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四十一章群英薈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群英薈萃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很快就飛到了白玉石階的中段,這時,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在林銘耳邊響起,「小子,有點本事,倒是小看了你。」

林銘轉頭一看,卻見霍羅國的王武就跟在他身後不遠處,也是一臉輕鬆的樣子,顯然沒用全力。

「彼此,你也不算差。」林銘隨口道。

聽到林銘隨意的語氣,王武冷哼一聲,「看你囂張到幾時。」

臨近白玉石階的中段,武者的數量增多了不少,一些武者徘徊於此,前進緩慢。

林銘雖然發現了這種異狀,卻並沒有放慢速度,依舊勻速向山門掠去。

「使勁沖吧,我等著看你吃癟。」王武在心中詛咒,白玉石階的中段有一個小小的陷阱,若是一不留神,就會吃個暗虧,雖然以林銘的實力不至於就此失敗,但是能讓他出醜也是不錯的。

周圍的武者見林銘橫衝直闖到石階中段,也抱了幸災樂禍的心理,「這小子還不知道那裡有埋伏呢。」

「那裡就算是資深的凝脈期武者想過去也要做好充足準備,否則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人們用真元傳音議論著,以此來平衡他們被人超越后心裡的不爽。

林銘一腳踏過白玉石階的中間點,他早就發現這裡的不對勁了,即便是歐陽明和姜薄雲來到這裡的時候,也滯留了幾息的時間,沒有一口氣衝過。

「原來這裡有個獨立的幻殺陣。」林銘感覺石台上的陣符猛然亮了起來,一道道元氣流從陣法中射出。直射自己而來。

林銘靈魂力一掃,攻擊力大概相當於最弱凝脈期武者的全力一擊,雖然他擋下來不會有問題,不過能躲開當然更省力。

腳踏金鵬破虛的步伐,林銘的身體在風之意境的加持之下輕如無物,身體連動,元氣流的攻擊全部落空。因為速度太快,林銘的身體拉出了殘影,在密集的元氣流中遊走穿梭。幾息的時間,便把所有的元氣流攻擊全部避開了。

「全都躲開了?」

「怎麼可能躲開?就算是資深凝脈期武者來到這個關卡,也只能靠凝厚的真元硬抗攻擊。重力太強,根本就躲不及的。」

「好變態的身法,光論身法的話,絕不弱於七玄谷的天才,就是不知道戰鬥力怎麼樣了。」

幾個年輕俊傑紛紛議論,這時,一個白衣青年笑道:「你們錯了,他能躲開元氣流的攻擊倚仗的不是身法,而是強大的靈魂力,通過靈魂力預先探知元氣流的攻擊軌跡。提前計算好閃避落線,這人是一個靈魂力天才,我曾經在南華樓見過他出手,跟他同級的武者,哪怕是七玄谷的歐陽子云。一樣被他秒敗。」

「什麼?秒敗歐陽子云?原來如此,我聽說合歡宗的歐陽子云被人打了,原來就是他礙…」

在場的有不少七玄谷的弟子,歐陽子云被打成重傷的消息,他們已經知道,對其他六大分宗來說。看合歡宗笑話的機會他們當然不會錯過,所以歐陽子云重傷的消息早就傳遍七玄谷了。

一番議論之後,附近的一些武者都對林銘暗暗留心,尤其是凝脈初期以下的武者甚至開始考慮如果遇到了林銘要不要提前認輸,他們可不認為自己的實力比歐陽子云強。

過了玉石台階中間的關卡,之後再無阻礙,林銘一路青雲直上,很快就到達了山門,因為林銘有意隱藏實力,起步又稍晚一些,他到山門的時候,這裡已經站了七八十人了,九成以上是合歡宗弟子,三十六國和修武家族的人只佔了很小一部分。

林銘很清楚,能提前站在這裡的人,不一定就比還在玉石台階上的人強大,山門一關只要過關就行了,與他一樣隱藏實力的人大有人在,對很多不成名的武者來說,提前引起關注可是不太妙的事情,搞不好就成了眾矢之的了。

香很快就燃掉了四分之三,玉石台階中間的幻殺陣淘汰掉了大量的武者,很多人來到這裡后,直接被元氣流擊的七葷八素,好在這元氣流攻擊形態特殊,最多造成一些輕傷,不會致命,否則這一關就會隕落大量武者。

周玉和梁龍一路像老頭爬山一樣爬到這裡來,眼看著一個個比他們速度快得多的武者在這裡功虧一簣,兩人不禁對視一眼,臉上都是苦笑,他們也算明白了,琴子牙根本就是拉他們來湊足五人的名額,壓根就沒指望他們兩個能過山門關。

