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二十九章萬斤巨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萬斤巨力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隨著拓苦的上場,原本喧鬧的演武場頓時安靜了下來,拓苦走到測力石碑之前,右手握著紫烏彈鐵棍猛地向下一頓,只聽轟的一聲,鐵棍直接破開地磚,插在了地面上。

拓苦揉捏著拳頭,骨節發出里啪啦如同小雷霆般的響聲。

右腿橫陳,緩緩紮下一個馬步,拓苦深吸幾口氣,讓氣息達到完全平穩的狀態,這一刻,他就像一頭養精蓄銳的雄獅,醞釀著他的致命一擊。

所有觀眾,包括幾大將軍,還有梁龍、周玉等人,都屏息等待著拓苦的出手。

「咯吱1

隨著骨節的再次爆響,拓苦握緊了右拳,抬到與拳靶平齊,而後慢慢的拉了回來。

「喝1

拓苦猛然一聲暴喝,以腿帶腰,一腰帶背,右拳如同隕石一般砸出,只聽轟隆一聲巨響,整個測力石碑都被打的震顫起來,彷彿要爆碎似的,晶石柱的光芒如同噴泉一般衝起,一直衝到了比拓苦身高還高的位置。

九尺五寸,九千五百斤!

全場一片嘩然,這個成績已經超出了練體期武者的極限,即便是凝脈巔峰武者,也不過打出八千斤的成績而已。

包括後天武者,也難以超過九千斤,因為武者越到後期,越倚仗真元,而**的力量增長有一個極限,接近這極限之後便難以再增加了。

甚至琴子牙的力量,都未必會被拓苦強。

人們不禁看向林銘,林銘確實一度以力量強而著稱,可是九千五百斤,簡直如同一座大山一樣,想超越太難了!

「林師弟,該你了。」拓苦揉了揉拳頭。對這個成績他非常滿意,之前他自己試驗的時候,最好成績也就是九千五百斤而已。

林銘走上場,一隻手扶住石碑搖了搖,檢測了一下束縛法陣的強度,感覺還可以,應該承受的住自己的力量。

人們無不屏住呼吸,等待著林銘的攻擊,看看他到底能打出多少的成績。

林銘放鬆心神,身體如同一張弓一樣鬆弛了下來。《混沌罡斗經》本來就是一本練體功法,修鍊它,真元凝厚。力量強大,對《混沌罡斗經》來說,人體不存在極限,凝脈之後是淬髓,淬髓之後則開啟八門遁甲。道宮九星,到時人體便對應天地,僅憑**力量,就能開山裂地,破天摘星。

當然,林銘距離這等境界還遠。不過他這幾個月吸收了大量的氣血之力,再加上在生死試煉中煉體,他體內的氣血已經如同滾滾狼煙。裊裊不絕,體內隨時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不發泄出來,反而不爽快。

深吸一口氣,重心壓到腿上。脊柱彎起,如同蓄滿了力的弓。暴喝一聲,林銘猛地躍出一步,身體如獅子搏兔一般前沖,拳頭彷彿出海的蛟龍,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猛烈地撞擊在拳靶之上。

「轟1

萬斤巨力爆發,拳靶在巨大的撞擊力下產生了裂紋,黑色石碑劇烈震動,水晶柱瞬間衝到了一丈二尺,而這裡卻是測力石碑量程的極限!

「呯1

隨著一聲彷彿玻璃破碎的輕響,水晶柱爆開了,無數的真元石粉末如同漫天星星一般飄灑下來!

這一瞬間,全場觀眾都傻眼了。

「打碎了晶石柱?」

「這晶石柱能測到一萬兩千斤的力量,竟然被打碎了?」

琴子牙也驚訝得不得了,一直說林銘是天生神力,但到底神力到什麼程度,卻沒有人清楚,打碎一萬兩千斤的晶石柱,這力量至少也得一萬三千斤往上吧!

僅憑**力量達到一萬三千斤,別說在天運國,即便整個天衍大陸也少見!因為武者到先天之後,力量基本就不再增加了。

即便是拿一個先天至極的高手,力量也不會超過一萬斤。

「嘖嘖嘖,牲口就是牲口,果然不能用人的眼光來看,不知道他吃什麼草料長大的。」

慕容紫倒是適應能力很強,只是讚歎了一下之後,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不管在林銘身上發生什麼事情她都不會太過驚訝,如果有一天,林銘不再弄出些違背常理的事情,反而慕容紫會驚訝吧。

不過,此時,在慕容紫身邊的白靜雲,卻望著場中央的黑色石碑愣愣的出神,其實一萬兩千斤到一萬三千斤的力量並不能代表戰鬥力有多強,只是能說明林銘體質特殊,天生神力,或者是吃了什麼增強力量的天材地寶,可是白靜雲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林銘一定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底牌!他的實力絕對不止展露出來的這麼多。

可是理智告訴她,就算林銘能夠秒殺凝脈巔峰高手,也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殺掉歐陽荻花,不過,林銘本身就是違背常理的存在,他做出來的事情,有哪一樣能以常理來預測呢?

