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一十九章讓你在絕望中掙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讓你在絕望中掙扎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對林家下手嗎……」歐陽荻花沉吟了一會兒,他其實早就想用這種方法逼迫林銘現身了,只是他顧忌琴子牙。

現在,琴子牙為了總宗的考核大賽,一直在找林銘,也許他已經懷疑自己了,只是他沒有證據。

這時候如果對林家下手的話,容易被琴子牙發現端倪……

張奉先看到歐陽荻花在猶豫,開口道:「我知道歐陽大人擔心什麼,這件事,由我聯合商會出面來做,我用正當手段,打壓林家的家族生意,我調查過,林家上上下下數千口人,只有兩個莊園,幾百畝土地,剩下的,都要靠家族生意來維持日常開銷。」

「如果我掐斷了林家的家族生意,林家就要四分五裂,我想,正常的商業競爭,琴府主總不能說什麼吧。等著林家衰落,林銘的父母再也不會有人保護,到時我們暗中抓他們便是手到擒來,不會激起多大的反彈,歐陽大人覺得呢?」

歐陽荻花點點頭,用正當手段打壓林家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方法,琴子牙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林家生意做得不小,可是在擁有數百年底蘊的聯合商會面前,卻不值一提。

「好,就這麼辦,做的絕一點,我要林家家破人亡,我倒,這個小畜生到底死哪裡去了,他要是敢出現,我必定弄死他,他要是不出現,我就讓他親眼看著家族敗亡,父母都到街上去當乞丐!與狗爭食1

歐陽荻花冷冷的說出這些話。眼睛中閃過一絲陰毒的光芒。

張奉先嘿嘿一笑,突然想到了什麼,給歐陽荻花倒了一杯酒說道:「歐陽大人放心,我會一步步地把林家閉上絕路,逼得他們把女兒賣給我的人口採買辦,林家也算是一個修武家族了,家裡的女兒總有三品天賦的。到時候,我再孝敬給歐陽大人,拿來採補修鍊。而且這麼做,也是合規矩的,只要是林家自願賣的。那就是女奴了,歐陽大人想怎麼樣都行,誰也說不出一個不是來……」

張奉先一邊說著,一邊殷勤的將酒杯遞給歐陽荻花,歐陽荻花接過酒杯一口飲下,哈哈大笑,「好!很好!我就讓這小畜生看看,林家的女人,在我胯下承歡1

歐陽荻花一把捏碎酒杯,臉上露出淫邪猙獰的笑容。他彷彿看到了林家衰亡,林家女人成為他性奴爐鼎的情景,「林銘,你若是死了也就罷了,若是你沒死卻躲在暗中對付我。那我就讓你好好享受這份大禮1

歐陽荻花正在構想對付林家的方法,就在這時,他猛然間感到一股殺氣襲來,彷彿滲透到了他的骨子裡,讓他從頭冷到腳!

「誰!?」歐陽荻花霍地站了起來,渾身真元運轉。目光如鷹隼一般掃向四周,然而周圍沒有任何異樣,他的四個護衛還在不遠處守著,儼然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

張奉先疑惑的站起來,他覺得歐陽荻花是不是神經過敏了,這裡是聯合商會的總部,在總部中,甚至還有一個後天高手坐鎮,誰敢在這裡動手那是找死了。

可是張奉先剛動這個念頭,他便完全說不出話了,經歷過無數大場面的聯合商會會長,此時卻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他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容貌俊逸,面帶笑容的少年,從空中緩緩落下,而後凌空虛立在湖面上方,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飛……飛行!1

張奉先本身也是一個武者,雖然修為不高,但是他卻清楚飛行對一個武者來說意味著什麼。

只有先天高手才能飛行!!

一個先天高手來殺自己?不……不可能!

歐陽荻花此時面沉如水,他灼灼的盯著空中的少年,心中翻江倒海,這個少年不但能飛行,而且渾身真元內斂,根本看不出修為的境界,儼然到了傳說中返璞歸真的境界!無怪之前雖然覺得有一股異樣的氣息從天而降,卻並沒有引起自己的警覺,直到殺氣露出,才知道有敵人臨近!

「林銘!!1

歐陽荻花從牙縫中擠出這兩個字,同時摸出了須彌戒中的長劍,為什麼他能飛行?為什麼他能達到返璞歸真的境界?

難道他跨入了先天?

這不可能!即便是上古時代,一手開創了聖地的聖賢大能也絕不可能在十五歲跨入先天!

