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三十三章地階寶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地階寶器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梁龍本來以為林銘和凌森已經足夠變態了,就算拿不到第一,弄個前二十前三十的也是小菜一碟,自己弄個前百名,也算風風光光,可是現在看來,他可能是這幾百人裡面最差的了。

要是弄個四百多名,五百多名,該有多丟人,回家怎麼交代?

梁龍還沒說完,琴子牙一句話更是讓他一顆心沉入谷底,琴子牙說的是:「總宗會武會在七玄谷所在的天玄山脈中舉行,在會武開始之前,就會有設置一道關卡,淘汰掉六成的人,只有通過此關的人,才有資格進入天玄山。」

「六成?」梁龍張大了嘴巴,那豈不是說,我十有**連山門都進不去?

去一趟總宗會武,連門都進不去,那不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傳到家族中,這臉往哪兒擱?這不是讓同族的其他人看笑話么?梁龍一直頂著下人家主繼承人的名號,這個位置梁家不知道多少人眼紅,如果鬧了笑話,免不得又有人風言風語。

轉頭看了一眼周玉,卻見周玉也是一臉苦笑,向來他也在為進山門的事情發愁了。

家主總說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回總算是明白了,別說是自己了,就算秦杏軒也夠嗆吧。

「府主,那個……」

「什麼事?」

梁龍本想說棄權行不行,既然門都進不去,就別去丟那個人了,但是看到琴子牙這一眼掃過來,梁龍只覺得腦後發涼,吞了一口口水,梁龍改口道:「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一早就走。你們回去準備一下,明日乘神風雕出發,還有什麼問題么?」

林銘沉默了一會兒,道:「琴府主,我有一個問題。」

「嗯,問。」

「獎品是什麼?」

這個問題一問出來梁龍和周玉都是縮了縮脖子。他們兩個人還發愁怎麼進山門,怎麼才能回到家族不至於太丟人,林銘張口就問獎品,這就是差距,位置不同。想法不同。

琴子牙讚賞的看了林銘一眼,說道:「第一名,獎勵入天丹一枚!不過這入天丹不能立刻兌現,而要你正式進入七玄谷,並達到後天巔峰之後。才能給你。入天丹的價值。我想我就不用贅述了。」

「除了入天丹之外,還有一件地階下品寶器,攻擊類,防禦類各種類型任眩第二到第五名,沒有入天丹,只獎勵地階下品寶器。第六到第十名獎勵天靈丹,也是一種極品丹藥。第十一到第三十名,獎勵人階上品寶器和地靈丹……」

林銘聽到地階寶器就動了心思。「寶器任選?有槍么?」

琴子牙笑了,「你的武器可是佔便宜了,一桿槍的價值可是同階其他寶器的數倍,放心吧,七玄谷成立這麼多年,積累無數,自然有槍1

地階寶器嗎……

林銘握了握拳頭。

琴子牙看到林銘興奮的樣子,不禁暗想,這小子,不會想沖第一吧,林銘雖然實力不錯,但想沖第一,還是太遙遠了,那麼多凝脈中期,凝脈後期,甚至凝脈巔峰的高手,怎麼會讓一個鍛骨巔峰的武者拿了第一。

琴子牙卻不知,自從結識了牧千雨之後,在林銘眼中,這些七玄谷的所謂天才弟子已經不值一提了。

牧千雨十五歲凝脈,十七歲後天,二十二歲先天,二十六歲先天至極,二十七歲半步旋丹。

二十二歲,在七玄谷天才們還在衝擊後天境的時候,牧千雨已經跨入先天!

這等差距,猶若雲泥!

如果自己連七玄谷的所謂天才都不能擊敗的話,還談什麼追尋武道巔峰?

幾十萬里之外,七玄谷。

綿延萬里的天玄山,猶如一條巍峨的巨龍,橫貫在七玄地區正中央,天玄山絕劍峰,高六千丈,山峰陡峭的不可思議,東西南北全部是壁立千仞的懸崖,遠遠望去,整座絕劍峰就如同一把六千丈的利劍一般,直刺蒼穹!

