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二十一章殺歐陽荻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殺歐陽荻花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目光一凝,手指急速彈出,只聽「咻1的一聲輕響,盤龍鋼針如閃電般飛出,切開了空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劃過了歐陽荻花的兩隻小臂!

「噗1歐陽荻花雙手被切斷,斷腕噴血,兩隻斷手,連帶著一堆霹靂邪火珠飛向了天空了。

「啊啊啊啊1

歐陽荻花發出痛苦的慘叫,林銘冷哼一聲,隨意的一揮手,一股旋風卷出,將所有的霹靂邪火珠收集了起來。

風托著霹靂邪火珠懸浮在半空,至少二十多顆珠子,在滴溜溜的亂轉著,而歐陽荻花卻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

他的雙臂從手肘往下,全部斷開,上臂還閃爍著雷霆,已經燒的焦黑!

張奉先在一旁看的心如死灰,往常見慣了大場面的他,現在卻腿肚子直哆嗦,張奉先擔任聯合商會會長這麼多年,不知道處死了多少人,可是如今,當他自己面臨死亡時,他卻渾身發抖。

人越是身居高位,就越怕死,張奉先也是如此,手掌大權幾十年,令人尊崇的身份,享盡無數的財富、珍寶、美女,這一切都讓他無比的留戀生命,懼怕死亡。

半空中的那個少年簡直就是魔鬼,他太強了,強大到可以輕易把他們玩弄於股掌之中,就像貓戲耗子那樣,在他面前,任何反抗都失去了意義。

林銘放出靈魂力掃了一遍這些霹靂邪火珠,微微一笑。毫不客氣地將它們全部收了起來。

「早知道你有霹靂邪火珠,我又怎麼會給你機會?」

歐陽荻花猶如一隻死狗一樣跪伏在地上,雙臂已斷,他只能用腦袋撐著地面,鮮血不斷的從他口中噴出,他惡狠狠的說道:「你……你等著我叔叔瘋狂的報復吧……他會讓你生不如死1

林銘徐徐落在歐陽荻花的面前,冷笑道:「你叔叔?我將一切做的乾乾淨淨。他會知道是我殺了你么?你一個凝脈中期高手,身邊還有四個高手護衛,在高手如雲的聯合商會總部喝酒。在這種情況下,你卻不聲不響的死了,你覺得你叔叔會把懷疑對象放在我身上么?恐怕他會以為這是先天高手所為吧。哈哈哈1

林銘之所以敢殺歐陽荻花,就算算準了沒人會懷疑到自己。

「我當時在武府登記處記錄的歷練時間是兩個月,現在才一個半月而已,我殺了你之後,再等半個月才出現,誰會懷疑我?人們都知道你跟我有矛盾,但是誰又知道,我們的矛盾已經升級到必須殺了對方的地步?」

林銘用槍尖挑起歐陽荻花的上身,歐陽荻花滿臉是血,已經不成人形。林銘很從容的摘下了歐陽荻花的須彌戒,靈魂力一掃,嘖嘖稱嘆,「不愧是七玄谷長老的親侄子,家底就是豐厚。謝謝了,我正好手頭有些緊了。」

林銘一邊說著,一邊拿著須彌戒在歐陽荻花眼前晃了一晃。

「噗1歐陽荻花怒極攻心,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他渾身經脈已經多出斷裂,不是被打的。而是被林銘氣的!

怒火便是所謂的「氣」,氣息通達,念頭舒暢,修武也事半功倍,反之,若是怒極攻心,氣淤積在經脈之中,就可能損壞經脈。

越是高傲的人,越容易肝火攻心,古代就有算無遺策的軍士謀士被氣的吐血而亡,如今歐陽荻花雖然沒有被活活氣死,卻氣碎了經脈,可見他有多恨林銘了。

看著歐陽荻花這個樣子,林銘搖搖頭,想指望他說出假扮琴子牙的人是不太可能了,正欲下殺手,而就在這時,一直躲在遠處的張奉先突然說道:「林少俠,我知道是誰假扮琴府主欺騙了你1

「嗯?」林銘轉身望向張奉先,「你知道?」

林銘布滿殺氣的目光如同刀子一樣,張奉先觸及到這目光只覺得心中一縮,連退兩步,他吞了一口口水,戰戰兢兢的說道:「我不知道,但是我能猜個**不離十。」

「說說看。」

「我……我說可以,只是請求林少俠放過我1張奉先說著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以他的身份,連看到天運國皇帝都只需躬身行禮即可,如今卻雙膝跪地,他是被歐陽荻花的慘象刺激到了,連七玄谷長老的親侄子都落得這個下場,何況是他。

不得不說,人的求生慾望是可怕的,有幾個人能面對死亡渾然不懼?大多數人臨死時都會拼出一切去爭取那一線生機,這個時候,什麼尊嚴、廉恥、道德都成了一個笑話。

「哦?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林銘的聲音驟然變冷。

張奉先急忙搖頭,「不敢,只要林少俠放過我,我可以給林少俠一億兩黃金!我可以驅使整個聯合商會為少俠服務,少俠想要找稀有材料,想找丫鬟小妾,想找珍貴的丹藥藥草,都可以通過我聯合商會,我敢保證聯合商會的信息渠道是天運國最廣的,連皇室都無法比擬1

一億兩黃金?

