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三十八章姜瀾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姜瀾劍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此子在凝脈期以下堪稱無敵,不過遇到真正的凝脈期天才,卻是沒用。」青衣武者漠然的說道,此人名為姜瀾劍,是劍宗開派祖師姜瑜的直系傳人,也是七玄谷劍宗除了宗主親傳弟子姜薄雲外的第二天才。

姜瀾劍的修為赫然已經達到凝脈巔峰,這等實力,在七玄谷也屬於一流的。

「劍氣修鍊到至高境界,可以斬殺虛無,包括執念、生機、心魔,當然也包括了靈魂攻擊,甚至包括他的雷霆之力,這人就算與我同樣修為,也完全不是我對手1

「靈魂攻擊,終究不是正途,初學時有奇效,實力增長迅速,可是等到了更高境界,卻只是雞肋罷了,投入過多精力反而會限制自己的實力。」

姜瀾劍默默的喝著酒,點評的話語有些指點江山的味道,紫衣人哈哈一笑,他知道,姜瀾劍的眼界極高,經他點評的招式、功法之類,很少有錯誤的,連劍宗宗主對他的眼光也讚不絕口。

「三十六國的弟子,怎麼能跟你比?他們若是能進前百,已經是莫大的榮耀了,要是僥倖進了前五十,那便是祖墳冒青煙,靈魂攻擊雖然不是正途,但也總比那些不入流的招式好吧。」

姜瀾劍不再說話,對三十六國的武者來說,能有一套拿得出手的奇招,確實比沒有強得多,哪怕不是正途也好。

「走吧,合歡宗最護短。歐陽子云這次吃了大虧,他的哥哥歐陽子峰會幫他報仇的,這個少年,惹了不小的麻煩。」

……

在林銘和歐陽交手的時候,龍雲已經吃下了補充氣血的血精石乳,蘇醒過來,正好目睹了林銘擊敗歐陽子云的那一幕。

在得知林銘出身天運國之後。龍雲感慨萬千,十六修武家族因為資源充沛,又有獨立的傳承。向來自視甚高,龍雲也是龍家的佼佼者,卻想不到今天完敗於一個天運國出身的天才。而且最讓龍雲無法接受的是,對方的修為還比他低。

「謝謝你們,在下龍雲,龍氏家族三十一代弟子。」龍雲走上前來,抱拳感謝道。

古老的修武家族,習慣了自我介紹時說出自己是哪一代弟子,這也是一種對家族底蘊的炫耀,許多武者為了不耽誤修鍊,三四十歲才會結婚生子,能傳到三十一代弟子的家族。最少有千年歷史。

「天運國林銘。」林銘禮貌性的說出了自己的姓名,便坐回了座位,秦杏軒很自然的為林銘盛了一碗龍骨湯,對她來說,剛才林銘的勝利根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莫說林銘,就是凌森都穩勝那個歐陽。

龍雲身這才注意到秦杏軒,鍛骨中期的修為,對比稚嫩而又美麗的容貌,頓時讓他大吃一驚。

眼前這少女明顯十五六歲的樣子,修為卻這麼高。這得多高的資質?

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機緣,恐怕要六品天賦吧。

她也是天運國的么?天運國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多天才?

龍雲身後的幾人也注意到了秦杏軒,林銘這幾個月混跡南疆,已經長起來了,臉孔也是有稜有角,並帶著一股鋒芒暗隱的氣質,說是十七歲也不為過,可是秦杏軒還帶著一些童顏的感覺,他們在與秦杏軒同齡的時候,不過易筋期的修為。

尤其龍雲身後的少女,看到秦杏軒的時候,心生油然而生一股自卑感,兩個女孩相遇,對比的不單單是實力和天資,更有容貌。

各方面完敗,她心中暗嘆一口氣,早知道她就不該來了。

龍雲掩飾著心中的震驚,對著秦杏軒友好的笑了笑,恐怕不出五年,這少女就要名揚三十六國了吧。

看到對方微笑,秦杏軒也只是禮貌性的點了點頭,一副無意深交的樣子,龍雲只能告辭。

「林兄若是去霍羅國,可以去龍家一聚,我龍家就在霍羅國邊境的龍羅山,告辭了。」

「再會……幾個時辰之後,七玄谷合歡宗——

合歡宗所在的山峰,常年草木蔥翠,鳥語花香,這是合歡宗的開宗祖師歐陽勛,耗費不小的代價,在合歡峰山腳布置下了法陣,阻擋了高山寒氣的入侵,讓整座合歡峰常年翠綠。

光是這法陣,每年消耗掉的純凈真元石便有上萬之多,放在一個小國,足以讓一個大家族破產。

走入合歡峰,不但有鳥語花香,還經常能見到漂亮的女修在花叢之中穿梭,鶯鶯燕燕,美不勝收。

七玄谷擁有最多女修的宗門不是以女性為主的琴宗,而是合歡宗。

合歡宗平均每個男弟子,身邊都會有三到四個女伴與之同修。

這些女子有些是被強迫的,不過大多數是自願的,合歡宗的功法,雖然對男子好處更大,不過如果採補得當的話,也會反過來受益女子,所以一些只有四品天賦,無緣進入七玄谷的女弟子,情願進入合歡宗,修鍊《合歡神功》,至少在宗門的幫助下,她們有很大的希望在容顏開始衰老之前踏入凝脈期,甚至是後天期。

