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一十六章掌控雷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掌控雷靈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如此強大美味的雷靈出現在眼前,邪神種子發出的興奮的嗚吟。

「嗖1

邪神種子第一次主動出擊,如同一條撲向獵物的毒蛇一般襲向紫蛟神雷,直接衝進了紫蛟神雷的體內。

紫蛟神雷身體猛地一震,開始瘋狂的翻滾咆哮,然而任憑紫蛟神雷如何掙扎,都無法甩開邪神種子。

洶湧的雷霆之力如潮水一般向四周湧來,林銘早就重傷的身體再次遭受狂暴能量的洗禮,好在他的經脈久經《混沌真元訣》淬鍊,再加上長期進入空靈武意,真元以完美的運轉路線滋潤經脈,硬撐著沒有受損。

緊咬牙關,林銘忍住經脈傳來的劇痛,將狂躁的雷霆之力引入元磁石胎,如果沒有這元磁石胎,他的身體恐怕已經被撐爆了。

這場戰爭,林銘的優勢在於天生能容納雷霆之力的邪神種子,真龍之血的血脈壓制,還有牧千雨相助和元磁石胎,而紫蛟神雷的優勢在於它本身的強大,如果它全部力量爆發出來的話,林銘的身體在它面前簡直跟紙糊的一樣脆弱!

林銘渾身肌肉緊繃,他的上衣因為兩次雷霆之火的灼燒,已經化成了灰燼,肌肉勻稱的身體上,滲出大顆大顆的汗珠。

牧千雨一直守在一旁,關注著林銘,打算著一旦林銘遭遇危險就立刻出手,然而讓她無比詫異的是,林銘竟然堅持下來了,一開始因為承受不住紫蛟神雷的突然性攻擊,林銘險些經脈斷裂,可是現在,他卻彷彿緩緩找到了對付紫蛟神雷的方法,體內的能量對峙開始穩定下來。

「如果這個狀態能持續下去的,他說不定真的能成功……」牧千雨深吸一口冷氣,這可是先天強者才能勉強對付的紫蛟神雷,他一個鍛骨期武者,竟然吞下去了。這是怎樣的概念。

「他的體制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牧千雨喃喃自語,心潮起伏,想起之前林銘突然發出龍吟似的低吼。連自己體內的血脈都為之震顫!

她擁有的是聖獸血脈,難不成林銘有傳說中的神獸血脈?

「不可能,不可能是神獸血脈。」牧千雨自己就否定了這個猜測,作為神凰島的聖女。她對神獸有一些了解,神獸不會存在於下等位面,即便是在上界,神獸的數量也少的可憐,有些種類的神獸甚至只有一個。

不過。不管怎麼說,他都擁有一種奇特的體制,只是他的體制可能還沒有覺醒……

「難道是蛟龍血脈嗎?如果是那樣的話……」牧千雨抿了抿嘴唇,一顆心有些亂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林銘一直在苦苦支持,雖然邪神種子鎖住了紫蛟神雷,可是逸散出的閃電,卻都要他自己承受。真元逐漸耗荊即便開啟了邪神之力,也沒有改變什麼。

而就在這時,林銘突然覺得嘴唇一涼,似乎觸碰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睜開眼睛一看,卻見牧千雨纖長的手指捏著一顆血精丹。喂到了自己的嘴邊,而那柔軟冰涼的觸感。就是牧千雨的手指觸碰到了林銘嘴唇的感覺。

這顆血精丹來的太及時了,林銘一口吞下。血精丹化成一股溫暖的力量流遍全身,滋養著已經撐到了極限的經脈。

在林銘的心臟中,紫蛟神雷被不斷的壓縮,而邪神種子的光芒卻越來越盛,直到紫蛟神雷體積縮小到一寸長時,突然聽得一聲暴吼,一隻血色蛟龍從紫蛟神雷的身體上衝出,憤怒的沖向林銘的心臟。

「這是……雷蛟在雷靈中留下的血精?」

林銘剛剛反應過來,沉睡中的魔方猛然蘇醒,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住了血精,直接把它拉入了魔方印記之中。

血色蛟龍瘋狂的翻滾掙扎,然而在這股強大的力量面前,它的掙扎毫無作用!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血色蛟龍便被拉入了魔方印記之中,徹底的消失了,連點浪花都沒翻起來……

林銘有些呆住了,本以為要費一番手腳才能降服的雷蛟血精竟然這麼簡單就被搞定了……

失去了雷蛟血脈的支撐,紫蛟神雷彷彿瞬間萎靡了許多,而反觀邪神種子,因為吞噬了紫蛟神雷大量的雷霆之力后,卻越戰越勇。

林銘心念一動,開始嘗試著控制經脈之中那些橫衝直撞的紫色雷霆,可是紫色雷霆狂躁凶戾,根本不聽他的驅使。

連續失敗幾次,當紫蛟神雷終於被邪神種子完全吞噬的時候,那些紫色雷霆驟然的安靜了下來,開始按著林銘的意志,在經脈之中流轉著。

紫蛟神雷,終於被他掌控了!

