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三百二十二章老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老公!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舒服點后,站直了身子,一臉苦相。這「一杯倒」果真是名不虛傳,自己這算得上是千杯不醉的人物,竟喝了一杯后也有些招架不祝

「雨夜,你沒事了吧?」周芸見陳雨夜好像吐完了,問道。

陳雨夜擺了擺手,面無表情的看著周芸:「我倒是沒事,如果剛換那男的喝了,那就有事了。」

周芸低下頭,不敢看著陳雨夜。他這話明顯是在責怪他們,不該用「一杯倒」去整人。不過這都還不是為了他,周芸有些委屈道:「好了,我們下次不會了。」

陳雨夜點了點頭,讓魏靈兒扶著自己坐進了後座。就在魏靈兒要開車的時候,陳雨夜把頭探出了窗外:「對了,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們,以後如果有王主任的聚會,最好還是不要叫我了。」

陳雨夜這句話,就已經把話給說絕了。其實陳雨夜之前的心情也是十分忐忑的,當真的看到王倩影身邊帶了個男人,陳雨夜的心情好像跌倒了谷底,不過隨即便想通了,人王倩影都能忘掉自己,自己憑什麼又不能忘記一個曾經喜歡過自己的女人。

周芸聽見陳雨夜這句話,沉思了一下,陳雨夜已經讓魏靈兒開車了。看著車身離自己越來越遠,周芸也只能嘆息一聲,轉身走回了酒吧里。

車上,陳雨夜暈沉沉的躺在後座上,魏靈兒通過後視鏡,時不時的觀察著陳雨夜,有時候張開嘴想要說什麼,卻又什麼也不說出來的閉上了嘴巴。

「你想問我,我和王倩影之間的事情吧。」陳雨夜只是躺在後座,不過眼睛沒有閉上的,他自然也觀察到,魏靈兒在看他。

「恩。」魏靈兒沒有否認的點點頭,微笑道,「等會回去說吧,你還記得,我走之前,對你說的那句話么?」

「怎麼會忘掉。」陳雨夜微笑的想著。魏靈兒在母氣去世離去的那個早晨,曾說過,等她回來之後就想她坦白一切。當時陳雨夜不明白這話的意思,經過了這麼多事,他大概明白了魏靈兒的意思了。

車停放在小區的停車場后,魏靈兒扶著陳雨夜回到家后,她把陳雨夜平方在床上,然後倒了一杯水給陳雨夜。陳雨夜接過水一口喝了個乾淨,把水杯放床頭柜上后,見魏靈兒正坐在床邊,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陳雨夜知道,那是魏靈兒在等他坦白。

「靈兒,我在坦白之前先問一句。」

「恩。」

「你會離開我么?」

魏靈兒聽見陳雨夜這問題愣了一下,見他一臉眼熟,臉有些泛紅的嬌嗔道:「傻瓜,如果我要離開你的話,早就離開你了,再說了,我都有你的孩子了,怎麼離開你埃」

也是,魏靈兒都有自己的孩子了,自己還怕個啥。陳雨夜這麼想著,點上一支煙緩緩開口了:「我除了你之外,還有幾個女朋友。」說罷,他凝視著魏靈兒,見她依舊微笑的看著自己,繼續道。「那幾個女孩跟你一樣,都是我的愛人,我不能為了誰,放棄誰。」

「能給我說說,你們幾個是怎麼認識的么?」魏靈兒道。

陳雨夜看著床單,把煙摁滅在一旁的煙灰缸里開口了。先是痴情的羅艾麗,從初中到大學,他倆的悲歡離合,嘻嘻怒罵,無時無刻不透露著一股活寶的味道。然後是黃秋月。軍營生涯的陳雨夜,有家不能回,黃秋月給了自己十分大的依賴。最後來一怒之下跑去國外,回國認識了安菲,凄美后淡淡的幸福。陳雨夜口才比較好,加上跟每個女孩經歷過的都不一樣,他將的時而快、時而慢、時而喜、時而悲,讓作為聽眾的魏靈兒聽的也是時而擦拭落淚,時而捂嘴開顏。

說完后,陳雨夜點上了一支煙,靜靜的抽著。魏靈兒也會低著頭,過了許久,才嘆息一聲道:「你跟每個女孩子的故事,好像都是一本長篇小說,相比起,我好像顯得有些多餘了。」

「誰說的。」陳雨夜坐起身,一手抱住魏靈兒,一手用手指輕挑他的下巴,「我跟靈兒的故事,不是才剛剛開始么。」

看著陳雨夜的臉離自己如此近,魏靈兒心跳加快了起來,有點像把臉別開,不過陳雨夜那調皮的手指讓自己只能這樣看著他。陳雨夜微笑著朝魏靈兒的臉靠近,魏靈兒則是閉上了眼睛。

