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一十七章紫蛟神雷的威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紫蛟神雷的威力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牧千雨這一驚可非同小可,鍛骨期到凝脈期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瓶頸,雖然這個瓶頸對絕頂天才來說不算什麼,但是耽誤個幾個月甚至半年時間也很正常。

不要小瞧這幾個月的差距,如果過了這幾個月,林銘就會長到十六歲。

而十五歲突破凝脈期和十六歲突破凝脈期有著很大的差別。

牧千雨就是十五歲達到凝脈期,這放在神凰島也是一等一的成績,可是現在卻被林銘平了!

想到林銘的平民身份,牧千雨心潮起伏,這是一個怎樣的妖孽?與他一比,連自己那引以為傲的成長曆程都黯然失色了!

林銘也是無比激動,曾幾何時,凝脈期武者對他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當初他的奮鬥目標就是成為一個凝脈期武者,如今,這麼快就實現了!

正想著要不要現在就運轉真元,正式突破凝脈期,而就在這時,牧千雨說道:「林銘,你這次打通經脈靠的是紫蛟神雷的雷霆之力,而並非靠本身真元打通,這是一個意外,如果你這就突破凝脈期的話,會導致根基不穩,我的意見是,你不要這麼早突破凝脈期,等到鍛骨期的真元積累到自然滿溢出來,自發的流入經脈之中,這樣的效果才最好。」

林銘一怔,旋即點點頭,牧千雨說的沒錯,以前他突破易筋期,鍛骨期也是如此,真元自然滿溢,自發的突破境界。這樣做,根基最為紮實。否則就是拔苗助長,雖然修為提升的快,但是根基不穩,越往上修鍊,就會越難。

牧千雨看到林銘聽從了自己的意見,不驕不躁。微微點頭。

低頭撥弄了幾下篝火,牧千雨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呼呼的火苗升上來。柴薪啪啪的響著。

火上的湯正在翻滾,一陣陣香味彌散了出來。

然而,聞著這依舊味美的濃湯。牧千雨卻好像失去了昨日品湯的興緻,她明白,分別的時候到了。

她的傷已經好了,而她答應的事情也做到了,這短暫的相逢也該結束了。

氣氛不知不覺間陷入了沉默,夜色正濃,山洞中只有柴薪燃燒和濃湯翻滾的聲音,朱雀也在一旁睡著了,牧千雨恢復到巔峰實力之後,在朱雀體內注入了大量的火系真元。此時朱雀的翅膀已經開始恢復了。

「你有什麼打算。」看著一直沉默的林銘,牧千雨開口說道。

「回我的國家,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

「你是七玄谷的弟子?」距離此地最近的宗門就是七玄谷,所以牧千雨會有這樣的猜測。

「算是吧。」林銘猶豫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

「哦……」牧千雨其實很想問林銘願不願意加入神凰島。可是話到嘴邊卻沒有開口,只是一面之緣讓人背叛師門,實在有些過了。而且這少年能取得現在的成績,想必七玄谷也投入了很多資源。

「對了,你為什麼要取蛟龍的血液?」林銘突然想起來這一個問題,他一直想問。

「為了讓火兒進化。」牧千雨說著。指了指在角落裡酣睡的朱雀,顯然火兒就是朱雀的名字。「火兒是我的本命聖獸,我跟它心神相連,火兒快到成年期了,想要進化需要一枚聖靈丹,而煉製聖靈丹需要成年聖獸的血液,沒辦法,我只好來雷霆山,其實我已經帶了足夠豐厚的交換條件,而且一些血液對雷蛟也不算太大的損失,可是雷蛟還是不願意交換,最後打了起來,我沒想到,這雷蛟的壽元也只剩下不足百年,打起來如此拚命,讓我吃了大虧……」

牧千雨說到這裡苦笑一聲,聖獸有自己的高傲,讓它賣血確實算是一種侮辱了。

「哦,那你是不是還要呆幾天的時間,等火兒的傷養好?」林銘低著頭,也在撥弄著柴薪。

牧千雨愣了一下,其實只要她持續輸入真元,朱雀的傷明天就能痊癒了,可是話到嘴邊,她心中卻湧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改口道:「可能還要兩三天的時間……」

