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六十五章刀如虎,槍如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刀如虎,槍如龍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桀桀桀!小子,你要是能對付的這隻傀儡蜘蛛,我輸給你又何妨1

聽到木鼓卜域囂張的話,方啟恨恨的咬牙,「這個傢伙太囂張了,我雖然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只拿出一個第二等級的傀儡來就想對付我,完全沒把我放在眼裡1

傀儡宗雖然神秘,但是方啟還是對木鼓卜域的招式有一定的了解,對方最少有三具傀儡,其中有一具人形傀儡是以後天巔峰高手為藍本製作而成的,也是三具傀儡中最厲害的。

如果遇到那具人形傀儡,方啟自認不是對手,現在拿出一隻蜘蛛傀儡就想對付自己,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

「地之陣——八面坤殺1方啟扔出手中的陣盤,一連串的金色符文從陣盤中飛出,直接將傀儡蜘蛛給圍了起來。

「合1

方啟猛地揮下手中的陣旗,所有的陣符一齊向傀儡蜘蛛印下來,他想要將傀儡蜘蛛給困殺在陣中。

就在陣符落在傀儡蜘蛛身上的那一剎那,一道耀眼的金光從蜘蛛體內衝出,在傀儡蜘蛛周圍憑空出現了一個球形的金色護罩。

「呯呯呯呯呯1

陣符撞擊在金色護罩上,彷彿鋼珠撞在金鐘上的聲音,金色護罩只是劇烈的抖動著,所有的金色陣符全部破碎。

「這是……金鐘罩……金系真元!?」

方啟徹底愣住了,這個金色護罩。分明是比土系真元防禦力更強的金系真元凝成的,倒不是說金系真元多麼罕見,事實上,擁有金系真元的武者要比雷系武者和風系武者多得多。

最讓方啟吃驚的是,這金系真元是從一個由屍體煉製而成的傀儡身上發出的!而且金鐘罩屬於防禦性武技,一個傀儡竟然能夠施展武技!

「你……你難道……已經達到了『融元』的境界?怎……怎麼可能1

方啟驚駭莫名,連觀眾席上的歐陽明、火岩羅等親傳弟子也是面色大變。

歐陽明深吸一口氣。拳頭下意識的握緊了,融元境界!木鼓卜域才半步後天的修為,竟然達到融元境界了!

雖然傀儡宗神秘無比。但畢竟隸屬於七玄谷,作為親傳弟子,他們對傀儡師境界的劃分也有一定的了解。

傀儡師用強者的屍體和凶獸屍體煉製傀儡。只是為了利用屍體生前強悍的**和最優秀的真元載體,做出來的傀儡同時兼具這兩個優點,自然強大無比。

但是傀儡畢竟是傀儡,作戰能力笨拙,空有強悍的身體和強大的真元卻利用不好,最終戰鬥力其實有限得很。

然而,在傀儡師達到先天或是半步先天以後,便會達到恐怖的融元境界,所謂融元就是讓傀儡保留他們生前的真元屬性,甚至保留部分功法和武技!

這樣的傀儡。不比這些屍體生前時候弱多少!

木鼓卜域能讓蜘蛛傀儡發出金鐘罩,自然是因為那半截身體的女子繼承了她生前的金屬性真元。

擂台上的方啟臉色蒼白無比,僅僅半步後天卻達到了最少半步先天才能領悟的融元境界,木鼓卜域絕對是傀儡宗這一百年來最恐怖的傀儡術天才!

恐怕姜薄雲面對木鼓卜域也是要輸吧!

自己怎麼這麼倒霉,連續兩場遇上的都是變態!

「我……我認輸。」方啟重重吐出一口氣。艱難的說出這幾個字,認輸就認輸吧,姜薄雲都未必對付得了的恐怖人物,自己打腫臉充胖子也沒意義,硬撐下去,自取其辱罷了。

「木鼓卜域勝1

裁判宣布的時候。喉結也是不由自主地滾動了幾下,這個木鼓卜域太可怕了,這次總宗會武些什麼人物啊,一個比一個妖孽。

本來說此次總宗會武是最近三屆會武中最盛大的一次,現在看來別說是三屆,就是三十屆都是說得少了。

上一次總宗會武,排名最靠前的是合歡宗的歐陽明,名列總榜第三,十七歲的年齡拿到第三已經非常變態了,當時的第一第二,如今年紀都已經超過二十歲,這一次失去了參賽的資格。

按常理說,歐陽明這次拿下第一是毫無懸念的事情,可是誰知姜薄雲後來居上,歐陽明的第一就懸了。

可是現在又冒出一個領悟了融元境界的木鼓卜域,姜薄雲的第一也未必拿得到了。

除此之外,還有實力不見得比姜薄雲差多少的姜瀾劍,琴心大成的琴無心,幻宗的天才少女幻小蝶。

再加上一直隱忍不發的張彥召,深不可測的林銘。

真是群雄爭鋒!

