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五十八章雷霆一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八章雷霆一擊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那個林銘竟然還能控制雷霆之力1

「原來他是一個雷霆武者,這才是他的底牌1

「看那電蛇的粗度,大概有五品,甚至六品契合度了吧。」

觀眾席上的人紛紛議論,對七玄谷的人來說,雷系武者並不算太稀罕,稀罕的是六品契合武者。

在七玄谷大殿中,牧青虹微笑著看向林銘身上舞動的電蛇,「這個小傢伙,居然一直等到決賽才用出了雷霆之力。」

至此,算是徹底肯定了林銘的身份,當初牧千雨描述的林銘,標誌性的東西便是這雷霆之力。牧千雨推測,林銘的雷之元氣契合度不遜於她的火之元氣契合度,也就是在七品以上!

這絕對是妖孽級的天賦!

不論林銘的武意和越級戰鬥能力,光是他的天資和在雷之元氣上的天賦,就足以讓一個大宗門為吸納他而付出大量的資源了。

牧青虹瞥了瞥了一眼身旁的史宗天,對方沒什麼特別的反應,牧青虹嘴角泛起一個輕微的弧度,如果史宗天知道林銘掌控了紫蛟神雷級的雷靈,恐怕早就坐不住了吧。

賽場中央,林銘渾身電蛇舞動,頭髮也肆意的揚起,看起來就如同踏著閃電而來的魔神一般。「雷霆之力,專克鬼魂和陰性能量,你合歡宗功法,每次用出時,都伴隨著鬼哭神嚎,正被我的力量所克制,我看你如何來擋1

林銘眼睛中閃過一道冷芒。身上纏繞著的雷電發出耀眼的紫光,彷彿紫日當空!

金鵬破虛——

速度瞬間達到極限!

賽場上拖出林銘一連串的影子,每一道影子上,都有雷電閃爍!

「滋滋滋1

狂舞的雷電之力,如同利劍一般刺向歐陽子峰。

「錚1歐陽子峰拔出了蛇皮劍鞘中的寶劍,那是一把通體血紅色的四尺長劍。

歐陽子峰出劍了!

裝逼也要有裝逼的資本,之前只有一人能迫他拔劍。可是現在對上林銘,只是交手一招,歐陽子峰就有些扛不住了。莫說不拔劍,就是拔劍也未必擋的下來。

歐陽子峰也展開了極限速度,利劍與雷霆之力展開了一次次激烈的撞擊!

「蓬蓬蓬1

觀眾只能看到兩人模糊的影子。還有擂台中閃動著的紫電!

「擂台上什麼情況,誰佔優勢?」

「不知道,林銘既然能逼歐陽子峰拔劍,也算有些本事,應該不會太劣勢,能撐一段時間吧。」

「劣勢?撐一段時間?你說我們三十六國出身的林銘佔劣勢?傻逼吧,等著看吧,那歐陽子峰就是一盤菜1

說話反駁的是來自三十六國的武者,這幾天,三十六國武者在七玄谷一直受氣。如此揚眉吐氣的機會,他們又怎麼會錯過。

「哼,別高興太早,就算歐陽子峰不敵林銘,但也不會相差多少。等我們的親傳弟子上場,會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絕望1

提前七大親傳弟子,那來自三十六國的武者不說話了,這些天,七大親傳弟子的強大可是歷歷在目,即便對林銘有十足的信心。他也沒有底氣爭,只能哼哼唧唧的撂了幾句狠話,便不再說話了。

場中的歐陽子峰只守不攻,不是他不想攻擊,是他根本無法攻擊,聚集起來的陰氣瞬間就會被雷電擊散,在這樣的激烈比拼下,他體內的真元迅速消耗。

「這個傢伙,釋放出這麼多雷霆之力,消耗只怕比我還大,我只要堅持下來,輸的人未必是我1

歐陽子峰剛產生這個念頭,卻聽林銘道:「你只會躲么?我一直等你所謂的『底牌』,如果你不用,那恐怕沒機會了。」

林銘的右手猛然握成拳頭,周圍的紫色電蛇全部聚集在了拳頭周圍,迸發出刺眼的紫光。五千股震動真元洶湧的湧出,與雷之元氣交織在了一起,成了純紫色。

這是粉身碎骨拳與雷霆之力的結合!

「猖狂1歐陽子峰提起一口真元,長劍燃燒著紫炎,陣陣鬼哭之聲從劍身傳來。

「幽冥一擊1

歐陽子峰強忍著雷電帶來的身體酥麻感,刺出了這一劍,一隻燃燒著紫火的鬼臉向林銘一口咬來。

林銘看也不看,只是一拳擊出。

「轟1

五千股純紫色的真元如凶戾的紫蛟一般衝出,湧入鬼臉之中,直接把鬼臉撕成了碎片!

