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四十九章敬嬋雙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敬嬋雙子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轉頭一看,說話的人赫然是姜瀾劍,雖然接觸的不多,但是林銘卻大致能感覺到,姜瀾劍是一個眼光極高的人,能被他稱一句「天才」非常不容易了。(最穩定,

林銘笑了笑,「有趣了,第一場就是鸞鳳爭鳴,這第二輪賽事,果然高手雲集1

姜瀾劍詫異的看了林銘一眼,說道:「你們這組的實力有些強了,不過你好像很自信?」

七組的高手有方啟,碧庭花,靜嬋玉,紫玲再加林銘一共五個,五個人爭三個名額,其中方啟穩得一個名額,姜瀾劍本以為林銘會露出凝重之色,沒想到他還笑得出來,這要麼是放棄了角逐第一梯隊,要麼就是對自己的實力極有自信,而第二百四十九章敬嬋雙子姜瀾劍感覺林銘是後者。

「靜嬋玉和紫玲,你認為誰會贏?」林銘問姜瀾劍。

姜瀾劍搖了搖頭,「她們在之前的比賽,都沒有展露全部的實力,而且都是全勝出線,我也無法預料。」

平均每組全勝出線的人為四到五人,林銘所在的第七組便是方啟,碧庭花,靜嬋玉,紫玲再加林銘五個全勝者。

不過經過這一組的比賽,最終能保持全勝的人,最多只會剩下兩個。

兩人說話的過程中,場中的戰鬥已經開始了。

這是一場極為奇異的戰鬥,觀眾自始至終都看不到紫玲在哪裡,只能看到如天女散花一樣的光刃,晃花了他們的眼睛。

林銘憑藉強大的感知,卻是看得清楚,紫玲一甩手就是六道光刃,這些光刃看似隨手發出,但是每一道都足以秒殺普通的凝脈期武者。

因為速度太快,光刃劃出了一連串的虹影。尖銳刺耳的呼嘯聲也讓人頭皮發麻。

「操縱光的力量,真是神奇無比。」林銘可以感覺得出,雖然光刃的攻擊主體是真元,但其中確確實實蘊含了濃郁的光之元第二百四十九章敬嬋雙子素,這是一種比金木水火土風雷七種自然天地元氣更讓人難以捉摸的神秘力量。

轉眼之間,空中已經有三十六道光刃,這些光刃在空中呼嘯著飛舞,卻並沒有向靜嬋玉發出攻擊。就在這時。紫玲突然雙手一合,清喝道:「三十六光刃絕殺1

隨著這一聲清喝,三十六道光刃紛紛調轉方向,一起向靜嬋玉撲殺過來。

面對毫無死角的光刃攻擊,靜嬋玉雙手平舉,柔和的光芒從她心口發出。一個蛋殼一樣的厚實光罩出現在她身體周圍。

「嗤嗤嗤1

光刃射出厚實的光暈之中頓時遭遇到了極大的阻力,速度大降,同時。光刃的邊緣也被光罩迅速的消融掉。

「明禪千葉手。」

靜嬋玉雙手一翻,指尖上凝成了一連串的指影,鋪天蓋地。

「轟1

一直躲藏在扭曲光線中的紫玲悶哼一聲。直接被靜嬋玉的虛擬大手給逼了出來,她手中持著一把明晃晃的光之劍,滿臉的震驚之色。

「敗1

靜嬋玉朱唇輕啟,低吟一聲,一個金光閃閃的大手印凝聚在她身前。「明禪般若掌1

「轟1

巨大的金手印按在了紫玲的身上,紫玲手中光劍折斷,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防護罩上。

「靜嬋玉勝1

隨著裁判的宣布,觀眾都還沒緩過神來,從比賽開始到結束,只經歷了短短十個呼吸的時間。

靜嬋玉只是用出了三招,其中一招防守,兩招攻擊,三招之後,紫玲便敗了!而靜嬋玉並未挪動步子,她那輕輕掛在臉上的面紗甚至都沒有被風吹起過,自始至終,靜嬋玉從容無比。(最穩定,

紫玲可不是無名之輩,她自小就被選為幻宗的核心弟子,天賦驚人,上屆總宗會武她已經排名五十六,這一屆,她小組賽全戰全勝,不出意外會進前三十,卻輸給了靜嬋玉!而且是敗在三招之內!

這個靜嬋玉,太強了!

姜瀾劍眉梢挑了挑,靜嬋玉和紫玲,誰勝他都不會意外,他意外的是靜嬋玉以壓倒性的優勢獲勝,這證明,她已經有了衝擊前二十的實力!

若是真的進了前二十,那也算一個人物了,據姜瀾劍所知,靜嬋玉的年紀並不大,三年之後還可以再參加一次總宗會武。

到了那個時候,她的風頭恐怕會比這一屆的張彥召更勝一籌!

如果能以三十六國弟子的身份衝進前十,那就足以留存七玄谷宗內史冊,這可是了不得的成績!

