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二十章絕對的實力壓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絕對的實力壓制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沒做什麼,只是用陣珠布下了一個結界,可以讓我有充足的時間陪你們玩玩,不用白費力氣了,這結界只有先天高手才能破開,可以隔絕一切信息,無論我們在裡面打的天翻地覆,外面看裡面,還是平靜如常,歐陽先生要是不信,可以動手攻擊一下試試。」

林銘依舊抱臂在胸,不緊不慢的說著,臉上帶著陰冷的笑意。

聽到林銘的話,歐陽荻花心中一沉,只有先天高手才能破開的結界?這得多大的手筆?對方從哪裡弄到這樣的陣珠?

真有這樣的陣珠,恐怕放在七玄谷也是無比珍貴!

這再一次坐實了歐陽荻花心中的猜測,林銘有不為人知的背景!

「你到底想怎麼樣?」歐陽荻花沒有懷疑林銘的實力,既然對方今天敢來,就一定有滅殺自己的把握。

「你問我想怎麼樣?歐陽先生怎麼會問出這麼沒有水平的話來,不是明擺著么,我要殺了你,布下這個結界就是為了避免引起別人的注意,讓我能毀屍滅跡埃」

「好!很好,我倒要看你如何殺我1歐陽荻花一聲爆吼,身體真元爆發,身體如同利箭一般衝出,然而他攻擊的卻不是林銘,而是虛空中的結界。

「絕生白骨劍1

歐陽荻花渾身真元鼓盪,手中的長劍變成了骨白之色,無數陰風衝出,伴隨著凄厲的鬼哭聲,令人頭皮發麻!

這一招當初張冠玉與林銘決戰時也用過。是《合歡神功》中威力極大的一招,可是張冠玉用來明顯沒有歐陽荻花這等威勢。

「聰明的做法,可惜沒有意義。」林銘根本沒有動手,眼看著歐陽荻花一劍擊在夢境結界之上。

「吱——!1

白光迸發,歐陽荻花的長劍放出尖銳刺耳的響聲,彷彿要折斷一般,歐陽荻花悶哼一聲。身子猛地一震,虎口被震得崩裂開來,鮮血淋漓。

然而那無形的結界卻紋絲不動。沒有半點損傷。

破不開,真的破不開!

歐陽荻花心中一沉,他剛才只覺得自己彷彿轟在了一座大山之上。幻境結界根本紋絲不動!恐怕確實如林銘所說,只有先天高手才破開此結界!

「我說過,除非是先天高手,否則根本不可能破開結界,認命吧,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1

林銘說著右手在須彌戒上一抹,九尺九寸的重玄軟銀槍便橫在手中,銀白色的槍刃,寒光四溢。

歐陽荻花轉頭望向林銘,目光中有了一分陰厲決然之色。「林銘,你不要逼我!你以為你贏定我了!?如果我拼著自損修為,使出《合歡神功》中的絕魂劍,你也別想活1

歐陽荻花說著,身體猛地一震。大喝一聲,身上的錦衣貂裘全部被震碎,露出了身下穿著的紫金色軟甲,這赫然是一件人階上品寶器。

一抖手中的長劍,劍身發出高亢的嗚吟,彷彿有無數鬼魂被封在了劍中痛哭一般。

林銘笑道:「不愧是七玄谷長老的親侄子。身上軟甲,手中長劍,全部是人階上品寶器,連我也看得眼熱,既然如此,我就笑納了。」

「不知死活1歐陽荻花雙腳猛踏地面,直接將樓台踩的爆裂開來,他的身體,拖出一連串的虛影,一劍直取林銘的咽喉!

「驚鴻劍1

歐陽荻花一劍斬來,空氣發出刺耳的氣爆聲,看起來聲勢駭人!

然而林銘只是哈哈一笑,沒有用任何武技,雙手持槍,重重的砸了下去!

吸收巫神塔中的氣血之力,再加上《混沌罡斗經》煉體,這一槍的力量,何止萬斤!!

「轟1歐陽荻花只覺的一座山嶽砸了下來,槍劍相交,巨大的反震力震得歐陽荻花凌空吐出一口鮮血,他只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被震散了!

「練力如絲1林銘一槍刺出,五千股震動真元絞成一個螺旋,直刺歐陽荻花的右肩膀,要是這一槍刺中了,歐陽荻花的右臂就會被硬生生的撕下來!

生死攸關之時,歐陽荻花雙眼閃過一絲陰厲之色,身體急退出去,同時張開嘴吐出兩顆珠子,直射向林銘的眼睛!

「霹靂邪火珠?」

林銘冷笑一聲,當初張冠玉的霹靂邪火珠就是歐陽荻花給的,他早就猜到歐陽荻花會在攻擊中摻雜霹靂邪火珠,只是沒想到他把珠子含在了嘴裡。

霹靂邪火珠這種東西,突然襲擊可以,一旦對方有了防備,效果就大打折扣。

「風之意境1

林銘左手衣袖猛然一揮,一股狂風自下而上吹起,直接將兩顆霹靂邪火珠吹飛了,與此同時,林銘腳步一動,身體如同箭矢一般射出,一槍直刺歐陽荻花小腹!

