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六十六章血王三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血王三殺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轟1

血浪衝天,天上的雲都散開了,空氣中的濃郁真元激蕩而成肉眼可見的漣漪,一圈一圈的散開,與擂台邊的守護光幕擊撞在一起,而後被彈開。

在觀眾看來,整個擂台上之中都蒙了一層淡淡的紅色,彷彿漫天飄血一般。

「血王首殺——浪無盡!1

張彥召大喝一聲,寶刀血光大盛,濃郁的血氣驟然爆發,一時間彷彿有無數血浪在空中澎湃。

張彥召出刀了,彷彿整片天地都籠罩在了他的刀氣之下,任其切割。

面對這鋪天蓋地來的刀氣和血浪,林銘也前所未有的認真起來,真元灌注到重玄軟銀槍中,練力如絲爆發,與此同時,無數的雷霆在林銘身前閃動,槍勢化龍!

一槍刺出,帶著風起雲湧的氣勢,五千股震動真元迎上了重重血浪。

「蓬1

震動真元之下,血浪化成了一蓬蓬血雨,如同漫天綻放的紅蓮,撕開血浪之後,林銘的槍與張彥召的刀毫無花哨的碰撞在一起!

血光閃動,林銘一槍刺破血幕,勢不可擋!

張彥召心中大驚,他沒有想到,林銘這一槍看似簡單,其實蘊含了重重玄機!

雄渾的天地之勢,奇異的震動之力,還有狂躁的紫色雷霆,三種力量完美的融合,讓他有種無法抵擋的感覺!

這一刻,他才知道了林銘的強大。不是方啟太弱,而是他面對的木鼓卜域和林銘實在太強,所以方啟才會敗得如此徹底!

長槍如龍,衝破血霧之後直刺張彥召胸口!

千鈞一髮之際,張彥召以掌代刀,重重的劈斬在重玄軟銀槍上。

「鐺1

激烈的撞擊讓重玄軟銀槍瞬間彎折成了滿月,張彥召咬著牙飛退出去。右手之上已經染滿了鮮血!

「什麼?一槍就破了張彥召的血王首殺,而且讓對方受傷!?」

「太離譜了吧,林銘剛才那一槍我怎麼覺得好像沒用武技?沒用武技都有這份實力?用上武技那還了得!1

對大多數觀眾來說。無論林銘還是張彥召,都給他們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張彥召上一屆會武就排名總榜二十。這一屆會武,有一刀秒掉了當初與他排名相同的劉岩,劉岩的實力就算夠不到前十,也能排到十二三,絕非等閑之輩。

林銘就更不用說了,對付方啟都像是砍瓜切菜!

不過光是這些不能說明兩人實力的高低,明眼人都知道,他們在之前各自的比賽中沒盡全力,這次才是真正的強強對決!

本來以為林銘和張彥召實力相差不大,沒想到一上來張彥召就受傷了。

「二長老。彥召好像危險了,那個林銘好像只是隨意的刺出一槍,並沒有用武技,竟然就破了彥召的血王首殺1張彥召出賽,張家的人自然會前來。領隊的就是張家的二長老。

「沒出武技?嘿,你錯了,林銘的槍法裡面不知道融合了多少東西,到了他這個境界,招招都是武技1二長老注視著擂台之上的兩人,一雙深邃的眼睛中光彩閃動。「別擔心。林銘的那一槍並不像看上去那麼隨意,他雖然會有其他底牌,但也不會太離譜,而彥召剛才出血王三殺首殺只是最弱的一刀,第二刀的威力會翻出三倍,第三刀的威力會在第二刀的基礎上再翻出三倍,破開第一刀不代表什麼1

擂台之上,張彥召目光灼灼,「林銘,你確實強得讓我吃驚!不過你以為就此贏過我那就錯了1

言語間刀光暴起,張彥召腳下的岩石被氣浪沖的粉碎。

「血王雙殺——神鬼滅!1

「呼——」

血氣彷彿燃燒了起來,張彥召的刀身上捲起了一個紅色漩渦,將漫天血氣瞬間吸收了乾淨!一時間,刀氣凝化的彷彿實質,比之前第一刀強大了數倍!

林銘心中一驚,嗯?將第一刀釋放的血氣全部融入第二刀中,威力居然增加了這麼多!

「最少有三倍左右的增幅1林銘眉頭緊鎖,倒不是他擋不下這一刀,只是第二刀的威力便驟然提升了這麼多,那麼第三刀呢?

「轟1

澎湃的灼熱血浪直衝林銘而來,雄渾的刀氣如同絕了堤的洪水一般。

面對這鋪天蓋地的刀氣,林銘展開金鵬破虛身法,身影暴退,與此同時,重玄軟銀槍如同出洞的毒蛇一般點出!

暴雨梨花!

