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四十五章秒敗王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秒敗王武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靈魂力攻擊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會有奇效,在兩者實力修為相差不大的情況下,可以秒殺,但是如果專門針對靈魂攻擊,早作準備,就不至於如此。

不過一般武者不會專門去修鍊這方面的武技,因為靈魂力攻擊太少見,武者在先天以後才會開始練靈魂,先天之前,只修真元和**。

「嘿,這下有意思了,這個王武竟然有專門針對靈魂攻擊的武技,看林銘怎麼辦?」

「估計林銘的其他攻擊手段也不多,他年紀不過十六七歲,靈魂力攻擊難學難精,光這一項就夠學了,他哪有精力再學別的招式。」

「據傳林銘可以控制一些雷霆,就是不知道他的雷系契合度怎麼樣,如果高一點的話,還有點作用。」

人們紛紛議論著,林銘和王武兩人都已嶄露頭角,這一戰吸引了不少觀眾,其中包括了不少其他賽區的武者,現在差不多已經確定林銘和王武都會出線,將來指不定就會碰上,提前了解一下對手的實力是很有必要的。

……

擂台上,比賽已經開始,但是王武卻沒有動手,反而加重了他的防禦烏龜殼。

「靈魂攻擊無效,我看你還怎麼跟我斗1王武狠厲的說道。

「看來你對臨時抱佛腳的靈魂力防禦很自信。」林銘依舊沒有出槍,既然大家都以為他是靈魂攻擊的天才,他便順水推舟。已經打定主意在遇到靈魂力對付不了的高手之前只用輪迴武意作為攻擊手段,這不單單是為了隱藏實力,更是為了通過不斷的使用,加深自己對輪迴武意的理解。

隨著林銘距離後天、先天越來越近。遲早要修靈魂,如果到時候再參悟與靈魂有關的輪迴武意就有些遲了,如此鍛煉使用輪迴武意的機會,他自然不會錯過。

王武的臉漲紅了,他冷聲道:「就算我不用靈魂防禦,憑藉我的修為,我也不會怕了你1

話音剛落,王武從須彌戒中抽出了一長一短兩把劍。長劍右手正握,短劍左手反拿。

「雙劍流?」

台下觀眾都覺得眼前一亮,沒想到王武在之前的戰鬥中還留了這一手,雙劍流比單劍更難練。一旦練成威力自然不可小覷。

「雙劍合璧1

王武渾身真元急速運轉,一長一短兩把劍都迸發出了深邃的紫光,劍芒肆意。

王武踏前一步,右手長劍刺出,左手短劍搭在長劍劍刃之上。一股凌厲的氣息破空而出。

眼見王武雙劍刺來,林銘一動不動,眼中黑芒一閃,輪迴武意發動。

「轟1

王武身體如遭重擊。他灌注在劍身上的劍氣,因為失去了靈魂力的支撐。一散而光。

王武臉色蒼白地倒退出去,心中驚怒交加。對方的靈魂力簡直如錐子一樣,雖然穿過他的靈魂力防禦之後被大大削弱,可是卻依舊讓他精神之海巨震,剛才那一時間,他看到了無數的幻象,差點在幻象漩渦中迷失自我。

最糟糕的是,精神之海一遭重擊,他就控制不住真元,什麼華麗的武技都是白扯了。

「必須增強靈魂力防禦,可是我的真元有限,靈魂力防禦增強了,攻擊力自然就弱了,真元不足,能催動那一招么?」

「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這麼多了。」王武咬了咬牙,全身真元催動到極致,一長一短兩把劍在手中急速旋轉起來。

「雙劍漩渦1

真元凝聚著氣流迴旋起來,一個黑色的漩渦從雙劍之間脫胎而出,肆意的旋轉著,越來越大,一股邪惡森寒的氣息,從渦眼中不斷散發出來。

然而當王武想把這雙劍漩渦揮出去的時候,他卻完全驚呆了,他周圍的觀眾全部消失了,他獨身一人站在一個無邊空曠的空間,在天空之中,懸挂著兩輪巨大的黑色漩渦,透過漩渦,他彷彿看到了深邃的虛空和無盡的宇宙。

相比這兩輪漩渦,他的雙劍漩渦簡直不值一提。

在那一剎那,王武的心神出現了一絲恐懼和恍惚。

靈魂力對決,瞬息致命,一旦心靈出現破綻就會瞬間落敗。

「蓬1

王武體表的靈魂力防禦膜破碎開來,無數紛亂的幻象湧入王武的大腦,充斥著他的精神之海,他與外界的聯繫已經完全被切斷了。

「呯1

「呯1

隨著兩聲金屬撞擊岩石的清脆響聲,王武的雙手劍掉落在地上,他雙目獃滯,臉色蒼白,口吐白沫,片刻之後,便軟軟的倒了下去。

這一戰,他敗得徹徹底底。

隨著王武的落敗,羅姓中年人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琴子牙遠遠一拱手,淺笑著用真元傳音說道:「謝謝羅府主慷慨贈送天池,承讓了。」

聽起來禮貌的話語在此時此刻卻充滿了諷刺的意味,落在羅姓中年人耳中只覺得刺耳之極,王武竟然只出了一招半就落敗了!而林銘卻動都沒動,只是看了王武兩眼。

怎麼可能,鍛骨巔峰擊敗凝脈中期,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凝脈中期,放到七玄谷都沒幾個人能做到,這個叫林銘的傢伙到底是幾品靈魂天賦?

