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四十章山門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山門關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原來他們打的這個主意,看上了我霍羅國的天池?」羅姓中年人也不傻,他之前就覺得琴子牙說話不對勁,原來是故意激自己。

看來他們還真有信心啊,或許那個叫林銘的小子真能越階對付凝脈中期的武者,可是王武卻不是普通的凝脈中期,他的戰鬥力堪比凝脈後期的武者,你們的如意算盤卻是打錯了。

羅姓中年人眯著眼睛打量著林銘,他也想過眼前的少年可能對付凝脈後期的武者,不過這個概率很小,凝脈期與鍛骨期差距很大,一般天才能越階小半級就了不得了,能越階一級,即便在七玄谷總宗也是鳳毛麟角。

既然贏的概率比輸的概率大這麼多,羅姓中年人便打算同意這個賭約。

他說道:「天池是我霍羅國重地,其中蘊含的真元之力有限,每年也只能供三四個人使用,你張口就要泡幾次,胃口夠大的1雖然是一場贏面遠大於輸面的賭約,羅姓中年人也習慣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一次便一次,如何?」林銘清楚這天池泡一次效果最好,多了,倒也作用不大了。

王武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林銘,在他看來,林銘根本就是自掘墳墓,把好東西拱手送人,這碧靈丹和凈體靈液,前者是增加修為的上品丹藥,後者則是洗筋伐髓,饒靈液,兩者配合使用,效果最佳。

用了這兩樣葯品的話,他的修為又會提高不少。距離凝脈後期也會更進一步。

不過這個叫林銘的傢伙,有了碧靈丹和凈體靈液怎麼不自己用?反而白白便宜了自己。

想到碧靈丹和凈體靈液的效果,王武興奮的舔了舔嘴唇,看向羅姓中年人,羅姓中年人點了點頭,算是應允了這個賭約。

王武急忙道:「好,如果我輸了。霍羅國的天池借你使用一次又如何,我同樣以武道之心起誓1

王武害怕林銘反悔,也加上了武道之心起誓。

王武和林銘兩人擊掌為誓。皆大歡喜,羅姓中年人看了看王武的笑容,又看了看林銘的笑容。心中不知怎麼的湧起一股不對勁的感覺。

兩個人都在笑,那肯定有一個人在傻笑……

……

一個時辰之後,天玄山脈之中突然傳出悠揚婉轉的鼓樂之聲,林銘抬頭一看,見到一艘青色的木舟飄了過來。那木舟有十幾丈長,通體閃爍著奇異的符文,一層朦朧的光暈如蛋殼一樣將木舟包裹在裡面,而在木舟的前頭,並排站著三個人,其中兩個是身穿紫衣的中年人。還有一個白衣美婦。

雖然距離相隔很遠,但是林銘卻能清楚的感受到這三人身上散發出的隱隱壓迫感,相比牧千雨也毫不遜色。

先天至極?

林銘推斷著這三人的修為,他們也許不比牧千雨弱,不過牧千雨才二十七歲。而這三人看起來年紀都已經不小,這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這時,琴子牙低聲道:「總宗會武有谷主親臨,這三人便是七玄谷一正兩副三個谷主,都站好了,別出聲。」

面對積威已久的三大谷主。琴子牙也感到了一些壓迫感,他不自覺的屏住呼吸,垂手而立。

靈舟停在了山門的正上方,立在船頭的白衣美婦上前一步,纖纖十指捏了一個印訣,只聽轟隆隆的響聲,眾人前的山石向兩邊裂開,一道數百丈寬的巨大白玉石階從山石之中升起,在白玉石階之上,有一個個陣法的符文在緩緩流轉著,整座石階,延綿近千丈長,一直通向遙遠的山門。

廣場上的年輕俊傑們很多是第一次參加總宗會武,看到眼前升起這麼巨大的白玉石階,都有些發懵,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在山石之中隱藏著這麼大的石階。

「這就是山門關。」林銘眯起眼睛看著這巨大石階,在得到第二塊靈魂碎片之後,對陣法有了很深的了解,他看得出,這白玉石階其實是陣法形成的幻象,這是一個幻殺陣!

