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一十五章吸收紫蛟神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五章吸收紫蛟神雷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紫蛟神雷雖然生猛,但是天地元氣的補充有限,怎麼抵得住林銘又是吃藥,又是利用元磁石胎。

經過了一刻鐘的拉鋸戰,紫蛟神雷終於用盡了最後的力氣,被林銘一把抓出來,塞進了元磁石胎中!

「嗤嗤嗤1

紫蛟神雷不甘的沒入元磁石胎,就這樣,石胎中那顆如心臟般跳動的物體中多出了一條紫色小蛟龍。

紅衣女子一把搶過元磁石胎,雙手結印,出手成風,一連串讓人眼hu繚亂的無色符文落在了元磁石胎上,將整個石胎完全的封住了,這下,紫蛟神雷怎麼都出不來了。

封住了紫蛟神雷,紅衣女子還覺得不解氣,她又在周圍布上了一層隔絕天地元氣的封印,這個封印落下后,紫蛟神雷就無法吸收天地元氣了。顯然,紅衣女子恨死這紫蛟神雷了,不但讓她吃足了苦頭,還讓她的身體被一個少年看了個精光,連帶著胸部都被摸了個遍。

林銘在一旁看的暗暗咋舌,心想果然女人是不好惹的,即便是這樣表面看起來雍容華貴的女人,真正惹了她們,也有苦果子吃了。

想到這裡他急忙轉過身,免得惹怒了對方。

背後響起了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聲音,紅衣女子的須彌戒中自然也會備著換洗的衣物。

「好了1

隨著一個略顯冰冷的聲音傳來,林銘轉過頭來,正好看到了紅衣女子雙手放在腦後,把一頭長發從衣服領口中順出來的情景,烏黑亮麗的頭髮如瀑布般飄散在背上,配合紅衣女子此時雖然冰冷,但依舊略顯羞紅的美麗面孔,組成了一幅唯美的畫面。

林銘一時有些失神,紅衣女子的美麗,再結合她的恬然高貴,聖潔不可侵犯的氣質。讓人有種瞬間忘記呼吸的感覺。

「以前看傳記小說上形容美人,說是一笑傾城,沉魚落雁。我都想著,再美麗又怎能傾國傾城,怎能讓魚雁沉醉,以為不過是傳記傳小說中誇張的說法。現在看這紅衣女子,卻是有點懂了,如果能得到如此佳人的傾慕,恐怕那些世俗界的帝王都會寧願以江山社稷來換取吧,所謂不愛江山愛美人就是如此了。」

林銘這樣想著。運轉《混沌真元訣》,迅速的壓制住心中的念頭,內心也隨之沉寂清明了下來。

「按照之前說的,你幫我取出紫蛟神雷,我幫你吸收它。」紅衣女子說的很自然,換了一身衣服的她,又尋回了她的從容,彷彿剛才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林銘很知趣的決口不提剛才的事情。說道:「謝謝前輩。」

從認識紅衣女子以來。林銘一直恭敬的稱呼紅衣女子為前輩,之前紅衣女子倒不覺得有什麼,可是這一次,聽了這兩個字,她不知怎麼的覺得刺耳的很。

發生了那麼多令人羞愧尷尬的事情,對方竟然還叫她是前輩。那不是意味著,她被一個小孩子摸了身體么?

睫毛動了動。紅衣女子說道:「我二十七歲。」

女子自報年齡是一件很蠢的事情,不過出於某些特別的原因。紅衣女子還是忍不住把年齡說了出來。

林銘瞪大了眼睛,二……二十七?

眼前這個女子竟然只有二十七歲?

他本以為對方雖然看起來年輕,但恐怕已經四五十了,畢竟武者到了先天之後,壽命再次增長,六七十歲看起來跟二十歲都差不多,沒想到她只有二十七。

天!先天至極的修為,只有二十七歲,她到底什麼天賦啊?

看到林銘震驚的樣子,紅衣女子總算有了一點成就感,這幾天都是她在吃驚,可算讓這個少年也吃驚了一次。

事實上,在與林銘同齡的時候,紅衣女子單論修為要超過林銘,她擁有先天火靈之體,同時身負朱雀血脈,修武天賦高達七品,冠絕世間!

她十五歲凝脈,十七歲後天,二十二歲先天,二十六歲先天至極,如今她已經半隻腳跨入旋丹,突破只是時間問題了。

林銘的十五歲鍛骨巔峰,在四品、五品宗門裡只能算不錯,但如果配上林銘的平民身份,那就讓人無比驚訝了。

林銘吞了吞口水,什麼是妖孽,他可算見識了,跟這些大宗門裡的絕頂天才比,別說是小小的七玄武府了,就算是七玄谷拿過去都比不過。

不過她為何突然報出自己的年齡,莫非是因為這前輩的稱呼把她叫老了?十一歲的差距,其實可以叫姐姐,當然這個稱呼他是叫不出口的,那應該叫什麼?

