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四十三章青虹仙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青虹仙子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我想什麼呢,怎麼可能會是她……」林銘自嘲的搖搖頭。

牧千雨是頂尖四品宗門神凰島聖女的聖女,將來應該繼承掌門,那就是受無數人敬仰的人間仙子,而自己還是一個尚未正式突破的凝脈期的無名小卒,這差距猶若雲泥,牧千雨大概也就是在閑暇之餘關注一下自己,怎麼可能親自來七玄谷一趟,看這麼無聊的比斗……

在林銘看來,聖女大概就是掌門繼承人一類的人物,地位當然尊貴,事實上,他還是估計的不足,神凰島聖女要比神凰島掌門還要稀少。

神凰島掌門百年一換,之後退居太上長老,而聖女大概五百年一出,並不是每個掌門都是聖女。

神凰島的主支是上古鳳族牧家,聖女也只會出在牧家,牧家陰盛陽衰,人丁稀少,很多神凰島弟子雖然姓牧,但其實只是賜姓牧而已,並非真正的牧家子弟。

每過數百年,牧家會出一個體內有鳳鳥血脈的女子,有逆天的七品天賦,這才是聖女。也只有聖女能召喚屬於自己本命聖獸,比如青衣蒙面女子坐下的朱雀,其實是上一任聖女屍解后留下來的。

鳳鳥的壽命比人要悠長許多,有些鳳鳥會在主人死後,繼續留在神凰島數百年至數千年的時間,這麼多年來,神凰島也不過有三隻朱雀,一隻青鸞而已。

其中的一隻朱雀便是牧千雨的,而那隻青鸞則是牧千雨的孿生妹妹牧冰雲的。

聖女五百年一出,有極少的概率會出一對孿生姐妹,那便是一隻朱雀,一隻青鸞。出現這種情況,便是神凰島罕有的盛世,如果把握好了,神凰島甚至可以升級為五品宗門。

「不知仙子怎麼稱呼?」

史宗天站在靈舟上在前方帶路,朱雀緩緩的跟隨著,青衣蒙面女子輕聲說道:「本宮牧青虹。」

「原來是青虹仙子。請。」

說話間,靈舟已經落下,史宗天招呼著牧青虹來到主殿,至於孔雀山的人,直接被他晾在了一邊。不過孔雀山也沒什麼好說的,實力差距整整一個級別,他們孔雀山的宗主去了神凰島,也就是勉強混個長老噹噹,而且還是外門中不重要的長老。

在三品宗門。先天便是長老。旋丹境未必有,有也只是鳳毛麟角的一兩個,而在頂尖的四品宗門,旋丹境才能做長老,這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牧青虹與史宗天並排坐在主殿的主席上,俯視著下方廣常大致掃了一下廣場上年輕俊傑們的修為,牧青虹微微蹙眉。

「一個三品宗門。真的有值得千雨給這麼高評價的天才么?」牧青虹心中自語。

牧青虹是一個孤兒,因為天資出眾。從小被神凰島收留,賜姓牧,後來牧千雨被選為神凰島聖女,牧青虹便被指派下來輔助她。

牧青虹年長牧千雨十九歲,伴隨著牧千雨一起長大,兩人一直以姐妹相稱,關係非常好。在一個月前,牧千雨回到神凰島,讓牧青虹前往七玄谷一趟,關注一個叫林銘的年輕人,並稱對方是少有的天才,將來必成旋丹,且不是普通的旋丹高手,如果他將來願意幫助神凰島,那麼神凰島衝擊五品宗門的把握又大了一些。

這個評價,簡直高的離譜,可以說,牧千雨已經將林銘當成了與自己同等級別的天才了。

「十五六歲的年齡,修為隨時可以突破凝脈期,實力超過同級武者,身負罕見的武意,體內擁有奇異的血脈,至少不次於千雨體內的朱雀血脈,體制特殊,氣血強大,還掌控了紫蛟神雷……」

牧青虹回想著牧千雨對自己說過的這些信息,如果描述沒錯的話,這等人物放在四品宗門也是頂尖天才了。

這時候,小組賽已經開始了,牧青虹看了一會兒之後,一時也沒有發現用雷的武者,她故作無意地說道:「史谷主,這十個賽場上的年輕俊傑們,都出自哪些分宗或者國家呢?」

牧青虹知道林銘來自天運國,只要確定了天運國所在的賽區,她相信很容易就能把林銘找出來。

聽了牧青虹的疑問,史宗天心中古怪,對方對這次七玄谷會武的興趣太濃了一些吧,難道她在找什麼人?