這絕劍峰,正是七玄谷劍宗所在地,以絕劍峰為主,周圍又有十二座稍矮的山峰環繞著絕劍峰,如眾星捧月一般。

在厚厚的雲層中,有一座宏偉的大殿,殿前有方圓數十丈的青石廣場,在廣場的正中央,一把高達二十丈的巨劍插在了這裡。

這巨劍雖然是雕刻,但是通體由玄鐵打造,重達數十萬斤,如果真有巨人能拔起此劍,一樣能用來殺敵。

在巨劍之下,劍宗的宗主負手而立,在他面前站著一個十**歲的年輕人,劍眉星目,氣勢卓爾不群。

「上次會武,你敗給合歡宗的歐陽明,時隔三年,歐陽明已經達到凝脈巔峰,是你的最大對手。」

年輕人沉默片刻,說道:「歐陽明不是我最大的對手。」

「嗯?那你將誰列為對手?」

「我最大的對手只是我自己1年輕人說話間目光灼灼,「如果今次會武,我連所在三品宗門的天才都不能擊敗的話,還談什麼追尋劍道極致?」

幾乎與林銘同樣的話,相隔數十萬里,被一個年輕人緩緩地說出。

「哈哈,說得好!不愧是我的兒子!這次會武,我對你的期望只有一個——拿下第一1

「是,父親1

同一時刻,相距百里之外,合歡宗主峰,一個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青年放眼山下雲海,目光中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這青年,便是劍宗年輕人提到的歐陽明了。

「明兒,你是合歡分宗百年以來,最出色的天才了,上一屆會武的第一名蘇然已經超出了年齡,這次我希望你能問鼎1

在歐陽明身後,一個頭戴霞冠的女子,美艷不可方物的女子輕聲說道,此女是歐陽明的母親,雖然她年齡已經五十有餘,但外貌看上去與雙十年華的少女沒有任何分別。

「這第一必然是我的,我倒希望蘇然沒有超過年齡,可以與他一戰,一雪前恥,可惜1

七玄谷總宗弟子參加會武的年齡限制為二十歲,比宗外弟子要少兩歲,歐陽明年紀剛好二十,是最後一次參加總宗會武了。

「拿到第一就好,至於與蘇然之間的決戰,自然也要贏回來,否則會挫了你的銳氣。」

「我知道,母親。」

「另外,對其他人也不要掉以輕心,琴宗的琴無心,修為也達到了凝脈巔峰,琴宗的人雖然不多,但招式詭異,最為難纏,還有煉器宗的火岩羅,煉器宗宗主花費大代價弄來一枚火精,用特殊方法打入火岩羅體內,此人也不可小覷1

「是,母親。」

七玄谷七大分宗,雖然因為共同的利益而聯合在一起,但是彼此之間內鬥不斷,爭權,爭寶器,爭修鍊資源,爭天才,爭丹藥秘籍……

甚至有時候,紛爭升級到幾乎要開打的地步,對此,七玄穀穀主也無能為力,事實上谷主若不是修為絕頂,又有太上長老撐腰,根本就沒人買他的帳。

七玄谷存在著巨大的隱患,但這是沒辦法解決的事情,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調節一下,比如谷內資源的分配,必須有一個令各分宗認同的方法。

兩百年前,老谷主定下了三年一度的總宗會武,根據各宗弟子會武的總成績來分配資源,如此一來,誰也不能反對了。

所以七大分宗都會耗費大量的心血培養出一個宗主親傳弟子,專門用來衝擊總宗會武的第一名。

這個親傳弟子,首先要選年輕一代中資質最好的一人,而後各種資源幾乎是不要錢的往上砸,宗主親自指點修鍊,核心功法任選任學。

這兩百年來,總宗會武的第一名基本都是各分宗的親傳弟子,僅有的幾次例外,也是被總宗其他弟子拿到。

至於說被宗外弟子拿到第一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別說第一了,前十都不會有。對七玄谷宗內弟子來說,那些來自三十六國和二品修武家族的所謂天才根本就是鄉下人,最多比他們掃地的雜役弟子稍強那麼一點罷了。

他們的對手,只有七玄谷其他分宗的人,宗外弟子從來不列為考慮範疇之內。

從天運國去七玄谷總宗,二十萬里遠,乘坐神風雕也要飛行十幾天時間。

琴子牙帶著一行人來到七玄武府驛站,這裡已經排了一排神風雕,而且都是精挑細選的良種,飛行速度比普通神風雕還要快上一截。

「出發吧。」

琴子牙一揮手,林銘縱身躍上神風雕,隨著一聲清脆的雕鳴,神風雕衝天而起,揚起無數雪花,紛紛揚揚的灑落。

耳邊寒風呼呼,神風雕只用了幾個呼吸的功夫便飛上了千尺高空,俯身鳥瞰,茫茫大地銀裝素裹,單調的蒼茫白色一直延伸到天地相交的盡頭,如此景色,倒是讓人莫名的生出一股孤膽寂寞的豪氣來。

因為神風雕速度太快,迎面吹來的雪花打在臉上如同刀片子一樣,林銘用真元撐起了一層護罩,擋住風雪。

神風雕的速度越來越快,清厲的雕鳴聲,在天地之間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