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五十九章傀儡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傀儡宗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看孫林劍上的火焰灼熱程度,他的偽火精恐怕已經焙煉到千年級別了吧!太變態了。」

火精永生不滅,但是偽火精卻不可以,如果長期不供給給偽火精火系元氣的話,偽火精就會慢慢衰弱,直到消亡。

當然,強大的偽火精消亡的慢,弱小的偽火精消亡的快,所謂千年級別的偽火精,那就是切斷火系真元供給之後,該偽火精能自然存在一千年的時間!

這是相當漫長的歲月了,須知七玄谷的歷史也不過六百年而已。

即便是對擁有大量資源的七玄谷核心弟子來說,火精也是極為奢侈的東西,可望而不可即,能有一個千年級別的偽火精,也是極為了不起的事情。

「你們說姜師兄幾招之內會獲勝?」

「不好講,我看得十招以上,說不定要二十招呢1雖然孫林表現出來的實力不俗,可是在場弟子依舊更看好姜瀾劍。

……

「姜師兄!接我一招烈火燎原1

擂台上的孫林出手了,一出手就是他的拿手招式,只聽呼呼的烈焰燃燒聲,赤紅的火雨從孫林寬大的劍身上衝出,鋪天蓋地的向姜瀾劍籠罩而去!讓人覺得詭異的是,這組成火雨的火焰不像一般的火焰那樣布滿了跳動的火蛇,而是凝成了一股股,如同利箭一般!

「是深淵之火,人階上品的深淵之火!孫林竟然能弄到這種火焰來滋養他的偽火精1一個煉器宗弟子忍不住叫道,看向孫林的目光充滿了嫉妒。顯然這深淵之火對他的刺激很大,這種人階上品的火焰肯定不會是孫林自己弄到的,那麼只有一種可能,是煉器宗分給他的資源。

這就是核心弟子的特權,他們一般弟子,在宗門裡呆上一百年也不會分到大量人階上品的火焰來焙煉他們的偽火精。

面對赤紅的火雨,姜瀾劍依舊淡定如常。長劍出鞘,三指寬的青色長劍,光澤古樸。沒有任何鋒利的感覺,看上去就如同一條韭葉一般毫不起眼。

「劍指雲霄1

姜瀾劍出劍了,根本看不清他出手的動作。只見青光一閃,那一瞬間,似乎有一條青龍騰空而起!

肆意的劍氣與火雨的箭矢擊撞在一起,只聽「噗噗噗噗」一連串爆響,火雨煙消雲散!

絢爛的火光如同怒放的禮花一般遮蔽了觀眾的眼睛,觀眾來不及反應,姜瀾劍又是一劍揮出,這一劍,帶著銳利的氣爆之聲,直刺孫林的心窩!

「烈焰之牆1

孫林大吃一驚。他料到了烈火燎原可能無法傷到姜瀾劍,但也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被破掉了,倉皇之中,孫林一邊後退,一邊在身前布置了防禦的烈焰之牆。

「呼呼呼1

連續三道烈焰之牆。一道比一道火勢旺盛,深紅色的火舌直衝出十幾丈高!

「破1

姜瀾劍長劍一揮,一道劍氣以無匹的氣勢直斬出去,分割了整個賽場,三道火牆,便姜瀾劍一劍切開。火焰被劍氣直接吹熄!

姜瀾劍的速度瞬間達到了極致,下一刻一道青色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孫林的眼前,孫林臉色大變!

劍光乍起!

「蓬1

孫林護體真元被破,身體倒飛出去,面色蒼白。

一旦近身,孫林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他只是一個煉器宗弟子,雖然也是用劍的,但根本算不得劍客,他的劍更像是一種施展火焰攻擊法器,而姜瀾劍卻不同,他的劍就是他的命根,人劍合一,無往不利!

「姜瀾劍勝1

裁判長老也深感意外,三劍破敵,對方可不是無名之輩,卻輸得如此徹底!

姜瀾劍的實力太恐怖了,如果不出意外,已經超過了某些親傳弟子!

要知道,他還不是劍宗的首席弟子,那麼劍宗年輕一代第一高手姜薄雲又到了何種程度?

無法想象!

在觀眾席上,普通弟子都被震住了,姜瀾劍實在太強大了,就連陣宗的親傳弟子方啟也是臉色不太好看,如果剛才就是姜瀾劍的全部實力,他還勉強能跟姜瀾劍一戰,如果不是的話,他就危險了!

作為七大親傳弟子之一,如果輸給了劍宗的第二弟子,他自然臉上無光。

不光是方啟,歐陽明,幻小蝶這些人臉色也不太自然,暫時他們還不用擔心姜瀾劍,他們擔心的是姜薄雲,他們對姜瀾劍的實力不了解,劍宗肯定不會不了解,讓這麼厲害的姜瀾劍當第二弟子,只能證明,姜薄雲比姜瀾劍更強!

