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五十二章血祭催魂大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血祭催魂大法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我七玄谷的催魂**肯定比你的副作用小!我們就看誰先堅持不住1

碧庭花也是豁出去了,這場比斗,他輸不起。

靈魂損傷了,大不了床靜養幾個月,再花費一些宗門貢獻點,走走關係,弄上幾瓶滋養靈魂的極品丹藥,就能養回來了。

若是輸了比賽,這張臉就丟了個徹徹底底,氣都順不了,照樣影響日後的修鍊。

就這樣,林銘碧庭花兩個人的攻防戰突然間變得更加慘烈,林銘的輪迴武意如潮水一般猛攻,碧庭花身邊的牛鬼蛇神,一個接一個的破滅,卻又一個接一個的生出!

「我守你攻,三倍的靈魂力消耗,再加上有副作用的催魂秘法,我就不信你的靈魂是鐵打的,我看你有幾條命折騰1

在碧庭花看來,林銘的催魂秘法,副作用肯定比自己大得多,加上林銘來自鄉下的小地方,不可能懂得靈魂損傷后的修養,就算懂了也弄不到葯,說不定他因此而修為大跌!

想到這裡,碧庭花心情突然好了起來,本來因為用出血祭催魂**后的抑鬱心情也豁然開朗了。

許多時候,自己有多慘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人比自己更慘。

一個人面臨死亡,恐怖至極,要是大家一起面對世界末日,就不覺得有什麼怕的了。

就在這時,碧庭花面色一變,在幻境空間中。那讓他頭疼的黑色漩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瘦的只剩下骨頭的餓鬼,這些餓鬼下肢彷彿因為營養不良而短小消瘦,一隻腦袋卻碩大無比,嘴巴一直咧開到腦後,長著一口尖利緻密的牙齒,血紅的長長舌頭耷拉在外面。口水不斷的滴落。

「這個傢伙,難道也會觀想出幻象來攻擊了?」碧庭花臉色陰沉,在此之前。林銘只會用黑色漩渦攻擊,現在卻召集出了這麼一群餓鬼,他理所當然的認為。這些餓鬼都是林銘觀想出來的。

「修羅王1

用出血祭催魂**之後,碧庭花的靈魂力增長了一截,直接觀想出了平時很難召喚出的修羅王來。

「轟1

修羅王直接與餓鬼們撞在了一起,幾十隻餓鬼,撲到修羅王身上狂咬,而後,在碧庭花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中,修羅王就抵擋了一會兒便被嚓嚓的吃掉了……半個時辰又過一刻鐘!!

兩個人卻依舊站在台上,沒有分出勝負的意思!

到了這種程度,台下觀戰的幻宗弟子都覺得心驚肉跳。比賽打到這一步是非常危險的!

皮肉傷,幾天就會癒合,傷筋動骨,要一百日,靈魂若是損傷了。卻很可能是幾年甚至一輩子的事情。

就算是有極品丹藥調理,也要調理數月之久。

兩個人一站就大半時辰,打得不分勝負,這是要拚命么?

「碧師兄好像是用了血祭催魂**了,你看他的眼睛中布滿血絲,絕對到極限的極限了。再打下去,靈魂會受重傷1

「再等一炷香時間,不行我們就跟裁判申請強行結束比賽,這一場就算和局好了,不過,我看那個姓林的,堅持不了一炷香時間了,你看他的臉已經紅的不正常了。」

「嗯,他剛才的靈魂力突然暴漲,絕對是用了某種秘法,而且威力比血祭催魂**還要大,一般來說,威力越大的秘法,副作用也會越大1

林銘激發精神之海蘊藏的純凈靈魂力后,渾身血流加速,臉色變得潮紅,在幻宗弟子看來,正如使用催魂秘法后那種病態的紅潤。

「半柱香了,那林銘怎麼還能堅持?」一個幻宗弟子皺著眉說道。

「好像不對勁……」

先前說話的幻宗弟子皺著眉,對方撐的實在太久了些,不過靈魂力突然增強,除了催魂秘法之外,不會有別的解釋,難道對方手中有一套沒有副作用的極品催魂秘法?

這絕對不可能。

他立刻否決了這個荒誕的想法,真有這種秘法,武者的靈魂力豈不是無窮無盡了。

就在這時,他身邊的女弟子伸手指了指,小聲的說道:「碧師兄他……流鼻血了。」

「嗯?」

他回頭一看,果然看到碧庭花的鼻子流出兩條紅紅的鮮血,已經過了嘴巴,沿著下巴不斷的往下滴。

「糟糕1

「快叫停比賽,對方是個不要命的瘋子1

就在這時候,碧庭花身子一晃,噗通一聲仰面倒在了地上……

「林銘勝1

隨著裁判的宣布,大多數觀眾只有一個反應,這場無聊的比賽終於***完了,從比賽一開始,兩個人就在對眼,一對對了半個多時辰!還有比這更無聊的比賽么?

