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二十四章林銘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林銘歸來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料想的不錯,隨著歐陽荻花死去,歐陽博延到來,天運城已經翻了天,然而人們已經先入為主的認為歐陽荻花是死在了先天高手的手上,林銘的嫌疑直接被排除了。

即便是知道林銘和歐陽荻花過節的碧落,也沒有懷疑到林銘的身上,碧落自問,就算是自己出手,各種幻術盡出,也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無聲無息的殺了歐陽荻花。

於是,歐陽荻花的死成了一個謎案,歐陽博延無論如何調查也查不出任何蛛絲馬跡來。

時間就這麼推移到了十天之後,七玄武府的總宗考核已經拉開帷幕……

……

天運城的大雪已經斷斷續續的下了十多天,大片大片的雪花就像是扯散了的棉絮一般,紛紛揚揚的灑落下來。

整個城市都籠罩在一片茫茫的白色中,每天早晨,都會有官府的勞役們上街掃雪,但是今天剛掃,明天又鋪下來,怎麼掃都掃不荊

在七玄武府,登記處的執事孫亮,正抱著一本傳記小說在埋頭苦讀,雖然外面天寒地凍,但是屋子裡卻燒著一銅盆的炭火,門也用掛上了棉布帘子,窗戶則糊上了厚厚的窗紙,整個屋子暖洋洋的。

在溫暖如春的屋內看著冰天雪地的外面,別有一番滋味,這種氣氛,倒是最適合看書。

而就在這時,大門被推開了,一股寒風刮進來,孫亮打了個機靈。有些不爽的抬起頭,這一看,他卻愣住了。

來人竟然林銘!

「林師弟?你回來了?」孫亮趕緊放下小說,笑臉相迎,在七玄武府,什麼人不用放在心上,什麼人要巴結著。孫亮都瞭然於心。

「嗯,我歷練結束了,差不多兩個月了吧。專門來登記處取消歷練記錄。」

「林師弟太客氣了,怎麼還用你專程來一趟,直接找人傳個話過來就行了。說起來你回來的可真準時,林師弟不知道吧,七玄谷的總宗考核已經開始了,這些天,琴府主已經開始選人了。」孫亮一邊快速的說著一連串的話,一邊熱情地把林銘迎進來,殷勤的倒了一碗熱茶。

「嗯?」林銘微微一愣,作為七玄武府的准核心弟子,自然知道這總宗考核。

七玄谷在各國設立七玄武府,一是為了更好的掌控各個國家。另一個則是為了培養高手,壯大七玄谷的實力。每隔三年,總宗便會派人下來驗收附近幾個國家的武府弟子,舉行一場會武。

會武主要的考核對象為各武府核心弟子,如果非核心弟子十分優秀。也可以參加進來。

會武當天,各國武府核心弟子云集,包括七玄谷總宗和修武家族也會派來天才弟子,一較高下。

如果能取得好成績,不但取得成績的核心弟子有獎勵,武府府主也能得到獎勵。

其中最珍貴的獎勵便是後天巔峰高手衝擊先天時需要服用的入天丹。入天丹材料難尋,七玄谷每三年煉製一爐,成品只有區區二三十顆。

即便是天賦驚人的琴子牙,加入七玄武府這麼久,也只分得了一顆入天丹而已,而且他服用這顆入天丹后,因為琴心不圓滿,未能突破先天。

這些年琴子牙進入深山幽谷苦修數年,琴心大成,迫切需要一枚入天丹來衝擊先天瓶頸。

然而入天丹只獎勵會武第一名!

想拿第一談何容易,七玄谷下轄三十六國,在三十六國之外,還有古老的修武家族和總宗的弟子。

不過,就算拿不到第一,拿一個靠前的成績,也是大增顏面的事情,而且也會在功勞簿上記下一筆,所以各國武府的府主,都非常重視這次會武。

「沒想到總宗考核這就開始了……」

林銘心中正想著,這時孫亮突然啊了一聲,「林師弟……你……你修為達到鍛骨巔峰了?」

孫亮這才注意到林銘的修為,手一抖,茶杯都差點摔在地上。他記得林銘走之前還是易筋期修為,轉眼回來就是鍛骨巔峰,這修鍊速度也太快了吧!

本來孫亮根本就不看好林銘外出歷練,在他看來,外出歷練怎麼比得過七玄武府提供的資源,可是萬萬沒有想到,林銘轉一圈回來,就提升了一個半境界!

「嗯,僥倖突破了。」林銘不願意在這個問題上多說,在琴子牙面前,他的修為也掩飾不住,不如就別暴露自己的返璞歸真隱藏修為的本事,否則反而不好解釋。

僥倖?我怎麼沒有這種僥倖?

