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二十七章凌森的強大實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凌森的強大實力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梁龍這下閉上了嘴,松子兒也嗑不下去了,想起剛才自己的一番言論,他只覺得臉上發燒,還說他也想上場試試林銘的本事,現在看看,恐怕真上場後跟江彬的下場也差不多吧,梁龍確實比江彬強,但也沒強多少。

這真的是鍛骨巔峰武者么?起碼有凝脈中期武者的實力吧。

梁龍吞了一口口水,忍不住看了一眼旁邊的周玉,卻見周玉面沉如水,目光陰沉,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琴子牙在主座上看的微微點頭,臉上的笑容掩飾不住,這次林銘外出歷練,實力提高的太大了,如果是兩個月前,林銘只有易筋期的時候,絕不是江彬的對手。

「嘿嘿,這小子說不定還有底牌呢,真是期待。」孫有道在一旁摸著鬍子,臉上也滿是笑容,到了他這等年齡和修為,自己突破無望,那麼能帶出出色的學生,就是孫有道最大的欣慰了。

「林銘勝1

比賽的裁判長老也是愣了一會兒,才宣布比賽結果,作為七玄武府內府的長老,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江彬的實力,雖然修為是鍛骨巔峰,但是他完全可以跟最弱的凝脈期武者交手而不落下風。

現在卻被林銘一招擊敗,這豈不是意味著林銘最少能秒殺最弱的凝脈期武者?鍛骨巔峰秒殺凝脈期,這什麼概念?

那等他到了凝脈期之後,是不是能秒殺自己?

深深地看了林銘一眼,裁判宣佈道:「第二場,凌森對趙繼峰1

第二場比賽即將開始,江彬已經被打入敗者組了,不過看他的情況,進了敗者組也是白搭。他不可能進入前兩名了。

「該你上場了。」拓苦嘆了一口氣,拍了拍凌森的肩膀,「看來這次總宗會武我是沒希望去了,我是肯定打不過你,現在看看林銘,我還是望塵莫及,哎,我畢業后就準備參軍去了。」

拓苦雖然搖頭嘆氣的,但是臉上還有笑容,倒並不是特別沮喪。其實早在林銘回歸,拓苦知道林銘的修為達到鍛骨巔峰的時候,他就預感到自己不會是林銘的對手了。只是沒想到差距這麼大。

「嗯,我畢業后也會參軍,還是那裡適合我。」凌森默默的抽出自己的重劍,他沒有須彌戒,重劍一直背在背上。他用這種方式不斷的磨練自己與劍的契合度,最終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

「老凌,對付林銘只能看你了,我覺得你還有的打。」拓苦遠遠地看了林銘一眼,對凌森說道。

凌森沉默不語,如果說剛才林銘的真正實力。他確實可以打上一番,甚至可能獲勝,可是這會是林銘的真正實力么?

恐怕他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底牌沒有使用。

深不可測!

這是凌森此時心中對林銘的感覺。

凌森上場后。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觀眾的關注,這可是七玄武府天之府的大師兄,幾年來,他穩坐這個位置,無論張冠玉還是拓苦。都遠遠不是他的對手,可是凌森究竟有多強。人們卻並不清楚,只是傳聞他以易筋巔峰的實力就可以勝過最弱的凝脈期武者。

現在凌森突破鍛骨期,實力會達到何種高度?

人們心中都充滿了期待,包括林銘也是格外關注,凌森的修為雖然進展慢,但卻一步一個腳印,厚積薄發。

凌森的修羅武意對修鍊沒什麼貢獻,但是在鍛煉武者的戰鬥力方面,卻能發揮到極致效果。

這一點是空靈武意萬萬不及的。

「凌森。」

在演武場上,凌森默默的看著對手,報出了自己的名字,聲音中帶著一股冰冷的殺氣,這是他在修羅武意中經歷無數殺戮練就出來的。

「趙氏家族,趙繼峰1趙繼峰自報家門的聲音有些小,在同伴被完虐之後,趙繼峰也失去了剛才的底氣,對上凌森他完全沒把握了。

「媽的,那林銘就是個變態,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這場對凌森我不能再輸了,要是輸了的話,總宗會武就沒戲了。」趙繼峰心裡嘀咕著,手中的厚背刀握得更緊了幾分。

他雖然不指望在總宗會武中取得什麼成績,但是周家的周玉和梁家的梁龍都參加了會武,他被刷下來,那就是家族的恥辱了,以後他在家族都抬不起頭來。

想到這裡,趙繼峰一咬牙,拼了!

裁判走上台來,大聲宣佈道:「規則我就不重複了,比賽現在開始1

話音剛落,趙繼峰一步衝出,手中厚背刀閃爍出漆黑如墨的光芒,刀身一拖,這道光芒竟然被拖到了十幾丈長,刀光呈弧形,遠遠看去,宛如一個巨大的黑色月亮突然降臨人間一樣。

「落月斬1

趙繼峰暴喝一聲,雙手緊握厚背刀,對準凌森狠狠的斬了下來!這一刀,遮住了陽光,彷彿夜幕落下!