林銘心中大喜,就在這時,他發現,原本靜靜懸浮在邪神種子中的鋼針雷靈,表面上纏繞了一圈紫色的紋路,仔細一看,那一圈紋路正是一條張牙舞爪的紫色蛟龍!

紋刻著雷蛟的鋼針,這就是林銘雷靈的最新形態了!

成功了,終於成功了,吃了這麼多苦,總算沒白費!

林銘心神一下子放鬆下來,只覺得腦袋一陣眩暈,直接失去了意識。

一般人精神過度緊張后突然放鬆,便容易暈倒,何況林銘經歷了這麼長時間的非人折磨,靈魂力和真元的消耗都達到了極限,他太累了。

牧千雨一直坐在林銘的身後,看著林銘暈倒,伸手扶住了他的肩,然後慢慢放下他躺在乾草之上。

默默的看著眼前少年安靜的睡顏,牧千雨腦海中不知怎麼地想起了一天前他專註於烤肉燉湯的情景,想起他用烤肉來騙朱雀的羽毛,她的嘴角不知不覺地泛起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他是一個怎樣的人?身上彷彿擁有著無數的謎團。

先是隻身登上雷霆山山巔,沖入蛟龍洞窟,拿到元磁石胎;而後以區區鍛骨期的修為,幫助自己驅除了體內的雷靈;現在又吸收了先天高手都要小心翼翼的紫蛟神雷,小小年紀,就可以掌控雷霆。

他這幾天做的這一切聽上去簡直是天方夜譚,即便是見慣了天才、鬼才、怪才的牧千雨,也無法不對林銘產生強烈的好奇心。

如果不是她還有事情要辦,她都想悄悄的跟著林銘回到他的國度,去看看他的父母和成長的地方。

「嗯?我怎麼會有這樣奇怪的念頭……」搖了搖頭,牧千雨將這個念頭甩出腦海,從須彌戒中取出一件紅色披風,為林銘蓋上,她的動作很輕,怕驚擾了林銘的休息。

「他睡著了……我要不要探究一下他身體的秘密……」心中突然冒出這個念頭,牧千雨自己都嚇了一跳。

讓靈魂力深入到對方的身體中,這是一種極為輕佻惡劣的行為,因為靈魂力可以輕易穿透衣物,相當於對方赤身裸體的暴露在她的目光之下。

當然,如果武者處於清醒狀態,可以輕易用真元在體表形成一層屏蔽,就可以杜絕這種窺視了。

可是現在,林銘完全不設防的躺在這裡,陷入了深度睡眠,這種防護便解除了,而且他完全失去意識,也不會知道有人探查他。

「我怎麼會有這樣羞人的想法,被他知道的話,我無顏見人了。」

牧千雨俏臉泛起一層紅暈,這種趁著人昏迷探查別人身體的行為為人所不齒,她這樣自持身份的女子更絕對不會去做,可是強烈的好奇心卻讓這念頭如魔鬼一樣縈繞在牧千雨心裡,揮之不去了。

「之前驅除雷靈的時候,他的靈魂力也伸進了我身體里,就當還回來了……」牧千雨自我安慰著,終於抵受不住誘惑,紅著臉將靈魂力延伸到林銘體內。

林銘的身體毫不設防,牧千雨首先探查了林銘的心臟,然而除了紫蛟神雷的雷靈什麼都沒探查到,倒是注意到林銘心臟的位置有一個奇怪的紋身,不過這紋身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一番探查無果后,便被牧千雨掠了過去。

探查五臟六腑,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正欲考慮著要不要繼續探查下去,這時,林銘的手指突然動了動。

牧千雨嚇了一跳,急忙收回靈魂力,正襟危坐。

「醒了,這麼快?」

牧千雨發現林銘只是手指動了一下,沒有真正醒來,這才輕舒一口氣,至於探查林銘升卻再也不敢做了。

靜靜的守候著,一天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等到林銘醒來的時候,已經天黑。

睜開眼睛,看到牧千雨升了一堆火,正熱著昨晚喝剩下來的筋骨湯,「你醒了。」

牧千雨笑了笑。

「嗯,我睡了多久。」林銘坐起來,內視身體的情況,突然心中一驚,他的經脈已經完全貫通了!

之前充斥在經脈中,差點毀掉林銘身體的紫色雷霆,竟然打通了他的全身經脈。

而經脈貫通,正是武者跨入凝脈期的標誌!可是如何打通經脈,卻是一件極難的事情,也是鍛骨期到凝脈期的瓶頸所在,很多武者,因為這個瓶頸被困了一生之久!

而對林銘來說,這個瓶頸卻不存在了,也就是說,只要林銘在經脈中灌注真元,他就會立刻成為一個凝脈期武者。

這時候,牧千雨也發現了林銘身體的變化,「嗯,你突破凝脈期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