孫亮聽林銘一口隨意的語氣,有一頭撞死的衝動,從易筋期到鍛骨期,一個僥倖就在兩個月的時間內狂飆了一個半境界,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對了,當初七玄令傳下來的時候,是說林師弟只要在十六歲的時候達到易筋巔峰就能成為核心弟子吧?現在林師弟不是已經是核心弟子了?」孫亮突然想到前些日子傳的沸沸揚揚的七玄令,頓時兩眼放光。

「嗯,應該是吧。」

孫亮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雖然早就知道林銘成為核心弟子是遲早的事情,可是真的到了林銘成為核心弟子的這一天,孫亮還是覺得有點夢幻,如此年輕就有這等成績可不得了,以前說林銘將來會成為七玄使聽上去就很誇張了,現在看來,恐怕還不止!

要是突破先天,成為了七玄谷長老的話……

孫亮深吸了一口氣,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對林銘愈發的恭敬,雙手把茶杯遞到林銘的手中,恭維道:「林師弟修為突飛猛進,這次在總宗會武中說不定能進前五十呢。」

孫亮說出前五十的名次倒不是小瞧林銘,主要是參加總宗會武的弟子很多都是十九、二十歲的,修為凝脈期以上,林銘十五歲的年齡太吃虧了。

而且參加總宗會武的人太多了,七玄谷下轄三十六國,十幾個古老的修武家族,再加上總宗的新秀弟子,足有五六百人,想在這麼多人中脫穎而出可不容易。

林銘笑笑,也沒否認什麼,他抿了一口熱茶,說道:「你剛才說琴府主開始選人了,都選了誰?」

孫亮道:「兩天前,琴府主、孫府主兩人已經召集一干核心弟子進行大比,現在大比已經進行了一多半,已經有三個人確定下來能參加考核,剩下的兩個人選還要看後續比賽的結果。」

「哦?是哪三個人?」

「已經確定下來的三個人分別是秦杏軒、周玉、梁龍。其餘未定的兩個人,在凌森、拓苦、趙繼峰、江彬中眩」

「嗯?凌森沒有被第一批定下來么?」林銘有些詫異,凌森雖然不是核心弟子,但是他的實力已經趕超了凝脈期武者,就連秦杏軒也未必是凌森的對手,怎麼會還沒定下來?

孫亮道:「琴府主首先在五個核心弟子里選的,然後才算上凌森和拓苦。」

原來如此,林銘心中清楚,七玄谷的總宗考核主要針對核心弟子,一般不會讓非核心弟子參加,大概是這五個核心弟子不能讓琴子牙滿意,所以才拉來了凌森和拓苦。

孫亮又道:「林師弟既然回來了,就趕緊去見琴府主吧,他就在武府的宣武殿里。」

「我知道了。」林銘點了點頭,便出了門,大步向宣武殿走去,這次七玄谷總宗考核他自然不想錯過,考核的很多獎勵,他也非常心動……三年一次的總宗會武對各國七玄武府的府主來說算是一件大事了,琴子牙當然也十分重視,他提攜林銘就是存了讓林銘在總宗會武上取得亮眼成績的心思,當然,這一屆他沒抱什麼希望,林銘還太年輕了,修為也只有易筋期,天賦再逆天也不可能是那些凝脈期天才的對手。

參加總宗會武的武者年齡上限是二十二歲,也就說林銘還能參加兩屆,琴子牙相信,以林銘的天賦,等到他二十二歲的時候,必然會在會武大賽上大放異彩。

可是琴子牙的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林銘便失蹤了……

琴子牙懷疑過歐陽荻花,但卻沒有證據,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回來才過了半個月,歐陽荻花也死了,而且死的很離奇,居然在聯合商會總部死掉了,他身邊幾個貼身侍衛都沒有發覺任何異樣。

歐陽荻花一死,歐陽博延就趕到了天運城,現在整個天運城雞飛狗跳,琴子牙苦不堪言。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總宗考核就要開始了,天運國作為一個二級國家,可以派出五名參賽者。

七玄武府的核心弟子正好一共五個人。

不過這五人的實力,琴子牙卻並不滿意,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秦杏軒,可是秦杏軒也是年紀太小了,怕是進不了前二百。

所以他只能讓凌森、拓苦也參與進來,其實不到不得已琴子牙不想這麼做,因為這樣一來其他國家會笑他天運國七玄武府無人,竟然要外門弟子來參加總宗會武充門面。

琴子牙雖然生性淡泊,但並不代表他什麼都不在乎,既然成為一府之主,那麼就要承擔起府主的責任,他可不願意看到自己的武府被人恥笑。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