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二十八章戰拓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戰拓苦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第二輪比賽馬上開始,你們兩個需要休息么?」裁判長老象徵性地問了問林銘和凌森,其實在他看來,兩人根本就沒出什麼力氣,八成是用不著休息了。

果然,凌森和林銘一起搖頭。

「嗯,那就開始第二輪吧。」裁判長老拿過抽籤箱,這抽籤箱里其實只有兩個簽,一個是戰,一個是輪空,拓苦已經輪空過,默認為戰,抽籤由凌森和林銘來。

這時候拓苦說道:「不用抽了,就剩三個人了,我誰也打不過,不過我還是想跟林銘打一場,這是之前已經預定好的對決,」拓苦說著看向林銘,「怎麼樣林師弟,我們上場,如何?你的碧靈丹可是要打敗了我才能拿呢1

林銘哈哈一笑,道:「有何不可?」

「痛快,那就來吧1拓苦說著跳上了演武場,同時抽出自己的八尺棍,紫烏彈鐵打造的棍砂粗細,兩邊都匝著金箍,這金箍可以防止敵人的兵器滑進來,傷到手指。

林銘一看,沉吟了一下,抽出了須彌戒中的貫虹槍,自從有了重玄軟銀槍后,貫虹槍他已經很久不用了,這次抽出來是不想在兵器上占拓苦的便宜。

棍槍的寶器太難尋,尤其在還要保證彈性的情況下,拓苦這麼多年來,一直用的紫烏彈鐵棍。

拓苦看到林銘換槍,哈哈笑道:「林師弟,不必在兵器上讓著我,說實話。今天我上台來就沒準備跟你跟你比武。」

「嗯?」林銘一怔,「不比武比什麼?」

拓苦嘿嘿一笑,說道:「比力氣1

他聲音洪亮,這一句話說出來,全場都聽得清清楚楚,慕容紫聽了哭笑不得,不比武比力氣。這不是明擺著林銘吃虧么。拓苦天生神力,修鍊的也是淬鍊**的力量型功法,他一直是七玄武府力量最強的弟子。

而林銘雖然力氣也不校但怎麼比得過拓苦,她不禁對白靜雲說道:「拓苦這隻大猩猩,平時看著挺老實的。沒想到這麼奸詐,林銘雖然是牲口,但牲口跟猩猩比力氣肯定是比不過的……」

白靜雲沒好氣地白了慕容紫一眼,笑道:「拓苦既然這麼說,那肯定已經放棄這場比武了,只是想跟林銘在**力量上較量一場罷了。」

果然如白靜雲所說,拓苦道:「林師弟,論實力,我比你差太多了,所以這場比武我提前認輸。」

「我速度不行。攻擊力不行,修為不行,然而唯獨**力量是我最拿得出手的東西,我知道林師弟你也擅長這個,當初你進七玄武府的時候就被認為是天生神力。後來你的戰鬥方式也大多是硬碰硬。我當時就想著,等你什麼時候到了與我一樣的修為,我們兩個認真的較量一下**力量,看看到底誰是七玄武府的力量第一!如何?」

拓苦說著,隨意的彎折了幾下手中的八尺棍,雞蛋粗細的紫烏彈鐵棒在他手中竟然如一根藤條一樣。隨意變形著。

林銘看到這一幕,大笑道:「好,那我們就比力氣!不過我不佔你便宜,我們這場比武就看誰的力氣大,誰就算贏1

拓苦一怔,旋即道:「這就不必了,我還期待著你跟凌森的決戰呢,要是我跟他打,那就沒意思了,我不知被他虐了多少回了,我可不想在大庭廣眾下又被他虐一次。」

拓苦說著哈哈大笑起來,林銘也笑了,道:「你這麼說,是覺得比力氣我肯定輸給你?」

「我可沒說你會輸,不過……」拓苦說到這裡狡黠一笑,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不過是我贏的可能性比較大。」

「哈哈,多說無益,那我們就比比看1林銘說著,一抖手中的貫虹槍,八尺貫虹槍,如同彈簧一般劇烈地震顫起來。

「好」拓苦大喝一聲,隨著嗤啦的破帛聲,他上身的衣衫直接被震成了碎片四散飛射出來,露出一身如花崗岩一般結實的肌肉。

拓苦身高將近九尺,站在人前陽光都能遮住,如鐵塔一般,一般天運國男子身長七尺便可自稱堂堂七尺男兒,算是身高不錯了,可是這樣的人站在拓苦面前,只是勉強夠到肩膀而已。

隨著拓苦發力,他的渾身肌肉發出的爆響聲,水缸粗細的胸圍,水桶粗細的大腿,皮膚的青筋如同蚯蚓一般蜿蜒扭曲,如此誇張的體型,看得在場觀眾一陣陣驚呼,這簡直就是一頭熊!

