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六十章讓我三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讓我三招?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輕揚婉轉的琴音,回蕩在擂台之上,即便坐在七玄谷大殿之中的人,也聽得聲聲入耳,無比清晰。

「我豈會聽你的琴音!?」靜嬋玉冷哼一聲,用真元封住了雙耳。

不用想也知道這琴音古怪,靜嬋玉將真元催動到極致,面對琴無心,她一開始就必須全力以赴,否則連全力以赴的機會都沒了。

厚實的土黃色防禦層遍布身體周圍,靜嬋玉腳步未動,並掌為刀,便要用出明禪般若掌,這也是靜嬋玉能瞬發的最強武技。

然而就在她準備傾盡全力一擊的時候,她的身體卻猛地頓住了,她不可置信的睜大一雙美眸,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引以為傲的真元防禦層,莫名其妙的出現裂紋,裂紋剛一出現,便瞬間布滿整個防禦層。

「呯1

隨著一聲脆響,韌性十足的防禦層此時竟然如同被凍脆了的玻璃一般砰然破碎,變成了一地灑落的真元碎片。

靜嬋玉愣住了,真元防護層破碎,她卻沒有受到半點攻擊,甚至不知道對方的攻擊是怎麼作用在她的防護罩上的,她耳邊依舊響著繾綣動聽,如高山流水一般的琴音,聽不出絲毫殺伐之氣,可是她的護罩,就這麼瞬間碎裂了,脆弱的像蛋殼一般。

難道剛才發起攻擊的就是這聽起來十分柔和的琴音?

「我……認輸1靜嬋玉閉上雙眼,苦澀的一笑。

她本來也只是想看看到底差距有多大。可是現在一試她卻明白,差距根本無法估計。

自始至終,撫琴的琴無心看都沒看她一眼,甚至身上根本覺察不到真元波動!雖然早知道必輸無疑,可是靜嬋玉竟然會如此輸掉,甚至察覺不到對方的攻擊手段是什麼。

「琴無心勝。」

裁判毫無懸念的宣佈道。

林銘倒吸一口涼氣,這個琴無心好可怕。

林銘的感知十分強大。他能敏銳的捕捉到空氣中每一絲真元波動,琴無心對真元的控制力精準得令人髮指!

即便掌控了練力如絲,對真元的控制達到入微級的林銘。也自認無法做到琴無心這種程度。

剛才琴無心在音波中融入真元,全部攻擊集中在靜嬋玉的防護罩上,一瞬間將防護罩擊碎。真元沒有半分外溢,更沒有傷到靜嬋玉絲毫,以至於很多人聽到琴音感覺不出有任何異常來。

「琴宗的功法真讓我吃驚1林銘很清楚,音波其實是震動的一種,在音波中蘊含真元,其實就是讓真元震動起來!

這跟《混沌罡斗經》上記載的練力如絲有異曲同工之妙!

練力如絲是通過調整全身細小單元的呼吸頻率,讓真元本身震動起來。

而琴宗的功法,是把真元附著在震動的聲波之上,達到隨聲波而震的效果。

從這裡看,琴宗的功法明顯不如《混沌罡斗經》。但是在一定程度上,琴宗功法卻能達到與練力如絲類似的效果,比如無視防禦的攻擊。

林銘能一拳擊碎靜嬋玉的防護罩。

琴無心也能!

「我真是不能小看了天下英雄,天衍大陸傳承數萬年,也是天才輩出!雖然遠不如神域的底蘊深厚。但是在某些方面,卻未必比神域差1

林銘正在思考著,卻沒有注意到第一輪比賽已經結束,第二輪比賽緊接著開始。

而對戰的第一場,便是林銘出賽。

「第一戰,林銘對方啟1

當裁判喊出第一場比賽的出場名單。林銘吃了一驚,方啟可是七大親傳弟子之一,雖然貌似陣宗和煉器宗的親傳弟子在七大親傳弟子中是最弱的兩個,但好歹也是親傳弟子,沒想到二十九場比賽,這才打第二輪,他就要與親傳弟子碰面了?

想到這裡,林銘苦笑著搖搖頭,碰面也正常,他又不是裁判組看中的種子選手,不可能被留到最後的。

前幾場,他必然會遇到親傳弟子或者是姜瀾劍等級的人物,相對來說,遇到方啟還算是好了。

方啟笑眯眯地看向林銘,「小組賽我們錯過了,到頭來,我們還是第一輪交手,你的運氣真是不好,第二輪就遇上了我,不過你能把全勝保持到現在也算不錯了,到這一輪保持全勝的只有十五人了,當然,你的全勝要到此結束了。」

林銘露齒一笑,「我覺得運氣還可以的,只是碰上了你,沒有碰上姜薄雲和歐陽明他們,這情況也不算糟糕。」

聽到林銘的話,方啟頓時臉色一沉,他自認不如姜薄雲等人,但即便如此,也輪不到林銘這樣一個三十六國來的武者挖苦他,你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也配瞧不起我?