凌森目光一凝,揮出手中的重劍,他的劍揮的很慢,而且還是后出,眼看根本追不上趙繼峰的落月斬,但是就在刀劍相交的那一瞬間,讓人費解的一幕發生了。

趙繼峰的身體突然頓了那麼一下,而凌森的劍卻揮到了趙繼峰的眼前。

「呯1

清脆無比的聲音響起,趙繼峰的半月斬彷彿一塊被錐子砸中的巨大玻璃,碎成了無數黑色小碎片!

趙繼峰身體一震,如麻袋一般從半空中跌落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他沒被凌森的劍氣砍中,也沒受什麼皮肉傷,更不見吐血,但一跤摔在地上卻似乎起不來了。

凌森把重劍插回了背上,轉身就走,看都沒看趙繼峰一眼。

全場觀眾都有些傻眼了,凌森的劍芒明明沒有落在趙繼峰身上,怎麼會把他打的倒地不起?

梁龍、周玉等人都是沒看懂,林銘微微皺眉,他靈魂力強大,感知敏銳度遠勝於常人,剛才他隱隱地感覺到,凌森似乎放出了實質化了的殺氣突入趙繼峰的體內,將他打成了內傷!

「第二場,凌森勝1

裁判用感知探查了一下趙繼峰的情況,並無大礙,便找了幾個人把趙繼峰抬了下去。

隨著裁判的宣布,全場嘩然,這……這就勝利了?一招搞定,碰都沒碰到趙繼峰,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著周圍觀眾興奮的議論,梁龍和周玉的面子都有些掛不住了。他們現在反而慶幸沒幾個人認識他們,自然也不知道他們修武家族核心弟子的身份,否則真的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一連兩場,兩個四大家族的子弟全部被淘汰,而且還是在一招之下秒敗!

林銘厲害也就罷了,凌森怎麼也這麼變態!?梁龍和周玉兩人的實力不見得比趙繼峰和江彬強多少,也就說無論林銘還是凌森,都能瞬間搞定他們。

……

「這凌森可真是給了我一個驚喜。」琴子牙看著凌森的背影,暗暗心驚,他本來以為,凌森不會是林銘的對手,可是現在看來,兩個人有的一戰了!

「應該是殺戮之氣!凌森無情無欲,心中只有殺戮,這是他武道之心的心魔,但也是最好的武器,殺氣凝化成實質,以至於可以直接攻擊了,之前趙繼峰之所以行動頓了一下,就是被凌森的殺氣所逼,實力發揮不出來了。」

孫有道活了一百多歲,雖然自身實力不算頂尖,但是經驗十分豐富,一眼就看出來凌森的攻擊方法。

琴子牙道:「不但如此,凌森把這殺氣凝聚在四周,形成了一種類似領域的殺氣守護,如果實力不足,連他的殺氣守護都攻不破!能自創這種招式,這凌森悟性了得!怪不得他實力增長這麼快!我這幾年沒有關注凌森,沒想到,他的實力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了1

「嘿嘿,這下有得看了,我本以為林銘戰凌森會是一面倒的戰鬥,這一會倒是有懸念了,你說他們誰能贏?」

琴子牙搖搖頭,「不知道,剛才一戰,凌森和林銘都沒盡全力,就看誰隱藏的實力多,誰的底牌厲害了,這次去總宗,我準備破格向總宗申請讓凌森成為核心弟子,唉,可惜了凌森,什麼都好,就是修武天賦一般,修為進展太慢了……」

凌森如今已經二十一歲,僅僅鍛骨期,到凝脈期至少要二十四五,後天就要三十多歲了,等到後天巔峰恐怕要四五十歲,這時候才衝擊先天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候。

隨著凌森一戰的結束,預選賽進入第二輪。

林銘即將與凌森、拓苦碰撞,全場的觀眾想起剛才凌森的壓倒性勝利,無不激動無比。

天運國再添一個絕頂高手,而且最讓人激動的是,接下來將會是凌森和林銘的對決!

這是一場龍爭虎鬥!想想就讓人熱血沸騰!

即便是在場的兩個將軍也是激動的不得了,到了他們這個位置,又經歷了無數生死廝殺,風風雨雨,已經很少有什麼事情能引起他們的激動了。

而這一刻,他們卻找到了當初年少時才有的激情。兩個頂級天才的碰撞,究竟誰勝誰負?

鎮國元帥秦霄也是越看林銘越喜歡,要不是孫女之前已經說過,在先天之前,決不考慮婚嫁的事情,他都想著能不能把林銘招進來做孫女婿。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