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四十四章嶄露頭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嶄露頭角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原來如此,前幾天傳的沸沸揚揚的靈魂力天才看來就是他了。」在選手區,一個帶著半邊銀色面具的青年喝著茶水,悠然地說道,看他的神態舉止,根本就沒把這小組賽放在心上。他帶著的面具很奇特,只遮了鼻樑右邊的小半邊臉,從露出的面孔來看,倒是一個略帶陰柔氣息的俊美男子。

面具年輕人也確實有自傲的資本,他的修為達到了凝脈後期,是七玄谷幻宗的核心弟子,也是第六組的種子選手之一。

七玄谷的核心弟子與普通弟子實力差別極大,核心弟子本身天賦就好,加上充足的資源,實力往往比普通弟子高出數倍來。

「怎麼,大哥對這小子有興趣?」在面具青年身邊,一個青年拎著茶壺,隨時給面具年輕人倒水,一副殷勤之極的樣子。

「他還不值得我感興趣,只是我恰巧也懂靈魂攻擊,正好拿他練練手。」

「大哥太瞧得起他了,大哥對一個鍛骨巔峰的小子動用的靈魂攻擊,實在是殺雞用了牛刀了。」青年抓住時機拍馬屁,這青年只是七玄谷的普通弟子,七玄谷供給普通弟子的資源跟核心弟子根本就沒得比,於是很多普通弟子就抱上了核心弟子的大腿,指望從他們指縫中漏出來一點,也夠他們用一陣了。

「嗯?該我上場了。」

面具男子聽到裁判叫自己。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走上擂台。看到對手之後,他眼睛一亮。

真走運。第一場比賽就遇到一個美女,而且年紀這麼小,修為又這麼高,真是極品。

「在下幻宗碧庭花,美女你是自己認輸呢?還是我請你認輸呢?」碧庭花笑眯眯的說著,眼前的少女只有鍛骨中期的修為。比他差了一個境界還多,怎麼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秦杏軒咬著牙,她沒想到自己一上來就遇到這麼強的對手。

「杏軒,認輸1

在台下。林銘喊道,林銘大概能估計出秦杏軒的實力,最多戰勝凝脈初期的對手,遇到凝脈中期的武者都打不過,何況對方修為達到了凝脈後期,而且不是普通的凝脈後期。

輕吐一口氣,秦杏軒有些不甘的說道:「我認輸。」

「碧庭花勝1

裁判宣佈道,打都沒打就輸掉比賽,秦杏軒多少有些沮喪。

林銘輕輕拍了拍秦杏軒的肩膀,說道:「沒什麼好沮喪的。你才十五歲,時間有的是,三年之後就是你的舞台了。」

「嗯。」秦杏軒點了點頭,心情好了一些。

碧庭花原本還有些遺憾,看了看林銘,又看了看秦杏軒,他突然咧嘴笑了,這兩個人之間好像關係不簡單,這下更有意思了。當著美麗少女的面打得她的情郎落花流水,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有趣的呢?

碧庭花走下台來,他的跟班小弟,立刻迎了上來,滿臉堆笑地說道:「恭喜庭花大哥旗開得勝。」

「一個小女孩而已,連她都贏不了我還比什麼,不過這個小姑娘天賦還真是不錯,放在七玄谷核心弟子中也是一流的,恐怕會提前被招入總宗了。」

碧庭花正想著,裁判宣佈道:「第六場,錢小虎對凌森1

錢小虎正是碧庭花身邊這個殷勤倒茶的跟班,雖然這傢伙專註於溜須拍履修為也不算太差,達到了凝脈初期,能通過山門關證明他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聽說輪到自己上場了,錢小虎興奮的站了起來,「大哥,該我了,小弟去去就來。」

碧庭花本來不怎麼看好錢小虎,掃了一眼錢小虎對手的修為他卻愣住了,鍛骨初期?不是吧,他是怎麼通過山門關的,莫非是擅長身法的武者?

山門一關,身法專精的武者占很大優勢,有些實力一般的武者,靠著頂級的身法也能矇混過關。

「哈哈,大哥,我運氣太好了,遇到一個鍛骨初期的傢伙,而且還是出自三十六國的,估計這傢伙只擅長身法吧。」

錢小虎還沒上場,勝利就已經寫在了臉上,相差整整一個境界,對方還是來自三十六國的武者,根本毫無壓力。

「比賽開始1

裁判話音剛落,錢小虎便一爪向凌森抓來,想要速戰速決,以凝脈初期的修為,如果不能秒敗一個出身三十六國的鍛骨初期武者的話,那就太丟人了。

小弟也要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沒有哪個大哥願意收一個廢物當小弟。

面對錢小虎的一爪,凌森步履沉穩,連背上的重劍都沒拔,氣勢爆發,鋪天蓋地的殺機蔓延開來,擂台上的空氣頓時黏稠的猶若實質,殺戮領域開啟!