如此,便能有額外的數十年青春,一直保持在生命中最美麗的時候,這對許多美貌女子來說,是致命的誘惑。她們當中的很多人,甚至出自三十六國的大家族,地位不見得比白靜雲、慕容紫在天運國的地位差,當初白靜雲若不是寧死不從的話,她也會進入這裡,成為其中的一員。

幾個剛剛踏入凝脈期的女修,正在山野之間聚會,慶祝她們剛剛得到的數十年青春,她們的年紀多數在二十五六歲左右,正是女性生命中最迷人的時候,因為平時保養的好,再加上各種靈丹的滋潤,她們肌膚滑嫩如水,看起來與雙十年華的女孩沒有任何區別。

而就在她們慶祝的時候,卻見幾個合歡宗弟子抬著一個人匆匆的上山,那人面色蒼白,渾身抽搐,像是得了羊癲瘋一樣。

「身子抖的那人,好像是……是歐陽子云吧?」一個女子一下認出了歐陽子云,作為合歡宗少數一些大有前途的弟子,這些女修都給予額外的關注,若是與一個天才同修,得到的資源自然也會更豐富,如果服侍的好了,賞下來一些靈丹妙藥,就足夠她們突破凝脈期了,對這些女子來說,丹毒什麼的自然不在考慮範圍之內,只要突破凝脈期,管它戰鬥力有多差勁,都沒有問題。

「真的是歐陽子云,天,他怎麼會成了這樣子。」另一個女子捂住小嘴,最近合歡宗似乎總發生一些事情,前些天,長老的侄子歐陽荻花被殺,這才幾天,歐陽子云又被打成這樣。

說話間,一個中年人和一個青年從山上飛掠下來,顯然已經提前接到了消息,出來迎接。

中年人看到歐陽子云的樣子,靈魂力一掃,立刻知道了歐陽子云的情況,他是勉強用出紫炎骨矛后被攻擊,遭到反噬才變成了這個樣子,沒有個十天半個月,別想恢復過來。

這樣,總宗會武就不能參加了,對歐陽子云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中年人皺眉道:「怎麼回事?」

這人便是歐陽子云的父親歐陽文重,是宗內的先天長老,合歡宗的長老七成姓歐陽,他們都是開宗祖師歐陽勛的直系後代,一來他們在宗內根基紮實,得到的資源多,二來他們遺傳的天賦也多半好於其他弟子,所以突破先天的概率比較大。

幾個合歡宗低級弟子被歐陽文重的氣勢一迫,頓時感到一股沉重的壓抑感,不敢虛報,顫顫巍巍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

中年人身旁的青年聽到幾人的訴說,眼中光芒一閃,「精通靈魂力攻擊,還擁有控制少量雷霆的能力,能夠秒殺同階武者,凝脈期以下無敵?」

這幾個合歡宗弟子為了推卸責任,將林銘說的英明神武,冠以凝脈期以下無敵的稱號,在他們看來,歐陽子云在凝脈期以下已經罕有敵手,林銘能秒敗歐陽子云,說凝脈期無敵不為過。

「哼,天下這麼大,誰敢自稱凝脈期以下無敵?」青年冷哼一聲,不以為然,他是歐陽子云的哥哥歐陽子峰,修為凝脈初期。

「通曉靈魂攻擊的武者,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下根本不足為懼,我會在會武賽場上擊敗他,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嗯,盡量在規則允許的範圍內,不要惹人爭議。」歐陽文重也是想讓歐陽子峰為小兒子出一口氣,否則這口氣不順,會壓在歐陽子云的心裡,影響他修鍊。

「父親放心,我明白……在琴子牙一行人到達天玄城的第五天,總宗會武正式開始,來自七玄地區三十六國,十六修武家族,以及七玄谷總宗,總計五百二十名弟子云集天玄山脈,等待進入山門。

在這麼多的青年俊傑中,林銘並不起眼,雖然幾天前,他在南華樓也引起了不少關注,但相較那些凝脈中期,後期的天才們,他只能算是值得關注的一個小天才,並不至於引起人們的廣泛議論。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