拓苦看著滿地灑落的真元石粉,還有那被砸出了裂紋的黑色測力石碑,輕吐一口氣,笑著搖頭,「認輸,心服口服!我就算到凝脈巔峰,能打出一萬兩千斤的力量也是頂天了,根本打不碎晶石柱,林師弟的體質,讓我無話可說1

測力石碑一丈二尺的高度自然不是隨隨便便做出來,一萬兩千斤可以說是人體力量的極限了。

林銘道:「其實拓苦師兄不必一昧地追求力量,可以考慮在其他地方下些功夫,力量終究是有極限的。」

對天衍大陸的武者來說,如果不懂得開啟八門遁甲和道宮九星的話,那麼一昧練力就沒有任何前途了,煉體期還有些用處,可是真正進入後天期之後,尚不足萬斤的**力量更是無足輕重。

拓苦嘆道:「這我也知道,不過力量是我的長處,其他方面,我不擅長,先突破凝脈期再說,至於其他的,等日後才考慮吧。」

拓苦已經二十一歲了,估計要二十三四才能突破凝脈期,這個年齡,對大宗門來說基本失去了培養的價值,可是如果放棄宗門轉而參軍的話,拓苦必定會成為一個大殺四方的猛將。

想象一下他在戰場上,一棍將敵方將領連人帶馬的挑飛,那種場面帶來的士氣增長,可是專修真元的武者無論如何也達不到的。

雖然拓苦進不了宗門,但卻註定會一生榮華富貴,甚至名列十大將軍之一也不成問題,這也算是世俗界的極致了,會成為無數天運**士的信仰。

留在世俗界未嘗不好,安逸尊貴,還有一兩百年的榮華富貴可以享受,受人敬仰,妻妾成群。

相反,如果追求武道極致,那麼註定是一路坎坷!探秘境,尋機緣,與人爭鬥,九死一生!枯燥乏味的修鍊,必須耐得住寂寞,榮華富貴雖然唾手可得,但是享受的同時,卻也腐化了鬥志,對武道高手來說,一閉關一二十年,十年不知肉味,這樣的日子太正常了。

想要抗爭宿命,想要掙脫生死輪迴,就必須忍受這種痛苦和寂寞,尤其林銘在結識了牧千雨之後,更是堅定了追求武道極致的決心。

朝菌不知晦朔,螻蛄不知春秋,一個世俗界的位極人臣的人,哪怕是天運國鎮國大將軍秦霄,也不過區區二百年壽命,對站在武道巔峰中的人來說,那就是螻蛄而已,頂多是螻蛄中的螻蛄王罷了。

南疆巫神至少活了三萬年,留下七十二座巫神塔,永存世間。

而對天衍大陸的子民來說,數萬年前是什麼樣子?他們只能聽一些虛無縹緲的傳說,連典籍都看不到,常言道:紙壽千年,絹壽八百,絹本的書八百年就腐朽,紙制書籍也不過能存放千年而已,數萬年前到現在,又怎麼可能留下典籍?就算是聽聞的傳說,也多半是後人杜撰的。

林銘並不想幾百年之後就塵歸塵,土歸土,他想跳出輪迴,去看看這武學到了極致,究竟是什麼樣子?

當林銘走下台的時候,已經恢復過來的趙繼峰和江彬,看到林銘已經有了恐懼感了,之前那點抗爭的心思早就收起來了。

雖然一萬三千斤的**力量未必意味著多麼強大的實力,可是一拳打碎測力石碑上晶石柱帶來的視覺衝擊太強烈了。

這還是人么?平時誰見過晶石柱被打碎?甚至聽都沒聽說過。

看到林銘過來,他們兩人急忙站起身,灰溜溜的跑了,跟一個非人類在一起,實在壓力巨大。

「林銘,給你一刻鐘的時間休息,調節一下體內氣血。」裁判長老說道。

林銘搖搖頭,「我沒消耗什麼,不用休息,現在就可以打。」

「還是休息一下吧1說這句話的是凌森,他身穿一身黑色勁裝,背後背著他招牌式的千斤重劍。「我想跟最巔峰狀態的你好好的打一場,哪怕是輸1

林銘笑了笑,「好,說實話,我也早就期待和你的對決了,從見你的第一眼起1

林銘第一次見凌森,便是在七玄武府的入學考核中,凌森的出場給林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七玄武府天之府的大師兄,地位無人可動遙

對當時的林銘來說,這種人物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是也是在那時候,林銘就下定決心,有一天要與凌森站在一個擂台上,認認真真的打一場!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