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四十八章第二輪開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第二輪開賽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夜空中飄著雪,寒風凍骨,太子楊林披著厚實的紫金披風,一隻手扶在靠背椅子上,耐心地等待著。

其實即便楊林不守在這裡也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只要總宗會武的戰報傳到,立刻就會用上千張傳音符傳遞給各方重要人物,第二天還會謄抄在京城邸報上,公布到整個天運城。

可是楊林還是執意親自等在這裡,除了琴子牙之外,沒有誰比他更關心林銘的成績了。

林銘已經跟他的命運緊緊的綁在了一起,歐陽荻花已死,只要林銘的影響力再進一步,他就差不多贏了。

在神殿的外面,還有一些七玄武府的弟子也在等著,其中很多是今天才通過考核進入了七玄武府的新生們,白天洪熙所說的一切給了他們極大的震撼,他們冒著嚴寒守在這裡,正是為了見證這很可能是歷史性的一刻。

總宗會武的成績如何,對天運國來說不單單是武學界的榮耀,也有著極為重要政治意義,武者的實力代表了國力,年輕武者取得亮眼的成績也是國力的體現,如果成績達到了七玄谷的標準,那麼七玄谷撥給天運國的資源也會增加許多。

七玄谷雖然是個十足的吸血鬼,但它也不會做殺雞取卵的事情,如果一個國家能證明自己的價值,七玄谷很願意將它培養起來,比如霍羅國、敬嬋國,還有十六修武家族中的張家都是如此。

總而言之,七玄谷要的是資源利用最大化。它不會在廢物身上浪費一丁點資源。

冬天日落早,加上天上有雲層有些厚,一更時分,天已經黑了,祭壇旁有丫鬟點上了燭火,用燈罩罩住,在這樣的寒風中。不會武功的丫鬟們即便穿得再多也暖和不起來。

即便隔了燈罩,燈火還是飄忽不定,零星的雪花落進去。化成小水珠沾濕了燈紙。

就在眾人等得焦急的時候,傳音法陣突然轉了起來,三十六顆真元石一一亮起。

楊林當即站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傳音法陣,豎耳傾聽。

與傳音符不同,傳音法陣可以直接發出聲音,所有人都能聽到,在陣光達到最亮的時候,裡面傳來了琴子牙的聲音。

「秦杏軒以兩場之差,止步小組賽。」

「凌森勝十二場,輸三場,以小組第六的成績出線,進入前百名。」

「林銘……全戰全勝。小組第一出線,進入前百名1

即便是素來平靜的琴子牙,說到林銘的成績,聲音也有了一絲輕微的顫抖。

全戰全勝!

這等榮耀,自從天運國七玄谷成立以來都不曾有過!

作為三十六國中排名中等的國家。每兩三屆總宗會武能有一個進山門關的,就已經是值得慶幸的事情,至於天運國土生土長的弟子進入山門關的,更是十五年未有了!

而這一次,林銘、凌森、秦杏軒三人入山門關,林銘、凌森兩人小組出線。

更讓人激動的是。林銘以全勝出線!

這是何等的榮耀,即便是霍羅國也不曾取得這樣的成績。

「全戰全勝?真的是全戰全勝,林銘這下可創造了天運國的記錄了1天之府長老孫司蕃哈哈大笑,他大概是七玄武府中與林銘私人關係最好的長老了,當初他力挺林銘為新生考核第一名,現在想起來,孫司蕃都覺得這是自己這輩子做出的最明智的決定了。

相比哈哈大笑的孫司蕃,楊林卻已經坐回了椅子上,不過此時他椅背上還在微微顫抖的手卻顯示出了他內心的興奮和激動。

楊林絕對是在場所有人中最激動的一個,如林銘這樣武道之心堅強的人,不會失信負義,也就是說,只要不出意外,他就會幫助楊林順利繼承大統。

楊林等這一天已經太久了,人人看著他做太子光鮮,卻沒有多少人能體會到楊林內心的痛苦和恐懼,皇位之爭,一旦開始就無法退縮,否則就是萬劫不復,甚至他母后和妹妹的命運也跟他捆綁在一起。

每天都在走鋼絲,提心弔膽地生活著,如今,他終於看到了曙光,又怎能不激動?

得到了消息的七玄武府弟子已經在歡呼了,會冒著寒風站在這裡等的,都是以林銘為偶像的年輕武者,林銘的榮譽,他們自然不會嫉妒,只會崇敬。

「呼!呼!呼1

幾十張傳音符同時點燃,將消息迅速傳遞出去。

還有些因為距離較遠,用的是連環傳音符。一般的傳音符只能傳不足百里的距離,大宗門用的高等級傳音符可以傳數千里,數萬里,這種傳音符,天運國自然不會有。

一批傳音符燒完,又是第二批!