而且……靜嬋玉還有一個孿生哥哥靜嬋石,想必靜嬋石的實力不會比靜嬋玉弱多少,一個小小的敬嬋國一下子出了兩個在三年之後有望衝擊總宗會武前十的弟子,這可是這一百年來從未有過的事情!

姜瀾劍不禁看了一眼身邊的林銘,卻見林銘依舊神色淡然,雖然可能有些意外靜嬋玉的實力,但明顯沒有為自己擔心。

真是個自信的傢伙!這一屆總宗會武有看頭了,三十六國和十六修武家族,連續出了張彥召、敬嬋雙子、林銘一共四個絕世天才,而且其中敬嬋雙子和林銘,年紀都不大,下一屆總宗會武,依舊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想到這裡,姜瀾劍突然眼皮一跳,林銘看起來像是十六七歲,到底多大了?

十六歲和十七歲,雖然只是相差一年,但對年輕武者來說卻差別極大。

一般出身大宗門的孩子從會走路就開始習武,不過兒時的習武,只是象徵性的打打基礎,用藥物滋潤改善體質,不會修鍊真元。

真正的修鍊功法,真元練體需要身體開始成長發育的時候,也就是從十二歲開始,這時候,武者才會分出練力、練肉、練臟等練體六重境界。

十六歲就是修鍊四年,十七歲則是修鍊五年,差別自然不校

如果林銘是十七歲,只能算一流的天才,如果是十六歲,那就是絕頂天才!比起七大分宗的親傳弟子,也不會遜色多少!

「第二場,方啟對周彥。」

聽到方啟的名字,林銘不禁稍稍留心了一番,七玄谷七大分宗分別是劍宗、陣宗、傀儡宗、琴宗、合歡宗、煉器宗、幻宗。

這裡面,以劍宗攻擊力最強,但並不是說劍宗的弟子就是最厲害的,其他六宗,各有各的絕活,有些宗門比如傀儡宗、幻宗、陣宗攻擊方式極為詭異,各種奇異招式層出不窮,說他們沒有劍宗強,但他們卻比劍宗更難對付。

林銘對這七大宗門,最感興趣的就是陣宗,他得到的第二塊記憶碎片就是來自於一個陣法師大能,只可惜,那陣法師記憶中的陣法,林銘因為修為不夠,根本就無法修鍊。

林銘本以為,想要布置出大規模的殺陣至少要先天修為才行,但是七玄谷陣宗卻給他上了很好的一課。

小小的霹靂邪火珠,救過林銘的命。

這樣封在陣珠中構造巧妙的微型雷火殺陣是林銘以前從未想到的。

林銘甚至在考慮,將來真的要進入七玄谷總宗的話,是不是就加入陣宗?

比賽一開始,周彥就用上了防禦武技,在身上布置了一層又一層的護體真元,沒人笑他膽小,事實上,面對七大親傳弟子還敢迎戰,已經是一種勇氣了。

周彥本身也並非無名之輩,上一屆總宗會武排名七十名,本次小組賽,也只輸了一場而已,雖然進入第一梯隊希望渺茫,但進入第二梯隊卻是不成問題。

「赤炎之火1

在自覺防護方面已經做到極致之後,周彥直接拿出了他的壓箱底絕招,他是煉器宗的弟子,體內焙煉了偽火精,將全部真元灌注到偽火精之中,一條栩栩如生的炎龍破空而出。

雖然隔著擂台外的防護法陣,感受不到炎龍的熱量,但光憑炎龍周圍那完全扭曲了的光線就可以預知一二。

這樣一條炎龍,足以將一個小湖的水蒸干,打在武者身上,可以燒死一般的凝脈中期高手。

可是,方啟只是抬起右手,凌空畫出一個金色的陣符,而後,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炎龍衝進金色的陣符之中,如同泥牛入海,消失不見了,就彷彿那金色陣符連接著一個異空間,將炎龍給轉移走了。

看到如此詭異的場景,周彥頹梢豢諂,說道:「我認輸。」

赤炎之火已經是他的最強招式,可是在方啟面前,卻連一個火星都沒打出來,就這麼憑空消失了,這讓周彥心生一股無力之感,差距實在太大了,以至於他根本無法估計究竟是多少。

「方啟勝1

這場勝利沒有任何意外,人們也只是讚歎一下親傳弟子的實力,便開始等待下一場比賽。

林銘卻一直在回想著剛才那個陣符,一個小小的陣符,為什麼能吞掉周彥全力打出的赤炎之火?

他感覺,那神域大能的陣法體系,與七玄谷陣宗的陣法體系差別極大,簡直可以說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生活技能!

而在林銘看來,七玄谷陣宗的陣法體系,卻對現在的他來說作用更大。

就在這時,裁判的聲音打斷了林銘的思考。

「第三場,林銘對碧庭花1

林銘抬起頭,正好與碧庭花的目光對上,此時,碧庭花的一張臉笑得如他的名字一樣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