無論是什麼原因,歐陽荻花都隱隱的有一種感覺,林銘一直在隱藏著自己的底牌,隱藏著他不為人知的一面,而今天,他卻將隱藏的獠牙露了出來。

自己將面對的會是,將一切底牌暴露出來,實力達到極致的林銘!

「你到底是什麼人?」歐陽荻花失去了往日的鎮定,他現在才知道他從來就沒有看得透林銘,難道火工被他殺了?如果那樣,林銘的實力很可能已經超過了自己!這等人物,隱藏的這麼深,怎麼會來七玄武府當一個學生?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什麼人?」林銘微微一怔,旋即笑了,「怎麼,隔了一個多月你就不認識我了?太健忘了吧,你好本事啊,居然能找人假扮琴府主,引誘我去南疆,可惜,你派出的殺手太差勁,已經被我殺了,太遺憾了,你差點就成功了的。」

林銘說到這裡,歐陽荻花渾身發冷,雖然猜到火工可能被林銘殺掉了,可是從對方口中得知這個消息,他才真正感到了恐懼,眼前的林銘,很可能有足夠的實力滅殺自己!!

「林銘是吧,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張奉先灼灼的盯著林銘,負手而立,他已經從剛才短暫的慌張鎮定了下來,既然是林銘,那他不可能是先天高手了,雖然不知道他為何會飛,不過只要不是先天高手,在自己的大本營,對方膽子再大又敢怎麼樣?敢動手的話,那就是找死!

「告訴你,這裡可是我聯合商會的總部,你敢在這裡殺人?哈哈!我想你總該知道歐陽大人的身份吧!天運國七玄使,叔叔是七玄谷長老,你有幾條命?敢殺我們?現在你想走也來不及了,私闖我聯合商會,襲殺七玄使,我派人殺了你,也不壞規矩1

張奉先冷笑著說著,一隻手已經悄悄地捏碎了傳音符,讓坐鎮聯合商會的後天高手立刻趕來,只要他來了,任憑林銘三頭六臂,也要伏誅!

林銘自然看到了張奉先的小動作,絲毫不在意,他布下的幻境結界連後天巔峰高手傾盡全力都破不開,被一張劣質傳音符穿透的話,簡直是笑話。

「哼,叔叔是七玄谷長老便能無法無天了?嘿嘿,你們想殺我,我為何就不能殺你們?你叫張奉先是吧?聯合商會的當家人,果然有其子必有其父,父子兩個一樣的囂張啊,我之前已經廢了張冠玉,現在,不如把你也廢了,取!

「你找死1提起張冠玉,張奉先目露殺機,這戳中了他的逆鱗,「你今天別想走了,就留在這裡吧,我會讓你生不如死1

「好,我等著。」林銘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歐陽荻花看了眼皮一跳,剛才張奉先已經捏碎了傳音符,可他還有恃無恐,到底有什麼底牌?

想到這裡,歐陽荻花心中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衛一!衛二!你們在發什麼傻?快過來殺掉這個刺客1歐陽荻花突然轉過頭,對著不遠處的四個侍衛放聲大吼,這四個侍衛,都是歐陽荻花的貼身侍衛,其中衛一更是達到了凝脈中期,實力不見得比歐陽荻花本人差多少。

林銘看著歐陽荻花大喊,臉帶笑容,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從容淡定的樣子,彷彿在看小丑演戲一般。

「衛一?衛二?」歐陽荻花發現四個平時警戒如狐的侍衛,如今彷彿聾了一般的站在遠處,根本就沒聽到自己喊聲。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歐陽荻花心中湧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他轉頭望向林銘,聲音已經有了一絲顫抖,「你……你做了什麼?」

林銘面帶捉狹的笑意,「叫啊?怎麼不叫了?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林銘本來只是想乾淨利落的殺掉歐陽荻花,可是正好撞見了歐陽荻花與張奉先商量的惡毒計劃,幸虧他及時回來,否則這個計劃一旦施展開來,他的父母和林家的女孩將面臨何等悲慘的命運,他無法想象。

如果真的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殺歐陽荻花一百次都沒有意義了!

他本來跟歐陽荻花無冤無仇,可是歐陽荻花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付他,各種陰招損招盡出,險些置他於死地,現在又要對他的家人下手,這口氣,不是簡簡單單的殺了歐陽荻花就能消散的。

他要狠狠的刺激一下歐陽荻花,讓對方在絕望中掙扎著死去,如此才能了卻心中的執念,讓念頭舒暢起來。

看到這幅詭異的景象,張奉先也有些慌了,傳音符已經傳出去了,聯合商會總部不過方圓幾里見方,以後天高手的速度,只是眨眼便到,可是為何沒有一點動靜?

「你……你到底做了什麼?」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