在黑夜之中,傳音符的火焰愈發絢爛斑斕。

楊林深吸一口氣,看著這些燃燒的火焰,突然覺得它們是那麼的美……翌日,天玄山——

新的一天,新的賽場,相較昨天,今天的比賽要少的多,卻也要激烈的多。

依舊沒有經過抽籤,所有的比賽由裁判安排,根據各選手的實力表現,重新分組,已經比過的不會再比,實力強大的種子選手也不會提前相遇。

林銘被分在了第七組,這一組只有十人。

十人當中赫然就有陣宗親傳弟子方啟。

除此之外,還有幻宗的碧庭花。

十人的小組,每名弟子要進行八場比賽,只會錯過一人,這次林銘和碧庭花的一戰很難避免了。

如林銘和碧庭花這樣的兩強相遇,也在許多賽區上演著,每個小組通過最終成績,決出第一梯隊三人,第二梯隊三人,第三梯隊四人。

十個小組,第一梯隊總共有三十人,這三十人雖不說就是前三十,但誤差也不會太大。到時候進行循環賽,以積分定成績,第一梯隊的第一,就是本次總宗會武的第一。

第二梯隊的也會進行循環賽,最終排名前十的,有資格再與第一梯隊排名靠後的弟子比過,如果贏了還可能進前三十,不過想進前二十基本沒希望了。

第三梯隊與第二梯隊大同小異,可以說,這一次小組賽非常關鍵,將直接決定參賽弟子的成績段。

能否鯉魚躍龍門在此一舉!

想爭前二十,至少進入第一梯隊!

這個時候,除非是親傳弟子級別的天才,否則根本沒法隱藏實力,第一梯隊只有三個人,扣除一個肯定佔據第一的種子參賽者,其實只有兩個名額可爭。

九個人爭兩個名額,而且這九人還都是經過層層篩選的天才,競爭之激烈可想而知!

「第一場!靜嬋玉對紫玲。」

隨著裁判的宣布,一個衣衫飄飄的女子展開身法落到了擂台之上,如仙子凌波一般。女子臉上蒙著薄紗,但依稀還可以看到她的容貌,雖不算驚為天人,但卻帶著一股神秘的氣質,讓人著迷。

秦杏軒微微一怔,低聲對林銘說道:「那個靜嬋玉就是敬嬋國的那一對兄妹中的妹妹,他們兩兄妹被人稱為敬嬋雙子,名頭比你還盛。」

敬嬋國極為神秘,其實力說是三十六國第一也不為過,敬嬋國子民全部信仰一個名為嬋女的女神,在敬嬋國,神權凌駕於皇權之上,皇帝即位,需要敬嬋教教皇加冕。

林銘猜測,這個叫嬋女的「神」極有可能與南疆的巫神一樣,是古代出現的某位大能,她飛升神域之後留下了一些傳承,福澤子孫,所以才有了如此強大的敬嬋國。

敬嬋雙子奪三十六國第一的賠率都是一賠二,林銘當時是一賠六,後來林銘贏了煉器宗的孫東,賠率降到了一賠三,還是沒能蓋過敬嬋雙子。

這讓林銘對這對兄妹也有了好奇之心,他們到底有什麼不凡之處?

看到靜嬋玉上場,場中不少人騷動起來,尤其是一些男弟子,明顯對靜嬋玉的興趣超出了一般界限,單看他們熠熠放光的眼神就能感覺出來了。

「聽說她只有十八歲呢,還能再參加一次總宗會武,到時候她不知道能衝到什麼名次1

「說不定是下一個張彥召呢1

「比賽到現在,還沒有對手能破掉她的從容,所以她的面紗一直沒掉,說來真是無語,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蒙什麼面紗……」

人們議論紛紛,目光全部投在了靜嬋玉身上,等了好一會兒,直到裁判宣布「比賽開始」,他們才突然一怔,嗯?怎麼好像還有一個對手沒上場呢?那個紫玲呢?

「怎麼只有靜嬋玉一個人啊?」秦杏軒也是不解,茫然的看向場中央。

林銘道:「紫玲早就上場了,比靜嬋玉還早,只是她躲在了扭曲的光線中,看不到她罷了。」

「什麼?這都行?」秦杏軒怔住了,這不是隱身術么,真是武道萬千,無奇不有。

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說道:「紫玲是幻宗的天才弟子,可以操控光線欺騙對手的眼睛,上一屆總宗會武,紫玲排名五十六,現在又經過三年時間,她極有希望衝擊前三十。」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