錢小虎只覺得周圍景色一變,他彷彿來到了血池地獄,面對無數的修羅厲鬼,怪叫著向自己衝來。

像錢小虎這樣專註於溜須拍馬的人本來武道之心就不怎麼樣,怎麼可能破開凌森的殺戮領域?

錢小虎心神一亂,腳步慌張,劍法也破綻百出,事實上,現在他根本就看不到凌森在哪裡,周圍全是修羅厲鬼。

凌森隨意的一步踏到錢小虎身前,一拳擊出。

「轟1

錢小虎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防護罩上,摔了個七葷八素。

「第六場,凌森勝1

裁判深深的看了凌森一眼,這凌森給他的驚訝比林銘還多,實質化的殺氣凝結成領域,竟然能夠將殺氣利用到這種程度,難以置信。

鍛骨初期,輕鬆戰勝凝脈初期的對手,雖然那錢小虎實力一般,但畢竟是七玄谷弟子,比起一般三十六國的凝脈初期武者要強出不少的。

觀眾都有些發懵,怎麼回事?那錢小虎是耍猴的么?怎麼眼睜睜的看著對方一拳把他砸飛?

錢小虎從地上爬起來,面色蒼白的跑下場去,想起剛才的紛亂幻象,他都害怕,他再也不敢面對凌森了,簡直就像是在跟修羅魔鬼戰鬥似的。

「老大……我……」錢小虎驚魂未定,輸給一個鍛骨初期的武者,他自己也覺得抬不起頭來。

碧庭花沒理會錢小虎,只是看著台上的凌森,一隻手摸著下巴,「三十六國的武者越來越有意思了,我倒是小瞧了他們。」

比賽一場一場的進行,一組二十一人,每個人會面對十五場比賽,最後以勝場的多少來決定出線者,直到第十二場比賽的時候,林銘的眼睛一亮,「原來六組也有這樣的高手。」

六組沒有七玄谷親傳弟子,林銘本以為碧庭花就是最強的一人,現在他卻看到了一個真正的高手,修為凝脈巔峰,而且他本身的氣勢就讓人心驚,就像一把絕世寶劍一般立在擂台之上,他的眼神就如同劍光,直刺人心,作為他的對手,哪怕只是與他對視,都要頂住莫大的壓力。

「劍宗姜瀾劍,請指教1姜瀾劍雙手握住劍柄,行了武者的決鬥禮,之前他一直在其他賽區觀看值得他注意的幾個對手,而六組在他看來,雖然有林銘、碧庭花幾個還算不錯的高手,但這兩人根本不足以做他的對手,所以也就沒什麼好關注的了,一直到他的比賽,姜瀾劍才出現。

「請……請指教。」姜瀾劍的倒霉對手是出自霍羅國的一個凝脈初期武者,他此時一張臉就像是霜打的茄子,還沒戰就已經在心裡放棄了。

「比賽開始1

裁判一聲令下,那霍羅國弟子猶猶豫豫的舉起了手,「我……我認輸。」

明知打不過,就不必自取其辱了,若是實力相差不大,還能拼一拼,得到一些經驗,現在實力差距猶如天塹,打也是被秒,學不到任何東西,還不如留著精力對付接下來的比賽。

「姜瀾劍獲勝。」裁判沒有任何意外。

姜瀾劍轉身下場,臨走前瞥了林銘一眼,但也只是目光一掃,腳步都未停頓一下,便獨自離開了。

「姜瀾劍,雖然不是親傳弟子,但論實力也不比親傳弟子差太多,論戰鬥力,七玄谷的劍宗一直是所有宗門最強的,我倒是很期待著與姜瀾劍交手……」林銘心中燃起了戰意。

……

「第二十一場,林銘對王武1

終於輪到林銘與王武的賭鬥了,隨著裁判的宣布,觀眾席上的琴子牙和羅姓中年人也打起了精神,兩人本來就坐的不遠,聽到裁判的宣布,兩人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隱隱的笑意。

琴子牙看了一眼便轉過頭關注賽場,羅姓中年人摸著下巴,心道:「我承認我是低估了林銘,不過想要勝王武卻不是那麼容易的,等著看吧。」

林銘秒殺掉這次有希望衝擊前百的陳瀟后,王武也收起了輕視之心,他的修為也不過比陳瀟高一級而已,面對林銘必須謹慎,否則一不小心會陰溝裡翻船。

比賽還沒開始,王武就將真元凝聚到體外,形成了一層實質化的光膜,真元化形這等技巧,對王武來說自然算不得什麼。

「哦?防禦靈魂攻擊的真元屏蔽,沒想到你練了這種招式?」

「哼,既然敢接受你的賭鬥,我當然對你有幾分了解,當初在南華樓你用靈魂力擊敗歐陽子云,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又怎能沒有防備1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