「嗯,那我也等兩三天好了,正好要調整一下狀態。」林銘笑了笑,剛才沉悶的氣氛似乎一掃而空,「等我一下,我去打幾隻野兔、子什麼的,光昨天剩下的這點湯可不夠。」

「嗯,好。」牧千雨心情也輕鬆了許多,而在一旁酣睡的朱雀,渾然不知道因為某些原因它已經被主人賣了,這幾天它還要繼續忍受傷痛。

不過,就算它知道也會甘之如飴的,一個時辰之後,烤肉的香味飄散出來,朱雀的鼻孔動了動,有些茫然的抬起腦袋,看到篝火上金黃金黃的烤肉,頓時兩眼放光。

什麼傷痛,羽毛的,在這美味的烤肉面前,都成了浮雲。

時間過得很快,林銘每天出去打獵,回來燒烤,熬湯,第二天上午的時候,林銘在森林中遇到了一頭金蛟獸。

通體暗金色的金蛟獸,身長足有兩丈,渾身披覆著鱗甲,刀槍不入。

蛟龍性淫,好濫交,這金蛟獸就是蛟龍和金甲犀牛濫交后的後代。

「居然是雷蛟的直系後代。」林銘看到這頭金蛟獸,微微驚訝,雷霆山的雷霆蜥蜴是厲害,但是大多數雷霆蜥蜴都不是蛟龍的直系後代,而是隔了幾代血親,蛟龍血脈自然就淡了,可是這頭金蛟獸看起來像是最近十幾年,雷蛟外出濫交才生下的,身上蛟龍血脈濃郁,實力相當於凝脈巔峰武者。

「來的太是時候了,我正好要實驗一下紫蛟神雷的威力!這也就是雷霆山周圍,要是離了這個範圍,想找到一頭相當於凝脈巔峰武者的極品凶獸還真不容易。」

林銘手指一彈,一根纏繞著紫色蛟龍的鋼針跳出了指尖,滴溜溜的旋轉著,這正是紫蛟神雷的雷靈,雖然其中蘊含著無比狂暴的雷霆之力,但是從外面看,根本看不出絲毫異樣的地方,雷霆之力全部被高度壓縮在鋼針內部,沒有絲毫外溢。

如果不是靈魂力超強的武者,甚至根本就看不出林銘手上的鋼針是能量構成的,而會以為是一根實實在在的針,這便是高等級雷電的標誌——雷電化形。

能量跟質量本來就是想通的,當能量過度壓縮,就會化成實質。

金蛟獸暗金色的瞳仁鎖定林銘,殺氣四溢,感知力愚鈍的它根本就沒有把林銘手上的鋼針放在眼裡,它把林銘當成了美味的午餐。

「吼1

金蛟獸狂吼一聲撲向林銘,銳利的爪子直刺林銘的喉嚨,想要把林銘撕碎。

林銘一動不動,只是屈指一彈,盤龍鋼針瞬間從林銘的指尖消失,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劃過虛空,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音。

一剎那,光線彷彿都扭曲了,一條紫色的細線將空間割裂成兩半,盤龍鋼針從金蛟獸口中沒入,體后穿出,沒有帶出一丁點的鮮血。

金蛟獸的身體猛地一震,視線一陣模糊,它眼前的林銘消失了,金蛟獸就這麼茫然的落在了地上,身體晃了一晃,似乎沒有弄明白剛才的一閃而逝的疼痛感是什麼。

它低吼了一聲,正欲向林銘再度撲擊,就在這時,紫色的電蛇從它嘴中和體后的傷口中冒出,爬遍全身,狂躁的雷霆之力和灼熱的雷霆之火讓金蛟獸發出痛苦的嘶嚎,它身體猛烈地掙扎著,最終還是無法掙脫死亡的命運,慢慢地,它匍匐在地上,被雷霆之火燒成了焦炭。

林銘輕呼一口氣,雖然早有預料,但是紫蛟神雷的威力還是超出了他的想象,相當於凝脈巔峰武者的凶獸,一擊殺死!當然,這主要與金蛟獸的感知愚鈍有關,它根本沒有察覺到盤龍鋼針的威力。

「紫蛟神雷的威力比雷火殺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關鍵是不怎麼消耗真元,不像雷火殺,一擊之後消耗我三四成真元,現在邪神種子中的火精比起雷靈來,威力相差太遠,用雷火殺的效果不會怎麼好了,這雷火殺,就等著我以後再得到火蚩部落的火精時再用吧。」

林銘這樣想著,隨便打了一隻獐子,回到了洞穴。

牧千雨也饒有興緻的試了一下自己動手燒烤,雖然牧千雨從未燒過食物,但是她卻可以用靈魂力時刻觀察著烤肉的每一部分,憑藉著這樣的控制力,她也燒的有模有樣,至少不至於焦糊,然而無論怎麼燒,卻都燒不出林銘做的那種味道。

打獵、燒烤、生火熬湯,閑暇之餘打坐修鍊,偶爾與牧千雨聊聊天,談談新奇的事情,日子過的平淡而溫馨。

就這樣到了第三天的早晨,當朱雀迎著朝陽,伸開火紅翅膀的時候,林銘清楚終於到了分別的時候了。

「你有什麼事情要我幫你做么?」牧千雨剛剛洗過臉,望著初升的太陽,用手遮了遮眼睛,幽幽的說道。

林銘本來想搖頭,但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我想殺一個人,他的實力比我弱,不過我要殺他也不會太容易,而且他時刻呆在府邸里,周圍有人,我要殺他,容易留下證據被人抓住把柄,你有什麼辦法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