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三十四章天玄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天玄城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七玄谷總宗位於天玄山脈,天玄山脈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在七玄三十六國中有著特殊的地位。

天玄山脈主峰,高六千丈,因為山體中蘊含了大量的玄鐵礦,所以整座山通體呈現鐵黑色,山上少有植被,岩石嶙峋,山崖險峭,不知為何,整座山散發著一股讓人心驚膽寒的氣勢,普通人登山便會有一種極度壓抑的感覺,即便是武者路過此地,也會盡量選擇繞道而行。

在天玄山脈的山腳,有一座巨大的城池,光是城牆便有五丈高,綿延百里長。

此城名為天玄城,這裡便是每次總宗會武的舉辦地點了。

天玄城內百里範圍禁飛,林銘遠遠的看到這座宏偉的城池,一行人落下神風雕,徒步向天玄城掠去。

沿途有不少同行的武者,來去匆匆,大多數武者都是易筋期以上的修為,稍稍展開一點身法,百里距離,也就是一兩刻鐘的功夫。

在天玄城城門之外,有一隊守衛守在此處,看到這些守衛的修為,林銘輕呼一口氣,竟然全部是鍛骨期武者,領頭的那個隊長模樣的人,赫然達到鍛骨巔峰的修為。

七玄谷不愧是大宗門,鍛骨巔峰武者如果是去了天運國,最少也能在軍隊里弄個千夫長噹噹,而放在七玄谷,只能看門。

很多武者就是沖了這七玄谷的名頭,沖著天玄山無比濃郁的天地元氣,寧願當守衛也要留在這裡,這就好比,一些人寧願留在京城做苦工,也不願意會鄉下娶妻生子一樣。只要留在京城。就有混出頭的希望,而留在小國家,一輩子也就是一個千夫長,甚至凝脈期都無法突破。

天玄城的城門很大,但是入城的人太多,所以還是顯得擁擠不堪。尤其適逢總宗考核,更是如此了,雖然真正參加考核的弟子不會有多少,但是陪同這些核心弟子來的人就一大堆了。

入城需繳納十兩黃金,這個價格。讓很多平民和低級武者望而卻步。

繳納了黃金進城,林銘發現,天玄城裡的居民,十個裡面九個是武者,連賣東西的貨郎。店鋪門口站街的小二都是武者。雖然他們的修為不過練體一重二重,但這些人如果在天運國的話,去一些大家族裡當個家丁護院,或是在衙門裡當個衙役捕快什麼的,也會有不菲的收入,而且名聲聽起來也好。

一路走來。林銘看了各種出售寶器、丹藥、銘文符的店鋪,這些店鋪。隨便一家放到天運城,都有百寶閣的規模。裡面出售的東西,都是珍品,普通武者拿出全部的積蓄也未必買得起。

這讓林銘不禁感慨,果然所處地域高度不同,見識也是不同的,如果他不是達到現在的實力,這天玄城,他一輩子都來不了,也見識不到這樣的場面了。

周玉、梁龍也注意到了這些店鋪,裡面的不少東西讓他們眼熱,很多都是天運國很難買或者根本買不到的。

琴子牙看出了幾人的心思,等到了旅店,琴子牙道:「現在開始自由活動,天黑前回旅店,少生是非。」

「好的。」周玉、梁龍心中一喜,結伴離開,之前有好幾家店他們便想進去了。

林銘本想回旅店靜修,這時秦杏軒突然開口道:「林銘,你不出去逛逛么?我還是第一次來天玄城,想四處看看……」

秦杏軒這麼說,已經是委婉的邀請了,林銘自然不會不識趣,他笑道:「也好,那我們一起如何?」

「好埃」秦杏軒展顏一笑,一時間千嬌百媚。

兩人走後,孫有道嘖嘖地嘆道,「年輕人啊,真好,這兩個小傢伙算是金童玉女了,真希望他們走到一起。」

琴子牙聽到孫有道的感慨,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如果兩人安於現狀的話,走到一起是很容易的事情,如果他們各自下定決心去追尋武道巔峰的話,恐怕日後卻是要分開了。

