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二十三章先天高手所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先天高手所為?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歐陽荻花死了……」白元培喃喃自語著,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什麼?」白靜雲吃了一驚,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歐陽荻花在聯合商會總部被殺,屍骨無存,聯合商會會長張奉先變成白痴,精神之海完全粉碎,即便用搜魂術也搜不出任何完整的信息……」白元培複述著傳音符傳遞的信息,雖然他不是武者,但對各個等級武者的實力卻有很清楚的了解,歐陽荻花可是凝脈中期的武者,身上保命寶物一大堆,甚至他就算遇上凝脈巔峰的武者,也有一戰之力。

可是實力這麼強的歐陽荻花,卻在高手如雲的聯合商會總部被殺,這什麼概念?難道是先天高手下的手?

「歐陽荻花的護衛呢?他不是有四個近身護衛么?」白靜雲不可置信的問道。

白元培苦笑道:「他的四個護衛都在,他們當時距離歐陽荻花只有二十丈遠,歐陽荻花死的時候,他們都沒發覺,不光是他們,聯合商會還有一個後天高手坐鎮,可是兇手進來出去,根本就沒留下一丁點痕,那後天高手也渾然未覺。」

白靜雲這一驚可非同小可,她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

在四個高手護衛的守護下,無聲無息的殺掉歐陽荻花,毀屍滅跡,同時避過了後天高手的感知,這要怎樣的修為?到底歐陽菔裁慈耍

白元培道:「兇手的實力太強了,十有**是先天高手。可能是歐陽博延的仇家,報復到了歐陽荻花的身上吧……這等級別的爭鬥,與我們毫無關係。」

沒關係?怎麼會沒關係?

關係大了!

白靜雲驚訝過後,突然冷笑起來,「死的好!他早該死了。」

白元培嚇了一跳,急忙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靜雲。這話可不能亂說,今天天運城已經全城戒嚴,稽查兇手。歐陽荻花的叔叔歐陽博延也從七玄谷趕了過來,幾天之內就會到,這幾天。你在家裡呆著別出去,免得引起禍端。」

「我知道了。」白靜雲應聲道。

待白元培走後,白靜雲獃獃的坐在床邊,她有種做夢一般的感覺。

她解脫了!在婚期即將到來之際,歐陽荻花竟然死了!

她早就詛咒歐陽荻花多行不義,遭人仇殺,橫死街頭,沒想到,真的有這一天。

到底是誰殺了他?

白靜雲心潮起伏,她想找到這個人。當面重謝,對那神秘的武者來說,救下她根本就是無意為之,可是對白靜雲來說,卻是改變了自己一生的命運。

事實上。此時天運城,不光是白靜雲,還有很多人也在暗暗慶祝這個消息,比如太子楊林。

這兩個月來,因為十皇子得到了歐陽荻花的支持,勢力突飛猛進。而反觀楊林,因為林銘的突然失蹤,勢力大跌,眼看這麼下去,他的皇儲位置都難保了。

現在突然峰迴路轉,發生了這麼重大的變故。

只能說,歐陽荻花死得太及時了!

楊林也想好好地謝謝這個神秘人……在各方勢力因為歐陽荻花的死而風起雲湧的時候,林銘正躲在距離天運城數百里遠的一處山洞中。

在他手中有兩枚須彌戒,還有從歐陽荻花身上取下來的人階上品寶器和人階上品軟甲。

無論歐陽荻花還是張奉先,都是富得流油的人,兩人的家底自是不用說。

林銘首先拿起張奉先的須彌戒,靈魂力沉入其中,不禁暗暗咋舌,「聯合商會真是大手筆,我還是第一見到人階上品的須彌戒,這種須彌戒,光是打造的材料就要幾十萬兩黃金,打造師至少也得是先天高手,加上出手費用,還有失敗的成本,這一枚須彌,少說一百萬兩黃金!而且有錢也不一定買的到,先天境界的打造師可不是說出手就出手的。」

林銘將須彌戒中的物品一股腦的取出來,三口大箱子,一堆古玩字畫,還有一些衣服。

那些衣服林銘隨意的看了一眼,確定沒什麼太值錢的東西后直接放了一把火燒掉,而後他把目光轉移到三口箱子上,這些箱子用的木料都是上品香魂木,堅固如鐵,散發著清香,其價值比黃金還要金貴。

打開了第一口箱子,隨著嘩啦啦的響聲,滿眼寶光璀璨,箱子中裝了滿滿的一箱子珠寶。

饒是看慣了大場面的林銘,陡然間在日光下見到這麼一大箱閃亮的珠寶,也是發出一聲驚嘆。

這些珠寶都是珍品中的珍品,玉是上好的羊脂血玉,翡翠石是綠的逼人眼的翡翠王,寶石少說也有雞蛋大小,珍珠是千丈深海中的頂級黑珍珠!