別說是爭第一,爭前三,就算是爭前十都是困難重重!

「到底鹿死誰手呢?」

裁判長老心中也充滿了期待,想了想,他用真元傳音聯繫到了裁判組。

「姜長老,有什麼事吩咐?」裁判組的長老恭敬的問道。

擂台上的這位裁判長老出自劍宗,眼光很准,修為也達到先天中期,輩分也高,即便在長老中也很受尊敬。

「把原來的賽程稍微改一改,天才太多,不需要全部等到最後了,尤其是有幾場比賽,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了。」

「好的,姜長老的話正合我的心思,前面的比賽確實沉悶了些,有幾場對決的結果我也很想知道1

林啟再度敗北之後,平靜了幾場比賽,接下來,風波再起!

「第三輪第九場,林銘對張彥召1

裁判宣布這場比賽之後,全場頓時一片嘩然,七玄谷的弟子還算平靜,畢竟無論是林銘還是張彥召都跟他們沒什麼關係。

可是三十六國和十六修武家族的弟子都開始狂叫起來。

林銘是三十六國的代表,張彥召則是十六修武家族的獨苗,兩強相碰,龍爭虎鬥,誰贏誰負很難說!

三十六國和十六修武家族的弟子,在一起面對七玄谷的時候尚能同仇敵愾,可是彼此對撞到一起,那自然是少不了一陣交鋒了!

「嘿嘿,你們的林銘連勝到此為止了,這麼早就碰上張彥召算他倒霉。」

「我呸!你們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方啟厲害不?還不是被林銘三招秒了?你們張彥召最多跟方啟一個水平,對上林銘,那就是被秒殺的份兒1

「哼,你傻逼吧,方啟和火岩羅都是七大親傳弟子裡面最菜的,能跟張彥召比?你知道血王三殺么?這三招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的,林銘能撐下第二刀就不錯了1

林銘和張彥召還沒交手,台下三十六國和修武家族的弟子已經開始唇槍舌戰,姜薄雲喝著靈茶,笑道:「瀾劍,你的眼力一直不錯,你猜誰能贏。」

姜瀾劍深深的看了姜薄雲一眼,即便是剛才面對展露出融元境界的木鼓卜域,姜薄雲也能保持著這份淡然,姑且不論他是否真的有把握對付木鼓卜域,單單這份山嶽崩於前卻面部改色的劍心就讓一般劍客望塵莫及了。

「休要再提我的眼力如何如何了,我看林銘已經走眼了好幾次,我根本看不透他。我本來是更看好林銘,但是張家的血王三殺太強了,旋丹高手所創,配合血浪刀,威力無匹!據說,僅僅第三刀,就要消耗掉自身四成的真元,使出來石破天驚,不知道林銘擋不擋得下來。這次比賽的結果我預測不出,你覺得誰會贏?」

姜薄雲搖了搖頭,只說道:「刀如虎,槍如龍1

刀如虎,槍如龍?

龍爭虎鬥,龍強?還是虎強?

無論林銘還是張彥召,都是擅長強勢攻擊的武者,他們兩人要是上了戰場,絕對是殺敵萬千,勢不可擋的猛將,這次戰鬥有的看了。

在三十六國和十六修武家族弟子瘋狂的歡呼聲中,張彥召走上了擂台,他沒有託大,第一時間就抽出了血浪刀,面對林銘,他必須用出血王三殺。

林銘站在在距離張彥召不遠的地方,也是重玄軟銀槍在手,這是一場刀與槍的較量,他很想依靠自己的槍招,痛痛快快的拼殺一番。

基礎槍訣對血王三殺。

聽起來林銘的槍招佔了很大劣勢,不過在林銘的手裡,基礎槍訣已經早已經今非昔比,他的每一槍每一式都蘊含了山河大勢,槍招反而不重要了。

兩個人相距十丈站立,張彥召一直收斂於身的氣勢完全爆發了出來,隱隱的似乎能感覺到他身上血浪翻滾,殺氣四溢,僅僅是面對他,就彷彿感覺要被鋪天蓋地的殺氣和血浪淹沒了。

林銘則要內斂許多,他如筆直的站立在擂台上,本身就如同一桿出匣的長槍一般,帶著一股隱而不露的鋒銳氣勢,不出則已,一出則刺破雲霄。

張彥召似乎聽到了自己的氣勢被衝破的聲音,彷彿血浪被利劍斬開一般,他哈哈大笑:「這次總宗會武,我能遇到你這樣的對手,已經足夠!我只出三刀,如果我不能贏你,我認輸1

張彥召這麼說並不是託大,而是他的血王三殺只有三刀,三刀之後,真元消耗過七成,如果贏不了林銘,這一戰基本就輸了。

對血王三殺,尤其是那最後一刀,張彥召有絕對的自信。

「好,出刀吧1

此言一出,林銘擺開了他萬古不變的鐵橋攔江式,那一刻,他的氣勢就如同一座沉穩的大山一般,高不可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