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三十六章少年本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六章少年本性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哼!自不量力1歐陽手一翻,一把紫紅色的三尺劍出現在手心,這赫然是一把人階上品寶器。

真元灌注劍身,紫紅長劍變成了詭異的白骨之色,歐陽一劍斬出,帶著陣陣鬼哭之音與龍雲的槍撞在了一起。

「呯1

槍劍相交,真元肆虐著倒卷出去,直接掀翻了七八張桌子,龍雲渾身一震,只覺得一股陰寒至極的氣息如毒蛇一般鑽入了他的身體,握槍的右手瞬間失去了知覺,彷彿不是自己的了。

龍雲連退數步,面色一陣蒼白,而歐陽卻好好的站在原地,甚至他身後的酒席都沒有受到半點衝擊。

「大哥。」

「師兄。」

龍雲身後的兩男一女急忙過來攙扶龍雲,然而一觸碰龍雲的身體,他們只覺得入手冰寒,嚇了一跳。

林銘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歐陽用的是絕生白骨劍,這招他在張冠玉和歐陽荻花手中都領教過了。

雖然歐陽修為和真元的凝厚程度都差歐陽荻花不少,但是單論對絕生白骨劍的操控力,卻比歐陽荻花純熟的多。

「這個歐陽,雖然修為不到凝脈期,但《合歡神功》的境界比歐陽荻花還要高,倒也算天才了,有自傲的資本。」

歐陽哈哈大笑,「一劍都接不下么?十六修武家族出來的武者,果然是廢物而已1

「我說你們十六家族乾脆跟三十六國商量一下,自己辦一個武道大會吧。別來七玄谷丟人現眼了,免得將來連山門都進不去,徒增笑料1

「哈哈,歐陽兄說得好,一堆老鼠屎攪壞了一鍋湯,總宗給他們二十二歲的年齡上限,入選門檻低的不能再低。結果一來來二百多號人,能過入門關,最後進得山門的人不過七八十人。費了這麼大勁,跑了幾十萬里,連門都進不去。有意思么?」

聽著這些人肆無忌憚的調侃,龍雲怒火中燒,他暴喝一聲,渾身真元暴漲,臉孔變成了詭異的紫紅色,他腳下的地板被里啪啦的掀開了一大片,甚至連牆壁都隱隱的震顫起來。

「去死1

龍雲的身影模糊起來,如同鬼魅一般衝到歐陽的面前,雙手持槍,重重的砸下。這一槍揮出之後,龍雲身上迸發出刺目的血光,猶如一輪紅日升起一般。顯然用出了壓箱底的本事。

歐陽的目光中首次露出凝重之色,他猛地咬碎舌尖,張口吐出一團精血。正噴在劍身之上,本來寒光閃閃的長劍,吸收了鮮血之後變成了詭異的血紅色。

「絕魂血骷髏1

歐陽厲喝一聲,只聽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整個酒樓陰風陣陣,氣血之氣全無。一隻紅色的骷髏頭從劍身上衝出,直射龍雲而去!

骷髏頭張開血盆大口,龍雲暴喝一聲,一槍刺入了血骷髏的口中,真元爆發,然而那血骷髏竟然張口將龍雲的真元全部吞了進去,如同氣球一般膨脹起來,一口咬向龍雲的肩膀!

「藹—」

龍雲一聲慘叫,只覺得渾身的血氣彷彿被這隻血骷髏一口吸進,他被血骷髏咬中的右臂,開始以肉眼看見的速度萎縮起來,而那血骷髏吸收了精血之後,反而愈發鮮紅欲滴。

「大哥1

「師兄1

與龍雲一起的少女看到這一幕幾乎哭了出來,顯然對這龍雲的感情非常深,恐怕不是單純的師兄妹那麼簡單。

歐陽看到這少女的反應,目光中閃過一絲淫邪的光芒,他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壓下了體內躁動的真元,用出絕魂血骷髏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沒有個幾天功夫,別想恢復到巔峰狀態。

此時,龍雲已經被血骷髏完全吞了進去,身體懸浮在半空中,像是裹在了一個巨大的紅色血泡中,面無血色,像是死了一般。

雖然看起來可怖,但歐陽其實沒有下殺手,在總宗會武即將開始之際,若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殺參賽者影響太壞,即便歐陽在七玄谷有靠山也不敢這麼做。

少女此時恨不得立刻將歐陽碎屍萬段,可是她卻還能勉強保持一絲理智,連龍雲都不是對手,她的差距就更大了,「放了我師兄1

歐陽淫笑著對少女說道:「想讓我放了你師兄?嘿嘿,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我用出這絕魂血骷髏損耗了很多精血,沒有個幾天時間恢復不過來的,宗內會武過幾天就開始了,我損失可不校」

少女氣得發抖,豐滿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恨聲道:「你想怎麼樣?」

歐陽貪婪的掃了一眼少女的酥胸,嘿嘿笑道:「簡單,陪我雙修三天,讓我把氣血補上來,放心,雙修對你也有好處的……」

「你……你……」少女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對方居然能無恥到這種地步!

