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三十九章借天池一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借天池一用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天玄山綿延萬里之遠,橫貫在七玄地區腹地,據傳,這裡曾經有一條即將化為真龍的紫蛟身死於此,埋骨在地下,萬年來,形成了一股地氣龍脈,而七玄谷所在的天玄山主峰,正是這股龍脈的核心所在。

因為這個,天玄山天地元氣豐富,在這裡修鍊,事半功倍。而且在天玄山的一處峽谷中,還藏有整個天玄地區最富足的真元石礦脈,這裡不但出產普通的真元石,更出產高品質的中品真元石,甚至是上品真元石。

這些高品質真元石,只供宗門內核心弟子和長老,普通武者聽都沒聽說過,更別說使用了。

此時,在天玄山山門之前的空地上,聚滿了各方俊傑。

因為人太多,琴子牙一行人分到的地方只有方圓數丈見方,林銘和凌森盤坐在地上調息,而周玉和梁龍就不那麼淡定了,他們在擔心很快就要開始的山門關,如果過不去的話,連門都進不了,那就丟人丟大了。

「心不靜,很難發揮出全部實力。」琴子牙在一旁緩緩的說道,他指的自然是周玉和梁龍。

周玉和梁龍一陣尷尬,他們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實力不足,想靜下心也難。

無奈的盤膝坐下來,調整心態,而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響起,「這不是天運國的琴府主么,幸會啊1

琴子牙回頭望去,卻見一個身穿灰色長袍。身材高瘦的中年人笑眯眯的走了過來。

琴子牙抱了抱拳,有些冷淡的說道:「羅府主,幸會。」

羅姓中年人的目光在林銘等人身上依次掃過,一一探查了他們的修為之後,羅姓中年人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這次天運國派出的弟子竟然一個凝脈期都沒有,唯一一個拿得出手的秦杏軒。現在年紀還小,也不會取得什麼成績,羅姓中年人已經預料到。這次總宗會武天運國會一敗塗地。

「琴府主,這五個就是你這次帶來的弟子?怎麼還有鍛骨初期的?這樣的實力,很難過山門吧?」羅姓中年人淡淡的諷刺道。

鍛骨初期修為的人便是凌森了。對方的話有些刺耳,不過凌森只是睜開眼睛瞥了羅姓中年人一眼,便繼續打坐調息。對凌森這樣毫無人情味的人來說,別人怎麼看他,怎麼說他根本就是毫無意義的事情。

「實力不僅僅看修為。」琴子牙淡淡的說道,懶得理會對方。

這羅姓中年人是霍羅國七玄武府的府主,琴子牙和羅姓中年人在七玄谷當弟子的時候,關係就不太和睦,後來兩人被指派到相鄰的霍羅國和天運國擔任府主,偏偏總宗會武的時候。相鄰霍羅國和天運國註定了會被分到一個組,於是,這兩個相距不遠的武府便一直存在著激烈的競爭,羅姓中年人只要抓到機會,就會踩琴子牙一腳。

「琴府主說的不錯。修為不代表實力,不過卻是影響實力的最重要部分,我們霍羅國與天運國一衣帶水,這次參加總宗會武也算是榮辱與共了,大家認識一下吧,互相扶持。爭取都能得到一個好成績,至少別山門都進不了。」

羅姓中年人說著,招呼身後的十個年輕弟子上前,雖然同是二級勢力,但霍羅國的國土面積是天運國的數倍,所以有十個名額。

這十個人都是二十歲左右,其中有三個人修為達到了凝脈初期,更有一個達到了凝脈中期,其餘人則都是鍛骨巔峰。

霍羅國作為三十六國中排名前幾的大國,國內弟子也有一股淡淡的優越感,更何況,他們幾人的修為遠超天運國。

六個鍛骨巔峰,三個凝脈初期,還有一個凝脈中期,對比天運國這一方一個鍛骨初期,一個鍛骨中期,還有三個鍛骨巔峰。

完全不成比例的修為對比,羅姓中年人笑得愈發燦爛,根本是有意在炫耀。

這幾個霍羅國的天才,看林銘等人的目光也有著一絲淡淡的鄙夷,周玉、梁龍兩人皺著眉,心裡憋著一股勁,天才總是心高氣傲,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低人一等。

這時,林銘卻摸著下巴,在思考著什麼。

「霍羅國嗎……」

他想起了霍羅國的天池,在霍羅國的天池山,有一片神水,其中蘊含著純凈的天地元氣,對後天以下的武者大有好處。

當初,假琴子牙就是用天池山為誘餌,把林銘騙出了七玄武府,乘坐神風雕飛往南疆,害得他差點殞命。

想到這裡,林銘抬頭打量著那凝脈中期的青年,對方的臉上,明顯帶著一股傲氣,他確實有驕傲的資本,二十一歲的凝脈中期,放到七玄谷總宗也非常不錯了。

霍羅國憑藉著天池,再加上國土面積大,資源豐富,門下弟子享受的資源比天運國多出一截來,修為高一些不足為奇。

「這個凝脈中期的青年,肯定泡過天池。」

林銘心中猜測著,他絲毫沒有理會對方眼神中那淡淡的鄙夷,反而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彷彿在看一隻可口的獵物一般。