神凰島不至於來七玄谷挖人吧……

應該不會,天賦最好的弟子,比如劍宗的姜薄雲,琴宗的琴無心,他們自小就在分宗長大,一直學習的分宗核心功法,如果背叛師門投入神凰島的話,轉修神凰島功法得不償失。

再說了,神凰島的功法也不適合男子修鍊。

雖然不太情願,但是史宗天還是介紹了各個賽區武者的出處。

「第六賽區么?看起來倒沒有什麼特別的……」

此時在第六組的賽場之上,已經進行到了第三輪比賽,台上站著霍羅國的王武,他對手是來自二品修武家族的周峰。

周峰的修為是鍛骨巔峰,能以鍛骨巔峰的修為站在這裡的,周峰自然是能越級戰鬥的天才。

「五招之內擊敗你1王武抽出長劍,根本沒把周峰放在眼裡。

「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我看你怎麼擊敗我1

周峰也是一個傲氣的人,被王武如此一說,頓時怒了,對方不過凝脈中期,卻如此猖狂。

比賽一開始,周峰就使出壓箱底的絕招,他也明白王武絕非等閑之輩,所以上來便全力以赴。

一招周家絕學被王武接下,而後王武連出三劍,逼得周峰險象環生。

第四劍,王武破開了周峰的護體真元。

第五劍,王武擊飛周峰的兵器,一腳踢在周峰胸口,直接把他踢得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防護罩上。

「第三場,王武勝1裁判一邊宣布,一邊多看了王武幾眼,心中暗道,三十六國出身能有這種實力確實不錯,進前百是穩的,作為三十六國的武者,能進前百就足以自傲了。

五招內擊敗周峰,王武傲然地看向林銘,目光中帶著幾分炫耀和挑釁之色,「還有十幾場,就是我們的對決了。」

林銘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轉頭看了一下賽程表,確實如王武所說,他們的賭鬥很快就要開始了。

霍羅國天池,聽說其中蘊含的天地元氣無比純凈,是一個完全沒有副作用的靈池,真是期待得很。

「第四場,林銘對陳瀟。」

這是林銘的第一場比賽,他的對手陳瀟來自七玄谷陣宗,修為凝脈初期,在上一屆總宗會武中排名一百五。

一百五的排名聽起來不算靠前,不過那時他的修為還僅僅是鍛骨巔峰,如今又過了三年,他的實力已經大大提高,而排在他前面的弟子,有一半因為年齡原因已經不能參加總宗會武,可以說,陳瀟這一次進前百是穩的。

牧青虹遠遠的關注著這場比賽,到目前為止林銘是第六組比較符合牧千雨描述的少年,年齡看起來十六七歲,修為鍛骨巔峰或是凝脈期也符合。

牧青虹就等著對方拿出武器來,如果是槍,那就不會錯了,或者等林銘用出雷系真元,那也差不多可以肯定。

正好林銘對手的實力也算湊合,至少入得了牧青虹的眼,只等看林銘如何。

在擂台上,陳瀟手中拿著一桿小巧的陣旗,笑著望向林銘。「鍛骨巔峰能站在這裡已經不錯了,可惜你太不走運,第一場就碰到了我。」

陳瀟根本就沒把林銘當成對手,他本身就是能越階戰鬥的天才,碰到凝脈中期的對手才值得他認真,至於這種修為比他還低的,那就是一招的事情。

「嗯?」陳瀟話還沒說完,卻見到林銘已經閉上了眼睛。

這傢伙什麼意思,藐視我么?陳瀟皺著眉,本來還想隨意一招打發掉林銘,現在看對方如此囂張,他便想著給林銘一個教訓。

「比賽開始1

隨著裁判話音剛落,陳瀟揮舞著陣旗,一連串的陣符在他手中流轉,五顏六色,煞是好看。不過只要陳瀟的陣旗一動,這些漂亮的陣符就會化成殺人的利器。

相比陳瀟的一連串動作,林銘只是簡單地睜開了眼睛。

「轟1

無數的幻象湧入陳瀟的腦海,陳瀟身體一震,瞳孔失去了焦距,身體軟軟的倒了下去。

林銘轉身走下台,坐在擂台周邊觀看比賽的觀眾都是愣住了。

「嗯?怎麼回事?」

「那個叫林銘的武者根本就沒出手啊?還是他出手太快,我沒看清?」

「是沒出手,只是一個眼神就倒了……」

「怎麼可能?」

因為是小組賽,林銘所在的六組又沒有七玄谷親傳弟子,所以周圍的觀眾並不多,大多數觀眾只是位高權重,本身武道修為並不怎麼樣,根本看不出比賽的玄機來。

「竟然是靈魂攻擊……」牧青虹秀眉微蹙,牧千雨並沒有提過林銘的靈魂攻擊,他本來指望林銘出槍或者是出雷系真元,卻不想林銘一次靈魂攻擊就鎖定了勝局。莫非林銘的靈魂攻擊比他的槍術更厲害?又或者,剛才那個對手,根本就不值得他出槍?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