的。

「管他的,反正我隔十分鐘就給他打一個電話,我就不相信他不來。」

凌風一臉猥瑣的笑道,不過周芸確實搖了搖頭。這點子太爛了,他不知道陳雨夜最擅長的就是不接電話和關機么?

兩個人從新走回酒吧,龍津這時正和王倩影那個男朋友聊著。男人是大學教授,四十歲左右的樣子,帶著一副黑框眼鏡,身著休閑西服,看上去非常有書生氣質,而且談吐也很文雅,給人的感覺就是,百無一用是教授。好吧,這是凌風和周芸這兩個陳雨夜好朋友的想法。

進來坐著后,兩個人也沒有跟男人打招呼的意思,坐在一邊看著龍津和王倩影跟男人聊著。

「噠1

過了有十幾分鐘,凌風把酒瓶子往桌上重重一放,吸引了所有目光后,他嘻嘻哈哈道:「你好,我是王倩影的朋友兼上司。剛剛出去打電話有點急事,也沒跟你自我介紹一下。」

陳浩南很有禮貌的伸出了手,不過顯然凌風沒有跟他握手的意思,男人尷尬的把手收了回去:「陳浩南,目前在南廣經濟大學當教授。」

「南哥啊1凌風這時走了過去,一把摟住了陳浩南的肩頭。「自從銅鑼灣一別,咱倆這麼多年沒見了,剛都差點有些認不出你來了。」

「啊?」陳浩南從小就是乖乖生,自然也沒看過古惑仔一類的東西,「銅鑼灣在香港吧,我好像還沒有去過。」

「啥都別說了,酒保!給我調兩杯『死亡挑戰』,不加冰埃」

一聽這雞尾酒的名字,經常來酒吧的王倩影、周芸和凌風都吸了一口氣,這小子是在玩命埃「死亡挑戰」還有另一個名字,叫一杯倒。顧名思義,這酒是倒上了十幾種烈酒後,調製出來的。喝一杯后,基本上你就只能看見明天正午的太陽,而不能和心愛的人一起去看日出了。

「喂,凌風你幹嘛,浩南不喝酒的。」王倩影有些看不過去了,這凌風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有點刁難陳浩南的意思。

「倩影,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凌風坐在陳浩南的旁邊,「這男人要從酒品看人品,反正我們幾個都是朋友,我們自然也希望你幸福。你們說是吧。」

「對對對,所以這酒必須喝。」龍津向來是看熱鬧不怕事大的主,加上之前龍津可是最看好王倩影和陳雨夜的,甚至有意撮合兩個人。所以這次堅決不能放過她帶來這個男人,必須整死。

「雖然喝酒是不好的,不過凌風說得對。」周芸也是點點頭,一臉堅定道。

「你們」王倩影皺著眉頭環視著眾人,不知道今天這幾個人到底是怎麼了。

周芸這時一把抱住了王倩影:「放心吧倩影,沒事的。」

「可,可『一杯倒』這太那個了吧,浩南可是不喝酒的。」

「好了倩影,隨你朋友吧。」陳浩南真像王倩影說的根本不會喝酒,所以也不會知道死亡挑戰是什麼東東。「既然凌風兄弟有性質,那我就陪你喝一杯吧。」

「嘿嘿,還是南哥耿直。」凌風接過了酒保遞給自己的酒,然後把其中一杯遞給陳浩南。「南哥,我先干為敬啊,你隨意1說罷,凌風一口就幹了,然後就感覺嘴巴干、辣,喉嚨也如同刀割一般難受,胃裡更是翻江倒海。

看著凌風這樣子,眾人都是搖頭嘆息,這貨估計就快倒了。陳浩南見凌風這樣子,獃獃的看著手中的酒不知道要不要喝。

「南哥,看,看你的了。」凌風頭上不停的冒出冷汗,現在自己的頭和胃都很難受,不過他能堅持不倒,完全是靠意志。

陳浩南見不喝可能也沒辦法了,於是心一橫,眼睛一閉就準備把酒給喝了。不過正準備往嘴裡送的時候,自己的杯子被人給拿走了,他睜開眼睛,見一個留著子彈頭,看上去很像混混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雨夜?」周芸驚訝道,陳雨夜怎麼突然出現了。

陳雨夜微笑著看了看凌風、周芸和龍津:「好玩么?」

幾個人聽見陳雨夜這話,都把頭低下了下去。陳雨夜笑了笑,一口把酒喝了一下,然後眉頭緊皺著:「好了,以後就不要再這麼玩了,容易出人命的。」說罷,陳雨夜便走了出去。

從陳雨夜進入酒吧到走出去,這其中不過一兩分鐘,可就是這一兩分鐘,王倩影始終是別過頭沒有看他一眼,陳雨夜也是沒有看她。

「我說,你個」凌風站起來想拉住陳雨夜,不過剛剛站起來就一下子倒了下去。

「表哥你照看一下凌風,我先出去一下。」說罷,她站起身跑了出去。

陳浩南一臉不解的看著王倩影:「這,這是怎麼了?」

「沒事,我們走吧。」見到陳雨夜后,王倩影已經沒有心情在呆在酒吧里了。

陳浩南雖然沒搞清楚狀況,不過也只能是跟著王倩影起身跟龍津告辭了。走出酒吧后,王倩影看見了正扶著電線杆狂吐的陳雨夜,她很想上去拍拍陳雨夜的背,不過已經有一個人再拍了,那個人是魏靈兒!?

「她怎麼跟陳雨夜在一起?」王倩影皺著眉頭看著魏靈兒,這時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陳雨夜之前開的車,好像是魏靈兒的。原來,原來他們

「嗶嗶1

已經坐在駕駛座的陳浩南按了一下喇叭,對王倩影道:「走吧,倩影。」

「哦哦。」王倩影轉過身擦拭了一下眼淚,然後微笑的拉開副駕駛的車門,走了進去。

「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剛進去就成這樣子了。」魏靈兒像個溫柔的妻子一樣,一邊幫陳雨夜拍著背,一邊一臉不悅的責問著他。

陳雨夜微笑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魏靈兒見他這樣,也只好是無奈的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