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六十二章三招破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三招破敵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不可能,不可能破了我的金光陣旗1

方啟咬著牙,拚命的催動全身真元,激烈的撞擊衝散了他的髮帶,他劈頭散發,臉孔劇烈的扭曲。

可是裂紋依舊一點點的擴大!附著在青光陣上的金色符文一個接一個的爆碎。

「蓬1

最後一道金色符文爆碎,第五層青光陣失去了符文的支撐,終於到了極限,在重玄軟銀槍的衝擊下,徹底粉碎!

「啊啊啊1

方啟大叫著,揮動著手中的陣旗砸向重玄軟銀槍。

槍旗相撞,肉眼可見的真元餘波激蕩出去,方啟只覺得彷彿撞在了一座不可撼動的山上,隨之一股勢不可擋的大力傳來,直接把他掀飛了。

旗畢竟是定陣的寶器,而槍天生就是用於萬軍衝殺,兩者對拼,結果可想而知!

方啟唯一慶幸的是此時重玄軟銀槍去勢已竭,而他是絕地反擊,這才最終才勉強擋下了這一槍。

真元的餘波撞的方啟倒飛出去,落地后連退六七步才停穩了身子,不過這時候,他也顧不得什麼顏面了,能接下這一招就不錯了。

轉頭望了一眼手中的陣旗,上面的金色符文碎了三分之一!

方啟大為心痛,這陣旗名為金光陣旗,是人階上品法寶中頂尖的一級,它的最大作用就是容納這些金色符文。

金色符文他在開賽之前就畫好的了,可以大大增加陣法的威力,是方啟用來壓陣的底牌,本來還準備對上歐陽明或是姜薄雲這些變態時使用的。當然方啟也沒打算真能贏這些變態,只是不想輸得太難看,畢竟大家都是親傳弟子,差距太大面子上就過不去。

可是現在。才對上林銘,好端端的金色符文就消耗掉了三分之一,這讓方啟欲哭無淚!

如果說,最開始方啟只是欲哭無淚的話,緊接著林銘的一句話,讓方啟膽汁都要吐出來了。

林銘道:「還有最後一招1

草!

方啟真想扇自己兩巴掌,我真他媽嘴賤,許什麼三招之約!

現在方啟是騎虎難下。要是三招撐不到就認輸。他怎麼也抹不開這面子。

可是不認輸,撐下去也只是白白消耗金光陣旗上的符文,結果還是輸!

三十六國怎麼可能出這樣的變態!這是人嗎?

在選手席之上,姜瀾劍灼灼的盯著林銘,自從林銘重玄軟銀槍一出,他就感到了威脅!

之前林銘只有精神攻擊的時候。姜瀾劍沒將林銘放在眼裡,他的劍勢可以斬碎一切虛無,包括心魔、業障、執念。當然也包括了靈魂攻擊。

可以說,靈魂攻擊的武者根本威脅不到真正人劍合一的劍客。

可是現在,對方抽出了槍。

雖然只出了一槍。可是這一槍中蘊含的氣勢讓姜瀾劍心驚!

無論是槍還是劍,都有自己的魂,一般的武者用出槍劍招式只是徒具其形,而真正的高手,用出槍招劍招能將槍劍的魂融入其中!

林銘剛才的那一槍。攜山河之勢,含天地龍威,一槍之力,連破五道九轉青光陣,逼得方啟狼狽不堪。

尤其是槍里蘊含的龍威,已經凝實到了可以聽到龍吟的程度!這讓姜瀾劍自愧弗如。

常言道,劍如玉,刀如虎,槍如龍,林銘小小年紀,就已經做到槍如龍,天賦可稱逆天!

姜瀾劍自認為自己在劍上的造詣已經很高了,可是比起林銘,卻還是遠遠不及。

姜薄雲注意到姜瀾劍的異樣,笑道:「瀾劍,你的銳氣好像弱了,這可不像你。」

姜瀾劍搖搖頭,「只是被林銘驚到了,不過他雖強,卻還不至於挫了我的銳氣。」

「哈哈,這才是,我們劍客無論何時都不能挫了自己的銳氣。」姜薄雲說著拍了一下姜瀾劍的肩膀,轉念一想,又道:「瀾劍,你知道林銘幾歲?」

「大概十七八吧。」姜瀾劍說出了一個推測的年齡,說十八可能不到,十七歲差不多,應該不會再小了。

「嘿!你猜錯了,林銘只有十六歲,而且是幾天前剛滿十六歲1

「什麼!?」

一向沉穩的姜瀾劍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鎮定,直接站了起來,「剛滿十六歲!你確定?」

「我自然確定,我們劍宗的長老,昨天就已經開始私下裡活動了,想要把林銘吸收進劍宗!那還只是昨天,今天的話,恐怕宗主都要坐不住了。」姜薄雲本身是親傳弟子,對宗內事情了解的很清楚。

姜瀾劍這一驚可非同小可,姑且不論林銘如今鍛骨巔峰的修為,這個只要六品天賦就能達到,還可以接受。

他最無法相信的是林銘在靈魂攻擊上的造詣,還有他在槍勢上的領悟,都絕非一朝一夕之功,一個剛滿十六歲的少年,習武僅僅四年,又要修鍊功法,又要精研靈魂攻擊,還要領悟槍勢,他有分身術么?