「哎呀!我忘了一件事情了。」激情過後,魏靈兒躺在陳雨夜的懷裡,一臉委屈道。「書上說,懷孕前三個月不能有性.生活的。」

「噗!哪有這麼多不許埃」陳雨夜抱著魏靈兒,手不老實的在她的全身遊動。

「討厭,不要亂摸啦。」魏靈兒扭動著身子,想要避開陳雨夜的咸豬手,不過發現自己被他抱得死死的后,只好任由他了。

「靈兒。」

「恩?」

「叫老公。」

「不要啦,啊!你幹嘛啊,恩討厭1

再度風雲后,陳雨夜和魏靈兒都睡去了。縱使陳雨夜再怎麼捉弄魏靈兒,魏靈兒也堅決沒有叫老公,這讓陳雨夜十分的泄氣。不過泄氣至於,陳雨夜又燃起了鬥志,他不相信,這小妮子以後不叫自己老公。

第二天一早,陳雨夜睜開眼睛的時候,身邊的魏靈兒已經不在了。坐起身伸了個懶腰,陳雨夜穿上衣服和褲子走下床,發現廚房有動靜,於是悄悄咪咪的摸了過去,等摸到廚房時,他看見魏靈兒正在煎蛋,於是偷偷摸摸的來到他身後。

「嘿1

「啊1

魏靈兒被突然冒出的聲音給嚇了一大跳,扭頭看下去見陳雨夜正哈哈大笑著,拿起鍋鏟就朝陳雨夜揮去,陳雨夜躲了過去,一把拿住了鍋鏟,「呵呵,靈兒你謀殺親夫埃」

「哼!誰叫你嚇我來著。」

魏靈兒白了陳雨夜一眼,收回鍋鏟繼續弄著自己的早餐,陳雨夜則從後面抱住了魏靈兒,手不老實的捏著魏靈兒的要害。魏靈兒嘟著嘴看向陳雨夜:「哎呀,不要弄了,我都沒辦法好好做早餐了。」

「那叫老公。」

「不要。」

嘿,小妮子還挺倔。陳雨夜嘿嘿一笑,把手慢慢往下移動,在摸到魏靈兒的桃花源時,魏靈兒終於服軟了:「好啦!老公,孩子他爸,你別鬧了好不好,我還要做早餐呢。」

「嘿嘿,這才乖嘛。」陳雨夜親了魏靈兒一口,像個得到糖果的嬰孩一樣,蹦蹦跳跳的就走出了魏靈兒,看的魏靈兒是直搖頭,自己的男朋友,怎麼是這等活寶埃

吃完早餐后,陳雨夜問魏靈兒辭職后想幹嘛,魏靈兒跟陳雨夜說想開一家寵物店,陳雨夜點點頭說如果錢不夠自己想辦法。魏靈兒微笑的搖了搖頭,把房子賣了的話錢已經夠了。反正都是夫妻了,陳雨夜也沒必要跟她客氣,告訴她營業執照自己這幾天會幫她搞定后,便起身準備去上課了,魏靈兒像個妻子一樣囑咐著陳雨夜要注意安全、早點回家吃飯等。陳雨夜微笑的一一答應了他。等坐上車后,不由感嘆道,原來這就是夫妻生活啊,自己老爹真可悲,取了個女強人,這輩子估計是沒這個福氣了。

「阿嚏1正在辦公室里辦公的陳忠揉了揉鼻子,「難道是哪個人在咒我?

「鐺鐺。」

「請進。」

門外走進來一個穿著軍裝的軍人拿著一份報告走了進來,對著陳忠敬了一個軍禮后道:「報告,目前趙洪德的消息已經打探到了,據人舉報,發現趙洪德最進有出現在南廣市?」

「南廣市?」陳忠皺起了眉頭,這趙洪德不跑出國,跑去南廣市,莫非是想跟自己的兔崽子死魚網破。「恩,這件事通知一下南廣警方。」

進來的人點點頭,正準備出去的時候,被陳忠給叫住了。「等會!京城內,有能敵得過我家臭小子的人么?」

「這......」

進來這個軍人以前跟陳雨夜是戰友,陳雨夜的實力他自然是清楚的很,想了半天也沒給陳忠一個答案。

「沒有么,那你出去吧。」

「有倒是有一個,不過......」那個軍人面露難色,好像有什麼不妥。

「但說無妨。」

「青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