「來1

拓苦一腳側踏,扎了一個馬步,只聽得轟隆一聲,他這一腳直接踩得地磚爆碎。

林銘不禁嘖嘖稱嘆,這演武場的地磚可是經過特殊加工,堅硬無比,卻被拓苦隨意的一踏,只憑**力量就踩碎了,果真是天生神力!

他也一把脫去了上衣,露出了一身勻稱結實的肌肉,相比拓苦花崗岩般粗糙結實的肌膚,林銘的身體倒顯得有些細嫩了。

練武四年,風吹日晒雨淋再加上無數次的打樁、解骨,林銘身上、手上也留下了不少糙皮,不過在吸收了大量的氣血之力,又經過幾次洗筋伐髓后,這些糙皮卻慢慢地剝落了,現在的林銘,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沒怎麼干過活兒的富家少爺。

林銘馬上十六歲,身高已經長起來了,臉上的稚氣逐漸消失,再加上這一身勻稱的肌肉,很容易讓人忽略了他的年齡,而且林銘本來相貌雖不說丰神如玉,但也卓爾不群,看得在場一些女孩子忍不住發出尖叫。

「一群花痴1慕容紫不屑的撇撇嘴,在她看來當林銘的粉絲根本就是虧本買賣,因為他不可能娶在場的這些女孩子,明知道連當小妾都沒希望還倒貼上去,不是花痴是什麼?

白靜雲笑而不語,不過她也認同慕容紫的觀點,天運國是不可能留下林銘的,他終究要離開這裡。

場上的林銘和拓苦,身材完全不成比例,這讓在場不少人不禁擔心,林銘能在力量上勝過眼前的大熊么?

林銘右手持槍,小臂依託著槍桿,手肘壓著槍尾,貫虹槍橫伸出去,擺了鐵橋攔江的起手式。

「小心了1拓苦雙腳猛地一踏地面,直接踩的岩石爆碎,他的身體則如同一輛戰車一般沖了上來。

「喝1雙手握緊紫烏彈鐵棍,對準林銘猛然砸了下去。

林銘紮下馬步,橫舉貫虹槍,毫無花哨的迎接了拓苦這一砸!

「轟1

巨大的衝擊力讓林銘雙腳直接踏碎地面,陷進了地磚里,兩人都沒有用任何武技功法,完全憑藉**力量搏殺!

「吱嘎吱嘎——」

鐵棍和貫虹槍發出金屬擠壓變形的聲音,槍桿和棍桿都已經彎成了一張弓,彷彿不堪重負,快要被拉斷似的。

強大的力量對撞,讓兩人腳下的地面產生了蛛網一般的裂紋,觀眾席上觀眾看得無不心驚肉跳,這還是人的力量么。

林銘感受著手中貫虹槍的情況,卻是不忍用力,他清楚,如果他的全部力量爆發出來,必然會對貫虹槍造成永久性的損傷,這把槍跟了他這麼久,實在不忍心就這麼折了它。

「換個方式吧,這麼比我們的兵器都受不了。」在這樣激烈的比拼中,林銘尚能平靜的說話,顯然還有留手。

「正合我意,你說怎麼比?」

「不用兵器,直接角力吧。」

拓苦想了想,瓮聲瓮氣地道:「我個頭比你大,如果直接角力,你不佔便宜,不如我們用測力石碑,最直接1

「測力石碑?可以1拓苦說起測力石碑,林銘也想知道自己**力量的極限是多少,他不知多久沒用過測力石碑了。

一場比武,離奇的轉變為用測力石碑來比試,在場的觀眾無不翹首以待,他們也好奇,這兩人的力量極限到底是多少。

「裁判長老,能給我們準備測力石碑嗎?」

林銘開口問道。

「當然可以了。」七玄武府的測力室就在不遠處,裁判長老一聲吩咐,兩個武者就跑過去搬了。

「嘿嘿,測力石碑,我記得拓苦這小子一年前就能打出八千斤的成績,那時候他才初入鍛骨期,修為不穩,真元鍛骨剛剛開始而已,現在他已經是鍛骨中期了,真元鍛骨大成,這一次恐怕要打出九千斤往上了,九千斤啊,嘖嘖,就算是凝脈巔峰的武者,**力量也不過八千斤而已,林銘這小子,這次是掉進拓苦挖好的坑裡了。」孫有道笑著摸著鬍子。

**力量提升不易,從初入鍛骨期到鍛骨中期,真元力會提升數倍,可是**力量的增長就少多了。所以天生神力的優勢,越到後面越不明顯。

琴子牙也笑而不語,對拓苦來說,實力上的輸贏已經不重要,他要的只是七玄武府**力量第一的名號。

他要爭口氣。

「林銘的力氣也不小,他能打出多少,我也很期待。」

測力石碑很快就搬到場了,用束縛陣法固定在擂台上,黑色的測力石碑靜靜的佇立在場中央,石碑中的晶石柱高一丈二尺,一尺代表一千斤。

拓苦笑著走上台,「林師弟,那我先來了。」

「好,你先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