六品中等?或是只存在在典籍中的六品上等?

六品靈魂天賦比六品習武天賦更加難得,達到六品上等簡直無法想象!

「林銘獲勝1

裁判及時宣布,擊敗王武之後,林銘已經在第六組脫穎而出,僅次於姜瀾劍和碧庭hu,出線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這林銘太可怕了,連凝脈中期都被他用靈魂力擊敗,那凝脈後期呢?」

「凝脈後期……總不可能吧……要是再越一級的話,七玄谷的天才還不都被比下去了,就算那些親傳弟子在鍛骨巔峰的時候也不敢說能擊敗凝脈後期的高手吧。」

「那不一樣,他是靈魂力攻擊,走的詭道,並非正途,雖然現在有奇效,但以後會遇到很大的瓶頸,特別是到了先天之後,大家都開始修靈魂,誰的靈魂強度也不弱,那時候他的靈魂攻擊就沒用了。」

「那也得先到先天才行啊,在場這二百多名天才有多少能到先天?二十分之一?三十分之一?反正我是不準備跟這個變態打了,遇到了我就棄權,我才凝脈初期,估計也是被秒殺的結果,我還是留著力氣對付別人吧。」

說話的這名七玄谷弟子的想法代表了不少武者的心思,反正小組賽有十個出線名額,很多沒有把握戰勝林銘的武者準備遇上林銘就棄權。

……

遠在天玄山主殿的牧青虹,自然全程關注了這一戰。

她現在已經基本確定,那個精通靈魂攻擊的少年就是千雨所說的林銘,除非林銘沒有來參加七玄谷總宗會武。

「這個林銘,到現在還沒出武器,雷系真元也沒出,他看來是準備衝擊第一了吧。」

這一路觀察下來,七玄谷有幾個弟子在牧青虹看來還是很不錯的,林銘想要以十六歲的年齡戰勝他們可不容易。

「小小年紀,倒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連聽過千雨描述的我都不知道他有多少底牌……」

此時,天運國七玄武府——

半年一度的武府考核剛剛結束,一批幸運兒進入了七玄武府,他們都是天之驕子,可謂是春風得意馬蹄疾,只要不出意外,他們畢業后都會有一個好去處,願意從軍的,以後至少是個千夫長,不願意從軍的,留在大家族也能混到一個客卿。

無論哪一種,為家裡爭光的好事,而且收入也高的離譜,普通人家辛苦勞作一年也不過掙幾兩金子,而他們卻可以輕輕鬆鬆一年賺百兩黃金。

想到日後幸福的生活,這些帶著天才光環長大的年輕弟子不禁躊躇滿志起來。

按照慣例,新入學的武府弟子需要在教官的帶領下參觀萬殺陣和排名石,這也是為了讓他們看到排名靠前的天才,激勵這些弟子好好修鍊。

還未走到排名石,他們看到有不少人聚在一處類似於神廟一般的建築中忙忙碌碌,在這建築旁邊,還有一個衣著華貴的年輕人坐在一旁,在等待著什麼。

「那是什麼?」一個十六歲的小女生指著神廟中央的一個古怪的祭壇,在祭壇周邊,鑲著一圈晶瑩剔透的水晶寶石「好漂亮的水晶。」

小女生眼睛放光。

「什麼水晶,那是真元石,價值一千兩黃金一顆的純凈真元石1不少武府弟子出自大家族,自然見識非凡。

「一千兩黃金一顆,這麼多顆,豈不是幾萬兩黃金了1小女生捂著小嘴,在民眾每年收入普遍不過十兩黃金的情況下,幾萬兩黃金實在是一個無法理解的天文數字。

「嗯……不知道是什麼法陣,用這麼多真元石,太奢侈了吧……」說話的少年抿著嘴巴,他雖然出自大家族,但是看到一個法陣用這麼多真元石,也覺得心疼。

「是傳音法陣。」就在這時,領路的中年教官開口了「從七玄谷總宗連到我們這裡的傳音法陣,相隔幾十萬里距離傳遞消息,傳遞一次就要消耗掉三十六顆真元石。」

「什麼?傳遞一個消息就要這麼多真元石?」即便是那些出自大家族的弟子也是驚呆了,傳遞一個消息幾萬兩黃金,開玩笑吧!

這什麼消息啊?聽了能當皇帝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