「九妹,別跟畜生廢話了,我們一起上,殺了他1少女身後的兩個青年怒火中燒,紛紛抽出了須彌戒中的長槍。

「對,大家一起上1幾人再也忍受不住,渾身真元爆發,他們的功法同出一轍,顯然都出自龍家的傳承。

歐陽冷哼一聲,「你們也配1

「嘿,讓我們陪你們玩玩。」歐陽身後的幾個錦衣弟子笑著站出來,他們也都是鍛骨巔峰的實力,打不過之前的龍雲,對付這三個人確實綽綽有餘。

一時間,雙方的氣勢都爆發出來,而龍家一方明顯弱了一截,少女目光中閃動著仇恨,可是一張俏臉卻煞白無比,她清楚,打起來絕對是輸。

就在這時,三人突然聽到頭頂響起了嗤嗤的聲音,抬頭一看,一條紫色的電蛇鑽入血骷髏內,遊走了一圈,而後只聽「蓬」的一聲,血骷髏化成血霧爆開,幾乎失去知覺的龍雲隨之跌了下來。

「師兄1

「大哥1

少女和兩個青年衝過去把龍雲接住,看到龍雲臉色蒼白,嘴唇發抖的樣子,少女心痛如刀割。

「誰!?」

絕魂血骷髏與歐陽精血相連,被人突然破去,他體內一陣躁動,差點就吐出一口血來。

歐陽驚怒地向林銘和秦杏軒望過去,因為林銘和秦杏軒所在的位置比較偏僻,之前他沒怎麼在意。

「你們是誰?哪個家族的?」看林銘和秦杏軒的衣著,明顯不是七玄谷宗門的人,所以才會這樣問。

「我們不是哪個家族的,我們來自天運國。」秦杏軒厭惡的看了歐陽一眼,對這些仗著實力欺男霸女的合歡宗弟子,她最是討厭。

七玄谷亦正亦邪,裡面的七個宗派由於修鍊功法的差異,他們本人的性情也差別極大,常言道,道不同不相為謀,七個大長老彼此之間的關係實在不怎麼樣,七玄穀穀主對此也無能為力。

七玄谷中,合歡宗臭名昭著,惡貫滿盈,這是他們的修鍊功法決定的,他們的宗派要強大就必須四處擄掠修鍊爐鼎,否則功法難以精進,再加上合歡宗弟子慾望旺盛而強烈,所有時不時的干一些欺男霸女的事情。

對這等事,合歡宗大長老是採取默許的態度,只要沒惹到大亂子就行,至於七玄穀穀主,想管也管不了。

「天運國?哈哈,竟然是天運國的,在三十六國中,天運國也不過排中游,你們連十六修武家族都不如1歐陽雖然笑得張狂,但是心中卻暗自警惕,天運國什麼時候出了一個雷系的天才武者,雷系武者,對鬼魂有克制效果,最是難纏。

歐陽身後的幾人還不知道剛才歐陽已經吃了虧,聽到是來自天運國的,哈哈大笑,「歐陽兄,不用你出手,我們上就行了,兩個來自天運國的鄉下武者,才鍛骨期的修為也敢囂張,話說那小娘皮真是長得不錯啊,兄弟們幫你奪過來,助歐陽兄修鍊到《合歡神功》第四重圓滿1

聽到對方竟然將主意打到自己身上,秦杏軒氣急了,緊咬銀牙,拔出了須彌戒的長劍。

而這時,林銘卻按住了秦杏軒的劍柄,說道:「讓我來。」

握劍的手被按住,秦杏軒咬唇說道:「這些小嘍我能對付,除了那個歐陽沒有把握,不過我自保也沒問題。」

聽了秦杏軒的話,林銘倒是微微一驚,那個歐陽大概有凝脈中期武者的實力,秦杏軒若是能在他手中自保,少說也得有凝脈初期頂峰的修為,她的進步太快了,六品天賦果然非同尋常。

他依舊按下了秦杏軒的劍,笑道:「這一架我來打。」

林銘說的是打架,而不是武鬥,對他來說,這只是為了爭一時意氣的打架,根本算不上武鬥。

天運城的紈弟子,尤其是那些大世家出身的修武弟子,經常在酒樓風月場所因為一言不合,或者為了女人而大打出手,這種做法,看似囂張無腦,但何嘗不是少年熱血衝動,為美女痴迷的本性體現?

林銘雖然不認同這種做法,但他不得不承認,也曾羨慕過燈紅酒綠中那些紈的快意生活,然而他那時實力有限,背景全無,平時天天在後山打樁苦修,那種生活,與他完全絕緣。

少年的本性一直被壓制了很多年,現在,有了這個機會,他很想為秦杏軒打一架。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