「好狂妄的口氣,我本來還準備念在同組出身的份上,手下留情,既然你這麼有自信,重傷了別怪我1方啟冷哼一聲,腳步一動,便站在了擂台上。

台下立刻響起了潮水般的助威聲,陣宗的弟子為了增加聲勢,竟然弄了一個擴音法陣,這種小法陣對陣宗弟子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以至於一時間,方啟的助威聲直衝雲霄,用石破天驚來形容也不為過。

「方啟!方啟1

「方啟,必勝1

尤其是那些對林銘有資格競爭前十羨慕嫉妒恨的弟子,扯足了嗓門喊。

「秒殺!秒殺1

「秒殺那丫的傻逼1

「秒殺鄉下土包子1

這就是主場優勢,站在擂台上的林銘幾乎成了全民公敵,三十六國武者那點弱弱的助威聲早就被蓋過去了,事實上,即便是三十六國出身的武者,九成以上也不看好林銘,親傳弟子的積威太重了,就算是琴子牙也是一臉的凝重之色,他也沒想到這麼早就會遭遇親傳弟子。

而就在這時,林銘耳邊響起了真元傳音,「一定要擊敗他,拜託了1

林銘轉頭望去,卻見蒙著面紗的靜嬋玉立在二十丈遠處,一雙美眸中充滿期望之色地看向自己,林銘笑了笑,正欲轉身迎戰,驚鴻一瞥,卻發現觀眾席上許多來自三十六國的弟子都握著拳頭,同樣一臉希冀和企盼之色的看向自己。

他們沒有像七玄谷弟子那樣為自己吶喊助威,只是握緊拳頭坐在那裡,也許不是他們不想助威,而是他們沒有底氣。

三十六國的武者,自出就帶著一種打在他們骨子裡的自卑感,無法抹去!

三十六國本來就資源匱乏,其中九成以上還要進貢給七玄谷!

多少武者就因為少了幾株低級療傷藥草就埋下隱傷,落得終身殘疾?

多少武者為了幾十兩金子,在凶獸森林中出生入死,就會為了獵獲那一點在大宗門弟子眼中跟垃圾沒有什麼分別的低級凶獸材料?

多少武者因為缺少傳承,不得不修鍊最次等的功法?

多少武者為了追求虛無縹緲的凝脈境,拚命沖了一輩子,最終還是毫無結果!

而七玄谷的武者,一出生就高高在上,吃的是他們想都沒想過的靈谷靈菜、高級凶獸肉,用的是極品寶器、純凈真元石,學的是大宗門的核心傳承、頂級功法,從小就用藥草改善體質,各種靈丹妙藥完全可以當飯吃。

就算他們笨得跟豬一樣,每天好吃懶做,他們的父母都能將他們保送到至少凝脈期!

七玄谷親傳弟子,正是這些人中最頂級的存在,是他們的代表。

自己與方啟這一戰,已經不僅僅代表他們個人了,而是代表著那些骨子裡充滿自卑的三十六國武者,向大宗門弟子宣戰!

那些七玄谷的弟子,會如此瘋狂的吶喊助威,就是想方啟狠狠的踩下自己,他們心中的三十六國武者就該是苦逼,就該是等著他們施捨的乞丐,他們豈能容忍一個三十六國武者超越他們,踩下他們,侵犯他們與生俱來的優越感和尊嚴?

深吸一口氣,林銘的表情認真了起來,曾幾何時,他正是平民武者中的一員,如果不是偶然得到了天大的機緣,他現在也會像他們一樣,為了幾十兩黃金在凶獸森林中出生入死,拚命修鍊不惜身體留下隱傷,甚至連一套像樣的功法都找不到!

「這一戰,我一定要贏,而且要贏得打臉,贏得爭出一口氣1

林銘握緊了拳頭,全身細小單元的呼吸調節到同一頻率,五千股震動真元凝聚在拳頭上,與雷霆之力完美融合。

此時裁判還沒宣布比賽開始,方啟注意到林銘身上的真元流動,嗤笑道:「緊張了么?提前準備也不會改變任何結果!其實你根本無需準備,開戰後我讓你三招!你有充足的時間出手。」

林銘冷聲道:「無需相讓1

「哈哈,面對你們三十六國的武者我如果三招都讓不起,還做什麼親傳弟子?」

方啟的聲音穿透力極強,隱隱的契合了某種陣法規則,即便在吶喊聲震天的賽場也清晰的傳入了觀眾的耳中。

「方啟好樣的1

「讓他三招!讓他知道什麼叫差距1

「鄉下來的土包子,滾回家吃米飯吧!還想沖前十,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你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