緊接著,紫色真元破開了歐陽子峰的護體陰氣,勢不可擋的湧入了歐陽子峰的體內。

歐陽子峰身體一震,哇的吐出一口血來,身體倒飛出幾十丈遠,落地之後險些站不穩,他單膝跪地,一手撐著長劍,擦著嘴角的血。

剛才那一瞬間,歐陽子峰的身體幾乎被撕裂,他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了。

林銘伸手一招,紫色真元從歐陽子峰體內衝出,回到了自己的手上,隨著他吸收紫蛟神雷,他的真元早已經能與雷霆任意融合,在粉身碎骨拳中蘊含雷霆之力也是水到渠成。

「林銘勝1

裁判長老深深的看了林銘一眼,宣佈道,能擊敗歐陽子峰,證明林銘有極大的可能衝擊前十!

對一個出自三十六國的十六歲少年來說,這是一個讓人驚悚的成績。

林銘轉身下台。

林銘對歐陽子峰,雖然纏鬥了一小段時間,但最終還是林銘以壓倒性優勢獲勝。

「歐陽子峰也敗了!難道這次真的會讓一個三十六國來的鄉下武者爭到前十?」

「這個傢伙,據說在南華樓的時候就打了歐陽子峰的弟弟歐陽子云,把他的打得不能參加比賽,現在又打了歐陽子峰,真是欺負人欺負到家門口了。」

看到林銘進前十的希望越來越大,很多七玄谷弟子不服氣,他們大多出生在七玄谷,與生俱來就有一股優越感,看不起三十六國和修武家族的武者。

可是現在,他們被淘汰了,而一個三十六國來的小子卻眼看要競爭前十,這就好比一個京城出身的太子爺,被一個鄉下來的暴發戶打了臉。

要知道,總宗會武的前十不但意味著巨大的榮譽和獎勵,也意味著以後會得到門派的重視和大力的資源支持,這是許多弟子夢寐以求的事情。

如果能成為核心弟子,不但修為會突飛猛進,那些七玄谷的美貌女弟子也會湊上來任君採擷,也許是因為真元淬體的原因,天資好的女武者,容貌多半不會差了,七玄谷幻宗和琴宗的女弟子不乏驚為天人的美女,而且比世俗界的那些胭脂俗粉多了一股出塵的氣質。

七大親傳弟子以及大分宗的核心弟子拿前十他們沒話說,可是現在,有一個三十六國來的鄉下武者也要拿前十了。

前十的弟子幾乎註定被招入總宗,晉級為核心弟子,想到林銘將來要分他們的資源,享受他們的女人,這口氣他們怎麼咽得下去?

所謂羨慕嫉妒恨,這就是此時他們心中最為貼切的寫照。

「等著吧,他蹦躂不了多久了,合卉子歐陽明與歐陽子峰私交不錯,肯定會為歐陽子峰出這口氣,如果林銘受了重傷,我看他還怎麼爭前十。」

這些被淘汰的親傳弟子也只能在心中詛咒,盼著林銘重傷無法再戰。

接著林銘之後,裁判宣布了下一場比賽——姜瀾劍對孫林。

這一下,比賽現場沸騰了,相較剛才林銘出站時的不溫不火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姜瀾劍在七玄谷的威名,絕不次於七大親傳弟子,甚至很多人認為比起一些比較弱的親傳弟子,比如煉器宗的火岩羅,陣宗的方啟更強。

畢竟煉器宗和陣宗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在他們的輔助技能上,本宗的功法也不是很厲害,而是以煉器和陣法為主,比不得姜瀾劍,一心修劍,追求最強攻擊。

姜瀾劍上場了,他身穿一身從來不變的青衣,懷抱三尺六寸的寶劍,整個人站在賽場中央,彷彿他本身就是一柄劍,不出則已,一出便寒光肆意,鋒芒逼人!

姜瀾劍的對手孫林,來自煉器宗,是煉器宗年輕一輩的第二弟子,僅次於宗主親傳弟子火岩羅。

孫林參加了上一屆總宗會武,並且得到了總榜二十二的成績。

如今,他的修為更進一步,以全勝的成績進入決賽,本次會武進入總榜前二十已經是毫無懸念的事情,甚至衝擊前十也有一些希望。

「劍宗弟子姜瀾劍,請指教。」無論對手是誰,姜瀾劍都會在戰鬥之前行一個劍禮。

「姜師兄請,我這三年進步極大,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孫林微笑著說道,能在姜瀾劍的面前保持微笑,本身就是一種極大的自信了。

孫林說著,抽出了須彌戒中的大劍,火紅色的大劍,光劍身就有四尺長,劍一出鞘便燃起了灼灼的火焰,潮水一般的熱浪隨之撲面而來,一些離得近的觀眾不禁紛紛後退。

「光是熱浪就有這等威勢,這個孫林也絕非等閑之輩,恐怕比剛才那個林銘也不差。」

「這屆總宗會武還真是天才輩出,不但三十六國和十六修武家族出了兩個天才,我們七玄谷總宗的天才實力也超出了以往。」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