林銘眨了眨眼睛,說道:「我叫林銘。」

他的真名沒什麼好隱瞞的,尤其在這樣一個先天至極強者的面前,兩人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果不是今天陰差陽錯,他們不會有交集。

紅衣女子猶豫了一下,朱唇輕啟道:「牧千雨。」

牧千雨……林銘默默記下這個名字,也許以後隨著他實力成長起來,她們還會見面的。

「牧小姐,吸收雷靈還要麻煩你。」

「好的,不過我再警告你一次,就算有元磁石胎,能在一定程度上壓制紫蛟神雷的凶戾,你也很難吸收它,一不小心,你全身經脈都會被撐碎,你考慮清楚了么?」雖然牧千雨知道林銘體制特殊,不過她依然不信林銘的身體能夠承受得住雷靈,這可是要先天中期武者才能承受的力量。

林銘點了點頭道:「我想清楚了。」

牧千雨輕嘆一口氣,她很清楚如林銘這樣武道之心堅定的人,一般認準了什麼事情就會做下去,不會聽勸。

「也罷,就幫他這一把,如果他經脈碎了的話,給他一粒黑玉續經丹,也算還了他的人情。」

牧千雨這樣想著,也不再出言相勸了。常言道:筋骨好接,經脈難續,對一般武者來說,一旦全身經脈斷裂,那麼一身武功也就完了,黑玉續經丹是少數幾種能夠重續經脈的靈丹妙藥,即便放在大宗門中也是珍貴非常,牧千雨身上也只有兩粒而已。

兩人打坐調息到巔峰狀態,牧千雨拿過元磁石胎,將它輕輕托在手心,稍稍解開一部分封櫻

林銘將手搭在元磁石胎上,渾身真元爆發開來,一股強大的牽扯之力,透過元磁石胎,作用在紫蛟神雷上。

那一剎那,紫蛟神雷再次感覺到了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這股讓它恐懼的力量,一而再,再而三的壓制它,讓它十分力量只能發揮出六七分來,結果被硬生生的拉出牧千雨的身體,現在,這股力量再次出現,紫蛟神雷終於憤怒了!

它爆吼一聲,向林銘撲殺去!

而就在這時,一股精純龐大的火焰真元從天而降,宛如泰山壓頂一般壓在紫蛟神雷的身上,紫蛟神雷身體猛地一顫,紫光黯淡了不少。

這火焰真元自然來自於牧千雨,她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釋放出的力量又豈是這小小的紫蛟神雷能夠抗衡的。

「我只能在最開始的時候幫助你,盡量削弱它的力量,可是一旦紫蛟神雷進入了你的身體,就要靠你自己了,堅持不住你早點說,我會把它抓出來,千萬不要逞強1

牧千雨一邊壓制著紫蛟神雷的力量,一邊對林銘說道,語氣雖然冷淡,但卻隱隱的流露出一股關切之意。

林銘深深地看了牧千雨一眼,心中湧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他點了點頭,說道:「我會的。」

「好,那你小心吧。」牧千雨打出最後一個法訣,一道火焰鎖鏈纏在了紫蛟神雷的身上,將它的力量限制到最低。

林銘一把抓住紫蛟神雷,直接按進了自己左胸心臟部位。

「呼1林銘的左胸被燒的一片焦黑。

牧千雨看的心神一跳,她沒想到林銘這麼果決,一般武者遇到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總會猶豫一下,他卻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這麼自信么?

「嗯1林銘悶哼一聲,身體猛地一顫,如遭雷擊一般,雖然有牧千雨的火焰之鏈限制,但這紫蛟神雷的強大還是超乎了他的想象,狂暴的雷霆之力沿著他全身經脈肆意奔騰,林銘只覺得渾身彷彿有成千上萬根鋼針在扎自己一樣,疼痛鑽心!

林銘咬著牙運轉《混沌真元訣》,然而在這先天級別的雷霆之力面前,他的真元力根本一觸即潰!

太疼了!經脈充斥著紫色雷霆,將林銘的身體破壞的一塌糊塗,林銘面無血色,身體抽搐,體內真元如同烈日下的白雪一樣迅速消融。

身體一晃,林銘站不穩就要倒下去,而就在這時,他恍惚中感覺自己倒入了一個柔軟溫香的懷抱之中,而後,一隻手抵在了自己後背上,一股溫暖的真元湧入了他的體內,滋潤著他破敗不堪的身體。

「好了,不要逞強了,吸收雷靈全要看自己,我最多讓你緩一口氣,幫不了你。」牧千雨抱著林銘,關切的說道。

「沒……沒事。」林銘艱難的開口說道,他並不是逞強,而是有了一定的把握,紫蛟神雷確實太強了,一進入他體內就爆發出暴風驟雨的攻擊,他脆弱的身體根本承受不起,但是身體承受不住,邪神種子卻承受的住!

在雷靈進入林銘心臟的一瞬間,邪神種子也發動了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