即便林銘對珍寶研究的不多,但也能大致猜到這一箱珠寶的價值。這一箱子珍寶中隨便拿出一件都要幾萬兩黃金,一整箱怕是要上千萬兩了!

「這些珍寶,還有那些古玩字畫,看來都是張奉先的收藏品,到了張奉先這等境界,普通物件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很多人到了一定地位,錢多得數不清的時候,就會搞搞收藏,張奉先也不例外,這裡的很多東西都是張家的前任和大前任族長留下來的,每一件都非同小可,好幾代人才累積下來這麼一箱子的東西,現在被林銘一鍋端了。

把這一箱子珠寶收到須彌戒里,林銘打開了第二個箱子。

這個箱子裡面整整齊齊的疊著一件暗金色的衣服,看起來有些像袈裟,在衣服上,有一個大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是一捆一捆的金票,粗略一數,有七八十萬兩。

金票並不多,顯然張奉先大多數的資產都存進了聯合商會的錢莊,盒子中的這些錢,只是隨身帶著以備不時之需的。

林銘收起金票,揚起這件暗金色的衣服,衣服薄如蟬翼,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只是摸上去的手感有些冰涼。

「這難道是金木神蠶的蠶絲編製而成的?」

林銘繪製第一張銘文符找天蠶絲的時候,專門進七玄武府的琴府查過資料,對天蠶、金木神蠶都了解的很清楚。

天蠶已經稀少的不得了了,當初他為了弄一小節天蠶絲,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由此可見一斑,而這金木神蠶是天蠶的異種,一千隻天蠶中才會出一隻金木神蠶,吐出來的金木神蠶蠶絲,寸絲寸金。

這一件衣服不知道要用掉多少金木神蠶的蠶絲,換算成黃金的話,價值無法估量。

「這一件寶衣雖然薄如蟬翼,但是刀槍不入,而且還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真元攻擊!張奉先有金木神蠶寶衣為什麼不隨身穿著,反而放在箱子里,難不成他身上也穿了一件?」

想到這裡林銘暗嘆可惜,當時一下子把張奉先弄成了白痴,只取了他的須彌戒,卻沒有看清他衣服裡面穿的什麼。

「這寶衣雖好,不過太惹眼,我暫時不能穿,被人發現就麻煩了,還是收起來。」林銘手一翻,將金木神蠶寶衣收入了須彌戒,接著打開了最後一口箱子。

這箱子裡面,碼放著整整齊齊的真元石,大致一數,有數千顆之多。

「數千顆真元石,而且都是純凈的上品真元石,這些真元石,恐怕是張奉先用來給七玄谷高手送禮的。一顆純凈真元石價值一千兩黃金,這一箱子又是幾百萬。正好我之前攢下來的真元石用的差不多了,有了這些,又能用個一兩年了。」

至於最後剩下來的古玩字畫,林銘完全不懂,一股腦的收進須彌戒,三箱東西,保守估計價值兩千萬黃金以上!

真元石和寶衣留著自己用,其他的東西找個合適的機會脫手,換來的大筆金子兌換真元石也好,或者是留著買材料寶器也好,足夠林銘花銷好一陣了。

洗劫了張奉先的須彌戒,林銘又拿起了歐陽荻花的。將裡面的東西一一擺出來,歐陽荻花雖然沒有張奉先這麼富裕,可是他的東西對武者來說卻更為實用。

林林總總二十多瓶丹藥,有上好的療傷葯,快速恢復真元的血精石乳,修鍊用的極品聚元丹等等。

這些丹藥,並不是有錢就能隨意買到的,很多都是大宗門的內供品,根本不會流傳到市面上來。

除此之外,還有三枚記錄功法的玉簡,其中有一枚更是稀有的人階上品功法。

最後就是一些真元石和幾件備用寶器,這些比起丹藥和功法來說,都是小頭了。

最有價值的還是歐陽荻花留下的人階上品軟甲和人階上品寶劍,可惜這兩件物品也是太招搖,既不能使用,也不能脫手。

林銘將所有的東西都收起來,心中不禁感慨,果然殺人越貨是最快的致富方式,這些東西直接讓他的財產翻了十幾倍,當然,這麼說是不算牧千雨留下的夢境之珠。

那夢境之珠到底價值多少林銘不清楚,但光憑它逆天的效果來看,絕不是世俗界的黃金白銀能買下來的。

「還有半個月的時間,我就在這裡好好修鍊一下,回去見琴府主,到時候應該沒有人會將歐陽荻花的死懷疑到我身上吧。」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