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二十五章預選賽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預選賽開始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嘆了一口氣,琴子牙說道:「這次我們真的是青黃不接了,上次拿到前百名的穆銀卓已經年滿二十二歲,被招進總宗了,秦杏軒年紀尚小,也不會取得太好的成績,只能靠凌森撐場面了……」

「嗯,可惜了,如果林銘在的話就好很多了,他的現在的實力,想必也超過拓苦了。」回琴子牙話的老者身穿一身青衫,一頭白髮綰成了一個髮髻,一副道士模樣,他便是七玄武府的兩個副府主之一孫有道。

孫有道四十五歲踏入後天,如今已經在後天境界足足滯留了七十年,雖然修為早就達到了後天巔峰,但孫有道卻知道,以他的天資,總宗無論如何也不會賜他一枚入天丹,其實就算是真給了也是浪費,一枚入天丹根本不夠他踏足先天。

因為知道自己這一輩子也就是這個樣子了,所以孫有道心態很好,安安穩穩的做他的副府主,從不搞什麼爭鬥,與琴子牙也一直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琴子牙點點頭,說道:「只能這樣了,可惜了,林銘在這個時候失蹤。」

「如果真的是外出歷練還好,就怕……」孫有道說到這裡沒有繼續說下去,林銘在這個時候外出歷練實在說不通,且不說他樹敵不少,就算他沒有敵人,外出歷練的效果也未必比得上在七玄武府利用七大修鍊殺陣修鍊來的快。

琴子牙沉默不語。

孫有道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林銘確實是一個好苗子,如果讓他成長下去,這一次總宗會武他可能取得不了太好的成績,可是下一次,下下次,他未必不能衝擊前十。甚至有希望問鼎1

孫有道話音剛落,房間中呼的燒起一團傳音符的火焰,琴子牙聽到傳音符中的信息,霍地一下站了起來。

「怎麼了?」孫有道很少看到琴子牙如此失態。

「武府登記處傳來的消息,林銘回來了。」

「嗯?」孫有道愣住了,「這小子,不會真的出去歷練了吧?」

孫有道剛說完,在宣武殿之外就響起了林銘的聲音:「弟子林銘,求見琴府主。」

「進來1

殿門被推開,林銘上前躬身行了一禮。「琴府主、孫府主。」

這青衫老者林銘也認識,幾個月前,就是他把重玄軟銀槍交給了自己。

琴子牙上下打量著林銘。面色連變了幾變,饒是琴子牙素來鎮定,這一回也是驚得失去了常態,「林銘,你達到鍛骨巔峰了!?」

「是的。前些日子遇到一番機緣,僥倖突破。」

林銘說得輕描淡寫,琴子牙心中卻是心潮起伏,武者的機緣,多半伴隨著危險,有多大機緣。便會有多大的危險,林銘這兩個月在外面經歷了些什麼?每個武者都有自己的秘密,琴子牙也沒有追問。

青衫老者也是驚得鬍子直跳。當初林銘易筋期就能擊敗鍛骨期的歐陽荻花,現在鍛骨巔峰,這還了得!這次總宗大賽恐怕要進前五十,搞不好進前三十!

琴子牙問道:「林銘,你這兩個月。是真的外出歷練了?」

林銘點頭,歐陽荻花的事情他自然絕口不提。

琴子牙沉吟了一會兒。沒有再追問下去,他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林銘突然外出歷練,還有歐陽荻花的死……如果不是林銘的修為擺在這裡,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殺掉歐陽荻花,琴子牙定然會懷疑這兩者有什麼聯繫了。

「可能是我多想了。」既然林銘這麼回答,琴子牙沒有繼續追問,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林銘的實力。

「林銘,按照當初七玄令規定的考核內容,你已經成為我七玄武府的核心弟子,這次總宗會武,你可知道?」

林銘點頭道:「弟子知道。」

「好,總宗會武還差兩個名額,本來預定在凌森、拓苦、趙繼峰、江彬中選,現在加上你,五選二!你今晚休息一下,明天一早,預選比武就開始。正好你跟凌森和拓苦都有一場決鬥,就一起比了吧,你若是贏了,當時許諾了碧靈丹和凈體靈液也會給你,順帶一提,凌森半月之前也突破鍛骨期,你有個心理準備。」

雖然已經認定林銘必定會佔一個名額,但琴子牙還是要他參加比斗,一來服眾,二來他想知道林銘究竟有多強。

「哦,我知道了。」林銘倒沒有意外,凌森在易筋巔峰停留的時間已經很久了,也該突破了。

與凌森的交手林銘期待已久,本來凌森一直是林銘奮起追趕的目標,沒想到現在,一下子就這麼超越了過去……林銘回歸的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般很快就傳遍了天運城。

不過多數人不覺得有什麼意外,他們只當林銘是真的出去歷練了,只有少數人才感覺出此事的不同尋常。

當然最震驚的就是碧落了,林銘竟然活著回來了!