最要命的是,林銘還是一個雷之元氣契合度最少六品的雷系武者,簡直讓人無法相信,這世間真有這樣的天才么?

姜薄雲拍了拍姜瀾劍的後背,說道:「好了,先不說了,最後一招了1

擂台之上,方啟再度布下了五道九轉青光陣,不是他不想多布,而是他同一時間最多控制五個陣法,而且他的真元也是有限的,還要留足真元控制金光陣旗。

說起來諷刺,本來所謂的讓三招,是方啟留給林銘時間凝聚力量,可是現在倒過來了,是林銘留給方啟時間來布置防禦陣。

不過事到如今,方啟哪裡還能顧得了這麼多,有時間自然要好好利用。

「我還有三分之二的金符,一口氣用光,這一擊怎麼也能擋下來,只要擋下來了,我再認輸,還能勉強保住最後一點顏面。」

方啟已經打定主意,不惜一切代價擋住林銘的第三招,反正金光陣旗他也不指望了,留下一些金符也沒意義,乾脆全用上算了。

在方啟看來,三分之一的金符能夠擋下林銘第二擊,那麼三分之二的金符,總能擋下林銘第三擊了。

林銘橫握重玄軟銀槍,小臂壓緊槍尾,擺出了鐵橋攔江的起手式。

這一擊,他沒打算留手。

「滋滋滋1粗如兒臂的電蛇纏繞在重玄軟銀槍上,林銘的瞳孔都閃耀著紫色,那是紫蛟神雷的色彩。

連續兩次攻擊的氣勢積累,此時的林銘本身就如同一桿出匣的長槍,如潮水一般湧出的氣勁讓周圍的空氣嗡嗡的震顫著。

「噗噗噗1

方啟聽到了第一層九轉青光陣傳來的震顫聲,那是林銘發出的鋒銳氣勢,刺在青光陣上的聲音。

方啟臉色白了幾分,僅僅氣勢就有這份威力!正面攻擊的話那還了得?

提前用出了三分之一的金色陣符,烙印在最後一層九轉青光陣之上,方啟這才輕舒一口氣。「我就不信你一槍能破開我金光陣旗三分之二的金符1

在氣勢達到頂點的一刻,林銘目光一凝,金鵬破虛身法爆發!

重玄軟銀槍如同纏繞著閃電的流星一般急速刺出,槍勢瀰漫虛空,空氣都被點燃了。

林銘靈魂力一沉,心臟中的邪神種子發出興奮的嗚吟!

邪神之力——開啟!

「轟1

經過高度壓縮的真元從邪神種子中爆發,林銘的身後再度凝成了蛟龍的虛影,卻比上一次更加凝實逼真,甚至可以看清那些閃動著紫光的龍鱗!嘹亮的龍吟聲直衝天際,天上的雲都被沖開了。

神槍如龍!

「噗1

第一層九轉青光陣還未觸碰到槍尖就已經宣告破碎,它是被槍中蘊含的強大氣勢摧毀的。

第二層九轉青光陣,剛剛接觸便碎成了渣,比第一層碎的還徹底,在蘊含了紫蛟神雷的震動真元之下,沒有金符加持的九轉青光陣與紙沒什麼分別。

「噗噗噗1

九轉青光陣接連破碎,方啟也顧不得留什麼後手了,所有的金符全部烙印在了最後一層九轉青光陣上,整個陣法已經變成了純金色。

「轟1

重玄軟銀槍毫無花哨地撞上來,激烈的真元衝擊形成了恐怖氣勁衝擊波,台上的碎石被真元絞起,四散飛射,連擂台周邊的防護法陣都被震得劇烈抖動。

開啟邪神之力,再加震動真元,融合紫蛟神力,這一擊,近乎於林銘用槍的最強一擊!

「1

最後一層九轉青光陣只是抵擋了幾息的時間,便產生了無數的金色裂紋,如同蛛網一般蔓延開來!

「怎……怎麼可能!?我三分之二的金符……」

方啟已經沒有質疑的機會了,銳不可當的槍芒從九轉青光陣的裂縫中穿出,重重的擊打在方啟胸口。

「轟1

隨著最後一個金色陣符泯滅,第五層九轉青光陣轟然破碎,方啟的身體如同麻袋一般被拋了出去,凌空吐出一口鮮血。

三招破敵!

方啟重重的摔在擂台的防護法陣上,反彈到地上,昏迷了過去。

全場觀眾鴉雀無聲,靜嬋玉兩隻素手緊緊的握在一起,瞪大眼睛望著台中央如同筆挺標槍一般的林銘,目光中滿是複雜之色。

她一直拜託林銘一定要贏,是為了爭一口氣,爭她心中的執念,她卻並不確定林銘是否真的有這份實力。

可是現在,他贏了,而且贏得徹徹底底!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