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三十七章靈魂力天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靈魂力天才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站到秦杏軒的面前,緩緩放下手中的湯碗,「剛才聽你們幾個說要橫掃三十六國,我是很期待,我就站在這裡,你們來掃一下試試。」

「哈哈,這傻逼真當自己是大瓣蒜了,兄弟們上,滿足他的願望,把這傻逼像掃垃圾一樣掃出去。」說話的是一個青衣武者,他琢磨著自己一個人未必打得過,大家一起上,不信虐不死你。

隨著青衣武者一聲怪叫,四個人一起衝出,林銘站在原地,不但不閃避,反而閉上了眼。

青衣武者不知道林銘在搞什麼名堂,不過眼看他的劍就要落在林銘的臉上了,青衣武者嘴角泛起了一絲獰笑,今天非破了你的相不可!

眼看他們的攻擊就要落下來,林銘突然睜開雙眼,目光一掃。

黑色的漩渦如同黑蓮一般悄然綻放,吞噬了周圍的一切,輪迴武意爆發開來,一時間無數的幻象湧入四名武者的腦海,四人身體一震,精神之海掀起了滔天駭浪,自主意識被沖的一塌糊塗。他們手中的攻擊再也不能落下,雙眼也變得獃滯無光,瞳孔失去了焦距。

「噗通!噗通1

四個武者像死狗一樣摔倒在地,口吐白沫,身體如得了羊癲瘋一樣地顫抖著。

歐陽看傻了,只用一個眼神就放倒了四個人?他怎麼做到的?

下意識的握緊劍柄,歐陽再看林銘的目光已經有了一絲恐懼之色。

大廳中那些看熱鬧的人也瞬間注意到了林銘,這小子是哪裡冒出來的。雖然剛才那四個傢伙實力不怎麼樣,但好歹也是鍛骨巔峰的武者,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全趴下了?

「有點意思。」一個修為達到凝脈初期的青年悠閑地喝著酒,望向林銘的目光充滿了感興趣的神色,一個三十六國出身的武者,能達到這樣的實力,實在不可思議。

對這四個武者。林銘留了手,他當然不能真的把他們弄成白痴,不過這也夠他們受的了。精神之海受損,沒有個十天半個月,別想恢復過來。

眼看著踢到了鐵板。歐陽臉色十分難看,不過南華樓里這麼多人看著,其中不少人還是七玄谷其他分宗的弟子,如果今天他當了縮頭烏龜,這些人肯定會回到宗門裡到處宣揚,七大分宗,各爭一口氣,合歡宗縱容宗內弟子非橫跋扈宗內默許,但是如果非橫跋扈還被收拾了,那就丟人丟大了。

他硬著頭皮說道:「小子。別在我眼前故弄玄虛!你剛才施展的是靈魂攻擊吧?如果精通這種攻擊方式,實力差距不大的情況下,可以秒殺,但是碰到實力比你強的,卻一點用處沒有。反而會遭到反噬,這並不代表你有多強。」

歐陽畢竟出身大宗門,見識不少,三言兩語,卻也歪打正著的說對了林銘的輪迴武意,不過輪迴武意的效果要比歐陽預想的強大得多。只是林銘還未將其完全開發出來。

「你若是能接下我這一招來,我的輸得心服口服。」

歐陽說著,渾身燃起了詭異的紫火,火焰熊熊燃燒,然而讓人覺得詭異的是,這火焰不但不灼熱,反而有一股陰寒之氣撲面而來,他身後的桌子,腳下的地板,很快結上了一層紫冰,一會兒之後,包在紫冰中的桌椅卻不可思議的化成了灰燼,彷彿冰中有火一般。

這是歐陽達到《合歡神功》第四重才領悟的招式——紫炎骨矛,施展起來極耗真元,本來是準備在總宗會武中用的,可是現在,卻不得不提前用了出來。

林銘負手站在原地,任憑歐陽蓄勢,沒有出手的意思。

灼灼的紫炎,足足過了五六個呼吸的時間才在歐陽右手上緩緩凝成一根紫色的骨矛,一陣陣鬼哭之聲,從矛身中傳出。

歐陽的臉色也變得蒼白無比,《合歡神功》都是些至陰至寒的招式,施展出來會消耗施術者大量的精血,所以才不得不採陰補陽,用女子的陰元來彌補。

凝聚出紫色骨矛的歐陽,顯然已經到了極限,就好比一個乾瘦老頭掄著一把二三十斤的大鎚,眼看自己都掌控不住了。

「死1歐陽艱難的吐出這個字,手中的紫色骨矛牽動著無盡的紫炎,就要將其艱難地擲出的時候,林銘搖頭嘆道:「終於弄好了么?我等得菜都涼了,你這種招式也能拿出來殺敵?早被人幹了吧。」