林銘眼皮一跳,整個天運國的賦稅收入,一年也就是幾千萬兩黃金而已,這聯合商會,真是富可敵國了。

張奉先生怕林銘不同意,繼續說道:「少俠如果信不過我,可以先把我軟禁起來,以少俠的天賦,突破先天是遲早的事情,等少俠突破先天,我的性命便完全掌控在少俠手中,絕對不敢背叛1

雖然張奉先給出的條件動人,但是放了張奉先會有很大的危險,林銘可不想冒這樣的風險,他說道:「先不談這些,你猜到的假扮琴府主的人是誰?」

張奉先戰戰兢兢的說道:「少俠不殺我?」

「我不殺你。」林銘說的很坦然。

張奉先眼珠一轉,正想讓林銘對武道之心起誓,就在這時,林銘一聲冷哼,猛地轉身,一掌打在歐陽荻花的心口。

絕脈手!

「噗1

歐陽荻花身體猛地一震,渾身真元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四處逸散,轉眼間,武功盡失。

他無力的摔倒在地上,雙眼已經失去了焦距,到了這個地步,他活著跟死了已經差不多了。

林銘收回手掌,冷聲道:「想不到你還有力氣自絕經脈自殺。」

張奉先在一旁看得心驚肉跳,抬手間就廢了歐陽荻花全身武功,連自殺都不行,這林銘簡直是個惡魔。

「說吧,想好了沒?」

「我說……我說。」張奉先不敢再提武道之心起誓的事情了,他怕林銘心中不悅,把自己弄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懷疑,假扮琴府主的人是七玄武府的副府主碧落,此人出自幻宗,最擅長的就是易容術,而且他本人跟歐陽荻花私交不錯,又跟琴府主不合,很可能對你下手。」

張奉先作為聯合商會的當家人,了解的信息很多,一般武者根本就不知道碧落是誰。

「碧落?原來如此,此人是什麼修為?」

「好像是……後天中期。」

「嗯……謝謝你了,須彌戒給我吧。」

「好……好的。」張奉先哆哆嗦嗦的摘下須彌戒,就在他把戒指交到林銘手上的時候,卻突然身子一僵,瞪大眼睛看著林銘的雙眼。

林銘的一雙眼睛此時已經變成了兩個黑色漩渦,漩渦緩緩的旋轉,中心是無盡的黑暗,彷彿後面通著無盡的虛空。

張奉先只覺得靈魂被吸了進去,無數紛亂的景象湧入他的腦海,他看到了無數個自己,有少年時,有老年時,有飛黃騰達,有落魄街頭。

在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複雜的人生后,這無數的人生片段,全部倒逆著卷進他的大腦中,在精神之海上空掀起了劇烈的風暴,張奉先的身體猛地一震,精神之海轟然破碎,接著他瞳孔放大,眼睛中完全失去了神采,已經變成了白痴。

不過林銘並沒有停手,依舊施展著輪迴武意,直到張奉先的精神之海碎的不能再碎,再也沒有留下一丁點完整的信息。

「噗通1張奉先摔倒在地,瞪大眼睛望著天空,他眼角流血,雙眼已經失去了黑眼珠,只剩下了眼白。

林銘的雙目這才恢復正常,「我說過不殺你便不殺你,留你一命,安安靜靜在床上躺著度過後半生吧。」

轉身望向歐陽荻花,林銘屈指一彈,盤龍鋼針彈射到指尖。「有什麼遺言么?」

歐陽荻花彷彿沒聽見似的,依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那就死吧」

盤龍鋼針飛出,歐陽荻花的身體被雷靈貫穿,很快便被燒成了灰燼。

林銘隨手一揮,一股清風將灰燼全部吹散,他仔細的吸收掉空氣中殘留的雷霆之力,繼而收起兩枚須彌戒和夢境之珠。

夢境之珠被收起后,幻境結界還能維持一會兒,足夠林銘離開。

天空中正飄著鵝毛大雪,達到返璞歸真境界的林銘可以隨意收斂全身氣息,除非是先天高手,否則根本無法發現他的存在。

他就這麼輕易的出了聯合商會總部,沒用驚動任何人。

「後天中期,七玄武府副府主碧落……」林銘冷笑一聲,心中已經對碧落宣判了死刑。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