「怎麼辦,我們過不過?」梁龍看著前面兩個武者被元氣流擊飛,心中發,速度越慢的武者實力越差,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少有人能通過元氣流了,基本都是被擊飛的下常

周玉一咬牙,說道:「過!怎麼不過!都走到這裡了,就算明知過不去也要過,要是放棄的話,反倒折了自己的武道之心!不出天運國,不知道差距有多大,現在想想,我們真是坐井觀天1

天運國周邊四大修武家族的弟子,總是帶著一股淡淡的優越感,現在周玉卻明白了,別說他們這些修武家族的弟子,就算四大家族本身,放到整個七玄地區,也就是四隻小小的螻蟻罷了,方圓幾十萬里的距離,比他們家族更大,歷史更悠久的家族不知有多少。

一腳踩在玉石台階的中點,元氣流立刻籠罩下來,周玉和梁龍只是硬抗了幾下,便被擊飛了,跟他們一同飛起的還有其他幾個武者,有些人被擊飛一次,卻又爬起,再次前進。

也有的人被擊飛一次便放棄了,甚至還有的,沒有嘗試就膽怯了,因為他們清楚自己肯定是過不去的。

這一切都落在林銘的眼裡,那些一次次嘗試,一次次失敗的武者讓他心中感慨,曾幾何時,他也如他們一樣,為了一個努力一生都難以企及的目標,無數次的嘗試,無數次的失敗。

只為了渺茫的希望,卻賭上自己的一切,這就是武道之路。

包括神域在內的眾多位面,武者多如恆河沙數,而最終站在頂點的人卻屈指可數。

想要走到這一步,要有毅力,有天賦,還要有機緣!

而機緣只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否則得到了機緣也是無用。

七玄谷的三大谷主,依舊高高在上地站在靈舟之上,漠視下方努力攀爬的武者,就如同人類漠視螻蟻一般。

這時候,香卻是燒得越來越慢了,雖然只剩下四分之一,但其實還有兩尺半的長度,林銘估計,按照這個速度最少能燒小半個時辰的時間。

原來時間是足夠的,林銘突然明白,這山門一關,本身就是一場磨練,讓那些自我感覺不錯的年輕俊傑們明白他們與真正天才的差距,如果倍受打擊,放棄攀爬,他們也就失去了追尋武道的資格了。

這是一場大浪淘沙,留下來的人會得到一次心靈的歷練,而淘汰的人,卻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看了看身邊的那些已經登上山門的天才們,他們看向下方努力掙扎的武者們,目光中多少帶著一絲不屑,這種不屑的目光,對玉石台階上那些曾經也籠罩在天才光環中的武者,同樣是一種刺激。

一直習慣了高高在上的他們,幾時受過這種鄙視?

注意到這些天才的目光,林銘卻在心中感慨,這些人也只是在七玄地區才有資格被稱為天才,有資格露出這種不屑的目光,如果他們到了更高層次的地區,恐怕就只夠資格在玉石台階上攀爬了吧。

就拿牧千雨來說,十五歲凝脈,十七歲後天,二十二歲先天,如果是二十歲的牧千雨站在這裡,在場的所有天才,包括七玄谷三大谷主,都要黯然失色!

在林銘感慨的時候,面色潮紅的秦杏軒終於登上了山門,看到香汗如雨的秦杏軒,林銘欣慰的一笑,迎了上去,遞上了一瓶恢復真元的丹藥。

雖然是勉強過關,但秦杏軒的年齡,和她僅僅鍛骨中期的修為,卻足夠讓人震驚了。

小半個時辰之後,山門關最終結束了,很多武者累倒在了台階上,任憑他們如何努力,卻始終無法踏上山門。梁龍和周玉終究也沒能過關。

最終剩下來的武者只有二百餘人,淘汰率接近六成,這二百人中,七玄谷的弟子佔了七成多,三十六國和十六修武家族只剩下來了寥寥幾十人,甚至許多凝脈初期的武者也被淘汰了,他們過不了元氣流一關,那些元氣流,每一道都相當於最弱凝脈期武者的全力一擊,接連幾十道元氣流,實力不強的凝脈初期武者根本抗不下來。

天運國剩下凌森、林銘、秦杏軒三人,在三十六國中脫穎而出,要知道將近半數的國家顆粒無收,只有霍羅國、敬嬋國這樣有十個名額的大國,才能剩下三個弟子。

天運國原本在三十六國中也就是排中游水平,本次會武能有這樣的成績太讓人意外了。

至於十六修武家族,情況比三十六國稍好一些,古老家族一般會有一個重點培養的弟子,因此基本上至少能剩下一人,一些稍大一些的家族則能剩下兩三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