白玉石階總共一千零八十層,每一層的高度都有一尺,靈舟上站著的美婦道:「一炷香時間通過玉石台者可進入山門,點香1

美婦說完,揮袖一甩,一個巨大的香爐落在了山前廣場之上,在香爐中插著一根一丈長,手臂粗的香,香已經點燃,雖然香的長度達到一丈,但是燃燒的速度也快,估計這一炷香燃燒完不會比普通的香慢多少。

一些初次參加總宗會武的年輕俊傑按耐不住,紛紛展開身法,如飛蝗一般撲向玉石台階,而那些曾經參加過總宗會武的武者,卻不急著沖關,一步步的挪向玉石台階,看著那些年輕人衝上去,他們臉上掛著捉狹的笑容,等著看他們吃虧。

石階寬達數百丈,兩三百人並排站立也不顯得擁擠,在第一個弟子踏上玉石台之後,玉石台上的符文突然光芒大盛,一圈圈的流轉,一股巨大的壓力突兀的出現在石台上,幾個沒有太多準備的弟子被這股力量一吸,噗通一聲跌倒在石台上,摔得七葷八素。

「小心,這台階有古怪。」

眼見沖在最前的幾個弟子吃癟,有人驚叫起來,其實這是明擺著的事情,若這石階沒古怪的話,豈不人人都能在一炷香時間內衝上山門了么?

一眨眼就有幾十個弟子倒下去,而那些有過闖關經驗的老弟子則將身體重心放低,弓著身子沖向石階,一上石階之後,他們的速度驟降。

這時候,修為的差距頓時體現出來,一個背著長琴,身穿一身白衣的少女幾乎不怎麼受石台上牽引力的影響,腳踏清風,輕鬆寫意地向山門掠去,山風吹拂,衣衫飄飄,少女舉止從容,彷彿不是在闖山門關,而是在閑庭漫步一般。

「是琴宗的宗主親傳弟子琴無心。」

有人認出了白衣少女的身份,山門一關,所有參加總宗會武的弟子都要參加,七玄谷的天才弟子也不例外,不過對他們來說,這山門關只是走個過場罷了,玉石台階上的幻陣對他們來說根本形同虛設。

「差距太大了1

一些人心中不可避免的產生了這樣的感慨,原本他們各自在所在的國家、家族中也都是佼佼者,帶著天才的光環長大,可是與琴無心一對比,完全沒有可比性。

這讓他們不免倍受打擊,而就在這時,又是兩個身影衝上玉台,他們雖然少了白衣少女的從容,但是速度更勝三分。

「姜薄雲,咱們比比誰更快1說話的青年身穿一身白衣,手持一把摺扇,容貌英俊,丰神如玉。

在他旁邊,則是一個十**歲的青年,身穿一身青衣,背後背著一把長劍,劍眉星目,神情冷毅,氣勢卓爾不群,此人是劍宗親傳弟子姜薄雲,而他身邊手持摺扇的英俊男子則是合卉子歐陽明。

兩人的速度形同鬼魅,只是幾息的功夫,便衝上玉石台階的中段,他們在這裡稍微滯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便繼續衝上了山門。

繼姜薄雲和歐陽明之後,又有一些實力強大的年輕俊傑脫穎而出,而那些實力弱的武者,只能勉強保持站立,一步步的挪動,這等速度別說在一炷香時間內抵達山門,恐怕日落之前都不一定到得了了。

琴子牙一行人中,林銘和凌森率先衝上玉石台階,踏入台階的上方,林銘頓時感到身體一沉,速度降了不少。

「七玄谷親傳弟子,果然有幾分真本事,這麼強大的重力,一般凝脈期武者都要受到極大的影響,可是那幾人卻能青雲直上……」

林銘這樣想著,重新調整體內的真元流轉,一股和風將他的身體托起,運轉金鵬破虛身法,林銘的身體變得輕如飄絮,輕鬆向山頂飄去。他的速度並不快,但卻從容無比,彷彿踩在雲朵上一般。

玉石台階的重力雖然恐怖,但是在風之意境和金鵬破虛的身法之下,根本形同虛設了。

相較林銘,凌森就沒那麼從容了,明顯他在以蠻力抗衡玉石台階的重力,不過他的速度卻不比林銘慢。

看著林銘閑庭信步的樣子,凌森心中暗驚,顯然林銘沒用什麼力氣,而他卻已經用了七成的真元,越是與林銘接觸,凌森就越發現林銘的深不可測。

周玉和梁龍眼看著凌森、林銘已經快看不見了,對視一眼,神色有些發苦,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看林銘那麼輕鬆,應該不是那麼難,至少應該有些竅門……」周玉這樣自我安慰著,一腳踏上了玉石台階。

這一腳下去,周玉頓時感覺身體如同灌了鉛一樣沉重,好在他早有心理準備,還不至於趴到地上,當眾出醜。

「這麼強的重力1周玉催動全身真元,速度依然慢得像老牛拉破車。

梁龍比周玉還不濟,在玉石台階上,他只覺得雙腿如陷泥沼,每走一步都要費上九牛二虎之力,眼看著前方一群年輕俊傑蹭蹭直上,他真想罵娘,這些傢伙還是人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