「這個小畜生,還真是命大1碧落面沉如水,因為先入為主地以為歐陽荻花死於先天高手之手,所以他倒沒有懷疑林銘。

「他會不會知道害他的人除了歐陽荻花外,還有我?」碧落心中不安,林銘的成長速度實在太快,足以在幾年之後威脅到他。

碧落也想過把歐陽荻花聯合自己害林銘的事情告訴歐陽博延,但是又怕盛怒中的歐陽博延遷怒到自己身上,所以現在的碧落可謂左右為難,如坐針氈。

……

總宗會武的預選賽是七玄武府三年一度的盛事,預選賽對外公開,只要有貴族身份或者是七玄武府的弟子,都可以進入觀看。

之前的第一輪核心弟子預選的時候,因為天氣惡劣,觀眾還是比往常年少了一些,可是這一次不同的,整個賽場坐的滿滿的,他們十個人中有九個是聽說林銘回歸,來看林銘和凌森的決戰的。

在天運國,名聲最響的年輕高手就是凌森和林銘,至於周玉、梁龍那些武府核心弟子,反而沒多少人知道,這些人都出自天運國邊界的四大修武家族,並不是天運國人,實力強也好弱也好關他們鳥事。

天空中還飄著雪,但是已經小了很多,整個七玄武府演武場的積雪被掃的乾乾淨淨,周圍搭起了遮雪棚。

有一定修為的武者根本就不懼寒風,而至於那些身體羸弱的貴族,則穿著暖和的貂皮錦衣,一旁還擺著熱茶,燒著炭火,也絲毫不覺得寒冷。

早早的通過了預選賽的梁龍、周玉也坐在觀眾席上,等著這場比賽的開始。

「你說凌森勝,還是林銘勝?」梁龍一邊吃著松子,一邊隨口問道。在他看來,這場預選賽重頭戲就是凌森和林銘的對決,至於趙繼峰、江彬、拓苦等人,還是稍差一些。

周玉笑道:「這個可不好說,凌森易筋巔峰就能比得上凝脈期武者,林銘易筋初期就能比得上張冠玉,現在兩人的實力都提高了,是一場龍爭虎鬥。」

林銘達到鍛骨期的消息還沒有傳開,但是周玉已經提前知道了,林銘已經正式成為了核心弟子的一員。

「這江彬和趙繼峰實力確實差了些,我倒是想上場試試這林銘的本事。」梁龍自信的笑了笑,他並不認為自己的實力比凌森和林銘差。

「嗯?府主他們到了。」梁龍放下了松子,在演武場的入口,一排人魚貫而出,走在最前面身穿一身白衣的人便是琴子牙,雪花飄落下來,接近他身體的時候便自然飛開,沒有一片雪落在他身上。

在琴子牙身後,跟著孫府主和武府一干長老,在最後面則是林銘、凌森等五個參賽者。

看到林銘出現,整個賽場的氣氛頓時高漲,這幾個月下來,林銘幾次創造奇,積累下來的人氣甚至超過了秦杏軒,尤其對平民武者和女粉絲來說,林銘是絕對的偶像了,很多貴族少女不顧矜持地對著林銘揮動著手中的絲絹,這次林銘沉寂了兩個月後重新出現,引起了粉絲的無限期待。

隨著比賽時間的臨近越來越多人物登場,連最近足不出戶的白靜雲也到了,這倒是引起的慕容紫的驚奇,「靜雲姐,你終於也出來了呀,再在屋裡多呆幾日,你都要生霉了呢?」

白靜雲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她不經意的掃了一眼全場,目光在林銘身上短暫的停留,便移開了。

白靜雲自然知道林銘和歐陽荻花的讎隙,但理智告訴她,歐陽荻花的死是先天高手所為,與林銘無關,可是不知為何,她又總是不自覺地將二者聯繫到一起。

「靜雲姐,你在找誰呢?」慕容紫在一旁笑著問道。

「只是隨便看看,沒什麼。」白靜雲搖了搖頭,淡然的笑了笑,只是她的心情卻並不平靜。

距離預選賽開始只剩下了一刻鐘的時間,這時候太子楊林也到場了,今天的楊林穿了一身虎皮麒麟袍,腳蹬踏雪靴,跨騎雪龍馬,可謂是意氣風發。

太子駕到卻並沒有通傳,因為今天在場人中重要人物太多,各大世家的重要人物,王公貴族,侯爵伯爵,甚至十大將軍也來了兩個。

這等場面,他一個皇子,還是不好高調。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