「你……」歐陽被林銘的諷刺一激,差點控制不住手中的骨矛,他這招確實沒辦法用於實戰,因為歐陽剛剛突破《合歡神功》第四重,紫炎骨矛根本就控制不好,一個瘦老頭用大鎚對敵,掄起來就要半天時間,不但打不到人,搞不好還會扭了腰砸了腳。

歐陽之所以用這招對付林銘,就是指望著林銘自視甚高,託大硬接他這一招,這樣的話,他就有機會陰林銘一把。

「你……不敢接么!?」歐陽用上了激將法,他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個字,臉色愈發蒼白,現在說話對他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林銘彷彿聽到了一個十分好笑的笑話,笑道:「我為什麼要接?」

話音剛落,他眼中黑芒一閃,黑色的漩渦無聲無息的籠罩下來,將歐陽吞噬掉了。

「轟1

歐陽只覺得腦袋彷彿瞬間爆炸了一般,無數的信息幻象湧入精神之海,原本就已經臨近極限的他根本就毫無反抗之力,身子一震,直接一頭栽倒了,而他手中的紫炎骨矛,失去了歐陽的靈魂力控制,呼的一下消散掉了,骨矛化成至陰至寒的紫火,四散飛射。

這些冰冷的火焰,如果射出來,恐怕會毀掉整個酒樓,連帶著失去了意識的歐陽都會遭殃。

而就在這時,一個黑衣人從二樓中衝出,大手一揮,一股強大的氣流漩渦憑空出現,倒卷著所有的紫炎收到了手中,壓縮成了一顆通體紫黑的圓球,而後黑衣人隨手一甩,紫黑圓球如箭矢一般射出,破開窗子,直射天際,最終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中。

林銘早就發現了這個黑衣人,從衝突開始的時候,他就出現在了二樓,袖手旁觀,林銘猜到他是隸屬於南華樓的高手,如此大的酒樓,又開在這麼敏感的地方,怎麼可能沒有高手坐鎮。

周圍的觀眾都沒有料到會是這種結果,他們本來還等著看林銘如何破解紫炎骨矛,卻沒想到他根本不講高手風範,在歐陽把骨矛扔出來之前就動手了,如果不是那黑衣人救場,歐陽就會被自己放出來的紫炎燒死了吧。

黑衣人皺著眉看向林銘,此人的修為是後天巔峰,不比琴子牙差多少。

「小子,你夠狠的,要不是我出手及時,今天你就別想離開南華樓了。」

林銘歉意的一笑,說道:「前輩早已蓄勢待發,想來也不會坐看合歡宗的重要弟子死在南華樓吧,否則南華樓的麻煩不會比我少。」

黑衣人面色一僵,卻一時想不出什麼話來反駁林銘,最終只能重重的哼了一聲,以此來表達他的不滿,這個年輕人可真是一個瘋子,他就肯定自己會出手么?他可不認為林銘自己能在紫炎四溢的情況下出手救常

「不過這個傢伙能發現我,倒也是一個本事,他的靈魂力果真強大無比,大概是天生五品上等,甚至六品下等的靈魂天賦吧。」黑衣人修為後天巔峰,雖然沒到返璞歸真的境界,卻也窺到了一些門路,剛才他隱藏氣息站在二樓,卻不想會被林銘發現。

黑衣人深深的看了林銘一眼,轉頭離去。

這時候,之前被林銘弄暈的幾個歐陽的同伴已經醒來,他們看到歐陽像死狗一樣趴在地上,脖子一縮,強忍著頭痛,拉起歐陽,灰溜溜的離開了,看都不敢林銘一眼。

周圍的武者目光紛紛落在林銘身上,神色各異。

「精通靈魂力的武者,真是少見,想不到三十六國也出了一個還算過得去的天才。」

說話的武者修為達到了凝脈期,有自傲的資本,靈魂攻擊如歐陽所說,在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甚至可能造成秒殺的效果,可是對付實力超過自己的人,貿然使用靈魂攻擊反而可能遭到反噬。

「別小看他,他剛才同一時間解決了四個鍛骨巔峰的武者,靈魂力的強度很驚人,可能有六品靈魂天賦也說不定,我看初入凝脈期的武者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嗯,不過也頂多就是殺進前一百五了,一百五之前,最少也是凝脈境初期,而且都是遠超同階武者的天才。」

南華樓的武者用真元傳音紛紛議論著,有些人已經暗暗記下了林銘的容貌,準備向家族或者宗門通報。

此時,在南華樓二樓的一處雅間中,一個身穿青衣的男子平靜的喝著酒,面無表情,似乎剛才樓下發生的激戰跟他不在一個時空似的。

「這小子有點意思。」

在青衣男子身前,還有一個紫衣人,修為凝脈中期,他背後背著一把四尺長劍,很多劍客即便有須彌戒,也願意把劍背在背上,以此來磨合自己與劍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