幻宗的幾個弟子跑到台上,此時的碧庭花臉色蒼白,滿眼血絲,鼻孔流血,已經失去了意識。

「抬走。」

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女弟子擺擺手,她對碧庭花沒什麼好感,但對方畢竟是幻宗年輕一輩中排名前三的核心弟子。

她深深看了林銘一眼,想在對方身上找到一些使用催魂秘術后的後遺症,然而她卻失望了。

她不信有沒有副作用的催魂術,那麼只有一個解釋,對方根本一直有餘力,只是裝成了靈魂力不支的樣子,誘使碧庭花跟他拼。

女子的臉色冷了下來,「你根本就早就能贏,卻故意讓碧庭花跟你拚鬥成這樣子?」

林銘本來轉身要走,聽到女子的質問,腳步一頓,回頭看了女子一眼,並沒有否認什麼,他精神之海中沉睡的靈魂力根本解釋不清。

他指了指還躺在地上的碧庭花,說道:「隨你怎麼認為,不過如果現在躺在地上的人是我,你這個師弟也許很樂意把我弄得更慘。我對他根本沒有下重手,他卻變成了這樣子,是使用了某種秘法的後遺症吧?只是一場比武,他寧願催動有副作用的秘法也要對付我,這得多大仇?」

女子一滯,完全說不出反駁的話了。

「我可沒逼他動用任何秘法,都是他自找的,你卻怪我害了他,這就是你們七玄谷幻宗的邏輯?只允許你們欺壓別人,不許別人反抗?」

女子咬了咬牙,說道:「明明是你居心叵測,誘使碧庭花如此!我們在這裡逞口舌之利毫無意義,進入總決賽之後,你會遇到幻宗的親傳弟子幻小蝶幻師妹,但願到時候,你能像個男人一樣出戰,不要還沒打就認輸1

「這自然不必你操心。」林銘說完便轉身下常

周圍觀眾紛紛給林銘讓出一條路來,其實在大多數人看來,林銘這場戰鬥表現得並無可圈可點之處。

拚鬥足足大半個時辰,才勉強擊敗碧庭花,期間林銘又是臉色蒼白,又是臉色潮紅,顯然自己也不輕鬆。

林銘的實力被認定為稍高於碧庭花,這個實力,對上靜嬋玉會如何?

賭局給出的賠率是,靜嬋玉一賠一點八,靜嬋石一賠二,林銘一賠四。

因為林銘與碧庭花的一戰,靜嬋玉的賠率有所上升,而林銘的賠率有所下降,但總得來說,看好靜嬋玉的還是佔了多數。

畢竟靜嬋玉自始至終始終保持著她的從容,甚至根本沒有對手能逼她挪動步子,誰又知道她對付紫玲用了幾成的實力?

而林銘面對碧庭花似乎已經接近了極限,除非他在那種情況下還留了底牌,否則贏靜嬋玉的概率不大。

七組的五個全勝選手一一交手之後,剩下幾個人的比賽就沒有什麼好看的了,雖然能第一輪出線的人都是高手,但比起前面幾人,還是差的太遠了。

小組賽很快推行到第二輪。

方啟第一個上場,對手是紫玲,對方啟來說,無論是周彥也好,紫玲也好,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一招之後,秒敗!

「方啟獲勝1

裁判宣佈道,紫玲黯然嘆了一口氣,本來她還指望進入第一梯隊,可是現如今連輸兩場,如果不出意外,過幾輪對上那個叫林銘的傢伙,還是輸!

「第二輪第二抄…」裁判說到這裡有意頓了一下,在場選手都關注過來,因為比賽場次全部是裁判組根據隊員的表現臨時安排的,所以選手自己也不知道會對上誰。

「第二場,林銘對靜嬋玉1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林銘對靜嬋玉,絕對是七組最有看點的一場比賽!

之前保持全勝的紫玲和碧庭花都已經落敗,全勝的只剩下方啟、靜嬋玉和林銘三人,不管是方啟對靜嬋玉,還是方啟對林銘,其實都沒什麼好看的,在大家看來方啟獲勝毫無懸念,親傳弟子實在太強,本身凝脈巔峰的修為,實力相當於後天中期高手的實力,根本無人能撼動。

最有看點的,最有懸念的還是靜嬋玉和林銘的比賽!

在多數人看來,以目前的情況,這場比賽的勝負是七三開,靜嬋玉七,林銘三。

真實情況如何,只有戰了才知道。

衣衫飄飄,靜嬋玉纖足輕點,已經落在了擂台中央,「敬嬋國弟子靜嬋玉。」她依舊帶著保持她神秘感的面紗,聲音顯得虛幻而飄渺。

「林銘,請指教。」林銘隨意的抱了抱拳,算是行了禮。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