「好!真是好啊1

這個時候,歐陽明突然聽到他身邊響起一個陰測測的聲音,讓他頭皮一麻,轉頭望過去,卻見一個渾身瘦骨如柴,纏著繃帶的傢伙嘿嘿笑著。

看到身邊這具乾屍,歐陽明只覺得渾身不舒服,他皺眉道:「木鼓卜域,你笑什麼?」

「桀桀桀桀,有這樣的對手,我很興奮。」乾屍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嘴唇,眼睛中閃著詭異的光芒,就彷彿吸血鬼看到了可口獵物一般,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乾屍的姓氏很奇怪,複姓木鼓,名為卜域,他並不是南天域人,而是出自無比遙遠極西域,六百年前,一個名為木鼓岩卓的極西域人通過超遠距離傳送陣來到了南天域七玄地區,他便是七玄谷傀儡宗的創始人。

傀儡宗是七玄谷最神秘的一個宗門,宗門內弟子一脈相承,只有一個姓氏——木鼓,他們從不收外姓弟子,與其說是一個宗門,其實更像一個家族。

傀儡宗的人數,即便比起人丁稀少的琴宗和幻宗,也不及對方總人數的三分之一。

可是沒有哪個宗門敢小瞧傀儡宗,因為傀儡宗的弟子戰鬥力太強悍,而且非常團結,拿這一次總宗會武來說,傀儡宗只派出了兩人,一個木鼓卜域,一個木鼓劫戎,兩個人都是一路橫掃,全勝出線,其中木鼓卜域是親傳弟子,招式詭異,實力莫測,歐陽明寧願對上姜薄雲都不願意對上這個乾屍。

那個木鼓劫戎也不見得差多少,前十那是穩穩的,甚至陣宗的方啟都很可能不是木鼓劫戎的對手。

傀儡宗實在太奇異了,他們分宗有自己的信仰,似乎是某個來自西域的神,整天神秘兮兮的,宗門所在的山峰距離七玄谷主峰足有一千里遠,深入天玄山脈深處,那裡荒無人煙,凶獸成群。

傀儡宗不怎麼用七玄谷的資源,也不會向七玄谷上繳資源,偶爾用到七玄谷的東西,也會等價交換,可以說傀儡宗是七玄谷內部一個獨立性非常強的分宗,平時與其他六大分宗少有接觸。至於谷主的命令,對他們來說幾乎是可聽可不聽。

七玄谷上上下下都明白一件事,傀儡宗的弟子絕對惹不起,因為他們不但實力強大而神秘,而且極為護短。

如果說劍宗是七玄谷最強大的分宗,那麼傀儡宗卻是七玄谷最難對付的分宗,沒人願意與他們交手,不但因為他們招式詭異,而且一旦被他們殺了,你的屍體極有可能被做成傀儡。

這也是如歐陽明這樣的風雲人物,看到木鼓卜域都頭皮發麻的原因,他很清楚木鼓卜域身上背著的布袋就是一個先天高手的人皮做成的,而沉睡在這人皮口袋裡的傀儡,也是一個後天巔峰高手的屍體做成的。

「姜薄雲,你這下倒霉了。」

發現木鼓卜域一直舔著嘴唇看向姜薄雲,歐陽明幸災樂禍地想著,讓他對上姜薄雲,他根本沒把握,對付眼前這個不人鬼不鬼的傢伙,他更是不想,如果他們兩個拼起來,斗一個兩敗俱傷倒是皆大歡喜了。

姜瀾劍出手之後,連續上場了三個親傳弟子,幾乎全是三招之內解決對手,一時間,賽場的氣氛被推到了一個**。

七大親傳弟子人氣大漲,以至於琴無心上場之後,賽場上響起了潮水一般的吶喊聲。

「琴無心必勝。」

「琴師姐加油。」

「琴師姐,我愛你。」

……

各種紛亂的聲音傳到擂台上,然而琴無心只是抱琴靜立,根本絲毫不受影響。她身穿一身素白的衣裙,清風浮動,衣裙飄飄,渾身上下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出塵之氣。

她的對手是靜嬋玉,靜嬋玉依舊蒙著面紗,身穿一身明黃色的連衣裙,看起來靜如處子。

兩位不同風格的美女站在一起,自然吸引了無數的眼球,對很多男人來說,這個時候比斗本身卻已經不重要了。

「你不是我的對手。」琴無心冷漠地開口道。

「我知道,不過,我既然進入了第一梯隊,就不想錯過與你們親傳弟子交手機會。」靜嬋玉傲然的抬起頭,雖然被方啟打擊的體無完膚,但她卻不會就此消沉,她自信日後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會一步步追上他們,直到超越。

現在她要知道差距到底有多少。

「那麼……滿足你的願望1琴無心面無表情的說道,「聽我一曲琴音。」

纖纖素手附在在長長的琴弦之上,如高山流水一般的琴音,隨之響起。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