「噗噗噗噗噗1

一瞬間林銘出了上百槍,每一槍都蘊含著融合了雷霆之力的震動真元。

在這樣持續性的打擊中,血浪依舊一口氣衝出了幾十丈遠,一直將林銘逼到了擂台邊緣才消散開來。

形式逆轉之快,在場觀眾都有些沒反應過來,剛剛林銘一槍破開張彥召的第一刀,而且將張彥召打傷,轉眼間的第二刀,林銘卻被張彥召逼退這麼遠。

這隻能說明,張彥召的血王三殺一刀比一刀強,而且是差距極大,那麼第三刀會有多強?林銘會怎樣對付?

三十六國的弟子不禁為林銘捏了一把汗。

「哈哈,好1

張家的一名長者哈哈大笑,林銘一路戰到現在,還未曾有人能將他逼退,如今卻被張彥召一刀逼退了幾十丈遠。

而且,這還只是血王三殺的第二刀,第三刀威力再翻三倍,看林銘還如何來擋。

「彥召已經贏了一半,林銘就算有底牌,也未必接得下第三刀1

「嗯,彥召如果能贏了林銘,那麼對我張家的聲勢大有好處,這一戰,很重要1二長老摸著鬍子,胸有成竹的說道。

張家韜光養晦了數百年,現在終於要實施他們的復興,一味的隱藏家族財富沒有任何意義,相反,他們要做的就是擴大家族的聲勢,聲勢大了,自然會有越來越多的強者和天才來投靠,加入他們的家族。

「還有最後一刀,林銘,我看你如何來擋1張彥召說著渾身真元爆發,雙手將血浪刀高高舉過頭頂,隨著刀光大盛,他渾身真元立刻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般向寶刀中涌去。

林銘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張彥召體內積蓄的真元在急速下降!

「不愧是地階寶刀,竟能一口氣存儲這麼多真元1

林銘當初用雷火殺的時候,可以一下子消耗掉四成真元,那是因為將真元灌輸到邪神種子中,邪神種子簡直就是個無底洞。可是如果他向重玄軟銀槍中灌注真元的話,用不了多少真元就會達到重玄軟銀槍能容納的極限,單單從這一點上看,人階中品的寶器跟地階寶器差距猶若雲泥。

「怪不得說血王三殺只能用地階品級的血浪刀來施展,原來是這個原因,普通寶器連真元都容納不了。」

只是不足一個呼吸的功夫,張彥召竟然向血浪刀中注入了五成多的真元,加上之前兩刀的消耗,張彥召的真元總量才剩下了不足三成而已。

孤注一擲,一刀定勝負!

「接我最強一擊,血王絕殺——天地崩!!1

張彥召大吼一聲,身體暴起,幾十丈距離,在他腳下完全失去了意義!

林銘瞳孔收縮,張彥召這一刀的威力,竟然又翻了三倍!連續兩次翻倍,張彥召的第三刀相較第一刀足足翻了九倍!

就算開啟邪神之力,林銘的實力增幅也不過六成,根本不足以擋下這一刀,想要正面對敵,除非使用紫蛟神雷或者雷火殺!

不過對上張彥召,林銘還不想用出這兩張底牌。

他還有另一張底牌——逆鱗之血!

融合真龍之氣的青蒼色真元,生生不息!

這種真元不但無堅不摧,而且韌性十足,難以被滅殺,雖然不說像火精一樣永生不滅,但想要破壞它,卻需要數倍的真元才能將其消磨掉。

這就是古存在的真龍蘊含的意境——萬古不朽之力!

現在的林銘,還達不到真正的不朽,因為修為所限,他並不能完全發揮逆鱗之血的全部威力。

即便如此,這樣生生不息的真元,卻也不是那麼容易滅殺的。

「吼1

隨著一聲嘹亮的龍吟,林銘的氣勢直衝雲霄,逆鱗之血完全融入真元,那一刻,端坐在大殿之上的牧青虹心中大驚,一張俏臉驟然變色!

這是……

牧青虹在神凰島多年,體內也注入了一絲朱雀血脈,就在剛才那類似龍吟的吼聲傳來,她感覺體內血脈都為之震顫!

「難道……這就是千雨所說的疑似蛟龍血脈的奇異血脈?」

她眼睜睜的看著林銘背後再度浮現出蛟龍虛影,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加的凝實,等等,這不是蛟龍,似乎是……真龍!?

長槍化龍!

真真切切的長槍化龍,天,他才幾歲!

此子在槍道上的天賦,曠古絕今!

「轟1

飽含真龍之氣的震動真元與血王絕殺激烈的撞擊在一起!林銘的真元化成了純粹青蒼之色,對比漫天的殷紅,無比刺眼。

空間彷彿被撕裂了,激烈的紅色衝擊波肆意衝擊,血浪滔天,而在這樣狂猛的浪濤中,卻分明有一股青蒼色的槍芒衝出,直刺張彥召的胸口。

張彥召的表情瞬間凝固。

「噗1

胸口如同撞在了一座大山上,張彥召猛地吐出一口鮮血,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未完待續rq!~!