兩人隨意走著,一路上秦杏軒買了不少東西,精美的飾品,珍貴布料織成的漂亮衣裙,有特色的紀念品和工藝品等等。

天玄城的商品,樣樣價值不菲,有的是真要用真元石來支付。就比如秦杏軒買的那件連衣裙,因為加了天蠶絲,防水防火,要價一個純凈真元石。

也就是秦杏軒這種富家女了,如果一般武者,哪捨得用一千兩黃金買一件毫無戰鬥價值的衣服,這可是半件寶器的價格。

走著走著,兩人看到了一座裝修大氣,名為南華樓的酒樓,酒樓牌匾上的招牌菜描述吸引了林銘的目光。

這裡的菜譜中赫然就有四級凶獸。

要知道,四級凶獸可是相當於後天高手的存在,放到天運國,那就是代表頂尖的實力了,就算是林銘遇上四級凶獸,也多半要跑。

四級凶獸身上的東西可都是寶貝,很多都能拿來煉丹煉藥,可是放在這裡,竟然進入了酒樓做菜,用膝蓋都能想到,這裡面的飯價會貴到何種程度。

「趕路幾天都吃的乾糧臘肉,正好進這酒樓看看。」林銘開口道,對酒樓,他有著特殊的感情,既然來了天玄城,一定要嘗嘗這裡最好的酒樓。

秦杏軒看著招牌,猶豫了一下,說道:「這裡……很貴吧……」

如果之前,林銘聽說秦杏軒會為了進一家酒樓而發的話,一定會以為是說笑,可是看看這家酒樓,如果用四級凶獸做菜的話,一頓飯吃掉二三十個純凈真元石不足為奇,那是兩三萬兩黃金,一件人階中品寶器的價格,連秦杏軒也覺得心疼。

林銘洗劫了歐陽荻花和張奉先後可謂是富得流油,自然不在意,他笑道:「我外出歷練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小寶藏,賺了一筆真元石,我請你。」

「可是……」

秦杏軒還想說什麼,林銘卻已經拉起她的手,進了南華樓。

找了一個雅緻的角落坐下,侍者拿出了菜單,秦杏軒掃了一眼,暗暗咋舌,菜單上全用真元石標價,最便宜的菜也要兩三塊真元石。

「這裡的飯吃了能升仙么?」秦杏軒心中腹誹,她這次出來也不過帶了八萬黃金,帶這麼多錢是為了買丹藥寶器的,一頓飯花掉四分之一的話,那就熱鬧了。

「你們的特色菜是什麼?」林銘隨意瀏覽了一下菜單,開口問道,在名酒樓吃飯,自然要吃特色菜了。

侍者笑顏如花的說道:「我們的特色菜很多,比如說龍骨湯,用含有虯龍血脈的四級凶獸的骨髓,配合幾十種珍貴藥材熬制而成,味道醇厚,湯汁爽滑,喝下去之後有鞏固真元,強身健體的功效,一燉鍋的龍骨湯,售價二十五顆真元石。」

二十五顆真元石?兩萬五千黃金?乾脆去搶好了。

秦杏軒輕吐一口氣,雖然心中覺得不值,但在侍者面前也沒表現出什麼異色來。

侍者笑眯眯的說道:「少爺小姐一看就是大世家的修武天才,武者每天修鍊透支體力,若不進補的話,以後衝擊先天可不容易的。」

一個練體三重的小小侍者,張口就提衝擊先天,這眼界可夠高的,想必南華樓沒少招待真正的先天高手了。

「就來一鍋龍骨湯吧,再隨便來幾個小菜,兩碗靈穀米飯,一壺清茶。」

即便林銘有錢,這樣的奢侈宴席也就是偶爾吃吃,吃多了,也是負擔不起的。

菜很快便上齊了,那龍骨湯色澤純白,湯汁像奶一樣黏稠,看上去就讓人食慾大增。

秦杏軒看到這龍骨湯上來,先給林銘盛了一碗,再給自己盛了一碗,晶瑩碧綠的玉碗,盛著乳白色的濃湯,看上去就像是藝術品。

看著這一小碗湯,秦杏軒自嘲道:「這一小碗就是兩三顆真元石呢,夠我半個月的開支了,我得好好嘗嘗有什麼不同。」

秦杏軒端起玉碗來喝了一口,只覺得那股濃湯入口之後,便化成了一股暖流流入胃中,似乎有絲絲的天地元氣流入身體經脈之中,緩緩的滋潤焙煉著體內經脈。

雖然這股天地元氣微弱的很,但是卻精純無比!

丹藥有丹毒,吃進體內雖然增加修為,但是會導致真元不純,還要費勁去煉化,可是這龍骨湯,雖然天地元氣蘊含的極少,但非常柔和,如果是長期飲用的話,一定能起到鞏固真元,強化經脈的奇效,而且毫無副作用。

秦杏軒有些愣住了,喝一碗兩碗的沒什麼效果,如果是月月喝,年年喝,積累下來呢?

再嘗一口靈穀米飯,也有異曲同工的效果,就連那一壺清茶,也蘊含著濃郁的木系元氣,喝下去之後清爽提神,精神之海中靈魂力彷彿得到了潛移默化的滋潤。

「感覺如何?」林銘放下筷子,問秦杏軒。

秦杏軒美眸微合,回味了一會兒,嘆道:「怪不得他們的飯比我們的寶器還貴,如果每天吃這些東西,就算不修鍊,也會突破凝脈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