林銘早就看出了琴子牙和羅姓中年人的矛盾,羅姓中年人是口蜜腹劍,而琴子牙根本就懶得搭理對方,兩人之間恐怕積怨已久了。

想到這裡,林銘嘴角泛起一個微不可查的弧度,對琴子牙真元傳音了什麼。

琴子牙本來都已經打坐入定,準備完全無視羅姓中年人的炫耀,聽到林銘的真元傳音,他睜開雙眼看向林銘,面露古怪之色。

這小子,夠陰的。

「總宗會武中,我們三十六國處於弱勢,大家理應互相扶持,一致對外的嘛,霍羅國和天運國是兄弟國家,到時會分在一個組,大家在比武場上碰到了,要手下留情,別傷了人,下一場就不好打了。」

羅姓中年人得意的說著,他的意思自然是讓霍羅國的弟子手下留情,別傷了天運國弟子。

這時,琴子牙接過話來,說道:「嗯,應該手下留情,林銘,凌森,到時候別下重手,傷了人就不好了,知道嗎?」

「是,府主,我會點到為止的。」林銘笑眯眯地應道,而凌森還不明情況,愣了一下,木訥的點了點頭。

琴子牙這麼一說,羅姓中年人鬱悶了,什麼意思?什麼時候輪到你們手下留情了?

他帶著的十個弟子也個個不爽,點到為止?傷了人就不好了?你們也配說這個?尤其林銘的笑容,怎麼看怎麼欠扁,到時候打的你們找不著北,看你還能笑得出來。

「嘿嘿,老琴,對你的弟子很有信心嘛1羅姓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言語之間,諷刺意味十足。

「還行,這次我帶來的幾個弟子,有幾個實力還是不錯的,越級戰鬥沒有問題。」

「哦,是嗎?是哪個?」羅姓中年人笑眯眯地聽琴子牙大放厥詞,心想,吹吧吹吧,到時候我一句話揭穿你,看你還吹什麼。

「嗯……比如林銘。」琴子牙說著指了指林銘,說道:「別看林銘只有鍛骨巔峰的修為,如果是對付凝脈中期的武者,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琴子牙話音剛落,來自霍羅國的凝脈中期青年冷哼一聲,「是嗎?那我倒要討教討教1

在兩個府主對話的時候,插話顯得有些不禮貌了,可是對方點出凝脈中期的修為,明擺著就是沖自己來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急,一會兒霍羅國和天運國總要碰上的,林銘,點到為止,別影響了後面的比賽,傷了和氣。」琴子牙慢條斯理地說著氣死人不償命的話,那凝脈期青年正值熱血氣盛的年齡,又是一路帶著天才的光環長大的,怎麼能容忍這樣的侮辱和挑釁。

他直接踏前一步,冷聲道:「林銘是吧,本人霍羅國王武,現在我們就可以比上一比1

林銘只是笑笑,沒說話,羅姓中年人一擺手,制止了衝動的王武,在這樣擁擠的廣場中,自然不可能比武。

他嘿嘿笑道:「琴府主還有這位小兄弟都很有自信啊,你們要是贏不了怎麼辦?」

「這個……呵呵。」琴子牙只是笑笑,沒說話。

這時,林銘介面道:「贏不了,我送你們一件人階上品寶器。」

羅姓中年人冷笑一聲,沒接話,好的人階上品寶器和差的人階上品寶器差別極大,他料想林銘也不會拿出什麼好貨來,若是次等的人階上品寶器,他根本看不上眼。

林銘又道:「再加一顆碧靈丹和一瓶凈體靈液呢?」這碧靈丹和凈體靈液自然是擊敗凌森和拓苦之後,琴子牙給他的獎勵,一直沒有使用。

林銘如此一說,王武卻是動容了,碧靈丹和凈體靈液對他作用不小,他當即答應道:「好,說話算話1

「自然,我可以對武道之心起誓!不過……若我贏了呢?」林銘說到這裡話鋒一轉,鋪墊了這麼多,他的狐狸尾巴也露出來了,忽悠別人跟他賭鬥,把家當輸給他這種事,林銘已經幹得輕車熟路了。

「你說要怎麼樣?」王武冷笑道,他根本沒想過自己會輸。

「簡單,若我贏了,你們霍羅國的天池借我泡上幾次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