「轟!轟1

霹靂邪火珠在高空中爆炸,卻絲毫沒能影響到幻境結界,這時候,林銘的長槍已經刺到了距離歐陽荻花不足十丈遠!歐陽荻花身在半空中,根本無從閃避!

「林銘,我跟你拼了,絕魂劍!1歐陽荻花一拳砸在自己的心口,張口逼出一股血箭,噴在劍身之上,本來銀光四射的長劍,吸收了鮮血之後竟然變成了詭異的血紅色,而後只聽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一隻紅色的骷髏頭從劍身上掙扎著衝出,好像從血海中爬出來的一樣!

骷髏頭一出現,就如同一個氣球一般膨脹起來,轉眼間脹大到了一丈寬,對著林銘狂吼咆哮,一時間,整片天空陰風陣陣,彷彿附近人身上的血氣都被這骷髏頭抽幹了一樣。

放出這血色骷髏頭后,歐陽荻花的神色頓時萎頓下來,這是他能用出的最強一招——絕生劍,一旦用出,自損兩成修為,在半年內都難以恢復元氣。

看到這骷髏頭出現,林銘露出了一些意外之色,即便他體內氣血滾滾如狼煙,但是面對這骷髏頭,也感到了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寒冷,彷彿大冬天的渾身赤裸著出現在雪地中一般。

「死吧林銘,絕魂血骷髏一旦出現,不吸干敵人的精血絕不罷休1歐陽荻花歇斯底里的狂吼著,他的臉色呈現出病態的殷紅,彷彿著了魔一樣。

眼看這血色骷髏咆哮著撲殺過來,林銘收起重玄軟銀槍,右手一彈,一根盤龍鋼針跳出指尖。

小小鋼針,只有兩寸長短,鋼針上紋刻著紫色蛟龍,蛟龍一圈一圈的纏繞著鋼針主體,不多不少,正好九圈,雖然蛟龍身體渺小,但是每一分細微的紋理都細緻的表現出來,包括它凶戾暴虐的神情,也刻畫的惟妙惟肖,彷彿這不是一個浮雕,而是一條真正的蛟龍盤在鋼針上所化。

血色骷髏轉眼衝到了林銘的面前,張開大嘴要把林銘一口吞下!林銘不為所動,對準骷髏頭的血盆大口,屈指一彈。

嗖!

盤龍鋼針化成一條紫色細線直射血色骷髏而去,一邊是直徑一丈的巨大骷髏頭,一邊只是兩寸鋼針,完全不成比例的對撞!

「噗1

盤龍鋼針直接將血色骷髏貫穿,無窮的紫色雷霆之力爆發出來,如同一張電網一樣籠罩了血色骷髏。

粗大的電弧閃爍,血色骷髏發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嘶嚎,它的身體如同澆上了鋼水的冰塊一樣,迅速消融!

鬼魂最怕的就是雷霆之力,鬼魂要成陽仙,必渡雷劫,而雷劫之下,不知多少鬼魂飛灰湮滅!

何況林銘手中的盤龍鋼針是赫赫有名的紫蛟神雷,而歐陽荻花釋放出的血骷髏,不過是上不了檯面的邪功,兩者相撞,結果可想而知,只是短短的幾息時間,血色骷髏頭便哀嚎一聲,在嗤嗤嗤的響聲中,徹底化為烏有!

紫色雷霆兀自在半空中閃爍,林銘伸手一招,盤龍鋼針便回到了他的手心,滴溜溜的旋轉著,彷彿剛才毀掉血色骷髏就像踩死一隻螻蟻一般容易。

歐陽荻花看到這一幕,徹底地傻掉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自損兩成修為施展出的最強一擊,就這麼被林銘像吹滅蠟燭一樣破掉了,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歐陽荻花心中湧起濃重的絕望感,他的手都在顫抖,死亡的感覺從未如此臨近!

「吃驚么?以你七玄谷長老親侄子的出身,又比我年長了七八歲,現在卻被我玩弄在股掌之中,確實讓人難以接受……」

「無論如何,你今天難逃一死,告訴我當初假扮琴府主的人是誰?我會給你個痛快。」

林銘並不知道假扮琴子牙的人是歐陽荻花還是另有其人,他如此一問也只是為了試探。

歐陽荻花面如土灰,嘴角抽動,「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做夢吧1

林銘笑了,「雖然我很想知道隱藏在背後的敵人還有誰,但是真的不知道也無所謂,先殺了你再說,我會讓你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林銘說著抽出了重玄軟銀槍,槍尖上電芒閃爍,五千股震動真元已經全部灌入其中。

歐陽荻花目光閃過一絲猙獰,「你不讓我活,那我們一起死1他伸手在須彌戒上一抹,抓出了一大把霹靂邪火珠,「同歸於盡吧1

--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